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山之巅


发布时间:2013年08月01日 文章出自:行天下 作者: 王静 

标签: 聂拉木县   户外天空   雪山   

希夏邦马是14座8000米级山峰的最后一座,但登山难度却并非最小,国内很少有登山爱好者问鼎此山。2008年9月,一支11人的业余登山队来到这里。他们要实现自己的目标。

希夏邦马

我登山的时间并不长,在这之前,8000米只上过卓奥友峰,这也是我第二次登8000米级山峰。

希夏邦马在西藏聂拉木县,是唯一一座全部在我国境内的8000米以上的山峰,也是人类登上的最后一座8000米级山峰。

这次登山是由西藏圣山登山探险公司担负后勤工作,登山装备共有6吨多,从大本营向前进营地运送物资时,我们就雇了80多头牦牛。

9月18日早上,我们全队从大本营出发,前往海拔5600米的前进营地,大家先坐了一段敞篷车,翻过一个小山梁,然后开始徒步。

今天我的状态还算不错,下午5点左右就到达了目的地,而牦牛驮运的行李直到晚上9点才到。吃完晚饭已经10点多了,累了,睡吧!

前进营地

前进营地在希夏邦马的北坡,位于野博康加勒冰川中下部。半个月前,一支意大利登山队已经到达了这里,由于天气原因,他们到现在也没能登顶,而且可能会放弃登顶。如果10月初没有好天气周期,我们也有可能放弃登顶,那将是大家最不愿看到的局面。

晚上和队友们在大帐蓬里看了一部电影《走入空气稀薄地带》。当看到队长在登顶后下撤途中,遇难前和妻子的最后一次通话时,我感动得掉下了眼泪,队友还开玩笑说:“是不是害怕了?”

我们这次登山的饮食条件比较好,仅厨师就带了5个。在前进营地,正餐能够保证三菜一汤,甚至能吃到西餐和火锅;再往上属于高山营地,厨师和大量装备都上不去,那里一般配给的是高山食品,比如压缩蔬菜、维生素、巧克力、果冻、苹果和梨等,它们的特点是高能量,而且运送比较方便。如果在上面可以烧水的话,就能制作一些面食、米饭什么的,至少保证每天能吃到一顿热餐。

希夏邦马峰属于枯岗日山脉,这也是喜马拉雅山脉现代冰川作用的中心之一。在希峰周围,长度超过10公里的山谷冰川有10条,比较著名的是北坡的野博康加勒冰川(13.5公里)和达曲冰川(13.8公里),以及东坡的格牙冰川和南坡的富曲冰川,其中富曲冰川长16公里,其末端一直延伸到海拔4550米的灌木林带。

在前进营地适应的日子,没事我们就去旁边的野博康加勒冰川转转,这儿的冰塔林有的高达三四十米,可以与珠峰东绒布冰川媲美。

在前进营地一周的时间里,我们根据计划前往一号、二号营地做适应性攀登。后来因为风雪太大,二号营地没能上去,不过两次通过冰塔林倒为我以后的攀登减少了心理障碍。

出征

根据天气预报,10月1、2、3号可能有一个好天气周期,所以我们决定9月29日从前进营地出发。

在出发的前一天,我们按照藏族的传统举行了煨桑仪式。大家围坐在尼玛堆旁,一边吃水果喝水酒,一边听喇嘛诵经。风很大,但天气晴朗。之后藏族队员开始跳舞唱歌,汉族队员被感染,也开始了对唱。一般在登山和冲顶之前都要举行这个仪式,现在举行是提前了,我把我随身带的福娃放在了仪式台前,祈求能平安归来。

登山是一项危险比较大的户外运动,而中国高校登山队最大的一次山难就发生在希夏邦马西峰。

距离前进营地不远,就有原北大山鹰社社长刘炎林在今年9月21日刚立的一个纪念碑,以缅怀6年前离开的5位山鹰社队员。纪念碑呈三角形,面向东方,上面有5名队员的名字、出生年月以及肖像,让永留雪山的队员能够回望故乡。碑座下面用石头围起来,让山友们也有了可以怀念的地方。

前往一号营地

29号一早,我们从前进营地出发,前往一号营地,这段路可以分为三段:冰川侧碛,冰塔林,大雪坡。

冰川侧碛比较难走,一路上都是乱石,有些地段比较险,会有滚石下来。

在途中出现了一次意外。当时陕西卫视的记者王普(右)、阿旺队长(左)和我走在一个非常陡的坡上时,我踩到一块松动的石头,连滚带滑摔出了好几米。

“没事吧?”王普赶紧过来问。

我摇了摇头说:“没事。”

也许是职业习惯,他赶紧打开摄像机开起了玩笑:“你早说啊,我就在这里开机等着拍啊。”

他又问:“真的没事?”

我提了提神,苦笑着说:“嗯,没事,走吧。”

这个坡有20多米高,如果摔下去,我这次登山多半泡汤了。

希峰北坡的冰塔林海拔在5800米左右,跨越时必须有技术装备,如冰镐等。由于昨晚下了一场雪,阳光一晒有些融化,鞋底沾雪变得很重,行走艰难,我们用了3个多小时才通过这段路,比上次用的时间多一些。

冰塔林过后是一个大长坡,而这个是我最害怕的。由于路线没有什么变化,走起来非常枯燥。

这段路覆盖了很厚的雪,很难判断哪里有冰裂缝。途中我滑了一跤差点掉进冰裂缝里,吓出一身冷汗,后来只要有路绳的地方就把自己锁上去,这样会感觉安全些。

傍晚时分,我终于到达前进营地,爬这个冰坡用了4个多小时。到了营地,钻进帐篷,感觉自己就已经是一个雪人了。缩成一团,冻得直哆嗦,久久没有暖和过来。

晚上冲了一碗麦片喝,吃了一点方便面,外面一直刮着风雪。登顶前的每一天都非常关键,得保存实力,10点钟我就乖乖睡觉了。

风雪之夜

一夜风雪,帐篷埋掉了一半。

目标6900

因为今天去二号营地的路程不是很长,阿旺队长安排大家十点半才出发,这也是走得最晚的一次。

寒风刺骨,但万里晴空。途中过了两个非常大的雪坡,风很大,往下可以看到冰川。

我在下午四点到达二号营地,最后一位队员也在五点半赶到。

原本有个乐观的想法:今晚冲顶。因为峰顶天气昨天不错,照以往经验,好天气只会持续两天左右,不过最终被领队否决,原因是上面的路还没有修好。

登顶之路

10月1号,我们赶到突击营地,计划夜里12点开始冲顶,我们醒来时,发现外面的风非常大,还下着雪。当时队长阿旺也有些犹豫:是出发还是等待下一个机会?后来考虑到希峰的好天气不多,如果等待也许就错过了登顶的机会,还是出发碰碰运气。

早上快8点时,太阳终于升起来了,阳光洒在身上,觉得没有那么冷了,可是路也越来越危险。

因为前几天天气非常不好,路绳只修到三号营地就没有办法往上修了,今天只能一边修路一边前进,所以行进非常缓慢。

上午10点左右,我们终于接近峰顶位置。

最后冲顶的岩石坡很陡,加上选择路线有误,应该从右边爬上去更容易一些,可是我选择了左边。当时非常危险,由于体能的大量消耗,我趴在岩石上一动也不能动,后来可能折腾了十来分钟才爬上去,队员王石说我趴在那里像只金色的花蝴蝶。

雪山之巅

峰顶很小,只能站三个人,我照了张相很快就下来了。

这是我的第二座8000米,那么第三座呢?

摄影师推荐行程:

一、交通

前往希夏邦马峰,可先抵达拉萨,然后沿318国道行进,从拉萨先到老定日(岗嘎镇),这段约600公里,全为油路。由此再前行约50多公里,向右拐上去吉隆县的土路,再前行50多公里,到达寺龙村,这里有一个希夏邦马的保护站,需要证件才能通过。在保护站左转(直行是去吉隆),在寺龙村(这里有中国移动的基站)右转向西,然后一直顺着山脚逆时针前行约10多公里,就可以到达登山大本营。

从大本营到前进营地约20公里,前半部分可以坐车,后面10公里则只能徒步,大约需要4个钟头。从前进营地到冰塔林大约需要3个小时,再往上则需要专业登山器材了。

搭乘公共交通工具前往也比较方便。拉萨到日喀则有大巴,50元一位;要是拼车的话每人100元,车满即走。从日喀则到老定日也有班车,票价40元。从老定日前往大本营,就只能租车了,越野车约1000元。

二、装备

去希峰条件比较艰苦,帐篷和睡袋是必备的。另外,冲锋衣、抓绒衣、登山杖也必不可少。离开老定日之后就不能充电,过了寺龙村就没有手机信号了。如果高山反应比较明显,建议准备一些瓶装氧气,以备不时之需。

三、证件

去希峰需要边境证,一般在户口所在地办理,当然拉萨也可以办,但需要2到3天时间。

责任编辑 / 杨浪涛 

版权声明

凡中国国家地理网刊登内容,未经授权许可,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要评论?请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您也可以快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