玛雅:潜龙在渊


发布时间:2013年03月29日 文章出自:行天下 作者: 孟庆然 

标签: 洪都拉斯   墨西哥   遗址   环游世界   

在洪都拉斯湾的市场上,一种制造精美的陶盆吸引住了哥伦布的目光。
卖主告诉他,这个漂亮的陶盆来自“玛雅”。
于是,“玛雅”这个神奇的名字,第一次传入了欧洲人的耳朵。
这一年是1502年,哥伦布最后一次远航美洲,距离他第一次发现“新大陆”已经10年了。

失落的文明

世界末日、水晶头骨、超越时代的天文历法,匆匆遗弃的辉煌城邦……提起玛雅文明,人们往往都会有种种神秘感。至少在过去的两个世纪里,“神秘的玛雅”一直强烈地吸引着人们的目光。
在哥伦布发现美洲前,玛雅文明的发展经历了近两千年。而到了16世纪,欧洲人的双眼被无知、偏见和贪婪所蒙蔽,除了闪闪发光的金子,他们什么也看不到。在狭隘的宗教感情的驱使下,他们四处搜罗历史文物,然后堆成一堆儿烧掉,用这种野蛮无比的方式,有系统地消灭“异教”文化。灿烂神奇的玛雅文明就此沉落在幽黑的历史深处,从此世人失去了一个伟大文明。
18世纪末,由于启蒙运动的开展和历史眼光的提高,西方人才又对200年来他们视而不见的美洲文明产生兴趣。玛雅沉睡的密林深处回荡起陌生人的脚步,旅行者到这里寻找传说中的神奇和美丽,来这里追寻一段失落的文明。

从南到北,一个个伟大文明的遗迹不断被发现:帕伦克、科潘、蒂卡尔……一座座举世皆惊的千年古城被唤醒;20层楼高的金字塔、遍饰精美浮雕的巨石祭坛,观测天体运行的天文台……一处处不可思议的宏伟建筑屏住整个世界的呼吸。近两个世纪的玛雅考古成就斐然,虽仍有无数迷团,但一个失落的玛雅世界,终于在被一点一滴地寻回。

地下暗河

每每我都带着朝圣般的心情来寻找那失落的玛雅文明。

尤卡坦半岛上那加勒比海风格的旅游度假胜地坎昆(Cancun),鳞次栉比的度假酒店甚至令与其隔墨西哥湾相望的迈阿密都逊色不少。从坎昆往南直到到图卢姆(Tulum)的100英里区域被称为“Riviera Maya”。这里的海滩有滑石粉般细腻的白砂,海水蓝得仿佛漱口水一般,还星罗棋布地散布着许多玛雅文化遗址。
令人费解的是,整个尤卡坦半岛没有一条河流,那么千万年来的玛雅众生是如何在这块土地上生存下来的呢?答案就在地下。

地球进入上一个冰河时期后,海平面降低,原本在海底的珊瑚礁群露出海面成为陆地,形成了现在的尤卡坦半岛。由于珊瑚礁的地质结构是多孔隙的石灰质岩石,而地球上的雨水略呈微酸性,经过上万年“水滴石穿”的溶蚀,地表的降雨通过岩层的孔隙渗到地下,在地下聚集起来后,溶蚀作用进一步放大,便形成了类似“喀斯特”地貌的石灰岩地下溶洞,也叫网状暗河系统(Cenote),成为尤卡坦半岛上唯一的淡水源。

与世界上其他地方地下河略有不同的是,这里的地下暗河并非绝对都在“地下”,每隔一段便有些天窗,好像一口大井,光线可以透过这些天窗照射到暗河的洞穴之中。
与其他人在玛雅的高大城市里寻找的不同处在于,我更希望我能在玛雅之源里找到点什么。

这里的地下暗河的水清澈干净,不需任何过滤便可直接饮用。可以说,正是这一得天独厚的地下水源才使得玛雅文明在这快土地上繁荣发展,并持续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也正因为如此,Cenote被古代玛雅人认为是神圣的,更是凡界与神界之间的窗口,于是他们在一些大的Cenote附近修建了自己的城邦,邻水而居。尤卡坦半岛上的大小Cenote不计其数,最有名的应当是在奇琴伊查(Chichen Itza)玛雅古城遗址附近的一个,据说当年玛雅人常在此举行一些宗教祭祀活动。
有一种说法是地下暗河作为尤卡坦半岛一个新的景点,只有两年的历史。地下暗河其实是在一个庄园里被发现的,庄园主人原先要捕捉一只蜥蜴,后来蜥蜴钻进洞里,主人就顺着洞挖下去,于是就发现了今天的地下河。我对这种说法表示怀疑,因为RivieraMaya地区大小Cenote不计其数,不可能都是这两年才进入人们视野的吧?

如今,游泳和潜水是这一带最受欢迎的观光旅游项目。由于有天窗提供的光亮,大多数Cenote中并非漆黑一团,因此在这里潜水并不需要持有专门的洞穴潜水执照,普通潜水员在当地潜导的带领下都可以进行水下“探险”体验的活动。虽然说不上是真正意义上的洞穴潜水,但对那些只有普通休闲潜水证的潜水爱好者来说,也多少能够体验一下模拟洞穴潜水的滋味、过过探险的瘾。

造访

我曾先后两次造访过尤卡坦半岛,总共下潜过5、6个Cenote,每一处的内部构造和水下环境都各有千秋,有的怪石嶙峋、有的峻石争俏,有的曲径通幽、有的宽阔敞亮,有的静谧甜美、有的梦幻诱人。当你置身洞中那清澈透明的河水中,看着变化无穷的岩石造型以及绚烂多彩的光影效果时,一定会感叹岁月在地球身上所刻下的如此印记,感叹大自然的造化神工。据说这些地下暗河的水下能见度可达100米以上,连游泳池里的水都未必如此清澈。而且这里的水温也不低,通常在摄氏26、27度,如果穿普通3毫米潜服的话并不会感到寒冷。
大多数Cenote的洞口都有个开阔的水池状结构,大的直径有几十米,大多数对游客开放的地方都进行过一定的人工改建,有台阶供进出时上下使用。没有潜水证的游客们也可以在此尽情游泳戏水。
在一个叫“Car Wash”的巨大洞口,“水池”底部下生长着一种漂亮的植物,其叶子呈橘红色,仿佛是秋天的红叶撒在水中一般,格外浪漫。
根据当地的法规,一般每个潜导每次最多只能带四名潜水员进入洞中,这样便于照顾到每一位客人的情况,保证客人的安全。进入洞中后,潜水员依前后顺序跟随潜导缓缓前行,沿途可慢慢欣赏洞中的石柱、石笋、钟乳石等。一般开放给普通潜水员的地下河都是相对比较安全的,每隔不远的距离便会看到有光线透过前面提到过的“井”口照射进来,如同一个个的天窗。黑暗中,那束透过天窗照射到洞中并折射进水里的阳光颇有一种迷人的舞台效果,令人赞叹。如果有潜水员正好游进那个光束中的话,还真颇有几分科幻电影中太空人降临到地球的临场感。

零距离接触

除了洞中的光影之美,这些地下河还是许多生物的栖息地,除了各种不知名的小鱼在洞口的“池塘”里游来游去之外,我还看到过鲶鱼、甲鱼。不过,最令我难忘的还应该算是与一只鳄鱼的零距离接触。
今年2月我和潜友第二次来尤卡坦半岛潜水,当我们快要结束在CarWash Cenote的潜水时,一个当地小伙子用手指着对岸大声对我说:“Crocodile!Crocodile!”是鳄鱼吗?我有点不太相信自己的耳朵,因在我的印象里,鳄鱼应该是隐藏在佛罗里达湿地中的冷血动物,或是潜伏在非洲野生动物大迁徙途中的无情杀手。怎么在这仙境般清澈透明的地下河中也会有鳄鱼呢?不可能,绝对不可能的,肯定是我听错了。可那位小伙子仍然执著地指着对岸对我叽里哇啦说个不停,尽管我不懂西班牙语,但从他那兴奋的表情中不难看出,如果把气瓶给他的话,他一定会立刻跃入水中的。
我半信半疑地顺着他所指的方向游了过去,只见从岸上伸出来一棵树的长长的树枝搭在水面,周围积满了飘浮着的树叶和水草,一位潜友已经先赶到,正在小心翼翼地拨弄着树枝。看来还真是有什么东西藏在里面吧?当时已经是下午时分,岸边的石头又挡住了一部分光线,所以水面还是挺暗的。我慢慢凑上前去,也想看个究竟。突然,树枝丛抖动了一下,一张长满了尖牙的大嘴从我的眼前晃过,天呢,那是一张鳄鱼所特有的形状的大嘴!我倒抽了一口凉气,感到从头到脚所有的汗毛孔都在出冷汗。
我赶紧潜入水中(忘记是从哪个节目里看到过,鳄鱼在水下是不能张口咬东西的),同时马上把相机举在脸前,因为这样既可以随时拍摄,也可以在万一遭到鳄鱼攻击时当作一个抵挡之物。我从相机取景器中观察了几分钟,感觉这个貌似凶残的家伙不像是要做出什么过激反应的样子,便慢慢向它接近,尽量不惊动它。看上去这是一条美洲宽吻鳄,虽然还未达到成年鳄的尺寸,但个头儿也已经相当大了。说实话,这是我第一次亲眼见到鳄鱼,又是近在咫尺,虽然心脏已经快跳出嗓子眼儿了,我还是尽最大的努力放慢呼吸,因为实在是离得太近了,每次呼出的气泡和声响都有可能激怒它。由于有树枝和树叶的遮挡,始终无法看到鳄鱼的全貌,我一边紧紧地盯着它的一举一动,一边移动着位置寻找合适的拍摄角度和机会。估计旁边那位潜友也想在树叶丛中拍张好照片吧,相机都快戳到了鳄鱼的身上,我真替他捏着一把汗。
我无从知道此时此刻这条鳄鱼在想什么,也许它也同样担心对面这两个黑衣人是否会攻击自己吧!终于,鳄鱼似乎是对不速之客的骚扰有些按捺不住了,但它并未像我所担心的那样发起攻击,而是扭动了一下身躯,把脑袋从树枝丛中钻了出来。天啊!这真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我一时顾不得多想,连忙对好焦,按下了快门。强烈的闪光灯似乎把鳄鱼瞬时晃得石化了,只见它张着大嘴,定格般地呆在那里,又似乎是在给我们摆着拍照的姿势,真是太标准了。我抓住机会又连续拍了几张之后,鳄鱼好像才回过神来,一扭头向水中游去……回到岸上潜导告诉我们,这个洞里一共居住着三条鳄鱼,一般还是比较难见到它们踪影的,今天我们能有机会一睹它们“芳容”实在是相当幸运。

遥远的背影

由于尤卡坦半岛的特殊构造,雨水逐渐渗透到复杂的地下迷宫。这些地下暗河、自然井曾经抚育支撑了玛雅文明,今天,它仍然是当地重要的水源。但这些暗河系统十分脆弱,因为一旦遭到污染,污染会立即从一个地区传到另一个地区。

而尤卡坦半岛的地下暗河系统可以说是一个保存完好、未受到污染的自然生态系统。其合理有限的开发既有利于当地旅游业的发展,同时也极好地保护了自然生态以及传统的玛雅文化。人与自然和谐共处,这正是玛雅人留给我们的生存之道,非常值得中国那些急功近利、过度开发的旅游景点好好借鉴。尤卡坦半岛的地下暗河给我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有机会的话,我还会去探索更多的Cenote。
整个9世纪,以百计的玛雅城邦突然被纷纷遗弃,那些繁华的都市几乎在同一时期湮灭,瞬间荒芜。而后,西班牙殖民者的入侵又给了后古典期支离破碎的玛雅世界最后一击,支撑文明体系的精神世界和记载它们的书籍双双失落。现在,仍有将近200万玛雅人生活在祖先的土地上,使用着近25种玛雅语,然而他们对过往的历史几乎一无所知。他们和丛林深处的废墟一同缄默着,共同构成了失落文明的遥远背影。

所有这一切,都让我在潜游中为之思索、痴迷。
身边的鱼儿摇曳着身影,远处的岩石岿然不动,玛雅地下暗河的水在静止与流动中沧海桑田。时空变换,人类默默承载着那失落文明的古老记忆。一种文明消失了,另一种取而代之,而这些光辉灿烂的古代文明,始终像一部部承载着岁月变迁的史诗,在人类历史的长河中演绎着……诚如大哲学家希拉姆所说:“人类假如想要看到自己的渺小,无需仰视繁星密布的苍穹;只要看一看在我们之前就存在过、繁荣过、而且已经消逝了的古代文化就足够了。”

墨西哥尤卡坦半岛行笺

【路 线】

坎昆(Cancun)→图卢姆(Tulum)→奇琴伊查(Chichen Itza)玛雅城邦遗址

【交 通】

北京、上海、香港都有直飞坎昆的班机。也可飞抵墨西哥的华雷斯机场后转机前往坎昆。

在墨西哥可用美元兑换墨西哥比索(PESO)。但最好不要在机场窗口换,因为那儿换得最低。1美元换11比索。而市内可换12-13比索,到处可换。

坎昆是世界第七大海滩度假胜地。玛雅语意为挂在彩虹一端的瓦罐。位于尤卡坦半岛东北角加勒比海畔,年平均气温27.5℃。在这里一定要住在有海边沙滩的酒店,推窗就可以看见白色的沙滩,湛蓝的海水。在距坎昆130公里处还有图伦遗址,这是迄今墨西哥保存最好的一座玛雅和托尔特克人的古城。

坎昆机场停泊大巴士的地方,可以看到ADO的小调度柜台,工作人员均着红色短袖POLO衫,配备对讲机,现场买车票。机场到坎昆48比索,20-30分钟。坎昆机场到达厅外有许多忽悠人士,比如自称ADO工作人员,他们的车辆为中巴,一般会让你先付个几十比索,类似定金,实际价格一定不止这点,而且要凑满员才发车。如果打的,最好自己招呼,尤其是在机场,墨西哥城机场提供的出租车服务,价格比自己叫的高1-2倍。在酒店也是,自己打的比酒店叫至少要便宜1-2倍。

坎昆到图卢姆72比索(二等车),131公里,2个多小时。往返于坎昆和图卢姆的公共汽车非常多。坎昆到卡门滩来回90比索,68公里,卡门滩基本是图卢姆和坎昆的中间,1个多小时。图卢姆门票:51(墨西哥大部分博物馆门票均是这个价) 145(包括同声翻译器)=196比索。值得注意的是,图卢姆遗址的入口在坎昆至图卢姆公路左侧,距图卢姆镇约2公里处,标志不明显,容易错过。图卢姆景区门口有个ADO巴士站。

图卢姆是个海边的玛雅遗迹,如果仔细听导游讲解估计2-3小时也能转完,如果只是自己转1个多小时就可转完。售票厅旁有当地导游,不过请导游的费用挺贵。这里是重要的天文观测中心,而且至今仍是人们观察星象,庆祝春分、夏至、秋分、冬至的首选地点。图卢姆的土地滋养了名目繁多的动植物,耀眼的白色沙滩环抱着废墟中的巨人——El Castillo金字塔。El Castillo金字塔曾起到灯塔的作用,警告海上商人小心附近的珊瑚礁。除此之外,降神庙也是值得一看的,在神庙的许多雕刻上都能找到玛雅传说中那位从天而降的羽神的形象。

坎昆到奇琴伊查玛雅城邦遗址来回384比索(单程192比索),178公里,大约3个半小时。去奇琴伊查最好在坎昆乘坐上午9点的车出发,中午后抵达,在里面待3个多小时,再坐4点半的车回坎昆。如果要看奇琴伊查夜场的灯光秀,就要在当地住一晚了。门票51比索,遗址前门可以免费寄包。参观结束,遗址门口有个卖书报的店,最里面的柜台出售去坎昆的汽车票,班次很多。如果非得一等的ADO,得到下午4:30才有,二等巴士票,每小时一班,很方便,不过当地乘客很多,会随时上下客。车程4-5小时。

奇琴伊查玛雅城邦遗址与埃及金字塔、中国万里长城、罗马斗兽场等一同被列为世界七大奇迹,非常值得去看一看。现存的遗迹包括羽蛇神庙金字塔(Kukulcan),勇士庙(Temple of the Warriors),千柱群(Group of the Thousand Columns),美州虎庙(Templeof Jaguars),大球场(Great Ball Court),观象台(Observatory),大祭司墓(Tomb of the High Priest)和修女院(Las Monjas)等。细玩4小时有点紧,粗看2小时应该够了。

在墨西哥一等车中间停的点要比二等车少很多,所以如果坐到比较远的地方两种车花费的时间会相差较大,如果对时间要求不高对车费要求便宜的可以选二等。另外一等车比二等车的频次要少,比如奇琴伊查的一等只有选9点坎昆出发、下午4点半奇琴伊查回的那趟车,二等的要多几班。一般回程比去程要花更长的时间,好像是因为回坎昆时即使是一等车也要比去程停更多的地方,所以基本回程比去程要再多半小时到一小时不等。

【语 言】

墨西哥人主要语言是西班牙语,在景点、酒店、饭馆基本可用英语交流。路上问路一般会遇到点障碍,路人听懂英语的可能性较低。

【租 车】

墨西哥国内可以租车旅游,有英语的GPS导航可用。坎昆租车非常方便,价格也合理。此行在www.priceline.com上预订的坎昆租车,注意不是拍而是普通预订。在priceline租车页面上有几大租车公司的租车价格,一般经济车型都是每天6、7美刀,中型车也才10-12美刀,第三者责任保险在提车时购买。

坎昆及尤卡坦半岛公路状况很好,虽然大部分公路只是双向单车道,但路面状况良好,路标清晰,车流量也不大,开车人也都规矩。需要注意的是,墨西哥公路在穿越村镇、交叉路口时,有大量减速坎,很高,如果不注意,夜间高速行车危险。

【住 宿】

坎昆主要的酒店集中在坎昆酒店区,位于坎昆独特的被加勒比海和泻湖环抱着的一片绵延20多公里的狭长陆地,直观看去就象在海中修的一圈防波堤,外侧是加勒比海,内侧是湖泊,白色沙滩上建满了高级酒店,其间也集中着大量高档购物、餐饮、娱乐场所。坎昆酒店区价格合理的四星级非台风季节含税价格一般为每晚100美刀左右,五星级应在120美刀左右;如何预订便宜的酒店,详见:

http://www.ctrip.com/community/itinerarywri/1186127.html。

在参观玛骓古迹行程中,如有可能,建议其中一晚宿奇琴伊察古迹旁边的酒店,好处是凭一张门票,晚上可看灯光秀,第二天8点半一开门就可进入景区。

【美 食】

墨西哥菜以辣为主,家常蔬菜要数炒仙人掌、仙人球最富特色。

墨西哥美食“塔科”Taco,说是一种玉米饼,卷上各种肉类、蔬菜、海鲜,配上墨西哥传统的辣椒酱、洋葱和其他作料,非常有特色。

【亡灵节】

  亡灵节是墨西哥土著印第安文化和西方文化相互交融的产物,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公认的人类口头和非物质遗产代表作。按照墨西哥民间习俗,11月1日是墨西哥为祭奠夭折儿童的“幼灵节”,11月2日是祭奠死去成年人的“成灵节”,这两天通称为“鬼节”。在节日里,性情奔放的墨西哥人载歌载舞,为亡灵归来祈祷、狂欢,脸上挂满了微笑。最受欢迎的礼物当数街边大小摊位上的“死人面包”、骷髅糖、骷髅玩具、骷髅漫画、骷髅脸谱等。

【潜 水】

尤卡坦洞穴的路线一般是从坎昆出发坐车往南约一小时,所以可以住在坎昆,因为坎昆市的潜店可以带客人直接丛坎昆过去。也可以选择住在达卡门市(Playa del Carman),这是个很热闹的小镇,可住在镇子里。这里离各个Cenote都不太远。可选择小镇上的潜店去潜水。进洞潜水的价格一般在200-300美金/2瓶气,含所有基本装备 午餐,有潜水证的可以背气瓶进洞,没证的在外面浮潜。

【摄影师简介】

孟庆然,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中国艺术摄影学会会员、《潜水Diving》杂志特约摄影师,曾在国际水下摄影比赛中获奖,足迹遍布世界三十多个国家和地区。

【摄影师手记】

因为“2012”的缘故,很多人对玛雅文明产生了兴趣。而玛雅文明的崩溃,正是考古界最大的疑案之一,存在很多种假说。对于旅行者来说,在玛雅古迹当中寻找崩溃前的蛛丝马迹确实是一件很有吸引力的事情。

尤卡坦半岛的地下暗河系统可以说是一个保存完好、未受到污染的自然生态系统。其合理有限的开发即有利于当地旅游业的发展,同时也极好地保护了自然生态以及传统的玛雅文化。人与自然和谐共处,这正是玛雅人留给我们的生存之道,非常值得中国那些急功近利、过渡开发的旅游景点好好借鉴。尤卡坦半岛的地下暗河给我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有机会的话,我还会去探索更多的Cenote。

责任编辑 / 杨鑫 

版权声明

凡中国国家地理网刊登内容,未经授权许可,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要评论?请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您也可以快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