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我的传奇


发布时间:2013年04月03日 文章出自:行天下 作者: 李慧 

标签: 甘孜藏族自治州   山地   户外天空   

一生中至少要做几件疯狂的事。
“带上裙子去贡嘎吧!”有人给我这个提议时,感觉有点疯狂。但,为何不可呢?心动了。

上木居

09年五一,一帮老友准备去贡嘎,问我要不要参与。于是,贡嘎之行就这样定了下来。

出发前几天,贡嘎在下雪。领队说,为保证所有队员都能看到子梅垭口的贡嘎主峰,从上木居到子梅垭口那一段,可能会坐拖拉机。

中午时分,大巴把我们送到上木居村就离开了。

整个上木居村安静得如同一座空城。闲逛许久,也不见一人。在一片斜坡上,终于看见几个藏族人围坐在一起。我们刚走过去坐下,就有人提着水壶,热心地问我们要不要开水。

和一位村民聊了几句,才知道四五六月正是挖虫草的季节,大家都上山去了。他汉语并不太好,但仍然认真地和我们交谈,后来才发现,他居然戴着助听器,我不禁有些动容。

身旁不远处,有刻着经文的玛尼堆。用村民提供的热水,泡了一杯咖啡,随意翻开一本书。这,就是我悠闲的上木居时光。

梦的开始

下午4点,运送行李的拖拉机还没回,我们开始有些着急。如果太晚上垭口,就会看不到贡嘎主峰,只好雇了当地村民的摩托车代步。

摩托车把我送到公路的尽头,后面的路就要靠自己步行了。一个人缓缓向前走去,天空越来越阴沉,风也越来越大,开始担心,到了垭口还能看到贡嘎主峰吗?

今年元月我去过哈巴爬雪山,那里的雪是坚硬的,穿着冰爪走在上面,是“咔咔咔”的声音。而这里,雪却是温柔的。

走在路上,那些不知名的雪峰,仿佛在身边不远处。而五彩祥云,就在此时突然出现在天际,飘浮在蓝天上、雪峰边。每一个人都惊叹着,拿出相机拍个不停。但我们能拍出风景,却很难拍出心中的感受。

惟有行走,才能亲身感受其中的美好。

子梅垭口

下午5点多抵达子梅垭口,贡嘎主峰静静地矗立在面前,从未如此接近他,却只感到亲亲切,并未觉得气势逼人。

取包,拖出帐篷,把它扎在垭口最高处。这可是千金难买的观景房啊!我只要一睁开眼,一探出头,就可以看见雪峰,和他说声“嗨”。

晚上九点钻进睡袋。帐篷外面,开始有下雨的声音。第二天才知道,昨晚听到的雨声,其实是雪,难怪落在帐篷上的声音如此轻柔。

新买的旅行装茶具,第一次的用途却是饮酒。小小的杯子,倒正好适合青梅酒的一口干。

其实到了户外,就特别容易满足。一点点小丰盛,都会让心里涌起大大的幸福感。

裙舞贡嘎

生活总是太过平淡。

如果每天只是重复前一天,活着的意义是什么?

到老的时候,要去回忆什么?

不希望我的贡嘎,只是一路走去。

想要留下点什么,一些不同于其他人的记忆。

可是,真到脱衣的时候,还是有点退缩了。因为在稀薄冷冽的空气里,大家穿的可都是厚厚的羽绒服。

犹豫片刻后,还是钻进帐篷,换上了裙子。因为,不想后悔。

心一横,便钻出帐篷,像鸟儿一样向主峰跑去。

那时,我没有感觉到时间的流动。

那时,我没有感觉到空气的冰凉。

真的是奔跑,而不是漫步。

干嘛要跑?因为,我喜欢。没有特别的为什么。

射手座的血液里,就是这种奔放的性格吧。虽然,奔跑时,头发凌乱,但,那又有什么关系?

我不需要完美,只要真实的自己。

遇见

“Emily——”不远处有人叫我。停下脚步,看到一张熟悉的脸,却有点不相信会在这里遇见他。确认是“中尉”后,我蹦跳着上去,给了他一个大大的熊抱。他是我在太白山认识的朋友。没想到,却这样意外地相遇了。

记忆的深处

“你怎么老这样一个人晃呀?去贡嘎吧。去那里许愿,很灵的。”记得行前一位朋友说。

上木居的闲散时光,帐篷里的青梅酒,子梅垭口的花裙子以及偶遇,这些记忆虽如手中沙,会随时间流去,在指缝间悄然滑落,但那轻柔的摩擦,存留与把握之间,却总有令人心动的感觉。

【摄影师简介】

鲍李然,自由摄影师,以创意、纪实题材见长。成长于长江边,酷爱阅读与旅行,早年学画,曾在国内多处采风。

责任编辑 / 陈亮 

版权声明

凡中国国家地理网刊登内容,未经授权许可,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要评论?请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您也可以快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