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行阿里


发布时间:2013年03月18日 文章出自:行天下

标签: 阿里地区   河流   湖泊   山地   户外天空   

沿着新藏线环行阿里,无疑会带给你人生最难以忘怀的梦幻回忆。对我来说,甚至当我游走在这圈天堂与地狱仅一线之隔的天路上,会怅然若失地怀念她,如同一场遥不可及的瑰丽的梦。

启程

游走完青藏线和川藏线后,游走阿里就成了我的一块“心病”。如今得以成行,难掩兴奋之情,在飞机上就对着西藏的山川河谷一阵狂拍,有种回到阔别故土的感觉。

在拉萨转街筹备上路,途经大昭寺门前,每次都能看到虔诚叩拜的藏族同胞,信仰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中代代相传。在我看来,转街、转山、转湖、叩拜,其实都是一种很好的运动,藏族同胞们身体都比较健康,或许也正是因为这个缘故吧。

第二天终于可以上路,我们从拉萨包车出发,开始了阿里之行。刚出拉萨天气路况都很不错,见到湛蓝的羊卓雍错,让人心胸大畅。可不一会,天空中浓厚的云层就裹挟了下来,将阳光遮蔽,让人感慨高原天气的变化无常。

虔诚

一路无话,径直来到了日喀则。大清早我实在睡不着,便早早来到了著名的扎什伦布寺。只看到有很多藏族同胞在转寺,于是我也加入了他们的行列。

转寺的藏族同胞越来越多,不时有鸽子从身边飞过。这里是动物的天堂,一路上还看到许多小狗,因为我小时候被狗咬过,所以至今怕狗三分,可当我小心翼翼地走过,却发现它们安详而友善。

在扎什伦布寺前,你还能见到狗似乎和人一样,对着寺庙五体投地地朝拜景象。藏族人认为,狗是最有灵性的动物,它们每天跟着人朝拜磕头,动作大概早就学会了,只是不知道它们心中所想是什么……

路边,总能看见坐在玛尼石旁念经的藏族同胞。

世界之巅

到了拉孜县,就不能错过去世界之巅看一眼的机会。不过一路道路比较差,直到车抵达加措那山垭口,大家才眼前一亮,一个硕大的路牌提醒我们,已经到达珠穆朗玛峰自然保护区了。

很快,我们在路上就可以看见珠峰了,大家喜出望外。果然,珠峰从云层中展露出她的容颜,沿途更是风光无限,大家都兴奋异常。

接近珠峰的过程中,我们的车胎开始漏气,只好停下来换胎。正在此时,一辆单车仿佛从天边而来,悄然从我们身边飘过。

驴友们常开玩笑说,骑行珠峰或能起到疗伤的神效。有位好友就曾经到珠峰骑行,心中空落却遇到善良的藏族人,将家中仅有的毛毯给他御寒;旅途穷苦,却又有初次见面的驴友仗义疏财。而他的人生也就此转变,来到珠峰也只为环保,每每想到这里,我都不禁感慨珠峰所蕴含的神力。

清晨,来到了大本营的观景台,珠峰逐渐变得明亮起来。当天际的云朵变得绚烂,珠峰却害羞似的不肯展露真容,腼腆地躲藏在云雾之间。转瞬间,云朵又将世界之巅笼罩了起来,我们就此失去了与珠峰亲密接触的良机。

赶路

时间不等人,我们按计划只能从绒布寺向老定日返回,为省时间还抄了条近路,被颠得差一点摔出车外。好不容易走出了那条颠簸道,来到了一片开阔的草原地,远处雪山清晰可见,草原上洁白的羊群真是如云朵般令人心醉。

赶往萨嘎的路上,远远望见希夏邦马峰。西藏令人神往的大山奇峰太多,我们只能下次再来参拜她了。

从帕羊出发,穿越了一片大草原,途经一个检查站歇脚。在这里,我很好奇地看到一群藏族妇女,她们把头裹得严严实实,或许是这里无遮蔽的草原使得太阳显得太过毒辣,所以只能这般装束了。

圣湖神山

抵达巴嘎时,圣湖玛旁雍错和神山冈仁波齐还清晰可见。此时已接近傍晚,光线依然非常强烈,却转瞬即逝,我们抓紧时间从不同的角度记录下圣湖神山之美,以免留下遗憾。而为了亲近神山,我们还特意来到神山脚下的塔钦,得以见识它宏大无比的山形。

变故

我们很希望还能够爬到离神山更近的地方,为此都雇好了背夫,打算继续上山。可没想到半夜开始下起了小雪,远处的山脉和草原很快就铺上了一层白雪,我们环绕神山的计划也不得不放弃。不过,大家打起雪仗寻开心,很快将计划的挫败置之脑后了。

土林遗迹

从塔钦奔向扎达,竟然是完全不同的风景,沿途都是气势壮观的土林风光,其中最著名的当然是扎达土林了。我们大概估计了下,土林的面积大概有几百平方公里,要尽数饱览恐怕要几个月时间才行。

河湖之间

快到阿里的首府狮泉河,可我们却被城外的这片红树林迷上了。实际上,狮泉河一带的山都是光秃秃的,很少能看到绿草地,连天空的云彩都很少。突然冒出这片绚烂的绿水红树,怎能不让人喜出望外呢!

狮泉河是我们阿里大北线的起点,从这里我们掉头向东,在晚间就望见了革吉县的盐湖。落日的余晖虽然依然美丽,但盐湖的边缘却全是啤酒瓶等生活垃圾,环境污染已经严重得不忍目睹。

据说在这片盐湖间,有不少人因为它发家致富,甚至富甲一方,但盐湖却日渐萎缩枯竭。虽然夕阳下的盐湖貌似恬静,可我们还是不由得为阿里的未来担心起来。

藏北的沿途总能看见许多名不见经传的湖泊,它们呈现着不同的颜色,或蓝或绿或紫红。途经洞错时,我们还看到很多正在湖边打草的藏族同胞,让人倍感好奇。

西藏的河湖之间,每当湖草成熟的季节,总能看见很多打水草的人。远远地看,湖草一片一片的铺开来,就像成熟的麦田,一阵清风吹来,还有一种青悠的草香。对藏族人家来说,打的水草主要用来给牛羊过冬,打草人的艰辛不言而喻。

到达文布乡、看到美丽的当穹错时,同伴们竟然把它当成了当惹雍错,一阵狂拍才搞清楚它的真实身份,令人啼笑皆非。实际上,文布乡的政府就在当穹错旁边,这里是藏北唯一可以种出庄稼的温暖之地,春天想必是“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的景象。

当穹错和当惹雍错是对姊妹湖,当穹错呈现出翡翠般的绿色,而相隔不远的当若雍错则是一片湛蓝,或许是湖水盐分不同使然。游走湖边,赫然望见一只坠湖而死的苍鹰漂浮蜷缩在岸边,仅留下一团乱羽。能在圣湖中解脱凡尘,或许是雄鹰的另一种幸运吧!

被困

藏北的泥路土质都比较软,但我们一路走来,倒没怎么遭罪。可抵达和平乡时,却看见不少大货车陷在水中,原来是大水把路冲断了。我们的车往前冲时也陷在了水中,幸好遇见一辆推土车经过,把我们的车拉上来。

可这仅仅是开始,从和平县到班戈县的200多公里的路上,我们一天就被困三次,车也就被拖出来三次。

远方之魂

终于到了纳木错,我登上了扎西半鸟的最高点, 拉萨据此不再遥远,我也似乎茫然与此行告别,不禁惆怅满怀。

遥望此处的经幡和玛尼堆,似乎曾经在梦中得见。

爬山时,有一只黑色的狗始终跟随着我,陪伴了我整整一个小时。我至今也不明白,它究竟要守护山上的经幡、玛尼堆,还是为了陪伴我。或许我的魂已经留在了这里,留在了远方。

摄影师简介:

马俊,网名“行摄匆匆”,资深驴友。钟情于中国西部山水,曾参与罗布泊探险、雀儿山攀登等户外活动;最喜欢走在路上的感觉,热爱用照片记录旅行中的精彩人生。

责任编辑 / 熊剑辉 

版权声明

凡中国国家地理网刊登内容,未经授权许可,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要评论?请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您也可以快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