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一无法冷静的是激情


发布时间:2013年03月22日 文章出自:行天下 作者: 丁洪安 

标签: 河口区   世事杂谈   河流   

图片是什么?它是,一张可以显影的相纸,一段组织严密的代码,一幅画作,一次敏感的社会事件,一段尘土飞扬的历史,一个二十年前令你落泪的瞬间……当然,它还是一个故事,凝固喜怒哀乐,记录悲欢离合。我们将搭起一个舞台,让大师走到台前,让图片发出声音,讲述属于他们自己的故事。在这里,每一张图片,都有一个故事。

【图片故事】第六期

主题:唯一无法冷静的是激情

丁洪安,中国生态摄影家,黄河口摄影家协会主席。

拍摄地点:山东省 东营市 河口区
拍摄时间:1997年10月
相机:佳能EOS-5
镜头:佳能EF 28-135mm f/3.5-5.6 IS USM
光圈:F8.0
速度:1/200秒
ISO:100/21彩色负片

飞鱼

《飞鱼》是我从事摄影以来的第一张作品,也是我终身难忘的野生动物摄影的处女作,由于当时的我几乎没有什么摄影基础,从开始到完成,拍摄飞鱼的过程实际上也就是我学习摄影的过程,用上了自己所有的休息时间,看书学习,请教老师傅,再到实践,历经千辛,前后经历了半年多的时间。

其实,在没有摄影之前,我的业余爱好就是喜欢在黄河入海口的自然水域里钓鱼。经常发现黑鱼,还有一种狗杠鱼(学名绵鳎鱼),因为是当年生当年死的鱼,所以它急需补充能量,觅食时非常凶猛,在没有干扰的情况下能蹿出水面觅食。当时我想,如果能把鱼跳出水面飞身捕食的一瞬间抓拍到,那会是什么效果呢?

在1997年初,我趁着去深圳出差的机会,在中英街买了自己人生中第一架理光单反照相机,之后钓鱼时的我总是右手握钓鱼竿,左手拿快门,一面等鱼上钩,一面期待飞鱼进入我的镜头。从早晨的逆光,等到中午的侧光,再等到下午的顺光……结果一条鱼都没有上钩,也没有一条觅食的鱼跳出水面进入我的镜头。我不得不重新调整了下思路,感觉做事情还是要专心,不可一心二用,且暂时放弃钓鱼,专心致志的拍摄飞鱼吧。

于是我想到了暗室,将鱼养在鱼缸中,并在鱼缸中布置了花草,训练鱼出水。一天黑夜,待鱼饿急,将一只活蜻蜓在其头部抹些高度的白酒,使之暂时醉迷在一叶芦苇上,相机在鱼缸前2米处安装好三脚架及快门线,对着蜻蜓对焦,同时选定好取景方案,手握快门线躲避在一旁;除了相机装了一只指数为16的主闪光灯外,另在鱼缸后两侧近两米处,分别安装了两只指数为32的自动遥控引爆闪光灯,待鱼窜出水面向蜻蜓扑食的一瞬间按下快门,一正对和两侧逆角度的共三支闪光灯同步闪亮,飞鱼扑食瞬间的定格恰到好处,与跳出水面时激起的晶莹水珠为之生动烘托,整个画面表现的情状新奇有趣且又妙趣横生,《飞鱼》作品完成!

“鱼龙本是同种生,跃上龙门便成龙。”自古以来人们说鱼跃吉祥、一举成龙,是飞黄腾达的好兆头。现实生活中,我们无法拍摄到传说中的龙,所以冲天起跃的飞鱼就有了美好的寓意,这让这幅作品本身带有了祝福的传奇色彩,既传统又喜庆。

拍摄地点:山东省 东营市 黄河故道
拍摄时间:2003年6月6日
相机:Canon EOS 10D
镜头:佳能EF 28-135mm f/3.5-5.6 IS USM 85mm焦距段 手持拍摄
光圈:F10
速度:1/15秒 (增加2/3曝光)
ISO:100

黄河故道晨曦

我家住在离黄河入海口不远的河口,黄河故道是我上下班的必经之路,《黄河故道晨曦》是我从事摄影以来的第一张黄河口风光照片。当我身临其境这时隐时现、美轮美奂、如同仙境般的画面时,一面令我陶醉,一面也不忘占领制高点,选择最佳机位,在激动中欣赏这大自然赋予给我们的美景。不过,我当时没有带照相机,只有欣赏的份了……

一时的疏忽,使我终生遗憾,但这种遗憾并没有使我灰心丧气。当时发现晨雾的时间是早上5点正,几分钟后很快迅速消失了,尽管我没有拍摄到这非常难忘的精彩镜头,但是这美好的画卷永远记忆在我的脑海里。第二天,我就带上相机提前赶到了黄河故道,但没有出现晨雾,第三天、第四天……一连四个早晨早起来,都没有实现愿望,于是我调取资料反复研究、琢磨现场天气状况,耐心地等待着奇迹的再次发生。

功夫不负有心人,这天下午下起了大雨,到了晚上雨过天晴,是一个好兆头,第二天四点多就赶到了黄河故道的拍摄现场。当时天还没有亮,我在周围转了几圈,确定了最佳拍摄点之后,联系了在附近的渔民,让他们划船走水路按时赶到制定地点,讲清楚我的拍摄目的和注意事项,他们又消失在故道的密林深处。

接近5点钟的时候,黄河故道由远而近开始起雾了,时间一秒一秒过去,现场的气氛又一次让我大吃一惊,十几秒内,整个黄河故道被笼罩在一片云山云海之中,我来不及支三脚架,站在最高的制高点桥头上,在渔夫的配合下,屏住呼吸,手持相机,按照接片的要求,一张接一张不停地按动快门,将黄河故道稍纵即逝的瞬间美景定格为永恒。

太阳出来时,突然间晨雾立刻消失了,又恢复了黄河故道平时所特有的平静。《黄河故道晨曦》就这样诞生了,在2004年“石化杯”国际摄影大赛中获得了特等奖。

拍摄地点:山东省 东营市 黄河三角洲国家级自然保护区
拍摄时间:2005年12月
相机:Canon EOS 20D
镜头:适马APO 300-800mm f/5.6 EX DG HSM
光圈:F32
速度:1/8秒
ISO:200

天鹅魂

2005年前后,在黄河入海口拍摄大天鹅是比较容易的,每年在这里越冬的大天鹅数量有2000多只,黄河故道、湿地里、麦田里、大小水库,凡是不结冰的淡水里都能见到天鹅的踪影。但如何表现天鹅的高雅与圣洁,使天鹅在画面中静中有动,动而不乱,动静结合,有实有虚,拍出天鹅的灵魂,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整个冬天,只要是晴空万里的好天气,喜欢拍摄野生动物的鸟友们,就提前在这里隐蔽起来,耐心等待着抓拍大天鹅降落、起飞、打斗的美好瞬间。要拍摄好野生鸟类,首先必须了解、掌握被拍摄对象的生活习性,比如大天鹅,它晚上在哪里过夜?什么时间觅食?喜欢在何处觅食?在何处饮淡水?飞行路线?起飞的前兆?起飞和降落的风向等等,都必须了如指掌。大天鹅一般是在宽阔的麦地里,或者是在周边环水不被打扰的地方过夜;冬季的大天鹅有比较固定的觅食区域,一般情况下每天早晚两次到麦地或不结冰的浅水里吃水藻,中午喜欢在淡水里洗浴、嬉戏;天鹅为了保持野性,每天至少有四次起飞、降落,像人一样锻炼身体。大天鹅在起飞前,首先由这个家族中想飞的天鹅短暂的鸣叫、点头示意,如果其它的天鹅都同意想飞,都点头、鸣叫,说明这个家族天鹅即将起飞,在正常情况下,大天鹅与其它大型涉禽一样,都是逆风起飞,逆风降落。掌握了这些生活规律之后,就可以得心应手拍摄大天鹅了。

《天鹅魂》的拍摄,需要一定的技巧。随着人们物质生活水平的提高,摄影器材的档次也在不断提高,专业的镜头、相机在拍鸟人看来已不是新鲜事了,所以,把大天鹅拍清楚了很容易,都拍虚了更简单,难就难在把天鹅的身体拍实了,而把天鹅的翅膀和周围的环境都拍虚化了,营造出一种梦幻的效果,这就要求摄影人使用低感光度,小光圈,慢速度,伺服对焦,根据天鹅的飞行速度,跟踪追拍。要拍出好作品,还需要多实践。

拍摄地点:山东 东营市 黄河入海口
拍摄时间:2008年10月
相机:Canon EOS 50D
镜头:Canon佳能EF 24-105mm f/4L IS USM
光圈:F5.0
速度:1/320秒
ISO:100

红毯迎宾

我终于有机会乘飞机航拍黄河入海口这片共和国最年轻而又神奇的土地,当时,我准备好摄影器材提前一个多小时赶到了飞机场,等待这激动人心的时刻。

听技术人员介绍,这架飞机叫“海燕”轻型飞机,是沈阳一家军工厂制造的,在这里服役已经多年了。当地勤人员把飞机从库房里拉出来时,我被惊呆了,飞机内部空间狭窄,连飞行员和副驾室前后勉强能做四个人,而且是必须是质量小的,想我这样的个头只能乘三个人,从外表看上去,做功非常粗糙,根本不像一架飞机,倒像一辆三轮车,四个窗户打不开,是用有机玻璃被铝合金铆钉铆住的,只有副驾位置的有机玻璃上有一个小空,直径有10多公分,勉强能出去一个小镜头,但拍摄非常不方便,我思绪万千,对这次航拍一点也没有把握。

飞机开始启动了,轰鸣的飞机发动机噪音打断了我的担心和忧虑,5 分钟之后,我进入了飞机机舱,座在了副驾位置上。飞机开始升空了,飞行高度大约300公尺,时速在160公里左右,至于安全问题都顾不上去想了,心里只想能尽快拍摄到黄河入海口那梦寐以求的“红毯迎宾”场面。当我远处看到在黄河的入海处两侧有大片的红海滩时,不停地向飞行员比划着我的拍摄目标,飞行员好像理解了我的意图,照直的朝那个方向飞去了,我心里有说不出的激动,但是到了目的地,飞机没有给我拍摄角度,而是骑着红草地过去了,再说镜头拍摄的窗口角度太小,根本没法拍摄。又经过了这样三个拍摄机会,飞行员都没有理解我的真实意图,也没法实现我的拍摄计划,结果都让我非常地失望。我在临上飞机前与飞行员沟通、交流都白费了,我只能要求返航。

后来才知道这是个飞行员助手,实际操作没几个小时就让我赶上了,只好换一个有经验的老飞行员,据说他曾经在张家界全国飞行表演中,能够转着圈飞过一线天。我们作短暂交流之后又朝着同样的方向起飞了,考虑到拍摄方便,这次起飞前我再三要求把副驾室的飞机门子拆掉了。飞机拆卸门子飞行,这在飞行史上是前所没有过的,因为少了一个门子,飞机失去了平衡,不停地在空中摆动,风太大,眼睛都睁不开,没开始拍摄我的腿就受不了了,长裤子被风刮的都缩成裤头了……为了实现我多年的飞行愿望,拍到我梦中理想的作品,一切都抛在了脑后,坚持,坚持,再坚持……

就这样在空中坚持拍摄了近两个小时。这不愧是一位有经验的老飞行员,每次当我需要拍摄时,飞行员都基本上能理解我的意图,给我最佳的拍摄角度,有时干脆让飞机横着飞,飞行员在上面,我在下面,把我吊在飞机的下方往下拍摄,这是我人生中最让我激动的时刻。但谁也不会想到,当时我在飞机上拍摄时,保险带的保险扣自己脱落了,风吹起来不停地打在后面拍摄人员的头上,连我自己也不知道。让我又想不到的是,下了飞机后,我的两条腿被风吹得冻麻木了,根本不听使唤,无法走路了,一个小时之后才缓过来,从此以后留下了腿关节疼的后遗症。但最大的收获是圆了我多年的航拍梦,定格了这机不可失时不再来的美好瞬间,完成了这张《红毯迎宾》的梦想之作。此作品在2012年山东河口“湿地风情”全国摄影大展中获得金质收藏奖。

责任编辑 / 杨鑫 

版权声明

凡中国国家地理网刊登内容,未经授权许可,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要评论?请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您也可以快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