勇闯无人地带


发布时间:2013年03月29日 文章出自:行天下 作者: 许晓东 

标签: 西藏   新疆   河流   戈壁   往事随风   文化苦旅   

对于所有的人来说,穿越四大无人区和两大沙漠都是终极挑战的梦想!对大部分人来说,它永远是梦想;当你有足够蓬勃的生命力去实现梦想,并最终成功时,你才会真正体会到生命无与伦比的辉煌意义!

朝着梦想,出发

从昆明出发,进去西藏实现无向导、无后援、自负给养四大无人区和两大沙漠的穿越,是我长久以来的梦想。
丙察察是进藏的第七条公路,最近已成为越野进藏的热门线路,也是人人都向往的一条穿越线路。对越野老手来说基本上没有什么太大的难度,一路的人文风貌和户外风情成为我们的最佳“伴侣”,也成为我们穿越四大无人区和两大沙漠这部壮丽交响乐的美丽序曲。
这条道路的地形非常复杂,对于鲜有探险经历的人来说,很容易就铸成大错。高山耸立、悬崖陡绝、大河奔腾,在这样的自然环境下,道路有时极其狭窄,弄不好还会连人带车坠入江中。不过,只要小心驾驶,技术上也没有特别大的挑战。
前年在丙察察路上曾经发生过一件事:一辆车在路边停住后让车,车里的人并没有下来,几分钟后掉江里去了,唯一的幸存者是被推出来的。所以在这条路上,一旦遭遇塌方、会车之类的,大部分最好还是下车,人车之间多多照应,安全越野才更有保证。
据说,2014年就会将丙察察修成一条平整顺畅的柏油马路,这让人既欣喜又遗憾。毫无疑问,要体验越野的征服感,一定要在这之前走上一遭,否则就彻底失去了挑战的趣味。
沿途的风景确实非常美,高山大川、河流草甸应有尽有。一路上云雾缠绕着高山,时而搂腰,时而搭肩,始终诱惑着人们去探索无知的世界。如玉的流水,装点着大地,陪伴着我们这些远行的人。只可惜我们的目的是路过,没有更详尽地领略这段道路的风采。
不过,这条漫长的道路还是给我们带来了小小的麻烦,我们新买的牧马人Rubicon还没跑到拉萨,两个后减震器就全部漏油了,只好买了两个越野减震器换上,就一切OK了。

起点·千里之外

就这样,我们历经千辛万苦,跨越2600多公里,终于到达西藏双湖特区,真正来到了穿越的起跑线。而只有我们才知道,要到达这一起跑线是多么不容易。
其实,原本我们聚集了四支独立和可以互相照应的队伍实施这次穿越。但是有的队伍被高反拿下,有的折戟于不切实际的计划,有的则是因为车况不好,行至不远便打道回府。
但是我们到达了起跑线,无论结果如何,我们必定向前,去体验新的人生。
一到双湖,景色顿时变得纯洁原始,辽远博大,一切都丝毫没有人类的干扰。沿途都已经没有了定居点,理论上,我们已经进入了无人区域,所有的问题都只能靠我们自己来解决。
这里的野生动物开始变得越来越多,像藏羚羊、野牦牛都时不时就能撞见。而等我们深入无人区,才愈发感觉那里才是不折不扣的动物天堂。
即将开始令人激动的穿越,我在双湖把随时随地保佑我女儿的吉祥物——小熊“福心”拿出来,为它留下旅行的足迹。
其实“福心”是我女儿最心爱的玩偶,当年我从昆明出发前往罗布泊穿越之际,女儿把“福心”抱给我,希望小熊会带给我好运。所以每次带着它都感觉有家人陪伴在我身边,让他们的祝福随时陪伴着我。
现如今,认识福心小熊的人全国大概不下十几万人,有人甚至对我说,他去过的地方还没有我的“福心”去的多,要是能跟它一样跟着我去四处转该有多幸福啊!

车陷东温河

如果你是由双湖向北开始穿越无人区,当前方无尽的沼泽还没有消耗完你的意志,恶劣的高原气候没有摧毁你的身体,天险东温河就会呈现在你的面前。
我们穿越的时间是在10月,这是个重要的时间窗口,车也只有在3、4月和10月才能实施穿越。因为夏天河水的宽度和深度会增加10倍,想过河是不可能的。而在冬天,两场大雪过去之后地表就被白雪彻底覆盖了,雪厚会超过40公分,汽车根本寸步难行。
而这个时侯,大部分河滩还是是半冻土的。有趣的是,虽然河滩中大部分是淤泥,但由于白天零上十几度、晚上零下十几度,造成上午冻土可以通行、下午解冻烂泥陷车的地面,所以我们的行进路线都需要认真规划。
实际上,东温河是一处天险,最难的是东温河东段,河面宽达1公里左右,周围都是泥滩沙滩和沼泽。对于我们这些从来没趟过这条河的人来说,谁心里都没有底,只能靠着人工一步一步去探索河道,只要人能走过去,就指挥着汽车一步步地冲过去。
一般来说,当地的司机都忌讳冒风险过河,因为这里海拔极高,一旦陷车就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而对我们来说,东温河还只是第一关,我们还有卫星电话、充足的粮食、随时能扎下营地……没的说,闯吧!
人在江湖漂,哪能不挨刀。很快,我们的前车一头扎进了淤泥里,出不来了。
好在我们是两辆车,一辆陷入另一辆就拖,一拉二拽就起来了。一开始嫌麻烦,后来几乎每天都要陷车,成了家常便饭,也就不觉得有什么特别的。
但是很快,无人区让我们见识到了它真正的力量。

悲催的洪玉泉河

洪玉泉河亦是东温河的支流,我们抵达河边时大片的河冰都还是半消融状态,不得已需要绕行过河。就是在这些冰冻河滩,我们遭遇了前所未有的陷车危机。
在冰冻的河滩,我们的第一辆车陷住了,这种情况一再出现,自然而然地指挥着第二辆车到前方去拖陷车。可第二辆车刚刚超越前车,自己也被陷住了。
我们用各种方法试图将车掏出来,但似乎效果都不大。很快情况似乎越来越不对劲,车最初陷入的时候人站在地表问题还不大,但很快脚下就变成了一堆淤泥——冰冻的土地正在软化,车子陷得越来越深了。后来我们总结经验,发现这是个一般人都会犯的错误。其实,最初正确的做法应该是就地将前车往后拖回,而不是让拖车跑到陷车的前方,但为时已晚,我们只能抓紧自救。
下午两点,情况越来越复杂,融化的雪水如同一汪泉水浸泡着轮胎,无论我们怎样刨坑都无法让车爬出来。眼看着温度就会急剧降低,一旦到晚上还是这样的情形,我们的车会被彻底冻在在大地上无法动弹。
左思右想,我们必须先把车提起来,即便冰冻也不能冻住钢圈,底盘就更不能冻上。于是到处找石块,用猴爬杆(越野千斤顶)尽量把车提高;接着就是挖排水沟,把水从车轮下排走。等忙活完这些,太阳已经下山了,只能在这里扎营。直到第二天清晨大地重新冻结起来,我们才把冻得生硬的淤泥塞进车轮下,好不容易将车驶出困境。
苍天保佑,即便是双车同陷,即便是10多个小时的自救,我们依然闯过了洪玉泉河。
整个过程中,我们的队伍斗志高昂,谁也没有产生任何动摇。要知道,在如此高海拔的地方实施挖车这样的重体力劳动,很多人早扛不住了,但我们丝毫不受影响,所有人都经过高海拔越野的考验,身体状况也没有任何变化。

勇闯西峡河

要穿越无人区,过河的探路是门大学问。从双湖进来,遇到了不少令人心惊的河流,不仅河宽水急,还带着流沙吸人,同时冰冷刺骨,可谓步步心惊。激流中,似乎总能酝酿出种种令人不安的猜想,但由于线路是我设计的,遇到难以逾越的河流时,我总是要一点点一步步,摸清河流的脾气,选择最安全的过河方法。
西峡河并不太宽,于是我首先下水探路,绕着整个河段来来回回地走来走去,整整一个小时。同伴们看着水比较深,似乎有些不放心,又陪着我下水。
可是我们的防水裤只有一套,于是返回的时候我只有把他背回来。毫无疑问,高海拔地区这算是个重体力劳动。
道路探明,一切OK,我们驾车一举冲过了西峡河,挥一挥手,轮子带上了各种各样的淤泥。
在无人区过河,必须要找到一个安全的路径才能过去,否则非常很容易把车搞坏。好在越野车进气口比较高,涉水深度一般能达到40-50公分左右。即便如此,也必须掌握相应的驾驶技术,因为水的阻力很大,速度太快不但无法冲过去,车前推起的水花反而会把汽车搞熄火。

荒野传奇

一路艰难险阻,我们渐入无人区的深处,这里的高原海子、山川美景,成为回馈我们最好的礼物。而这其中更为有趣的,则是无人区的万千生灵,以及它们为这里书写的荒野传奇。
过了洪玉泉河没多久,我们突然发现远处的荒原中有一头熊,大感好奇,连忙停车驻足远远拍摄,实在是太可爱了。为此,我还特别赋诗《可可西里的熊》,以资纪念。
“我是一头可可西里的熊,也是一个大虫,跨越茫茫群山,越过无数的河流,我在大地上找寻着我的果冻。不畏高寒与冰冻,千万次的奔跑,千万次的努力,成就了我的幻想,成就了我追寻的梦。旷野苍茫,时空炯炯,我仍然不停止探索。在高高的群山上,饱览壮美河山,学习各路英雄。”
在野生动物中,最值得担心的是野牦牛。当然,如果碰见一群野牦牛还好,基本不用害怕,因为这基本上是一只公牦牛带着几只母的一大家子,它已经占有了领地,犯不上跟你决斗。
如果是孤零零的一只野牦牛,一般是公的,这其中又分两种:一是年老力衰被赶出种群的,一是年轻力壮正要去抢地盘的,这种比较容易攻击人类。这种情况下,我们都紧盯野牦牛的脚和尾巴,一旦尾巴竖起来,那就是准备攻击你了。遇到这种情况,我们都是调转车头就跑。即便与野牦牛狭路相逢突然遭遇,也要把车屁股让给它,撞几个洞都没关系,否则撞坏了车头的散热器、水箱,那就基本傻眼了。
我们对遭遇野生动物也早有心理准备。一般来说,大型野生动物碰见人时,第一件事是保持安全距离,通常在50-100米之间;其次,它们会观察你是否有威胁;最后,才判断你是不是它的“伙食”。动物不像人类,有大量的工具可以去试探、攻击,动物只能用自己的肉体来试探,而一旦突破安全距离就意味着它自身也有危险。
而对动物来说,由于我们有汽车,不管怎样都是个庞然大物,而且动物一怕火、二怕爆竹,人类其实不必过于担心自身风险。而我们对于野生动物保护也非常注意,由于相关法律规定严厉,尊重自然原本就是一个越野爱好者的基本素质。

变迁的荒原

一路走来,无人区地质的风貌给我们留下了极其深刻的印象。
这些辽阔无边的旷野具有极美的风景,但自然的造化也呈现出它冷酷的一面。就在昔日水量充沛的河道中间,冰冻的红草滩似乎显示着土壤的沙化程度,这似乎才是它土壤变化的真实面目。
毫无疑问,无人区的自然环境很差,地表环境也非常脆弱。常年的河水与风沙的作用,让地貌不断发生改变,巨大的岩石和古老河床的变迁,让形态各异的丘陵和沙丘不断呈现。今日的高山草甸,或许就是明日的大漠沙丘,而这里的命运主宰,全在大自然的手中。

遭遇群狼

这些地貌中,最特别的还是天台山的黑石滩。这里以前是一座宏大的火山口,地表到处是黑色的火山石,岩石和高山都是当年火山运动的杰作,如今河流又将它切割开来,形成了今天的模样。
正是在这片黑色的地域,我们突然遭遇了狼群。
说来有趣,就是在天台山的一个高处,我们停车开始准备午饭,有饭有菜香气浓郁,不过在高原地带,做饭的时间稍微长了一点,而正当饭菜做得了没多久,4只狼从山后面转了出来,不知道是不是闻到香味过来的。
这个时候我们和狼隔着大概200米,4只狼一字排开,远远地望着我们,似乎没有靠近的意思。我们赶紧把饭菜放下,取出相机开始狂照,同时注意保持安全距离。
可是狼始终只是远远地看着我们,甚至还有两只狼开始嬉戏、打滚、游戏,让我们看得兴致盎然。大家相互看了半天,人眼瞪狼眼,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它们就以我们为中心开始绕一个大圈,边走边停边观察我们,估计琢磨了半天怎么也觉得我们人多势众,这笔“买卖”做起来会不划算,最后绕远走开了。
狼有战术,一般来说攻击人的狼是隐蔽的,在人面前骚扰的是最弱的,它骚扰试探,然后发起攻击,会在你逃跑的路线上突然一击,不会硬碰硬的。狼群太聪明了,我们一字排开站了5个人,还有两辆汽车在旁边助阵,力量太不对等了。反而是我们特别兴奋,感觉太好玩了,看了半天看不够,最后觉得它们也不来试探试探我们,真是太遗憾了。

爆胎!爆胎!爆胎!!!

过了黑石滩,地表开始渐渐坚实,好处是车能多少跑起来了,坏处是接二连三遭遇爆胎。在这片无人地带,由于自然风化的过程太慢,地面的石块棱角非常鲜明,汽车车胎非常容易被扎破。
我们有一辆车已经换上强度高、胎壁厚的AT全地形越野轮胎,但是那辆“牧马人”只是配了原装公路轮胎,所以车胎老坏。虽然我们也带了备胎,但载重早已到达极限,不可能带太多。幸好在我们在昆明专门操练了补胎技术,开个简易的补胎店都问题不大。
在高原,干再简单的事情都会遭遇出乎预料的意外,补胎也是如此。
车刚爆胎,我们却心情还不错,一看天还早嘛!即便补胎了也还能走好远哩!于是把车轮撬下来,按部就班开始补,没有值得太担心的。可补着补着发现问题了,当初训练时我们可是拿电钻磨轮胎的,可这会却只能用手磨,结果一磨就是一个多小时,太麻烦了!
照这样的进度,时间又成了问题。一拍大腿,扎营吧!
好在团队里有女眷,磨轮胎虽然很烦,但是很快有热牛奶、热咖啡递过来,很快心情大好。
不过新问题又出现了。因为我们发现胎虽然补好了,但是一打气就漏。仔细研究才发现,问题出在我们涂的肥皂水上,涂上去的肥皂水很快结冰,一结冰就到处漏气。于是继续折腾,用小炉子把肥皂水煮热,轻轻刷一遍热水赶紧打气,可即便如此还是会结冰,因为钢圈的温度始终是在零下。
折腾来折腾去,等我们最后靠着耐心和好运气终于把车胎补好之后,太阳已经彻底下山了。
大家哈哈大笑了半天,也不赶路了,煮好火锅开吃!今天晚上就睡这了。
第二天清晨,天气大好,我们的车队继续英姿飒爽地赶路,远处的昆仑山似乎在向我们遥遥招手,所有的辛苦似乎都是值得的。
可就飒爽了一阵子,进入昆仑山之际,车胎又一次悲催地爆了。依然是被坚硬的石头扎坏的。这再一次告诉我们,在严酷的地形条件下一定要有过硬的装备,因为遍地的硬石是无论如何小心也无法躲避的。
还能怎么办呢?继续昨天的补胎历程吧!说句实在话,这段道路完全是凭借自己的补胎技术和顽强的意志扛过去的。

狂野柔情

即便经历着一次次的爆胎,每个清晨似乎都是大自然给予我们犒赏的最佳时刻。虽然面前的皮河又成为一道让我们反复折腾的天堑,但有无尽霞光和辽远的群山的呼唤,我们硬是克服重重的艰难险阻,在多个过河点反复试探,终于得以继续我们的探险历程。
我们设计的路线当中,尽量希望能经过有人烟的点,喀拉墩科考站因此成为我们必经之地。经过了漫长的无人区穿越,我们也非常盼望能遇见人,但最终一个人也没有发现。好在这里有泉水,能够帮我们补充足够的水源了。
过流沙河则是又一次的赌斗与考验。宽阔的河中流沙让人望而生畏,那中感觉就是车一旦过去,很容易就陷在流沙中难以动弹;可让人奇怪的是,河滩流沙上面偏偏还有车辙印,似乎已经有车在不久之前过去了。过还是不过,这是个问题!
咬咬牙想想,别人敢过我们为什么不敢过?探好路沿着车辙走,竟然顺顺当当的冲过来了,有点虚惊一场的意思。而远处的雪山是多么绝美的景色,我们决定庆祝一下,以豪迈的气势过一次流沙河,给如履薄冰的旅程增添了无限豪情。
终于抵达沙子泉,抬眼望去,看似平常的沙子泉口三泉一线,形成了一个宏大无比的沙丘盆地,酷似一个硕大无比的漏斗。而泉眼就在沙丘的下面,泉水沙山的层层过滤变得清澈无比。我们在沙山脚下渺小得如同微尘,面对奇景不由感慨自然的伟力。
沙子泉是诸多野生动物的饮水源,因此四面的野生动物群落规模比较大。行至半途,我们就偶遇了大群藏野驴。这批藏野驴与以前我们遇到的全不一样,不仅奔跑速度惊人,而且争强好胜,非要超越我们的车队而过,与我们展开了一场荒野大PK,看的让人热血沸腾。最终在夕阳之下,我们目送着这些精灵返回自己的世界。

寻找彭加木

从阿尔金和库木库里沙漠闯出,我们在花土沟稍事休整,继续库木塔格沙漠的穿越。此前,中科院曾经组织过对它的科考,民间还不曾有队伍对它实施穿越。我们则是根据一幅穿越库木塔格沙漠的示意图来实施这次穿越的。而当年,彭加木就是在库木塔格沙漠边缘的罗布泊失踪的。
神秘的库木塔格沙漠是人们所知最少的沙漠之一,在这样广袤神秘的沙漠中陷车似乎不足为奇,不过能把车陷成我们这样的情形,还是需要极大的勇气的。前车为了脱困,就不惜一切代价奋力冲出,立即顺着斜坡来了个“前滚翻”;而后车也能毫无畏惧地一头撞下,与前车在沙漠中来个“亲密接触”。
沙漠里面就这样,没有点速度车过不去,速度大了又容易翻车。既然已经翻得这么妖娆了,只能想办法把车再翻过来。
其实把越野车彻底翻过来并不难,用猴爬杆这种机械千斤顶就可以做到,它一次能顶高1米多,足以把越野车顶到45度。只要顶过一定的角度,再加上拖车绳子一拽,车很容易就翻过去了。如法炮制2次,汽车就由四脚朝天彻底翻正了。
库木塔格沙漠最大特色就是它的羽毛状形态,世界少有。30多年前,著名的科学家彭加木就在这片广袤的沙漠边缘失踪,至今都无法确定下落,为库木塔格笼罩上了一层无比神秘的面纱。
如今,我们所能见到的彭加木纪念碑是中科院1981年设立的,这里是彭加木生前最后一次考察的宿营地。纪念碑前还有人们敬献的花篮、苹果,考虑到彭加木当年还是为了找水而失踪的,更多的人在纪念碑旁边送上了矿泉水,以示纪念。

重回人间

走出了库木塔格沙漠,我们穿越四大无人区和两大沙漠的征途宣告结束。经过这7天艰苦卓越的努力,我们终于活着回来了,终于再次见到了人类。
我们经历了东温河冻土双陷车,自救12小时;我们的轮胎被尖利的岩石扎破4个洞,艰苦卓绝修补成功;为了过一条河,我们曾经耗时22小时;我们百般努力,终于渡过了常年汹涌的皮河;我们抵达了世界最高的库木库里沙漠,观赏了沙子泉;我们经历了很多很多……
经历了所有这些艰难困苦,我依然要说,越野探险非常神奇。它能让你看到别人看不到的风景,能让体验大自然的美丽和谐,而只有顺应大自然的规律,你才能取得成功,才能中延展发掘出生命的深度与活力!

四大无人区和两大沙漠穿越攻略

所谓四大无人区和两大沙漠就是:可可西里自然保护区、羌塘自然保护区、阿尔金山、罗布泊以及库木库里沙漠、库木塔格沙漠。这是越野探险爱好者穷尽一生都想去探索的地方。可是这里有河流、有沼泽、有猛兽、有沙丘,稍有不慎,便魂归天堂。

一、线路

拉萨—班戈县—双湖—东温河—洪玉泉河—西峡河—黑石滩—五泉河—向阳湖—皮特勒克河—库木库里沙漠—沙子泉—索拉吉尔铜矿—花土沟—拉配泉—库木塔格沙漠—彭加木纪念碑—黑山口—敦煌

二、四大无人区两大沙漠穿越总费用

总计4.5万元,人均9000元。

三、装备条件

1、车辆:建议三辆以上比较新的越野车组队,这样即便坏一辆车也足以支持完成穿越。探路车油耗大,车辆极限使用较多,建议尽量轻车前进;车多时建议两辆一组,可互相帮助。另准备在河流及冻土沼泽地带陷车的自救工具。

2、气候窗口:每年的3、4月和10、11月,是穿越的最佳季节。

3、人员:所有人员必须能熟练掌握户外露营、越野驾驶及在冻土沼泽陷车自救的技能,同时具有在4000米以上的高原地带的生活经验,要能够承受较大的心理压力,具有团队合作精神。我们在此次穿越前已经有了多年的准备和积累,不论是团队、装备还是个人能力都需要有所储备,强烈提醒个人不要贸然去闯无人区。

4、资料:行前掌握大量的地理、地图资料和丰富的导航技术,并配备多个导航设备。

5、紧急救助:在后方安排总协调人员,配备卫星电话和GPS。

四、人工探河

自驾穿越四大无人区时,过河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很大程度上决定穿越的成败。人工探河要异常小心谨慎进行,您的同伴可能距离探河的你足有1公里多,一旦在探河的过程中遭遇任何危险,比如:熊、狼群、沼泽、急流等,别人根本无法及时提供帮助,所以需要慎之又慎。笔者在穿越四大无人区过程中,先后探索了东温河、洪玉泉河、五泉河、小熊河、西峡河、皮特勒克河等,最后都保证了自身和团队的安全。

五、饮用水

在无人区河流纵横,不会缺水。但一般上游有湖的河流基本都是咸水,所以化雪水饮用比较妥当,小溪流更好。不过,备用的水源依然要携带,因为很有可能在无法预料的地点陷车或爆胎,这时候扎营备用水就能派上大用场。

六、陷车救援

在无人区随时会遭遇陷车,不过“小陷怡情,大陷伤身”,需要有充足的思想准备和技术储备。

1、一辆车陷车后,不要轻易将其他车辆开至前方拖出,而应就地向后拖出,以防救援车同样陷入沼泽中,陷入双车陷落的困境。

2、一般情况下,可以很快把陷车拖出来,这时只要刹车盘上的泥水还没有结冰,就应该继续行进。

3、如果天气极寒,车被拖出时轮内泥水已经结冰,这时一定要用开水及喷灯把轮胎冲洗干净,否则不仅车会“筛康”,还可能导致制动器抱死或速度及胎压传感器打坏。

六、地图导航

行前对无人区穿越地图要充分掌握,了解地形地貌,并充分掌握电子导航地图使用。一般来说,谷歌地图的卫星图片基本没有偏差,但不同区域的误差是不同的,这其中需要自己不断校正。特别是到达现场后,一定要测试导航地图的偏差,并人工校正。所有这些,都要求在后方准备时熟悉操作后才能上路。

七、提醒与注意

1、无向导自驾穿越四大无人区风险非常非常大,如果没有仔细进行研究和风险评估,千万不能去。

2、就组织队伍来说,最好能配备4-5辆车,以硬派越野车为佳。

3、个人认为,5月份是无法完成四大无人区穿越的,车过不了沼泽和河流。

4、从班戈县的双湖再往北就进入了无人区,此后的1200公里的路程中没有任何人烟和补给,完全要依靠自己。油料按照越野1200公里计算,需要一次性在拉萨市加够才能起跑。

5、必须带全套零下20度与海拔5000米的露营装备。

八、通行证

进入双湖、羌唐需要办理通行证,办理机构为双湖林业管理分局,办理人次仁络珠,电话:0896—3909656,办证费用为每人100元、每车200元,为自然保护区资源管理费。

摄影师简介

许晓东,网名“小小的昆虫”,资深户外爱好者、越野专家,曾多次参与并组织国内极具挑战性的民间越野活动。除成功穿越四大无人区和两大沙漠外,还曾完成库布齐沙漠、巴丹吉林沙漠、罗布泊无人区等地的自驾穿越,为当今中国户外越野界极具实力的先行者。

摄影师手记

在我们的不懈努力下,所有的困难都在坚韧与拼搏中烟消云散。回头来看,我们经历的各种折腾确实不容易,所有人都很高兴:我们活着回来了。仅仅这一点,我们就按捺不住内心的自豪。

人也很奇怪,总要满足自己的好奇心,满足自己的探索欲。我喜欢爬山,喜欢去那些没去过的地方,走那些要花几年才能走的路。即便完成了这次穿越,我们依然会继续寻找中国顶级越野路线。我们希望走过一条又一条,我们还会继续做着自己的梦。

责任编辑 / 熊剑辉 

版权声明

凡中国国家地理网刊登内容,未经授权许可,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要评论?请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您也可以快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