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幻黑石城


发布时间:2013年03月15日 文章出自:行天下 作者: 杨双 

标签: 康定县   山地   高原   环游世界   户外天空   

黑石城,不是一座城。黑石城,是一座石头山。更确切地说,黑石城在川西高原康定与雅江两县交界处的高尔寺山上,是一座不大的石头山包。因其遍布黑色石头及黑石玛尼堆而得名,其来历及传说已不可考。远望好似一座古堡的废墟,肃杀森严,苍凉神秘,自带一种灵异的氛围。

黑石印象

黑石城,是观赏与拍摄海拔7556米的蜀山之王——贡嘎山绝美的观景台。这里离高尔寺山垭口不远,海拔在4400米左右。

对于爱好摄影,热爱高原的我,从初次登上黑石城起,贡嘎山、黑石城就像一座吸力强大的磁场,牢牢吸住了我心,随时让我梦萦魂牵。从2005年至今,我至少十余次登上黑石城拍摄贡嘎山。

由于摄影光线的需要,我每次来到黑石城,往往都是下午或傍晚。

曾经几何,“苍山如海,残阳如血”,伫立在黑石城头,周遭站立着重重叠叠、漆黑如墨的坚硬石头,仿佛被泼上猩红的鲜血,散发出刺破青天的强烈张力,就像一个个铁骨铮铮、有感有灵的不屈卫士,默默守护高原神山,千年万载。五颜六色的经幡在晚风中猎猎,飘飘扬扬,再看一堆堆黑石,又像一个个战死的不屈魂灵,怒目愤张,发出凄厉呼喊,穿透耳膜,直刺心扉。

传说中,这里是一处神秘的宗教圣地,山上遍布的黑色经石是由早年在当地修行的喇嘛背石垒砌而成,也有人说此山是300年前部落之间征战的要塞。黑石城上遍布着面向贡嘎山的经幡、玛尼堆和石屋,神秘莫辨。

如今的我只能发挥想象,追忆当年,可否有金戈铁马,可否有血雨腥风,可否有神灵魅影,可否有迷离传说?

这,就是黑石城印象。

众神之怒

那年,傍晚,我和影友在黑石城上等待拍摄贡嘎山夕照,一位藏族向导带着两位外省游客上来看风景。

暮色苍茫,落日熔金,支支光剑刺透朵朵云层直射莽原,游移变换,这就是摄影人常说的“电筒光”。但金字塔形的贡嘎主峰始终是云遮雾罩,难睹真容。

朔风透骨,寒意逼人。一位游客内急大概憋不住了,竟然在一处玛尼堆后面对着贡嘎山方便,藏族导游见状大惊,忙呵斥制止,但为时已晚,那人撒出去的液体收不回来矣!

我们也同声谴责那人——不管你信不信佛,既然到了高原圣地,怎能做出对神山如此大不敬的行为?!他连声道歉,直说“不知道、不知道”。

就在大家余怒未平时,天气骤变,胡豆大小的雨滴夹着冰雹劈头盖脸砸下,打在头上脸上,生痛生痛。刚才还是散状云朵游动的高天被厚厚的黑云完全罩住,阳光早已不见踪影,正所谓“黑云压城城欲摧”,四周一片漆黑,气氛恐怖——莫非“世界末日”提前到来?

我们连滚带爬躲进停在山那头的汽车里,藏族向导与两位游客也挤了进来。虽然我们心里还在骂,但同为人类,在“灾难”面前还是应该同舟共济嘛!忍了吧。

冰雹砸在车顶啪啪乱响,没有方向乱刮的怪风掀动车身左右摇晃,似乎马上就要倾覆。所有人“花容失色”,思维死机,语言短路。额滴个神呀!飞机失事前空姐叫大家写遗嘱时恐怕就是目前这般情景吧!

藏族向导是一位健壮的康巴汉子,此时也像受惊的小姑娘一样浑身发抖,面向贡嘎神山,双手合十,两眼紧闭,口中念念有词,喁喁诵经。我只能听懂其中有“唵嘛呢叭弥吽”这六字真言,他至少念了二三十遍。

黑暗无边,时间停摆。不知过了多久,狂风骤雨就像突然降临时一样,也在我们措手不及之时突然消失。

真的躲过一劫了吗?大家恍若梦魇初醒,战战兢兢爬出车外,眼前景象令人目瞪口呆:此前的满天乌云一扫而尽,黑幕不知被谁撕得粉碎。碧空如洗,纤尘不染;云似轻纱,山如佛颜。贡嘎山主峰银装素裹,冰清玉洁,带着几分冷艳孤傲和柔美婉约的气质,从高处默默注视人间,也注视着我们。四野浩瀚,万籁俱寂;天空艳蓝,雪山洁白。面对这宛若仙境的绝世美景,还有这大悲大喜的际遇,让人感动得直想流泪,抑或仰天长啸!

这一刻,真是天地造化的奇观,是我们用自己的常识无法解释的亲历。不论你信不信佛,至少在这一刻,你不能不承认贡嘎就是至高无上的神山,黑石城就是会显灵的一座“圣城”!

不打不成交

那年,还是与黑石城有关,我遇到一件更离奇的事情。

那是2009年10月,我们一行6人2车从成都出发前往川西高原(也包括计划内的黑石城)摄影。当晚,我们的车被挡在甘孜州康定县新都桥镇交警检查站,原因是我们在公路上违章。交警二话不说,罚款!

我们违章在先,这个无话可说,可还要罚那么多银子!我们急得团团围住交警求情,一个劲地陪不是,说好话。

其中一位交警指指路旁的帐篷说,你们去找扎队说吧。后来才知道“扎队”全名扎西顿珠,藏族,新都桥交警,大家都叫他“扎队”。

一位瘦高精干的中年康巴汉子走出帐篷,态度严厉地说:“按照规定罚款,没啥好说的!”一副“油盐不进”的样子。

无奈之中,我们脑筋急转弯,忽然想到不能几个人都围着他七嘴八舌,惹他不耐烦。于是,便推举紫M一人上前,单独与扎队交涉。

经过紫M的软磨硬泡,扎队终于松口,表示理解我们在藏区行车的担心!

真是意外的惊喜!除了连声向扎队表示感谢,我们还与他互留了手机号码,握手道别,说,今后就是朋友啦!

万事俱有起因,相识更是有缘。就这样,我们认识了扎队。

第二次与扎队打交道是2010年2月春节期间。为了拍摄甘孜各日玛的转经法会,我们原班4人再次从成都驱车前往新都桥。在旅店晚餐时,巧遇扎队一行人也来此吃饭。这次上高原,紫M给扎队带了两瓶酒,略表对他上次网开一面的谢意。趁他们吃饭的时机,正好送了过去。谁知,他们一桌人非常客气,不仅过来给我们敬酒,还不声不响地替我们付了饭钱。

看来扎队真是把我们当朋友了。

翌日下午,驱车上高尔寺山黑石城拍摄贡嘎主峰夕照。当天运气极好,夕阳映红高原群山,也给贡嘎主峰涂上耀眼金光,壮丽辉煌,绚烂夺目。众影友长枪短炮齐亮剑,只听“咔咔咔”的快门声此起彼落,好不热闹。直到夜幕降临,夜色如水,方才开车下山,赶往塔公住宿。

黎明。睡梦被噼噼啪啪的响声吵醒,起床推窗一看,塔公寺前桑烟弥漫,一群藏族孩子欢快地燃放鞭炮。今天是藏历大年十五,节日喜庆的气氛像高原的风,吹遍了山山水水,吹进每一个人心里。

匆匆洗漱完毕,准备按计划前往各日玛拍摄一年一度的转经法会。谁知,开车出门才发觉一只车胎已瘪,想必是昨晚在黑石城被尖石所扎。真是福兮祸所倚,祸兮福所伏啊!

换胎,随车携带的工具不给力;找修车店,又因为现在是春节期间,修车店关门,师傅都已回外地的家了,找不到人。眼睁睁看着同行的几辆车出发开走,我们只有干着急。

忽然想到扎队——有困难找交警嘛!

打过电话不久,扎队就开车从新都桥赶来,问明情况,取出工具,很快帮我们换上备胎,并将坏胎带回新都桥修补。

真是天无绝人之路!我们立即赶到各日玛摄影,没误事儿。

下午,到新都桥找扎队,取回补好的轮胎,千感谢万感谢。

攀谈中,得知扎队原来还是音乐爱好者,喜欢唱歌,参加过比赛。由此,对扎队的印象又加了不少分。

一段时间后,扎队来过成都,身在音乐界的星G带他去考察了几处录音棚,准备帮他录一张演唱专辑,这也是扎队多年的愿望。

扎西德勒

但没想到,真是应了那句话“天有不测风云”。

2010年10月,我开车带几位外地朋友到甘孜州摄影采风,路过新都桥检查站,停车,兴冲冲前去找扎队打声招呼。但是扎队却不在,问执勤的两位交警,一位回答:“他升官调到康定去了”。可接下来另一位的话却让我大吃一惊:“他死了。”

“真的假的哦?”我问。

“出车祸,死了。”他再次肯定地回答。

交警的表情令人无法捉摸,但绝不像开玩笑(谁会拿同事的死活开玩笑呢)。

扎队真的死了?我心中一声叹息,但又不愿相信,也心存疑问,总感到这讯息不那么真实。因为,那两位交警的表情实在耐人寻味。

告诉星G、紫M等朋友后,我们都曾给扎队的手机去过电话,无人接听,那边只有沉默,沉默,沉默。

2011年6月,又是我们几个摄影老搭档,又是路过新都桥,又去检查站探寻扎队的消息,交警们还是说他死了。

离开检查站,我们心中的谜团依然没有完全解开。有意无意之中,还存着一丝希望:但愿扎队还在。

突然想起,星G不是有扎队妹妹的手机号码吗?大家说打个电话再落实一下。

电话通了。扎西妹妹说,扎队走了,出远门了,不回来了。

其含义不言而喻。

扎队真的“走了”。

心里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遗憾?叹息?伤感?

虽然与扎队谈不上知心朋友,也了解不深,但他毕竟在我们困难的时候帮助过我们。我只知道他是一位康巴汉子,一位好心人,一位爱音乐的人。

“人生天地间,忽如远行客。”世事难料,生命无常。

藏传佛教认为,“生命本身生生不息,并非依托于一具实相的肉体,才被称之为生命。所以,躯体死去,并不意味着生命的结束,它只是打开了另一扇门,走进了另一个形态”——由今生转入来世。

后来回成都后,不知是何种心理驱使,我再一次拨通了扎队的两个手机号码,那边传来陌生藏族女人和男人的声音——不是扎队。

扎队确实“出远门了,不回来了”!

如果确有来世,愿扎队来世扎西德勒。

扎队,一路走好!

哥的传说

岂料,故事到此还不能收尾:就在我写完这篇短文后没过几天,意外接到一陌生电话,那边传来一位男人低沉的声音,声称自己就是扎西(没死?),此前有一年多的时间去了泸定,手机遗失了(两个手机都遗失?),没有我们的电话号码。现在重回新都桥(已不在交警队,而是在派出所工作),从妹妹那里查到星G的电话,又从星G处要了我的电话。

一番话,听得我背上汗毛根根竖立——世上还有如此离奇的故事?谁的亲人、同事会拿自己的生死问题开玩笑,而且说得那样真切肯定?再说,泸定离康定新都桥不过一百多公里,怎会称为“出远门,不回来了”?

明天,我将赴新都桥、塔公摄影,与那位自称扎西的人见面。但愿,到时候能揭开谜底,但愿,不会像网上戏言:哥(扎西)只是个传说!

黑石城行笺

【路 线】

成都→雅安→天全→二郎山→泸定→康定→折多山→新都桥→高尔寺山→黑石城

【交 通】

成都新南门客运站可以买到雅江的车票,票价160元左右。上车后告诉司机师傅在新都桥下车即可。

康定车站上有到新都桥的车,一般五六点就有车发出了,票价是30元。在康定东关那边有很多私家车拼车,票价一般是35元左右,但是司机往往会等人够了才走。也可以在车站外搭乘稻城理塘雅江的过路车,但是一般都没有座位,车程大约2小时左右。

新都桥被称为“摄影家的天堂”,尤其是折多山到新都桥这一段和新都桥到塔公这一路,风景十分美丽。从康定包车到新都桥一般是300元左右,路上随走随停,随停随拍。

黑石城在川西高原康定与雅江两县交界处的高尔寺山上,离高尔寺山垭口不远,海拔在4400米左右,是观赏与拍摄海拔7556米的蜀山之王——贡嘎山绝美的观景台。黑石城现在并不是一个旅游之地,因此没有车能直接到,只能自驾或者包车从新都桥前往。新都桥到高尔寺山约25公里,翻越高尔寺山垭口往前约三公里处有一条乡道,沿着乡道往里开进约三公里处一旁的高地便是黑石城所在地。

【食 宿】

新都桥住宿:新都桥镇318国道旁的酒店云集,鑫康珠酒店、祥云大酒店、木雅酒店、百家乐酒店、明珠天堂酒店等酒店的标间在80-280元/间不等,均设施齐全,提供24小时热水淋浴、电视、宽带上网等。新都桥木雅背包客栈,25元/人,电话:0836-2866565。

康定住宿:康定郎色岭卡酒店,228元/标间,地址:康定炉城南路30号,电话:0836-2878822。康定香巴拉酒店,218元/标间,地址:康定向阳街12号,电话:0836-2812222。康定香巴拉年龙宾馆,90元/标间,地址:康定光明路33号,电话:0836-6695888。康定喜博酒店,170元/标间,地址:康定南郊炉城南路318国道主干道上(公主桥向上800米),电话:0836-2818688。登巴客栈青年旅舍,50元/床,120元/标间,地址:康定东关茶马古道36号,距康定汽车站300米。

【美 食】

从新都桥开始口味渐渐以藏式为主,蔬菜种类减少,藏式口味的糌粑、面粉、青稞、酥油茶、牛羊肉随处可见。街头小吃不仅风味十足,而且非常便宜,几元钱即可吃饱。

到了康定建议一定要去尝尝当地的凉粉,康定凉粉在藏区是非常有名的,由当地的白豌豆精制而成,韧性很好。口味可随自己的喜好增减。现在最有名的是一家叫小兰凉粉的凉粉店。另外值得推荐的是夜市上五花八门的烧烤,蔬菜肉类无所不包,味道也很好。

【最佳旅游时间】

新都桥最佳时间为夏秋季节。从6月开始到11月都可以前往新都桥旅游,这段时间可以欣赏到新都桥最美的景色。尤其是每年的深秋时节,深秋的色彩、层次和光影都是最好的!而秋季最佳时间是在每天的早上和下午的6:30左右,光线达到完美的饱和!

黑石城一年四季都适合拍照。如果想最好地拍摄贡嘎山,还是适宜在云雾较少的早春、晚秋和冬季。另外,由于贡嘎山早上是逆光,下午到傍晚是侧光,所以下午和傍晚是拍摄贡嘎的黄金时间。

【装 备】

如果自驾前往,驾驶车辆一定要越野能力强且底盘高的。川西高原早晚温差大,无论寒暑季,最好都带上厚一些的衣服。6月到9月为这里的雨季,但无论旱季雨季,帽子和墨镜是必备之物。高原紫外线强烈,防晒霜最好带防晒指数在30以上的。

【摄影师简介】

杨双,四川省摄影家协会会员、资深撰稿人,专注于中国西部高原风光人文摄影,摄影作品在全国性影展影赛中多次获奖。

【摄影师手记】

黑石城总像有那么一股强大的磁场,无论我们身处何处,都能牢牢地被它吸引,让我们朝圣般地、一遍又一遍地来到这里。

似乎每次上黑石城,在我们身边都会发生一些不可思议的事件,最近的这一次,就发生在我们当中最年长的钱老身上。

钱老,“老骥伏枥、志在千里”型摄影发烧友,退休之后,开始纵横祖国大江南北。虽已逾古稀之年,但廉颇虽老,饭量很大,令我们都非常佩服!

通往黑石城的乡道从黑石城的山坡下通过,从乡道到黑石城的这条不是路的路虽然只有短短的600多米,但在海拔4400米的高原之上,对很多人依然是难以逾越的险途。让所有人没有想到的是,一开始,钱老就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儿响叮当之势火速甩开队伍,直接窜上了黑石城。不过人算不如天算,由于当天黑石城的天气太冷,寒风呼啸不止,相机耗电量很大,外加钱老未带备用电池,不得不返回山下车中取电池,接着又一次“嗖嗖嗖”地上来了。

而我们队伍里的年轻人呢?在钱老的折返跑之间,兀自气喘吁吁地在爬向黑石城的路上,眼见着钱老二次“超车”,只能躲在背风处徒唤奈何。钱老的身体素质让所有人都翘起了大拇指,看来要想身体好,摄影是王道啊!

此次在钱老身上发生的不可思议事件则始于我们驱车从新都桥去往黑石城的途中,钱老不小心摔了他的D700,机身和镜头都有损伤,D700的照片回放功能失灵,以至于后来钱老用D700拍摄的片子也全部发虚。从黑石城拍摄回来,钱老将D700的存储卡放进他的D800(双卡机)中回放查看,而此时,却出现了D700的储存卡和D800的储存卡相互复制的现象。翻遍说明书,我们也百思不得其解。这一切,都是神秘莫测的黑石城的造化吗?

责任编辑 / 杨鑫 

版权声明

凡中国国家地理网刊登内容,未经授权许可,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要评论?请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您也可以快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