骑行在天际


发布时间:2013年03月26日 文章出自:行天下

标签: 西宁市   海南藏族自治州   拉萨市   且行且歌   背包旅行   

2009年夏天,我再次进藏,这次选择了骑行青藏线。
青藏线,风景可能不是最多变的,却展现了高原的辽阔壮美。骑行青藏,仿若在天际驰骋。

环行青海湖

摄影/尹兰

骑行青藏线之前,我们先到西宁去环青海湖,算是热身。青海湖是一条十分经典的骑行线路,难度不算很大,但是沿途风景绝佳。

摄影/尹兰

一路行程并不艰辛,我们时常停下来,看看路边的风景,蓝天、湖水、如同珍珠般散落着的羊群,每个地方似乎都可以成为落脚点。

摄影/尹兰

这一路我们经常会遇到羊群。青海湖附近牧民很多,羊群更是遍野。羊儿悠哉悠哉过马路,对过往的车辆一概视而不见,我们只好主动下车让路。

这些羊角上拴着五颜六色的布条,问了老乡后才知道,这并不是给羊群做装扮,而是为了区分不同人家的羊而做的标记。

花香鸟语

摄影/白英

在骑行青海湖前,曾与一位来自福建的小伙子聊天,提到青海湖时,他用福建版普通话对我说:“哇,青海符,到处都是油菜发!”当我到达青海湖边时,我知道他没有骗我,这里到处是油菜花,美的好似一幅画卷。

摄影/白英

油菜花盛开的季节,是青海湖的旅游高峰,湖边上许多牧民扎帐篷接待客人,如果有时间,真想常住在这里。

鸟岛位于青海湖西部,是青海湖另一大特色,每年会有很多游客和观鸟爱好者前往这里,班头雁、棕头鸥、赤麻鸭、鸬鹚都是这里的“住户”。

这里的鸟儿不怕生,或许它们知道这里是自己的地盘,当人们用手给它们喂食时,它们也丝毫没有畏惧,迎面就飞过来。

要塞格尔木

环行青海湖后,我们乘火车到达格尔木。格尔木,意为“河流密集的地方”,既是连接拉萨的天路起点,也是倍受户外运动爱好者关注的高原城市。

要登玉珠峰,先到格尔木;想去可可西里,先到格尔木;徒步柴达木盆地,先到格尔木;骑行青藏公路,同样,也要先到格尔木。

之所以会选择骑行青藏线,也许是对“开车太快,走路太慢,骑车最合适”这句话有些认同,骑行为我提供了另一种欣赏景色的角度和节奏。

出格尔木不久,我们就与青藏铁路相遇,铁路开通后,人们行走青藏变得更加便捷。

天际之美

如果不走青藏线,可能我永远不会体味到天际头是什么感觉,那里是与云最近的地方,一条笔直的道路绵延到天际,看不到尽头,仿佛延伸到天空中去了。

青藏线海拔高,但是并不代表这里荒芜、没有生命,相反你会看到更多珍稀动物。它们就静静在你身旁走过,丝毫不受打扰。藏野驴、藏黄羊甚至是藏羚羊常常出现在视野内。

骑行的路上,一直看着远处的天和云,没有低头看脚下的风景。停车休息时,却发现路边有不少野花开得正艳,让人惊喜不已。有些美,需要停下来才能看到。

虔诚的朝拜者

从出发开始,我们就陆续遇到了前往拉萨的朝拜者,顿时觉得自己这两个轮子的真没什么可值得自豪。藏族同胞用脚步丈量了这条线路,一步一个长头,诠释着“虔诚”两个字。

快到纳赤台时,遇到了多吉一家。他正拖着沉重的行李车,慢慢上坡。每年都有很多藏族家庭,用这样的方式去拉萨朝圣。有人负责磕等身长头,有人负责烧茶、做饭,搭帐篷。在多吉的行李车上,有烟囱、铁锹、暖壶、粮食……

他们一家从青海海西州出发,走了两个月,到拉萨还要至少四个月。一家人每天走15公里,多吉姐姐问我,到唐古拉山口还有多远,因为那里是青海和西藏的分界线,到了那里拉萨也就不远了。我和他们说,还有400多公里,等他们到拉萨时,天气已经很冷了,多吉的姐姐淡然地点了点头。

自然守卫者

多年前,一部名为《可可西里》的电影,让更多的人们知道了可可西里,也知道了索南达杰这个名字。索南达杰保护站就建在青藏线路边,每个经过这里的人,都会停下脚步。

当天,我们在保护站蹭了一顿饭,与保护站工作人员聊了起来。保护站工作十分辛苦,不过辛苦还是得到了回报,藏羚羊等珍稀动物的数目在逐年增长。

在保护区的围场里,我们看到了一只十分可爱的小藏羚羊。这只小藏羚羊是保护站的工作人员巡逻时发现的,不知道什么原因,小家伙一个人落单,好在被工作人员发现了,在保护站它得到了无微不至的照顾,也算因祸得福。

天下第一道班

翻过青藏线上最高的唐古拉山口(海拔5231米)后,我们就到达了当天的休息地——第一道班。

第一道班有块很大的匾额,上书“天下第一道班”六个大字。这个称号绝非浪得虚名,这里是世界海拔最高的道班。

第一道班只有十几个工作人员,负责维护青藏公路中海拔最高的40公里道路。这段路修在冻土上面,冬天的时候一点问题没有,天气一暖,就开始翻浆,惨不忍睹,每年都需要返修。

第一道班在骑行线路上,是个固定的住宿点,在这里经常会遇到骑友。我们到的那天就遇到了这位外国朋友,不过比我们幸福的是,他有后援车跟着。

同行者

青藏线上我们不是孤独的旅者,除了骑行者,也有其他同行者。青藏线上最多的车辆可能是大货车,这条交通要道承载着物资运输的重任。遇到卡车司机的时候,他们通常会友好地放慢速度,甚至鸣一声喇叭。

我们也遇到许多骑摩托车的人,大部分是生活在当地的藏族同胞。摩托车是他们的重要交通工具,穿着藏袍带着墨镜骑着摩托的小伙子们很是“拉风”。

除此以外,我们还遇到了摩托车旅行者,最怕骑到疲惫时遇到他们,那时真有扔了自行车,投奔摩托车队伍的冲动。

最后的冲刺

过了唐古拉山口后,整个骑行似乎也变得轻松起来,到了那曲就见到了大片大片的绿色,景色和前些日子相比,不可同日而语了。

夏季正是放牧的好时节,草原上零星散落着一些牧民的帐篷。到那曲的那晚,我们就住在牧民家中,过了一晚大口吃肉大碗喝茶的“腐败生活”,前些天的劳累也一扫而空。

离拉萨越来越近了,道路两旁开始出现很多村落,山谷之中的房屋都成为一道道风景,颇有田园味道,这也是青藏线的风景啊,谁说青藏线就是“荒凉”的代名词?

梦的终点

终于到达了此行的终点——拉萨,车轮在布达拉宫前停止的那一刻,身心前所未有的放松。拉萨的一切让我觉得亲切,让我明白了歌中为什么唱着“回到拉萨,回到了布达拉……”

版权声明

凡中国国家地理网刊登内容,未经授权许可,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要评论?请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您也可以快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