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情大漠


发布时间:2013年06月29日 文章出自:行天下 作者: 王维 

标签: 乌尔禾区   哈密市   阿拉善左旗   额济纳旗   沙地   戈壁   风光照片   

不管是有意识还是无意识,每个人或多或少都有这样或那样的情结。那种深藏在一个人心底的神秘情感,有时真的难以用语言来描述她,即使她仅是匆匆而过,却总在你的心里徜徉。

大漠,一个藏宝之地,楼兰、龟兹、西夏皆臣服于她的脚下。从古边塞诗里飞出的苍鹰,总盘旋在大漠的高处。那些驼铃、孤烟、流沙,羌笛、美酒、琵琶……总是能把我们带向那遥远的历史,带向那遥远的天涯……

于我而言,大漠就是我最大的情结。

致青春

对大漠的情结要上溯到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当时我还是个十七八岁的毛头小伙儿,在沈阳军区当兵服役。 “913事件”后,中央给解放军下达了“三支两军”的任务,我被派往内蒙古科尔沁草原左翼后旗一个叫西尔塔拉的小村去做宣传、传达文件的工作。有一天,有几个年纪相仿的牧民小伙儿对我说,其实西尔塔拉离大漠很近,问我愿不愿意跟他们一块去看看?
大漠?这对于生于长于四川盆地来的我来说,那可是绝对的新鲜和诱惑,在此之前我对沙子的印象可还停留在部队的沙坑里,于是一拍即合。

他们给我牵来了一匹马,白色带青斑,英武不凡,第一次见到这么帅气的马儿。听那嘶鸣一声,俊美的四蹄撒开,鬃毛随风飘扬。七八公里后,我们渐渐地走出了草原,随着路上的绿意慢慢褪去,翻过一个小山梁,一望无际的大漠就这么猝不及防地胀满了我的眼帘。这就是片海洋啊!虽然当时的我也没见过大海,但觉着海也就不过如此了吧。大漠一直给我的印象就是干旱,就是死亡,就是悲壮,但亲眼见过后发现,原来大漠也可以这么柔美、这么绚烂。
当我还处于震惊中的时候,牧民小伙儿们早已仰天长啸、策马扬鞭冲下山坡,蒙古族人不愧是当年在马背上征战天下的民族,生息于高原大地上的他们,生性豪放、乐天、热情,此时的他们呼啸着,奔驰着,各显雄风,马踏沙丘,留下一串串优美的蹄印。当时我就觉得很是遗憾,自己会照相该多好啊!

我的大漠情结从此便种下了。
没过多久,旗里照相馆的师傅下乡给牧民们照相,我还想念着那片大漠,可是又不能带他们去,只得有些小失望地让师傅在村子里给我拍了一张骑马的照片。

照相师傅们手里的相机自然成为了我的焦点,我不停地围着师傅打转,询问关于相机的事,“师傅这个相机怎么使的?”、“师傅这个相机多少钱?”、“师傅这相机是什么牌子?”、“师傅这里是不是指相机的型号?”……

到现在我都还记得,那时候照相师傅用的相机型号是海鸥4B,立式,从上往下照。我自认为自己百毒不侵,可单单就被相机这一百零一种毒给侵袭了。过了一年多,省吃俭用的我终于买了一台海鸥203,从此这毒从肌理又深入了骨髓,毒遍全身,这辈子恐怕是好不了咯!

我以阿甘式的坚持追逐着自己最初的梦想,最终成为了一名摄影师。在那之后的多少年,我仍怀念着那梦想的最初源泉,因此我制订了一条专属于大漠的线路,带着我的妻子和朋友,一起去追寻当年的那个大漠之梦。

风之城的眷顾

克拉玛依魔鬼城,又称乌尔禾风城,是一片雅丹地貌。漫步在魔鬼城多姿多态的奇峰怪石下,你能听到蜥蜴说话和蚂蚁爬行的声音,烈日下干涸地面的龟裂声……

最美的等待

我们一行三人自驾从成都出发,此次大漠之旅的第一站便是克拉玛依魔鬼城。在临近魔鬼城的地方找到住宿已是下午时分,趁着太阳尚未落山,我们轻装走进魔鬼城,准备勘察地形,踩好点,方便第二天一早的拍摄。

那天下午的魔鬼城没能带给我太多的震撼,但在黄昏时分,在阳光的变化下,魔鬼城才慢慢地向我展现了她的一丝丝神秘,突然天就这么黑了,刚被撩拨跳动起来的“摄心”就这么生生地被迫停了下来。因此我开始期待着第二天黎明的拍摄。
夜晚时分,大家都睡不着了,也不想随着滚滚人流涌进魔鬼城,于是凌晨四点我们就出发了。

此时还是漫天的繁星,打着手电,也没有向导,三个人小心翼翼地走进魔鬼城,根据自己昨天下午的记忆寻找机位,这时要是迷路,可能就得坐等天明了,不过那也就意味着可能会失去今天最佳的拍摄时机。寻找路线的时候,突见路边有两顶帐篷,居然有人敢住在魔鬼城,或许这才是最懂生活的人儿吧。
五点过后,我们终于各就各位,摆放调试好机器,就安心地坐等东方的第一抹红了。此时的空气真是沁人心脾。我想只有像摄影人一样的人,不贪睡、不贪图安逸的人,才能享受到这样稀薄而新鲜的空气,收获着那最壮丽的时刻。
繁星渐渐隐去,而此时的魔鬼城的风也让我们见识到了它真正的力量。从远处如洪水漫过来,叫嚣乎东西,隳突乎南北,风起而过,穿其川,钻其窍,如千骑过境,两军厮杀,又似狼嚎狐悲,鬼泣鸣哀。当地人戏说这里“一年一场风,从春刮到冬”,而正是这风声才是“魔鬼城”得名的真正原因。

魔鬼与天使

魔鬼总是与天使同在,甚至有时魔鬼就是天使的化身。渐渐地风停了,山谷间又静得出奇,仿佛空气都屏住了呼吸,时间也停下了脚步。慢慢地,一轮红日喷薄而出。原来这一切都只为迎接东君跃然而起时那满世的芳华。
魔鬼城是风与水的杰作,是大自然的杰作,更是时间的杰作,也许时间正是珍藏着这样一个虚无缥缈而又确实存在的源头,一直保存到了今天。光影下的魔鬼城是一个艺术的殿堂,一座雕塑的博物馆,其中陈列的作品让人浮想联翩,状如怪兽,形似古堡,宛若人影……
此时的天,东君所在处,被侵染得如红宝石般绚烂,而我们身后的天却如蓝宝石般深邃。红蓝相接之处更是变化万千。虽然只有短短一小时的时间,但相机的快门声已经不知道响起了多少次。我心满意足了,感谢风之城对我的眷顾!

哈密魔鬼城

丝绸古道上悠悠驼铃曾连接着世界,但现在,这里却是个容易被人们所忽略的地方。

这里历经亿万年的风削雨蚀,水刷日照,这里形成了与风向平行、相间排列的高大土墩,突兀于戈壁。这里的夕阳美得无以伦比。太阳的余晖浸染大地,染红了天边,醉了雅丹,醉了戈壁,也醉了我们的双眼。

旅途拾遗

从新疆出来,经过哈密,看见路边有块牌子,不是很起眼,写着关于哈密魔鬼城的简介,觉着挺有意思,因为克拉玛依魔鬼城给我的震撼还未有褪去,我和妻都是比较随性的人,按捺不住好奇心,估摸着拍个一个小时就够了,所以拔腿就去了。
顺着魔鬼城的道路驱车而入,经过了二十多公里的荒原戈壁,才总算见到魔鬼城的影子。其面积之大,规模之壮观,远胜于克拉玛依魔鬼城。原来哈密魔鬼城宽5—10公里,长400余公里,莫说一个小时拍完,就是十天半月也拍不过来,其面积至今在新疆算最大的了。
 
我和妻顺着路标在哈密市五堡乡境内找到了指示牌上魔鬼城,比起克拉玛依魔鬼城,这里显得格外的孤单冷清,基本没什么游客,售票处也只有一个工作人员和一个看门的老大爷。
车窗外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么的简单纯朴,那么的自然。它们没有血肉,没有呼吸,没有思维,只是被天地夹在当中的、再也平淡不过的戈壁。然而这些戈壁经过岁月的变迁,被雕刻成现在的样子。当你走进魔鬼城,用心与它们对话,便会感受到涌动的生命,仿佛听到远古的海啸,体验到天地事物的和谐相守。

远古的城堡

哈密五堡乡是维吾尔族聚居地,地处丝绸古道上,艾斯克霞尔古城堡巧妙地修建在天然雅丹地貌之上,宽厚的土坯与山色融为一体,极为隐蔽,城堡的残墙断壁上至今还留有用于防御或警戒时用的“瞭望孔”。远远望去,气势不凡。

传说,这座城堡约有3000年的历史,但它为何人何时所建,为什么要建在这样一个神秘莫测、难以进入、又极易迷失方向的魔鬼城里?不论如何,能在独特的雅丹上修建出这么一座古堡,也足可称为丝绸古道一绝了。
但这个魔鬼城并非无半点生机,景区内野骆驼、黄羊、野兔等野生动物常有出没。越往里走,景色越壮观,迎着阳光,突然见到有两个类似塔尖状的剪影,恍惚之下觉得在哪里见过,但一时又想不起来。

或许是因为这座魔鬼城没有在新疆的旅游环线上,很少会有人会专门奔着这个魔鬼城而来,所以这里尚有大片地方还是未开发的处女地。我们也不敢再继续冒进,不熟悉地形,真有迷失方向的危险。

胡杨礼赞

在茫茫戈壁的深处,在浩瀚沙海的边缘,有一种顽强的植物挑战其间,它生而千年不死,死而千年不倒,倒而千年不朽,它妩媚的风姿、倔强的性格、多舛的命运激发人类太多的诗情与哲思。这就是额济纳旗的名片——沙漠胡杨。

弱水河畔

额济纳旗是内蒙古阿拉善盟辖下的一个旗,多为无人居住的沙漠区域。著名的酒泉卫星发射中心就位于该旗。

我们路过酒泉发射中心去往胡杨林是9月26日,据说在我们路过后一小时,道路就被封断了,因为29日是“天宫一号”发射的日子。因此那会儿在额济纳的游人很少很少,这对于一个风光摄影师来说,真是天赐的良机,我们得以拍到了不少胡杨林的风光大片。
大师级的摄像也要靠着天然的美景才能成就酷炫的视觉效果,额济纳旗的胡杨林通过张艺谋导演的《英雄》中张曼玉和章子仪一场树林决战而名扬天下。每年国庆前后十天左右,便迎来当地赏胡杨的最佳时节,放眼望去,阳光下金色的树叶衬着湛蓝的天空婆娑起舞,苍龙腾越,美妙绝伦,气势动人。
这里的地表水主要为黑河,古称弱水,发源于祁连山北麓的季节性河流。因水道浅宽且多沙,当地人不惯造船,用皮筏摆渡,古人往往以为水弱不胜舟楫,故称“弱水”。平时的弱水河是没这么大的水的,为了迎接“十一”的胡杨节,上游的水闸刚刚才开闸放水,又让我们赶上了,再次人品爆发。

弱水河畔、居延海边是胡杨的故乡,这里的39万亩胡杨林是当今世界仅存的三处天然河道胡杨林之一,是阻止巴丹吉林沙漠向北扩散的重要屏障。

怪树林

在额济纳旗达来呼布镇西南28公里处的怪树林,又是另一番景致。这里就像是一个尸横遍野的古代战场,大片枯死的胡杨树干依然挺立,形态怪诞,竟是一种震人心魄的极致之美,仿佛走进了一座虚幻小说里的怪诞迷城。荒漠、蓝天、枯树、夕阳构成了怪树林最经典的标志。
生者,依然勃发;干枯者,躯体傲视着苍穹;倒下者,木质如铁,依然笑傲于黄沙。她的三千年是否因此刻而辉煌?她的不朽是否是对爱最真诚的祭献?当你围着这些枯树仔细寻找时,却又总能找到点生命的迹象。一场雨之后,说不定它们就在哪个地方发出了新芽,再次绽放出炫目的光彩。
大漠深处的胡杨,在飓风和群狼奔突的戈壁,以永久性的悲壮,殓葬了忍让的懦弱,殓葬了奴性的屈从,殓葬了弯驼的软腰,殓葬了蛇行的跪拜。也许存在即是挑战,越是死亡之海,越是生命禁区,就越有可能创造生命的奇迹!

黑水城

黑水城本不在我们的计划之内,但是因为“天宫一号”的发射,在额济纳旗不能进也不能出,于是只好翻翻地图,问问当地的老百姓,周边还有什么地方可以去看看。黑水城就这么意外地出现在我们的计划里,其实那时的我对黑水城的过去一无所知。

逐渐靠近黑水城了,远远地就能看到耸立于城墙之上的白塔缥渺在微风之中。这才恍然大悟,在哈密魔鬼城时看见像塔的剪影我想到的是这个。
黑水城建于公元九世纪的西夏政权时期,是西夏王朝的重镇。公元1372年,明朝大将冯胜攻破黑水城后遭废弃。距今已有千余年历史的这座四四方方、边角上耸立高塔的古城,是古丝绸之路上现存最完整、规模最宏大的一座古城遗址。

在黑水城,流传着一个故事:西夏末年有一个名叫黑将军的西夏守将在黑水城与敌军交战,寡不敌众,被困城中。绝望中,他杀死自己的妻儿,将府库所藏80车财宝深埋井中,率军突围,最终在黑水城外的树林里被包围,全军覆没……从那时起,黑将军藏宝的故事流传了下来,而这个故事也引发了俄国大盗科兹洛夫两次大规模的掘宝行动,无数罕见的西夏文献与精美绝伦的艺术品被带离了故土,其中包括珍贵的汉文、夏文对照的《番汉合时掌中珠》及《音同》、《文海》等古籍,这一重大的考古发现和掠夺行径轰动考古界和史学界……
据说至今城内还埋藏着西夏和元代等朝代的珍贵文书和珍宝,古往今来不知有多少人来此盗宝。现今在黑城遗址西北角城墙上可以看到一个可容骑驼者进出的洞口,相传就是当年黑将军突围的洞口;在黑城内偏西北的那个大坑,相传就是当年不曾出水却用来埋藏了全城财宝的那口深井。
站在残壁颓垣里,淡淡的黄沙会在周围飞舞,朦朦胧胧的。远处的天边已经笼罩在黄沙之中,而你也早早置身其中,难辨东西了。夕阳下,当你静静地凝视,那里的景色和线条永远的明朗简单,而色彩却变幻万千。了解它的历史后,还会觉得有一种说不出的凄美,即便时光流逝,岁月如梭。
这座城堡有太多太多的故事了,但是给人的感情是很沉重的,依稀仿佛空气中还有一种熟悉的气息,暖暖的阳光就会抚慰还在隐隐发痛的心。希望黑将军一族能得以延续和生存,希望他们在另外一个家能生根发芽,枝繁叶茂,但愿没有绝后。

上帝勾勒的曲线

它是我国最美的沙漠,它远离尘世,有着世界最高的沙山,有着最神奇的沙海,有着最静谧的沙湖,有着世界上面积最大的鸣沙区。这里湖泊海子交错分布,而多数沙丘是流动的,湖泊是静止的,这种水不动而山在动的风光,谁曾见过?这里才是真正的秘境。

冲沙

告别额济纳,我们就去了巴丹吉林沙漠, 9月30号的巴丹吉林,也是整个景区都没人,景区内为了迎接“十一”游客,越野车干干净净、整整齐齐地停了一水儿,原本以为是景区工作人员擦拭的,仔细看了看才知道是从沙漠里回来的车,连轮胎都跟水洗过一样。

我们坐上景区的越野车,进到沙漠腹地,在车上的感觉就像在海里面坐小舟去迎接六七级风浪的感觉。驾驶员貌似今天挺高兴的,带着我们冲沙,从一个沙丘冲上去,又冲下来,身体不好的人恐怕没两下就该吐了。不过景区越野车驾驶员都是经过专业培训的,安全还是比较有保障的。我两只手死死地抓着车上的铁栏杆,手都麻了。就这样冲了几个沙丘,可能是得瑟得太厉害了,车冒黑烟,坏了。

在驾驶员同志打电话要求救援的时候,我们也得空好好拍照,把玩下沙子,这时才发现,原来这里的沙粒均匀细小,干净黄亮,就像沙金一般,从指间滑下就像德芙巧克力在口中的丝滑感一样,并且手上不沾一点尘埃,难怪这里的衣服穿不脏,连衣领都是那样洁净,难怪景区的越野车都那么干净。

最美沙漠

越往沙漠的深处走,景色越美。到了一个制高点,能看到很远很远的沙山,看到天地交接的边际,沙山连绵起伏,波浪式的纹路,弯曲流畅的线条,仿佛就是上帝勾画的曲线。沙漠湖泊宁静清澈,湖光沙色,蓝天白云,叫人心旷神怡,美极了。
沙漠因为缺少水而生成,因为缺水而被称为生命的禁区,但在年降水量不足40毫米的巴丹吉林沙漠中竟然星罗棋布地分布着上百个海子,终年不枯,有咸水有淡水。被沙山环抱着的这些海子幽深碧蓝,即使在风沙季节,黄沙蔽日,灰土漫天,沙子簇拥下的海子依然晶莹剔透,从不被沙子埋没。这沙山和湖泊共存的奇观,着实让人费解,不知道这里以前是不是海?
奇景远不止沙丘间的海子,风吹沙飞所形成的沙山连绵起伏,错落有致,在不同色温的光照下,呈现出浅黄、橙黄和火红的色块,斑斓耀眼。而波浪一样流畅的沙纹,在光影的作用下,变幻出各种优美的图案,有的具象,有的抽象,仿佛是集各流派的大型画展。其中,腹地中的庙子海、诺尔图及其周围的沙山被认为是最神奇美丽的。
我们遇见一队车队在往沙漠的深处送给养,打听之下才知道在这样的沙漠里,还有巴丹吉林庙和库乃头庙两大居民点,那里的居民以牧业为生,车队进去都要两天才能出来。
巴丹吉林沙漠,真是一个充满神奇的地方。
巴丹吉林沙漠之美也许是无法用语言来表述的,人们只能亲身去感受、去体验……来巴丹吉林,除了要带一双欣赏美的眼睛,还得有强健的体魄和心理啊!正如景区越野车上的标语“挑战极限,超越自我”。

坚守梦想

在水流最终停滞的地方,在飓风和群狼奔突的茫茫戈壁,胡杨绝然卓立,象阳光一样生长,独领风骚几千年,诠释自己对大漠艰苦卓绝的守望。
如果你没有到过大漠,你就无法真正理解生命;如果你没有深入到大漠的腹地,你就无法真正领会到茫茫瀚海的雄浑与壮美。关于大漠的那份情结就是一份心中残留的轰轰烈烈和壮志豪情,就是我们坚守最初的梦想的力量源泉。

每一次怀念对我来说,都是一种回归。遥远的大漠,你们等我。

豪情大漠行笺

【路 线】

成都→乌鲁木齐→昌吉→克拉玛依魔鬼城→哈密魔鬼城→敦煌→达来呼布镇(额济纳旗胡杨林自然保护区、怪树林、居延海)→黑水城遗址→巴丹吉林沙漠

【攻 略】

克拉玛依魔鬼城

交通:克拉玛依魔鬼城位于新疆克拉玛依市乌尔禾区以北15公里处,从克拉玛依市发车去乌尔禾只有2趟车,分别是早上9:30和下午4:00,票价22元。回城的车也只有2趟,分别是11:30和16:00。

乌尔禾到魔鬼城的班车,有4班,分别是9:10、11:40、16:00和19:15。在客运站门口的某超市门口就有中巴。从乌尔禾打车去魔鬼城需要拼车,一辆车20元。

门票:46元,电瓶车:52元,坐电瓶车游览一趟需要1个小时。

住宿:克拉玛依市区、乌尔禾区皆有各种档次的宾馆、招待所可供游人选择,而选择在风光无限的峡谷中露营,也是一种别样的体验。

美食:抓饭、烤全羊、辣罐和血肠、烤包子。

特产:石榴、木纳格、夹竹桃麻、红密宝。

哈密魔鬼城

交通:哈密魔鬼城位于哈密市五堡乡以南,距五堡乡20公里,距哈密市约100公里。可以先在哈密市区搭班车至五堡乡,约2小时,再包车至魔鬼城。从哈密直接包车费用约250-300元。

门票:40元,可以自驾。

住宿:哈密市的酒店从高级涉外星级酒店到普通酒店,设施齐全,交通方便。到人烟稀少的哈密其它地区,住宿不是十分方便,有些游人罕至的地方不但没有宾馆或招待所,甚至没有居民,只有自己配备汽车等交通工具和自带帐篷。

普通的招待所比较便宜,20-35元/人,景点内的住宿较贵,在牧区住毡房也便宜,150—200元/间,可住数人。

哈密魔鬼城景区售票处可提供住宿,只是条件简陋,无洗浴设施,20元/床。

美食:哈密有各种各样的西域风味小吃,如羊肉焖饼子、烤羊肉串、烤馕、抓饭、野菜系列(蘑菇、椒蒿、沙葱)、薄皮包子、油酥馍、手抓羊肉等。

西河坝内的民族餐饮区味道相当不错。南郊回城乡的维吾尔族农家餐厅可以加工游客带来的各种食品。哈密的夜市在大十字附近。此外,市区内桥梁厂附近的烤肉、饭店路口的丸子汤、建国南路羊肉汤,以及八一路消防局附近的特色炒面都是哈密不可不尝的美味。

特产:雪莲、哈密葡萄、哈密瓜、哈密奇石、哈密大枣、淖毛湖甜瓜、盐池羊肉。

额济纳旗(达来呼布镇)

交通:飞机和铁路都不能直接到额济纳,周边酒泉市、银川都有机场和火车站,到达后再转乘长途汽车前往额济纳。银川没有直达额济纳的班车,只能先到左旗,再转车到额济纳。酒泉和乌海市每天都有直达额济纳的班车。从酒泉去额济纳的话,虽然路途比较近,但沿途的风景没有从银川到额济纳的漂亮。

从银川到左旗的班车半个小时一趟,全程40分钟,车票20元/人;也可以包车前往左旗,价格和班车差不多,大约100元/辆,而且能节省一天时间,当天晚上赶到额旗。左旗到额济纳早上8:00发车,全程8—9个小时,车票100元/人。

内部交通方面,额济纳旗的旗府达来呼布镇的交通工具有小面和夏利车,价格没准,但都可以还价,从镇子到二道桥给5元就可以了。其实从镇子去二道桥步行也可以,大概20分钟,不算太远,还能看风景。

去达来呼布镇周围的景点,如黑城、怪树林等,没有班车只能包车,包车费用逐年增长,现在进口越野车要550—600元/天,普通越野车450元/天,吉普350元/天。

门票:胡杨林景区没有门票,居延海20元,怪树林10元,黑水城50元。

住宿:达来呼布镇内正规宾馆不是很多,最豪华的是额济纳宾馆,标准间380元/间,电话:0483-652088。还有一些私营宾馆。十月份为旅游黄金时期,所有宾馆爆满,需提前预定,普通房间约100元/床。额济纳还有大量政府鼓励的家庭旅馆,节日期间大概为80元/床,胡杨林内可自带帐篷露营。

达来呼布镇里,每天早、中、晚有固定放水时间。由于早晨的水管中会有水锈,因此最好在晚上就把次日的饮用水、生活用水准备好。

美食:镇上邮局旁边有个烧烤大全,味道不错,冰镇杏皮水2元一大扎,是一种类似酸梅汤的饮料,有一些杏干的味道,口感非常好。富士商贸街上的小吃很多。四道桥和二道桥是蒙餐示范点,可以品尝到当地正宗的手扒肉和骆驼肉。

小贴士:一至八道桥是胡杨景区,每年十月初至十月中满树金黄,为最佳旅游时间。八道桥是一片沙漠风光,爬到沙坡顶上去,能看到远处起伏跌宕的沙丘在阳光下明明灭灭,很美,特别是接近日落的时候来这里很好,也可以骑骆驼。这两个地方都在额旗与左旗之间的途中,包车的人可以安排在来去的途中游览。

一道桥、二道桥和四道桥是理想的胡杨林观光区,三道桥的胡杨也很漂亮,但是还没有开发,八道桥的尽头即是巴丹吉林沙漠。

巴丹吉林沙漠

交通:巴丹吉林沙漠旅游区地处河西走廊旅游热线的延伸线上。可乘兰新铁路线上的火车在甘肃省金昌(河西堡)火车站下车,然后乘车沿河西堡至雅布赖的河-雅黑色公路前行140公里,先到阿拉善右旗额肯呼格镇,再换乘当地旅行社越野车前往巴丹吉林沙漠。阿拉善右旗驻地额肯呼都格镇有专业的地接旅行社,有车队、驼队,可带游客进入沙漠腹地。另外也可以由内蒙古阿拉善盟左旗(巴彦浩特)乘中巴前往右旗,后换乘当地的吉普车,才能进入沙漠腹地。

能进入沙漠腹地的当地吉普车,租车为800元一天(黄金周价格上浮30%),每车一般乘4人,商量一下乘5人也可以,车辆为一式的北京吉普战旗系列,别看是国产车,性能特别适合沙漠,司机不但熟悉沙漠线路,而且都是沙漠行车的高手,几十米高的陡峭沙山一冲而上,绝非一般的越野车手可比,不让其他车辆进入沙漠也有道理。

门票:50元。

住宿:阿拉善右旗有不少提供住宿的宾馆,一般在80元—100元/间左右,好点的100元—300元/间,巴丹吉林沙漠内有居民点提供食宿,60/床,床位很少。

美食:阿拉善右旗有很多不错的当地特色小吃,口味主要以蒙古族特色为主。牛肉面、羊肉、羊肉馅饼、煎饺、炒米、酸羊奶、羊肉揪面、风干羊肉、风干驼肉等为这里特色。

特产:肉苁蓉、皮囊奶酒、蒙古银器。

小贴士:到巴丹吉林沙漠最佳季节是8至10月份,平均温度约25摄氏度,但早晚和中午温差较大,故需备风衣或长袖衣物;因干燥气候需补充体内水分,外出时备充足饮水。

早晚在沙漠腹地庙子海及诺尔图周围拍摄,此时段沙纹光影、线条层次和色彩丰富,湖中倒影清晰。相机要千万注意密封,沙粒细小,很容易进灰,影响成像。

【摄影师简介】

王维,中国民俗摄影家协会会员,行摄中国大部分地区和世界许多国家,擅长民俗和人文摄影。

钱寿春,四川省摄影家协会会员、四川省新闻摄影学会会员。足迹遍布中国西部,摄影题材广泛,尤其擅长风光、人文摄影,作品多次在各种刊物上发表,并在全国各类摄影比赛中获奖。

【摄影师手记】

许我与浩瀚的沙海对视,许我与千年不死的胡杨低语,许我在笼盖四野的苍穹下独步长吟,许我再睹一眼那片如海般的金黄。

金戈铁马,大漠狼烟,烽火连天起,义薄云天。侠骨丹心,英雄兀自向天笑。时间走过千年,大漠包容了光阴,也掩埋了昔日驱敌的故事。这里曾经飞奔的烈马,敲响的战鼓,飞旋的胡舞,舞动的旗旌,腾燃的狼烟,以及沉睡的英雄豪杰,都已被呼号的风沙洗刷得凄凉枯黄。

大漠长风吹了几千年,长河落日依旧在大漠的黄昏里落下,又在大漠的黎明中升起。大漠里漫天飞舞的黄沙,纷扬而起,使人感到那些遥远的岁月,在空旷的大漠中,就像一粒飞沙。站在沙漠中,我们面对的是一个空旷沉寂的世界,如果驻足细听,就会发觉历史正在沙粒下跳动,如果用心感受,就会找到大漠之宝的真意。

责任编辑 / 杨鑫 

版权声明

凡中国国家地理网刊登内容,未经授权许可,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要评论?请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您也可以快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