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境高原帕米尔


发布时间:2013年03月18日 文章出自:行天下 作者: 赵登文 李舒岩 

标签: 哈巴河县   湖泊   高原   岩石   

蓝天、雪山、湖光、牧场,构成帕米尔高原上介于震撼和美之间的硬朗质感。我被这一种硬朗之美深深震撼,然后怀着和高原人一样的敬畏之心,去感悟帕米尔高原的灵魂……

恰克拉克

恰克拉克,又叫白沙湖,位于新疆柯尔克孜族自治州阿克陶县境内。水域面积44平方公里,中巴友谊公路从湖边蜿蜒而上。为数不多的柯尔克孜牧民长年生活在这里,为进入高原的游客提供生活服务,成为名副其实的高原驿站。

湖的南岸雪山嵯峨,绵延天际;北岸就是著名的白沙山,蜿蜒1200余米。白沙山山体表面附着的白沙经过了数万年风化,在帕米尔高原洁静的阳光下,闪耀着金属般的光泽。金属质感的白沙山,造就了恰克拉克独具特质的地貌奇观。

这种景观于我既陌生又富有幻象性,就像湖水中倒映的沙山和天空,在我看来,有如一个在梦境中虚构的童话。

记得第一次踏上这条山路的时候,还是沙石路面,314国道蜿蜒伸向苍茫大山峡谷之中。眼见一片连绵的山峦出现在天际,一泓晶莹湖泊仿佛从遥远天边飘然而落!大家忙下车在湖畔驻足,一边赞叹,一边端起手中的相机。这是什么湖?

朋友们告诉我,名曰马色克库勒湖,柯尔克孜语中意为“平静湖”。我们脚踏深绿石苔,猛吸寒冷却清冽的洁净空气,感受高原世界的“水中仙境”。远处山峰被皑皑白雪覆盖,近处山峦似乎也是雪迹朦胧,白云相依,如诗如画。

听我们说环湖雪山真漂亮,朋友们大笑起来:哪里是什么雪山?那是沙山,细沙堆起的山包!原来如此,这就是我第一次看到的“白沙湖”。没想到这个记忆已经在我脑海储存了15年。

这个清晨,在太阳刚刚露出山头,我就到达了湖畔。站在这个雪山怀抱的沙湖边上,我竟然无语,这是怎样的一种幸福。

我不相信自己看到的。因为那个地方太干净,干净得让我那已经习惯于喧嚷和浮躁的身体无法适应。我的眼睛没有看到过这样清净的物象。

走出白沙湖,我对它的感性认识依然停留在模糊的印记中,想去理顺,却极难。

我想,人也一样,我们应该带着一颗对于大自然的敬畏之心,排除尘世的烦恼与浮躁,以纯粹的心态接纳山光水色。

泉华地貌

从白沙湖离开,我们坐车来到克孜勒苏柯尔克孜自治州的乌恰县,为一睹克州的主要岩溶地貌——泉华。

泉华主要是由高碳酸钙地下水通过泉眼喷涌出地面后发生氧化并沉积结晶形成。由于泉水向地表涌出时经过含有不同矿物质的岩层,因此在地表流动氧化沉积过程中,会生成不同的色彩,而生成泉华地貌一带山体及地下岩层中富含钙、铁、镁等矿物质,所以泉华的颜色多以白、黄、红、灰色为主。

乌恰县境内的泉华主要有两处,一为阿依浪苏河床泉华,一为克姆孜苏河岸山坡片状泉华群。

阿依浪苏,为苏约克河的支流,柯尔克孜语意为酸奶子河,因河水为乳白色,如同酸奶子而得名。

涛涛的乳白色河水,在卵石河滩中湍湍而流,于石上留下了一层乳白色的结晶体,晶莹剔透。

最大的泉华从一块巨石上溢出,泉口有如脸盆大小,形状也酷似石盆。清澈透明的泉水从石盆的泉眼中涌出,水柱约有30厘米高,带有串串气泡,向上升腾,最后撒落于“石盆”中,激起层层的小浪花。从泉水口到河中的巨石上,凡泉水流经处,都留下了主色为鲜红色的五彩斑斓的结晶体。

克姆孜河是苏约克河的又一支流,与阿依浪苏相邻不过十多公里。“克姆孜苏”,柯尔克孜语意为马奶子河,因河水为青白色、且酷似马奶子而得其名。

在克姆孜苏上游的河岸边,有一片面积约500平方米的五彩山坡,远远望去,鹅黄色的山坡上,有条条鲜红色的水纹。这一独特的地貌,在这片绿色的山谷中成为一道风景线,于阳光下金光闪闪,可谓奇观。

这处泉华位于山坡上。山脊上有一片泉华溢出,清泉顺着山坡向下慢慢流淌溢渗,形成层层色彩斑斓的结晶体。晶体又经水波的冲刷,构成道道鱼鳞状波纹,如同玉雕般细腻润滑。

山水相连、起伏逶迤、大气磅礴,这是乌恰克姆孜河水蚀地貌的第一特点。

乌恰克姆孜河水蚀地貌的第二个特点是,在山坡与河床相接处的河岸边,形成了一排排小巧玲珑、晶莹剔透、色彩斑斓的钟乳石。这些钟乳石与石笋、泉华组合在一起,成就了石灰华典型地貌,不仅造型多样,色彩也十分丰富。

天门洞开

观赏完斑斓的泉华地貌后,继续往克州首府阿图什市的方向行进,在这儿有一处天门,坐落在阿图什市上阿图什乡西天山南脉,距阿图什市75公里。

天门大峡谷虽然在克州,当地人在很长时间却不知它的存在,而且从克州这一侧也没有道路可通。必须乘越野车沿乱石河滩颠簸20多公里,才能接近它。

这里最近被美国《探险》杂志确定为世界20个最值得探险的景区之一。

据史料记载:1932年美国记者夏合拉格欧在当地维吾尔向导乌斯曼阿洪的陪同下曾到过此地。1947年英国探险家希普顿曾游猎于此。

这座“天门”耸立在帕米尔高原上,呈“∩”字型,宽约100米,高500余米,鬼斧神工,天造地设,无法丈量的厚度让人惊奇,是游人和探险者梦寐以求的乐园。这里不仅有它的雄奇、险峻,更有它的幽深、宁静和神秘。

天门右壁上有石穴,像蜂巢,小孩讲话都有回音。左壁表面象一张千奇百怪的壁画。

神奇葱岭

帕米尔高原古称葱岭,是“丝绸之路”经过的地方。在我看来,它是一片神奇的土地,这儿有仙境般的草原湖山、世间罕见的地质奇观和天然凿成的魔怪山谷,实为一处大自然精雕细琢的杰作,却远远避开了世人的视线。

梦境高原帕米尔行笺

【路 线】

新疆克孜勒苏柯尔克孜自治州阿克陶县布伦口风景区恰克拉克湖→乌恰县克姆孜河泉华→阿图什天门大峡谷

【交 通】

去恰克拉克湖:从喀什沿314国道向塔什库尔干前进,在翻越贡嘎尔山的过程中,要经过一个叫布伦山口的地方,右侧有一个半干涸的盐湖,这就是神奇的白沙山和恰克拉克湖了。这里也是从喀什去高原湖泊喀拉库勒湖的必经之地。

去乌恰县克姆孜河泉华:乌恰县托云乡泉华景观距离县城200公里,离伊尔克什坦口岸100公里,在托云到吉尔吉斯的过境公路上。这一段道路状况极差,要底盘高一点的车、越野车通行。

去阿图什天门大峡谷:去天门大峡谷要先到阿图什,不过不要进市里,309省道上有去阿湖乡的方向的标示,到了阿湖乡再往前一直走20公里。景点距309省道17公里,道路为沙道和临时便道。

【住 宿】

去恰克拉克湖可以在喀什住宿,被网友们推荐较多的是色满宾馆,为原俄使馆改建,建筑极具民族特色,是国内外驴友的聚集之地,且拼车同行信息较多,背包客们不难在此找到同伴。不过也有网友说,这个宾馆的设施近两年已逐渐衰败,前往住宿,建议携带睡袋。地址: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喀什地区喀什市色满路337号,电话:0998-2582129。

阿图什住宿推荐:启东大酒店,位于克孜勒苏柯尔克孜自治州阿图什市帕米尔路东1院。

【摄影师简介】

赵登文,自由撰稿人,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

李舒岩,《环球时报》驻西班牙特约记者。著有《燃情西班牙——一个留学生的视觉笔记》。

【摄影师手记】

帕米尔的色彩,是梦幻般的色彩。

他的轮廓极为概略,用几条大山系粗粗勾勒,是当今世界上最简洁的地域之一,简洁到大约只剩下几种色彩了。

对于我来说,高原就是一个被特别规范了的定义,不管走到哪里,只要看到一种线条,我就忘不了高原,只要看到一种色调,我也忘不了高原。轮廓就那么粗粗大大,内容就那么简简单单,无论我的记忆如何清晰,高原都有一种梦幻般的色彩。对于喀拉库勒湖,我惊叹于她的纯净之美;对于白沙湖,我感受到他的刚柔之美;对于塔吉克人,我体会到他的苦难之美……

我不知道该怎样向你描述我见到的高原和塔吉克民族,原本我应该有好几套词要说,然而,面对攀搏在雪山的、勤劳的塔吉克人,我的思维却停顿了,我只静静地坐在这里。

塔吉克人对自然的理解至今没有超越自然所规定的范畴,他们至今不作修改,太阳便成为至尊。孩子、老人、妇女、牛羊一切都生活在云彩之上,以风雪为舞,以牛羊为伴。石头成为他们的盖房材料,当你深入到高原的每一个角落,随处可以看到用片石或鹅卵石垒起来的传统平房。

他们长年生活在这片苍凉、辽阔、沉郁、凄苦的高原上,生活简单朴素,高原严酷的环境,不可能让人有更多的选择,只有更倾心于人际的关注和沟通,才能找到生存最强有力的支撑。他们代表了人类、代表着一个民族,体现出对地球最高寒的陆地、对人类所生存的条件接近极限处的占领。

责任编辑 / 戴绮文 

版权声明

凡中国国家地理网刊登内容,未经授权许可,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要评论?请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您也可以快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