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山之旅


发布时间:2013年03月27日 文章出自:行天下 作者: 吴永霞 

标签: 普兰县   札达县   湖泊   山地   户外天空   

总听人说,进藏线路中,新藏线难度最高,却一直心向往之,因为那里有圣洁的玛旁雍措、神秘的古格王朝,还有我挚爱的冈仁波齐。2010年7月,我终于踏上了圆梦之旅。

圣湖

我们从拉萨出发,经羊湖、绕道珠峰,来到了圣湖——玛旁雍措。

玛旁雍措意为“永恒不败之湖”,永恒的、洗净一切罪孽的湖,与冈仁波齐一道同为佛教、苯教、印度教、耆那教所崇奉。

清晨空气清冽,东方微曦,我们站在圣湖边开始迎接崭新一天的阳光。这时的圣湖像一幅宽银幕,厚重的黑褐色云层倒映在湖水里,将上下都填黑,只留下中间那道长长的画卷:微明的天空、剪影似的群山和映衬着朝阳的湖面。

巍峨的纳木那尼被雕画在湖中,一朵浮云绕在山腰。我静静地看着,时间仿佛就此静止了下来,不再有过往,不再有将来,只是在此刻。

摄影/王香芹

两位来圣湖沐浴和取圣水的虔诚印度教徒,在这寒冷彻骨的圣湖中沐浴祷告,将一系列仪式进行的一丝不苟,最后还装了圣水欣然离去。

历来朝圣者都以在圣湖转经沐浴为人生最大幸事,他们认为这里的湖水能洗掉人们心灵上的“贪、嗔、痴、怠、嫉”,清除肌肤上的污秽。

路过的风景

离开玛旁雍措,我们赶往普兰,虽然行程较为紧凑,但路上的风景也让我们多次停下脚步。

前往普兰途中终于见到了一些绿意,有时甚至能看到绿树成荫的景象。进出普兰需要登记检查,因为已靠近边境。

鬼湖是咸水湖,和玛旁雍措分别代表着月亮和太阳,阴和阳。其实鬼湖并不如她的名字一样骇人,虽然在其周围没有植物,不见牛羊。

在去往普兰的路上我们见识了她的静谧,返回塔钦的时候又见到其妩媚的一面。我很喜爱这座湖,尽管她的别称并不动人。

霍尔是玛旁雍措旁的一个乡。这个乡只有一条不到两百米的街道,临街仅有的一排房屋,远处就是草地、圣湖、雪山。街上往来的人很少,也鲜有游客在此处逗留,宁静得仿佛已被人遗忘。

霍尔的草地长势旺盛,跟周围荒凉的景象形成了对比。羊群在我们面前一拨拨走过,仿佛身处内蒙草原。相比接下来的日子,在霍尔休整这天是最悠闲的。

与山相逢

终于,我们到了冈仁波齐。这座海拔6656米的山峰,是佛教、苯教、印度教、耆那教四大宗教的万神殿,是世界的中心、众水之源。

虽然我并非信徒,却一直向往朝拜冈仁波齐。我不曾期望通过转山来洗清罪恶,只是走在这条成千上万虔诚的信徒用信念铺就的道路上,身处这片从古至今都浸满纯净愿望的场所,心会变得澄明、宁静,不再杂芜。

在颠簸的山石路间晃荡了半个小时,车把我们送到了曲古寺。从曲古寺到止热寺的这段是整个转山路途中风景最美的一段,峡谷贯穿了这段路程,我们会从冈仁波齐的西面走到北面。

曲古寺坐落在山坡上,是一个火柴盒般的建筑,在山的映衬下显得很渺小。后面的山体有着奇妙的褶皱,峡谷中的山大都这般,坚硬的石体、高耸的气势,如同一座座古城堡。

随着徒步深入,路开始有了起伏,峡谷也逼仄起来,原本细细的溪流也逐渐欢腾和宽阔。

天空白云浮动,路前方不时有小鸟踱着步子,漫不经心地跳跃,两只温和的野狗跟着我们走出了好远,一切沉静、平和。下午3点,我们就轻松地完成第一天的路程,到达止热寺的住宿点,坐在温暖的帐篷里说笑闲扯,谁也没料想到第二天的艰难险苦。

转山之路

摄影/何杰

第二天早上6点多,整个山谷伸手不见五指,薄雨飘飘,寒风凛冽,我们出发了。越过山溪,顺着似有似无的道路前行,渐渐地天亮了些,但雾气却越发浓烈。

乱石越来越多,越来越大,却始终不见人影,甚至连动物也没出现过。路却愈发难行,我们接连不断地翻越山坡,从劲头十足走到精疲力竭。大家开始怀疑走错了路,由于心中实在没底,担心会发生险情,商议后决定返回。后来我们才知道走的那条路是空行母密道,是转过十三圈山的信徒才有资格走的。

回归正途,这时已经能看见许多的朝圣者了。朝圣者来来往往,或手持转经筒,或捻转着佛珠,口中默念着六字箴言,步履轻盈、矫健。

朝圣者中,各个年龄的人层次尽有,有的孩子很小却是自己行走,并不要大人抱在怀中,我甚至看到一个孩子抱着自己的弟弟转山。尽管下着雨,却极少有人穿雨衣、打雨伞。

渐渐迎面而来的信徒多了起来,他们信仰的是苯教,所以是逆向转山。相遇时都很热情地微笑着,说上一句“扎西德勒”。看到我在拍摄,有人会凑上来要求拍照,给他们看过后就欣然地离开,继续转山之路。

经历了两天的行走,转山终于结束了,身体的疲惫到达极点,当时谈不上任何感受。现在回想起来,却十分渴望再走一遭,哪怕继续经历寒冷和痛楚。

扎达土林

离开冈仁波齐后,我们深入进平阔的大地,这里一切都显得荒芜、苍凉,连绵平缓的山峦有着褐色、灰黄、棕红的色泽,草还是黄的没有丝毫复苏的迹象。

我们开始了盘山之路,时而在山的底部,时而攀上顶,渐渐地周围的山有了土林的风貌。

车辆如同在迷宫中穿行,这样的峡谷同前几天相比又是另一番景致,眼前与众不同的地貌,让所有人都逐渐兴奋起来。

在这片大地上行驶就仿佛是在海底遨游,波涛汹涌的海浪声就在耳边回响、绵延。土林上的每座洞口都会令人浮想联翩。在光线的带动下,土林更是风情万种、变幻无穷。

扎达县城就在这样的土林包围之中,到达扎达后,我们稍作停留就继续赶路,因为要尽早赶到古格。

失落的王朝

该怎样讲述古格呢?有着七百年灿烂文明史的古格王朝一夜之间就灰飞烟灭,至今没有人解开其中的谜团,它留给后人更多的就是神秘和遐想。抛开这些,我只说我所见到的古格。

古格遗址建立在一座土山上,与这座土山浑然一体,透着遗世独立的美。虽然残垣断壁,但整个遗址规模宏伟,殿堂房屋、寺庙、佛塔、洞窟、防御工事应有尽有。

我们到时已近傍晚,游人甚少。我踩着那古老的台阶一层层向上,经过一间间残破的建筑,悲怆的气息扑面而来,仿佛将我带回那久远的历史之中,听见了那繁华的过往。

光芒下一条宽阔干涸的河道呈现出来,倘若这条河道不曾枯涸,奔流而下该是怎样的壮观。

转到顶层,我们站在这座孤立的城堡之上,看着前方风起云涌、土林壮观,顿时心生感慨,不禁为古格人惊叹。

已是晚上9点多钟,夕阳一直在和云层做着较量,努力将最后的绚烂撒向这片土地,正准备下山的时候,天空惊现一道彩虹,从地面架到了一座土林之上。

这道彩虹像是特地为我此次旅程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寒冷的身体如同突然被注入一道暖流,激动不已。

责任编辑 / 王丽晶 

版权声明

凡中国国家地理网刊登内容,未经授权许可,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要评论?请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您也可以快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