寻湖


发布时间:2013年08月02日 文章出自:行天下 作者: 郑向明 

标签: 西藏   湖泊   户外天空   风光照片   

走进布达拉宫旁的雪桑甜茶馆,我要了一壶甜茶,静静地消磨着拉萨休闲的下午时分,回味着在新藏线上奔驰的种种。
这是我第三次进藏,虽然只走了新藏线的一段,却一路行进,邂逅了许多神湖……

偶遇格仁错

从日喀则一路向北,抵达格仁错时,天色已近黄昏。位于申扎城外20公里的格仁错虽然算不上有名,但这人迹罕至的碧水却让刚刚出发的我们激动不已。

格仁错畔玛尼堆

在清澈的湖边经常能看到一座座用石块和石板垒成的祭坛——玛尼堆。格仁错畔的这座玛尼堆很小,我却看到了垒起它的人对幸福的祈望。

露营色林错

从格仁错继续向北行进,就能到达西藏第二大咸水湖-色林错,藏语意为“威光映复的魔鬼湖”。色林错位于冈底斯山北麓,申扎县以北。

一大团白云笼罩在枯草之上,气势雄浑,被如此壮阔的景致吸引,我们决定在此露营。

色林错

站在色林错湖畔远望,高原天气突然变化,方才还是风和日丽,突然间风云变幻,地平线上还出现一截彩虹。

天渐渐幻化为红色,惟有那截彩虹,依然远远地悬于天边。

多玛乡

从色林错前往双湖的途中,路过多玛乡。来到多玛这样的乡村,最让人欣喜的,就是能够看到特色藏式建筑,体会当地淳朴的民风。

茶馆小憩

进入一家小茶馆,茶馆中已经坐了不少人,我们找了空位坐下,才注意到一位手拿转经筒的老人目不转睛地看着我们这些不速之客。

到西藏怎能不喝酥油茶?关于酥油茶的来历,还有个爱情传说。

很久以前,辖部落土司的女儿美梅措与怒部落土司的儿子文顿巴相爱,但由于两个部落历史上结下的冤仇,辖部落土司派人杀害了文顿巴,当为文顿巴举行火葬仪式时,美梅措跳进火海殉情。双方死后,美梅措到内地变成茶树上的茶叶,文顿巴到羌塘变成盐湖里的盐,每当藏族人打酥油茶时,茶和盐就会再次相遇了。

羌塘自然保护区

一路向西,我们抵达了羌塘自然保护区。保护区位于绵延无垠的群山之间,间有湛蓝的湖泊镶嵌在谷地低处。保护区的无霜期只有短短几十天,却有着冰川、岩洞等美不胜收的自然景观吸引着我们。

双湖畔藏野驴

双湖无人区位于藏北高原西北部,东邻班戈县,南接文部、申扎,西与阿里地区改则县接壤,总面积12万平方公里。上世纪70年代初,地委和申扎县组织工作组对无人区进行考察,驻扎在原荣玛区南面的加林山一带,发现在康林如东面5公里及北面10公里处各有一湖即康木如湖和惹角湖,“双湖”因此得名。

那曲双湖的西北部即“可可西里无人区”,这里人迹罕至,野生动物繁多,我们有幸捕捉到了藏野驴的身影。

当穹错畔当穹寺

从羌塘自然保护区向西,就能到达当惹雍错旁的小村庄——当穹村,村边有个美丽的湖——当穹错。有人说,“当穹”就是“第一出现”的意思,也就是说历史上的当穹部落,就是第一出现的部落。

当穹寺就坐落于当穹错东北岸的半山坡,山环水抱。

法器

寺庙中,经常能够见到各式各样的法器,虽然不知它们用途为何,还是被那种神圣庄严的气场感染着。

经书

寺中的经书整整齐齐地码放在架子上。

求福

寺里的柱子之间,是用绳子串起的五彩丝线。由于语言交流的问题,我没能问清这些五彩丝线究竟是做什么的,但我想,那或许就是在祈求平安祥和吧。

当惹雍错畔的秋收

从当穹村向南就能抵达当惹雍错。当惹雍错是高原断陷湖,是苯教徒心目中的神湖,也是西藏第三大湖。

当惹雍错湖面形似一金刚杵,上圆中细下部长,四面群山环抱。由于这里地形相对闭塞,形成了相对温暖湿润的小气候,可以种植青稞,这在藏北是极其罕见的。来到这里,恰好赶上当地秋收。

湖畔的青稞熟了,一块块的金黄镶嵌在湛蓝之间。村民们在田间一边收割青稞,一边唱着感谢上苍赐予丰收的古老民歌,这块田里的歌声刚落,那块田里的歌声又起,歌声在湖面的涟漪中荡漾开去,整个当惹雍错都充满了生机。

孩子

此刻,我坐在湖畔的一个小土丘上,和两个藏族小孩逗着玩。他们摘了一棵青稞的谷穗给我,我把谷穗别在帽子上;他们拣来了一堆小石头,我和他们耍起了石子,仿佛回到了不知愁滋味的童年时光。

湖畔人家

夕阳西下,袅袅炊烟从湖畔小村升起。劳作一天的人们回到家,享受难得的悠闲自在。

佩枯错畔远眺岗彭庆峰

从当惹雍错走县乡道,经来多乡、军仓乡,可抵达措勤。从措勤一路向南,就能到达佩枯错。

位于日喀则地区聂拉木县境内的佩枯错,是日喀则地区最大的湖泊,但与纳木错、玛旁雍错、色林错等相比,它实在谈不上什么名气。不过幸好有了岗彭庆峰和希夏邦马峰,这座宝葫芦状、代表吉利的高山海子才让人有了去感动、去驻足的理由。

佩枯错畔远眺希夏邦马峰

从当惹雍错走县乡道,经来多乡、军仓乡,可抵达措勤。从措勤一路向南,就能到达佩枯错。

位于日喀则地区聂拉木县境内的佩枯错,是日喀则地区最大的湖泊,但与纳木错、玛旁雍错、色林错等,它实在谈不上什么名气。不过幸好有了岗彭庆峰和希夏邦马峰,这座宝葫芦状、代表吉利的高山海子才让人有了去感动、去驻足的理由。

玛旁雍错

沿着219国道向西北行进,就能到达玛旁雍错。

我们在一个清冷的早晨抵达玛旁雍错,空中的雪花还在寒风中飘飘洒洒地飞着。玛旁雍错的第一场雪,就在昨夜悄无声息地来到空灵的湖畔。忽然,朝阳从东方的云层间喷薄而出,大地白色的衣裳顿时变得金光闪闪。湖水波光粼粼,一大团一大团的白云,在清晨阳光温柔的映照中透出了暖暖的红色,辉映着圣湖玛旁雍错的天生丽质。

托林寺

继续向西北行进,来到坐落于阿里地区扎达县城西北的象泉河畔的托林寺。寺庙始建于北宋时期,是古格王国(公元10-17世纪)在阿里地区建造的第一座佛寺, 1996年被列为“国家一级文物保护单位”。

遭到破坏的神像

几百年来,托林寺历经各种自然和人为的破坏,但至今仍是殿宇林立,佛塔高耸。这座融合了印度、尼泊尔以及西藏本地建筑风格的寺庙,是研究当地建筑、雕塑、绘画艺术等方面的珍贵实物资料。

转寺

夕阳西下,走出托林寺,竟然看到还有人在围着佛塔和寺庙转寺。希望虔诚的他们能得到庇佑,一生平平安安。

班公错

过了狮泉河继续向北,与班公错相遇。

位于阿里地区日土县城西北约12公里处的班公错,又称错木昂拉红波,藏语意为“长脖子天鹅”。

班公错的奇特之处在于,它是一个由东向西水中含盐量不同的湖泊。东部为淡水湖,中部为半咸水湖,西部为咸水湖。班公错四周群山环绕,远处雪山点点,湖水十分清澈,由于光照、深浅、亮度等因素,呈现出墨绿、淡绿和深蓝等不同的颜色。

【摄影师简介】

郑向明,网名晓峰。也许是地质勘探的职业使然,崇尚“踏遍青山人未老”的精神,最喜欢去的地方是青藏高原和川西高原,最喜欢的行走方式是边徒步边摄影。

责任编辑 / 杨静 

版权声明

凡中国国家地理网刊登内容,未经授权许可,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要评论?请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您也可以快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