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背上的雪宝顶


发布时间:2013年08月01日 文章出自:行天下 作者: 邓平模 

标签: 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   松潘县   风景物语   风土人情   户外天空   

去过黄龙的人都知道雪宝顶,而在这座雪山的另一面,却有着完全不同的风景。骑上骏马,马背上驮着食品、帐篷和毡子,穿越峡谷和草场,登临冰川和海子,这是一次充满新奇和浪漫的马背之旅。

古城松潘

在成都文殊院偶遇一个德国姑娘,她在南京药科大学进修针灸,在中国只能停留一个月,学习结束后偷闲出来游玩。她的路线是这样的:南京—四川—丽江—桂林—南京。丽江、桂林都不新鲜,新鲜的是她在四川的惟一活动,从成都直奔松潘,从松潘骑马去了雪宝顶。

当她从松潘回来时,脖子上晒痕斑斑,正在脱皮。据她说,在国外背包族中,“骑马上雪宝顶”已经是一条类似于“徒步虎跳峡”的经典自助旅行线路。

这条线何以有如此魅力?2007年国庆,我带着这样的疑惑来到了古城松潘。

松潘马队的线路有很多,而雪宝顶是其中最经典的一条。

最早,有老外到了松潘,联系马匹骑马云游;后来,这条线在老外中传开了,老外来得多了,就有了马队。再后来,这条线路有了名气,国内也有人骑马去雪宝顶了。

第二天一早,老城门下热闹非凡,大家把多余的行李寄存在马队,兴致勃勃地挑选马匹,几匹白马一下就被女士抢走了,我想挑一匹高大帅气的,无奈我看好的马总是其他队伍的,随便定了一匹,满温顺,不抢路,大部分时候懒懒地走在后面,后来,他有了个名字叫“大傻”。

色彩之旅

从海拔2800米的松潘到海拔4300米的大本营,相对高差达到1500米,沿途的自然植被也从色彩斑斓的亚高山针叶林转换成高山灌木丛,再从黯淡的高山草甸转换为在茫茫白雪中依附于地表的冰缘苔藓,垂直分带十分明显。

我们这支队伍有10人,再加上向导,就组成10多人的马队,颇有点浩浩荡荡。马队出城,先沿柏油公路往茂县方向走数公里,然后左转顺一条土路进山。马蹄踏在柏油路面的时候,声音坚硬,令人心紧。拐入土路后,马和地面亲密接触,坚硬刺耳的声音消失,而我们也迅速有了回到自然的亲近感。

马背豪情

翻过一个垭口,前方是连绵不断的远山。骑在马上,颇有些当年赵子龙在长坂坡的豪情。

人在马上,和马渐渐有了感情,在一位女士给自己的白马命名为“王子”后,几乎所有的马都有了名字:“憨憨”、“灰灰”、“黑子”,还有我的“大傻”。最高大的那匹马被主人得意地叫作“豆豆”,但我们都叫他“马屁精”,因为它不停地放屁、排便,尤其是上坡卯足劲的时候。

当然也会有惊险。在狭窄的山路上,一匹马在“超马”途中冲撞了我的“大傻”,看似温顺的“大傻”不服气了,追赶上去,却马失前蹄,我被摔下马来,而脚还卡在马镫上,如果被怒马拖着狂奔那就太不好玩了,还好向导及时制止住了“大傻”。

纳米村营地

下山,穿过丛林,山脚开阔的河谷中是纳米村,第一天的行军告一段落。

营地扎在纳米村中段,从这里上山,是通往雪宝顶登山大本营的路。河谷里有很多类似的宿营地,帐篷处处,炊烟缭绕,暂时的家也别有风情。

虽然我们已经将常规的4天行程缩短为3天,但依然非常宽松,一点不赶,如果是4天,那实在有腐败的嫌疑了。

确定了扎营的地方,把人和行包卸下来,马儿们自由欢快地奔向草地和树林。

向导找来干爽的柴禾,转眼之间,火生起来了,有咖啡喝了,好奢侈;打开一个脏乎乎的麻袋,大米、面粉、黄瓜、西红柿、土豆、牛肉、调料……比我们预想的还要丰富,以至于第3天撤退的时候,还剩下不少。他们也不带走,说留给后来的人。

做粗活体力活不用说了,向导们做起饭来一样熟练内行,仅以一只锅便做出面片汤、炸油饼、炒菜和南瓜饭,令我们这些老驴也自愧弗如。

这是我们的干粮,看着就有食欲。

松潘境内草原辽阔,这里的藏族常被称为“草地藏族”,因此松潘的马队里自然是少不了藏族向导,他们的野外生存能力足以令全套户外装备在身的我们汗颜。

山径之旅

一夜雨雪,大地成了黑白的世界。

我们所走的道路也是当地人转山的线路之一。离开纳米村,山路盘旋向上,路线变得迂回起来,马儿踩着山坡滚落的碎石向上攀登,我的视线收回脚下,竟发现山路已成了陡峭的悬崖,望着直落山脚几百米的峡谷,我惊出一身冷汗。

从麻风村前往大本营,全是极险的小径,不仅坡度很大,而且处处是松散的碎石和泥沙。

平时,马队会给每人配备1名向导,负责路上的安全与食宿。不过这次正赶上节日,就做不到了,我们10人的队伍,只配了3个向导。

虽然我们绝大多数人都是第一次这样长途骑马,但只有新鲜和兴奋,没有害怕。向导教给大家一些基本要领:抓好缰绳控制方向和速度;随着身体的感应,上坡的时候身子前倾,下坡的时候身子后仰,蹬紧马镫,夹住马肚子;骑累了就下马走走,坡度大的地方下马牵着马过;休息的时候马会低头吃草,这时候尤其要警惕,如果它吃出感觉来了,顺着丰美的草源往林里钻,这时的你就只能使用“武力”制止了。

这里的马大都温顺,一般不乱来,慢慢地就觉得,骑马原来是一件不难、不险、不累的事。

清凉世界

大本营是山腰一片开阔的冰川冲击滩,孤零零的木屋是一间叫“4300Bar”的简陋酒吧,木屋周围,十来顶鲜艳的帐篷在雪地里如花朵般绽放,帐篷空着,主人都登山去了。

冰川冲击滩的尽头是冰碛垄,乱石横立,地形复杂。在它的正上方,陡然升起一千多米高的山体,那就是雪宝顶主峰,威严突兀,气势逼人。

这里的空气已经比较稀薄,身体的沉重和剧烈的头痛轮番折磨着我,可是雪宝顶却仍然隐藏在厚重的浮云之中。当地的藏族人常讲,能否看到雪宝顶要看每一个人的缘分,因为大多数时间它都在云雾掩盖之中,不露真容。

这块平整谷地的一侧有一条瀑布飞泻而下,瀑布上方4300米处有一个美丽狭长的雪山海子,长约2000米,形状象褡裢,所以当地人称它为褡裢海。

天一直不够明朗,我们也看不见雪宝顶和登山的人,其实又有什么关系呢。这样的雪域已足以让我们满足、留恋。在这样极度清冷、极度明净的世外,尘世的喧嚣已经彻底消失。

高高的雪宝顶

在冷酷的仙境中发呆,天上下起了雪,黑云从雪山顶向沟里压过来,我们踏上归途。翻过山口,迎接我们的却是晴空万里:山的两界是截然不同的两种气象,云雾翻卷着由阴界向阳界漫移,一到了阳界似乎就被阳光给消解了,山口蔓延着一条长长的巨大的飘带,我们在飘带这面,而飘带上面、蓝天下面,就是巍峨的雪宝顶。

摄影师推荐行程

概况:

雪宝顶是岷山山脉的主峰,海拔5588米,位于四川西北阿坝州松潘县境内。它是四川两条重要河流岷江和涪江的分水岭,这两条江分别孕育了成都和绵阳。在山的西面是羌族和藏族的聚居区,东面则居住着一支很小但很特别的藏族人——白马藏族。

雪宝顶北面就是著名的黄龙风景区,从黄龙景区顺水而下就是涪江干流,江水穿过丹云峡,流入绵阳的平武县。很多游客都在去黄龙的半路上,站在雪山梁上远眺过雪宝顶,但真正有幸亲临它的却不多。

交通:

成都茶店子客运站(028—87506610)每日上午6:30、7:30、9:30有三班发往松潘的班车,票价86元,车程7小时左右。

住宿:

古韵客栈:非常有特色的客栈,全木质结构,大床房和标间都是70元,位置在松潘汽车站对面。电话:0837-7231368。

星月旅社:家庭旅馆,4人间20元/人,靠近顺江马队。

兴发旅馆:松潘汽车站对面,老板娘人很好,房间挺干净,15元/人,有彩电,公共卫浴。沿着马路朝城墙方向走,不到200米就是顺江马队办公室。

吉祥宾馆:在松潘汽车站对面,坐车很方便,最喜欢的是他家的电热水器,水很大,洗得很舒服。2人间50元/间,很干净,还有电视。电话:0837-7231556。

游览:

松潘曾有两支马队:顺江和快乐小路,现快乐小路已并入顺江。马队的房间很简陋,出松潘县汽车站直行30米即可看到,在马路的左手边。

马队的老板叫郭常,12年前,是他第一个在松潘办起了骑马旅游。还有一个老经理叫杨友富,虽然眼睛不太好,可是当年最好的导游。联系电话:0837—7231201、7231064,13909043513。节日期间最好提前订马,到达时最好先订好返程车票。

旅行费用相当公道,约160元每人每天。它包含马匹,一日三餐,帐篷,被子,保暖的藏袍以及雨衣。向导们包揽了所有的事务,你无需去搭帐篷或者做饭,除非你自己想体验一下。额外费用只有到不同景区可能会支付的门票,从20元到110元不等,不过马帮会事先提醒你。

顺江马队开辟有多条骑行线路:雪宝顶540元/3日、700元/4日,牟尼沟320元/2日、540元/3日,大草原1120元/7日。

雪宝顶:

沿着岷江支流麻沟河的林场公路可以一直到达雪山围绕的河谷中,但要真正深入雪宝顶,只有依靠骑马和徒步。

雪宝顶景色优美,但海拔较高,通常游客可以到达4300米的地方,但在高海拔处不要剧烈活动。同时,雪山上气候变化无常,一天之内也可能有多次阴晴雨雪变化,要做好抵御恶劣天气的准备。

附:雪宝顶三日行程:

D1:松潘—泥巴寺—一根树—三岔口—上纳米,骑马约8小时,住纳米村中段。

D2:上纳米—扒莫寺—登山大本营—褡裢海—登山大本营—扒莫寺,骑马约5小时,步行一个半小时,住扒莫寺。

D3:扒莫寺—上纳米—三岔口—中寨—松潘,骑马约6小时,回松潘。

摄影师简介

邓平模,自由摄影师,喜好云游与拍摄,出版有《巴山蜀水—从天府之国到大香格里拉》等图书。

责任编辑 / 杨浪涛 

版权声明

凡中国国家地理网刊登内容,未经授权许可,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要评论?请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您也可以快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