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北,一路向北


发布时间:2013年06月28日 文章出自:行天下 作者: 刘大庆 

标签: 漠河县   额尔古纳市   阿尔山市   山地   草原   边城   户外天空   

以前,我驾车往北最多是跑到呼伦贝尔和额尔古纳,一直都想再往北些。
这次,我们利用9天时间驾车去实现自己的梦想,从北京到北极,几千公里一路向北,去成就“找北”的感觉。

北极人家

从北京出发,边走边拍,第三天下午我们就赶到了漠河的北极村。北极村是中国最北的小镇,也是我们“一路向北”的终点,到了那里纵然我的座驾有4.3强悍的动力,也无法再向北了,因为我到了中国的最北端。

北极村沐浴在美妙的夕阳里,长长的阴影让脚下的土地出现诱人的影子,眼前同样美轮美奂的还有黑龙江水和江那边的俄罗斯山脉。

从北极村乘船去洛沽河,可以尽览两岸秀丽的景色和异国风情。由于时间关系,我们没有去80公里外的黑龙江源头,但也花了150元租了一艘小艇,顺着黑龙江逆流而上,去看界碑,去找北,去触摸中国的北极点。
北极村每年的“夏至”前后,是一年当中最热闹的时间,一天有近20小时可以看到太阳,就是人们常说的“极昼”现象,幸运时还会看到异彩纷呈、绚丽多姿的北极光。

近些年,北极村的旅游业发展得红红火火,开了几十家农家院,当地最有名的“北极人家”我们去时已经没有客房,而另一家农家院门前的鲜花和整齐的架子豆,吸引了我们的眼球,以至最后我们毫无悬念地在这里住了下来。这家“村口第一家”的女主人名字里也带花,叫“徐秀花”,40多岁,非常能干,第二天早餐那香喷喷的馒头和稀饭更是让我回味无穷。

这里的农家生活太让人羡慕,宁静恬淡,充满生机,离大城市那么远,没有喧闹烦杂,没有勾心斗角,有的就是吸不尽的氧气,照不完的阳光,看不够的绿色和鲜花。
北极村好像3点天就泛白了,窗外的公鸡开始打鸣。我实在是不愿意离开柔软舒适的床铺,几天来的长途奔袭实在是辛苦,但是我们几千公里跑到了北极,怎能不利用好早晨的光线?于是我们磨蹭到4点起床,驾车到江边拍摄日出。

我们的运气实在是太好了,第一次近距离接触黑龙江,而且是在中国的最北端,就赶上了美妙的江上晨雾和雾中的渔人。在江边一个多小时的拍摄,就像在梦里一样!虽然早晨的温度只有9摄氏度,身上都是单衣单裤,但到后来我身体竟然有些发热了。

小镇室韦的惊喜

根河到室韦这段S201是我们因修路临时更改路线所得到的惊喜。温度从9摄氏度上升到25摄氏度,随着天气变得暖和,路两旁的风光越来越美,汽车只能走走停停,我们毫不吝惜地按动快门。

S201这段路上的风光是我们这次北极之旅全程中最漂亮的一段,以前每次去阿尔山我都会走S303中蒙边境公路,就是因为那里的风光太漂亮,而S201上风光的美丽程度比S303有过之而无不及。凭感觉,这里秋天会更漂亮,走了这一趟我明白了,很多人选择秋天去根河、莫嘎和室韦真的是明智之举。
2001年,室韦乡与恩和俄罗斯乡合并,成立了室韦俄罗斯民族乡,逐渐发展起来的民族特色旅游业,让居住在这里的俄罗斯族百姓获益匪浅。穿过小镇室韦,我们来到额尔古纳河边,起伏的草甸上绿草如茵,繁花似锦,清风习习,令人心旷神怡。

我们站在河套上可以清晰看见河对面的俄国小镇奥洛奇,他们的河边停放着已经锈迹斑斑的船只,房屋也低矮简陋,经济的不发达或许对他们影响不大,他们要的是田园一样的生活。
我们在室韦只是停留了半天,但还是能感受到当地人的勤劳。他们除了做旅游,就是发展畜牧业,村头河边都能看见放牧的人们。这是我在室韦村北头拍摄的一个镜头,额尔古纳河边,远处花格子的奶牛在悠闲地吃草,而雪白的鸭子正在归巢,可爱的鸭子排着整齐的队伍摇摇摆摆走向集结地点,这白色的队伍串起来竟也有百米长,在我这个城里人的眼中是如此新奇而有趣。

天生一个阿尔山

这次去阿尔山,算起来是三年当中去的第四次了。由于石塘林是在去阿尔山国家森林公园中心地带的必经之路,所以每次到阿尔山,都要在这里停车看上一圈。

千年风化和流水冲刷,形成了石塘林独具特色的自然地貌,堆堆假山般壅塞的火山岩千奇百怪,火山岩石上一簇簇花儿在盛开,颜色比在土地里绽放的花还要鲜艳些。而放眼望去在无土可言的石塘林里,高大茂密的兴安落叶松却挺拔俊秀,枝繁叶茂,粗壮的盘根紧紧抱住火山岩,在熔岩缝隙间深深扎下去。
阿尔山国家森林公园的门票现在已经涨到了180元,景区内的风景还是那些风景,只是设施是比以前完善了些,票价比以前翻了一番。我们在阿尔山的落脚点还是选择了杜鹃湖旁边的林生生态酒家。这么多年了老曹家变化不大,除了女儿考上了内蒙古大学,老两口还是守着这么几间房,夏季接待些游客,给女儿挣点学费。

为了拍摄杜鹃湖日出,第二天凌晨4点我们就起床了,没有洗漱,拿起相机就开车到了杜鹃湖 。恰巧这一天(2008年8月17日)是月偏食,我们在杜鹃湖门口拍了几张月食的片子,匆忙就来到了杜鹃湖边。哇,又赶上了云雾缭绕的杜鹃湖了!随着光线的变化,雾气朦胧的湖水也在发生着变化。当我还在揉着惺忪睡眼的时候,还没有从昨夜的美梦中走出来的时候,上帝又把我带到了另一个梦幻世界,亦真亦幻,如痴如醉……
距离杜鹃湖18公里的驼峰岭,是阿尔山必看的景点。我4次到达阿尔山,每次都要去驼峰岭。驼峰岭是由于这座山远远看上去很像一头俯卧的骆驼而得名的,驼峰岭天池看上去则像人左脚的形状。

当地林场的人说,驼峰岭天池有许多神奇的地方,一是久旱不涸,久雨不溢,甚至水位多年不升不降;二是天池水没有河流注入,也没有河道泄出,一泓池水却洁净无比;三是距天池几里之遥的姊妹湖丰产鲜鱼而天池却没有鱼;四是深不可测,林场不敢让游人划船戏水,听说他们曾经把测量绳的一端系上重物放在湖里,放下去300多米仍没有探到湖底,有人风趣地说,这天池是与地心相通的。
到达三潭峡的时候已是傍晚六点,太阳西下了,却把一天中最美妙的光洒进了大半个峡谷,多半的山崖还都沐浴在落日的光影中,而崖边湍急的水却笼罩在神秘的阴影中。峭壁、奔腾的溪水、眼前平缓的土地上一颗颗大小不等的鹅卵石和开得有些灿烂的花朵,这就是典型的哈拉哈河上游的特征。

有人说,造物主好像把内蒙古的精髓都放在了阿尔山这座中国最小的城市附近,这话一点不假。阿尔山的山山水水都值得我们去认真体会,只有接近她,再接近一点,才能擦出点火花。

意外收获的暮色晨光

这是在S301省道上路牌显示72公里的地方,路边立着一个大牌子,上面写着“吉文镇”。这是个小得不能再小的村子,以前从来没有听说过。当傍晚7点钟汽车行驶到这里时,火红的晚霞,茵绿的草地,星罗棋布的水泡子,还有那花格子的奶牛……不停车简直就是对大自然的漠视和亵渎!结果我们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在这个叫“吉文”的小镇停留了40分钟,见证了人间仙境一般的美景。
这次旅行两个最大的意外收获,一个是吉文镇的日落,另一个就是前往漠河北极村的路上,劲松镇的日出。

我们原本计划要在加格达奇过夜,寻找鄂伦春文化的足迹,但到了那里才知道,只有到了节日,市民才换上鄂伦春族的服装参加统一组织的活动。见时间还早,我们决定继续上路前往塔河,但林区路况复杂,到达劲松镇的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下来,考虑到行车安全,我们决定就住在劲松镇了。

劲松镇是个林区小镇,没有多少人家,在四下打听后我们得知,这里连最起码的招待所都没有,在火车站附近有几家农民开的小旅店可以接待客人。我们开车过去一看,房子是砖混结构,所谓的标准间就是两张床,床单和被子味道很重,卫生间在屋子外面,洗脸水都是冰凉得刺骨,住宿的价格都是一样的,每人10元。在决定住下的那一刻,大家没有说话,但每人心里都很明白,这将是我们9天来住宿最艰苦的一夜。
我们第二天又是早上4点钟就起来了,开车到林区转转,当时空气非常潮湿,花花草草上打满了露水,温度只有7摄氏度,让人明显感觉到了寒意。

太阳慢慢地露出头来,笼罩小村的晨雾在一点一点地散开来、退下去,劲松镇在我们的惊叹和期待中渐渐露出了芳容。远处的落叶松,树梢上沐浴着阳光,红瓦砖房和白桦木围成的篱笆,还有眼前这些不知名的花花草草,简直就是一个童话世界!

老天真的很眷顾我们,让我们看见了晨雾中劲松的佛晓和林区小火车,看见了花海中的农舍和晨光里的大兴安岭……此刻,昨夜的辛苦都变成了喜悦,不住在“劲松”怎能看见这般美景!

记住吧,在路上,大自然永远会不断地毫不吝惜地给我们制造惊喜,而那穿透镜头的光影中也有我曾经的感动……

“一路向北”行笺

【路书】

总行车路线:

北京-京承高速-承德-赤峰-翁牛特旗-阿鲁克尔沁旗-扎鲁特旗-科尔沁右翼中旗-突泉-科尔沁右翼前旗-乌兰浩特市-扎赉特旗-阿荣旗-加格达奇-劲松镇-塔源-塔河-漠河-北极村-漠河-塔河-加格达奇-吉文镇-克一河-根河-根河大桥-上护林-恩和-室韦-太平屯-室韦-额尔古纳-呼伦贝尔-满洲里-呼伦湖-新巴尔虎右旗-新巴尔虎左旗-阿尔山-五岔沟-S303边境公路-东乌旗-锡林浩特-太仆寺旗-张北-张石高速-京张高速-八达岭高速-北京

主要线路:G111(内蒙古省际大通道,北京-加格达奇)、S207(加格达奇-漠河北极村)、S303(五岔沟-东乌旗)、S201(克一河-根河-恩和-室韦)

总行车里程:5830公里

总行车费用:6781元(过桥费、高速公路费、停车费、汽油费,其中汽油费占88%)

汽车单位成本:1.20元/ 公里(注:费用中不含餐费和住宿费)

【省际大通道】

国道G111,从起点北京到终点加格达奇,全程1827公里。其中的省际通道内蒙古段路面很好,大部分路面是上下双车道,有点高速公路的味道,只是收费有点多,每个收费站15元,粗粗一算光内蒙段的省际通道就收费200元。

省际通道上加油站充足,中石化,中石油和地方加油站每个乡镇都有,油价便宜,93号汽油5.8-6.05元之间,除阿尔山地区汽油紧张之外,其他地区汽油敞开供应,油品只要加中石化或中石油的,都没有问题。

【北极村】

全村现有几十户农家开设农家院,房间分为标准间和普通间,木地板、空调、电视、带有24小时热水的卫生间,洁白的床单和被子,价格从30元到200元不等。

当地最有名的“北极人家”建在江边,是个地沉式的四层木质建筑,需要预定,电话0457-2826600,手机13104578577。我们入住的“村口第一家”女主人徐秀花,她家电话是0457-2826572,手机13555489891。

【室韦】

1.室韦没有加油站,去室韦要在额尔古纳或根河把油加满。

2.从室韦到临江10公里全部是土路,越野车没有问题,下雨天轿车要小心。

3.室韦和临江都没有酒店、宾馆,可以入住华俄后裔家庭旅馆和农家院。

4.中俄第一桥——奥洛契大桥、临江原生态公园都是不错的景点,临江目前是免费的,“友谊桥”收10元门票。

6.室韦旅游服务中心电话:(0470)6952196,旅游投诉电话:(0470)6826764

【阿尔山】

阿尔山现在增加了很多景点,景点之间的距离都在18-35公里,森林公园里没有加油站,因此进山前一定要把油加满。阿尔山目前有两处中石化加油站,分别在新市区和老市区。老市区的加油站负担不重,油量充足,从阿尔山返回时最好在这里把油加满,以防新市区和后面的白狼和五岔沟加油站没有油。

杜鹃湖的路况较以前好了很多,有了上下双车道的柏油路,行车非常舒服,原来攀登驼峰岭的小道变成了石板台阶,几个台阶就有一个缓台,连老人都可以登上驼峰岭,欣赏美丽的驼峰岭天池了。

摄影师简介

刘大庆,网名穿山甲1268,中国摄影师协会会员,新华社中国图片库签约摄影师,汽车旅行达人,从1998年开始自驾旅行,走过中国大部分地方,拍摄了大量风光图片。

摄影师手记

记得2006年10月第552期,《中国国家地理》杂志出了一本引起轰动的珍藏版,名字叫《景观大道》,全书410页隆重介绍了中国人的景观大道——G318国道。这条路从上海到西藏樟木长达5000多公里,被誉为中国乃至世界的一条美景高度集中的景观长廊。我驾车走了两次G318其中的两段,分别是青藏路中青海段和川藏路中川西段,虽然没有完全领略到G318的真爱,却也被她的美色深深折服。

这次我们“找北”之旅,在线路设计上也动了一番脑筋,原则就是“不走回头路”,感谢与我同行的挚友皮皮虾为我们制定了这么好的路线,去北极村的时候走省际通道,回京的时候走边境公路和草原。令人激动的是我们从G111国道的起点北京经过省际通道一直走到终点加格达奇,全程1827公里,一路上经过平原、沙漠、山丘、河流、森林、草原,从北京30多度的高温,到林区凌晨6度的晨雾,从北京的车水马龙,到锡林郭勒草原在公路上行走的羊群,这条中国北方唯一的绿色省际大通道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她虽不及G318那样大美而震撼,却因为地貌的多样和复杂,景观的粗犷和直率,在我的眼里俨然成为中国北方的景观大道。

责任编辑 / 徐国荣 

版权声明

凡中国国家地理网刊登内容,未经授权许可,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要评论?请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您也可以快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