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涨潮落间


发布时间:2013年02月22日 文章出自:行天下 作者: 何兴水 

标签: 霞浦县   湿地   海岸   岛屿   风景物语   风土人情   

海滩,也许是地球景观中最富于变化的一种。一片潮水荡过,宁静的沙地就变成了生命蓬勃的地方。潮涨潮落间,景致不断变化,生命不断更迭,海岸的迷人之处恐怕正在于此。

而在我心中,故乡霞浦正是神州大地上、潮涨潮落间,最美的一处。

画框里的霞浦

天赐的美地

霞浦坐落在海峡西岸东北翼,海岸线曲折蜿蜒,长达404公里,曲折率为1:10,冠福建省海岸曲线度之首。正是这曲折蜿蜒的海岸线,成就了霞浦绝妙的景观。港澳、滩涂、岛礁、生产养殖与在自然劳作中的人们,在不同的光影变幻中组合出万千姿态。

我就出生在这万千变化景致的核心——三沙镇。中国最美的滩涂在霞浦,霞浦最美的地方就在三沙。小时候,每到放假,小伙伴们成天都会泡在海里,拾鱼、踏浪、捡贝壳……那时候条件艰苦,很少有机会出远门,我以为外面的世界都应当是碧海蓝天、霞光掠影,也不觉得自己的家乡有多美。

讨小海·缯网

讨小海·出网

讨小海·归鱼

讨小海·编织幸福

“晨日初绽笑晖影,小城清卧半山岭。他人仍酣昨日梦,鱼满我仓向家迎。”朝霞辉映海天,男人起网讨海去喽!这样的场景在我的镜头中不知道出现过多少回,我喜欢拍男人讨海的场面,那总让我想到“英雄”这个词,而我,却只能与这词儿擦肩而过。

70年代,我被老三届上山下乡的大潮“冲”到了小皓。小皓也属于三沙镇,离家不远,那儿的海也特别美。但是,作为劳动改造的对象,我们这些镇子上的年轻人是根本没资格下海的,每天上山砍柴挑草,修修水库,偶尔抬头望望远处的大海,心里总是郁闷。男儿志在四海,为何我要憋在这儿?

有时候,渔民捕上来的鱼可以留下一些作口粮,伙食比较好,所以大家打破脑袋也要讨好他们,关系混成哥们儿了,也能经常开开荤腥,算是憋闷生活的一点慰藉。

男人出海有一种英雄主义的豪迈气氛,但在家守候的女人们却总是“成功男人”背后那个令人感伤的角色。大海无情,她们只能静静地守候,平日里靠织渔网、干农活、带孩子来打发难耐的寂寞与等待。

养蛏

正是滩涂造福了霞浦。

从专业角度来描述,滩涂就是河流或海流夹杂的泥沙在地势较平的河流入海处或海岸附近沉积而形成的浅海滩,是陆地和大海之间友好的纽带。仅福建省就有近300万亩的滩涂,在漫长的岁月洗礼中,经过无数次潮起潮落,形成了自己特有的景观。如今,滩涂摄影几乎成了霞浦的旅游支柱产业,每年都有成千上万的摄影师来到霞浦拍摄。

在当地老百姓眼中,滩涂则是一片种瓜得瓜、种豆得豆的富饶“土地”,人们养蛏、拾鱼、养牡蛎,过着渔樵耕读的生活。

拾鱼

弹涂鱼,又名花跳、跳跳鱼,像青蛙一样,是一种由鱼演变到两栖类的动物。这种鱼肉质鲜嫩可口,含有丰富的蛋白质和脂肪,我们当地人都把它称作“海上人参”。

沙塘里的滩涂上,弹涂鱼就特别多。这些小精灵早晨都要跃出泥土来透透气,每天渔民就趁着这个时候结伴来这里拾取。有的人也用土方法来诱捕,日落之时在泥滩上插上竹筒,第二天去看看吧,每个竹筒里,都会蹲着那么几只弹涂鱼。

可现如今,这么富庶的滩涂,地方政府却为了可观的经济收益大搞围海造田。美景就快没了,尤其是沙塘里,部分海域已经被“改造”了。

养牡蛎

牡蛎养殖也是霞浦的支柱产业之一。牡蛎,也叫海蛎,肉肥爽滑,味道鲜美,素有“海底牛奶”之称。

捕海蛎有三种方法。一是在礁石上采集野生的,俗称礁蛎,虽然个小,但品质上乘。另一种方法是将短竹竿插入滩涂,海蛎苗自然吸附生成,俗称竹蛎。或者,像珠串一样把海蛎壳穿起,进行人工种苗培育后,像晒衣服一样一排排挂在滩涂的竹竿上养殖,俗称挂蛎。

海带呀紫菜

霞浦是中国海带和紫菜的故乡。

霞浦的海带产量为全国之首,每逢五月,便是海带收获季节,海滩山坡晒着,海面空中挂竿晾着,所到之处的空气中都弥漫着腥香味。更有渔民直接从海滩向岸上的山头拉起数条钢缆,装上滑轮直接把海带拉挂起来晾晒,像是飘在蓝天白云中的经幡。

涨潮时分,海面S形的航道上百舟争流,机声隆隆,渔民满载着希望归来,马不停蹄的将海带运到各自的晒场。

北岐紫菜场

小皓紫菜场

海带呀紫菜

中秋一过,秋高气爽时分,渔民更忙起来。他们在海涂上规划扩建紫菜养殖场,沿海全线都有养殖场,每个海湾的养殖场都一直延续到天边。渔民或拉竿或挂苗绳,海面船只穿梭,满滩满海都是竿影、人影、船影,一派繁忙的景象。

整整操劳了一个月,渔民就可以边养护边收获到来年春天。紫菜苗绳初下水时呈现出白色,之后逐渐变黄变绿再变黑,这个周期渔民称为“一水”,大约有半个月。每月一水,五个月为五水,霞浦人就这样一水一水地收获梦想和希望。

畲乡风情

福建是畲族人聚居的地方,霞浦的水门和崇儒两地就是别有风情的畲乡。

福建妇女勤劳能干的美名已经名扬天下,惠安女就是最好的例证。而在霞浦人看来,畲族妇女的勤劳朴实也毫不逊色。

畲族人的装束有浓郁的民族特色,被称为“凤凰装”,即喜在衣领、右襟、袖口和围裙上刺绣花鸟及艳丽的花纹;头发盘梳成螺式或截筒高帽式,发间束红绒线,配以银质头饰。

畲族有自己的民族节日。农历三月三要煮“乌稔饭”祭祀祖先,除了对歌盘歌,还表演传统的“加官舞”、“龙头舞”等。除此之外,四月初八做麦精饭,十月祭多贝大王。

2010年10月,在崇儒畲乡,我赶上了一次热闹的糍粑节。糍粑节一年一次,时间不固定,此时,村寨里家家户户都要做起糍粑,好不热闹。

在糍粑节上,偶然看到姑娘们在厅堂里玩“猴子抓石头”的游戏,一下子勾起了我儿时的记忆,我们小时候常玩这种游戏。

而今,一切似乎已经远去。我不可能像小时候一样,光着屁股不管不顾地冲进大海,也不能像海边的汉子们一样张开大网,去征服大海。我能做的只有踏遍霞浦每一个地方、翻过霞浦每一个山头,选一个最好的位置,端起镜头,留住最美的瞬间。当有一天,霞浦因为围海造田完全消失在人们的视线里时,我能告诉后人,最美的霞浦是个什么样子。

霞浦摄影行笺

【交通指南】

飞机:乘飞机可飞抵福州机场或温州机场,两地离霞浦均2个多小时车程。

动车:从福州或温州出发,50分钟即可到达霞浦车站,上海、杭州、温州、福州、厦门每天均有多班动车经停霞浦。

自驾:走贯穿南北的沈海高速公路,在“霞浦”或“三沙”出口下高速即可,沿着平坦的公路沿线,有许多拍摄点,可以在方便车辆停靠的地方驻足选景,享受轻松惬意的拍摄乐趣。

【经典线路】

霞浦被誉为中国最美丽的滩涂。春去秋来,每一个季节,霞浦都会呈现不同的风韵和景致,平整的沙滩风貌、别样的滩涂养殖、奇特的海上人家、无限的海滨风光、别致的地域特色,成为摄影人的天堂。

霞浦有4条经典拍摄路线:

东线:松港乡北岐、古岭下,三沙镇小皓、岗尾、古镇、花竹、三沙渔港,大嵛山岛(被誉为“中国最美丽的十大海岛”之一,从三沙乘飞艇十几分钟即到)。东线是拍摄滩涂、紫菜养殖、渔港夜景、海上日出的好地方,其中三沙镇一带几乎是霞浦拍摄的中心点。

南线:沙江镇沙塘里、沙江、涵江,溪南镇围江、台江,这一线主要拍日出、滩涂、挂蛎养殖、收海带、海上渔村等人文景观。

西线:盐田畲族自治乡北斗、钓岐、南塘、杯溪、七都,可以拍到即将消失的连家船民的风俗生活、古民居群等。

北线:这一线的重点是牙城镇杨家溪,它是国家级旅游景点,中国五大观赏红叶的胜地之一,在此可拍到万株红枫、千年古榕群、竹筏漂流及海岸风光等。

【美食住宿】

美食:当地可以品尝到特色福建小吃,比如闽南糊、鱼丸、鱼面、九层糕、滑溜糕、海鲜锅边、鸡卷等。当然,几百种生猛海鲜更是任君品尝。

住宿:近年来,随着当地旅游业的发展,霞浦已经成为一个宾馆城,沿街随处可见各种家庭旅馆,一般标准间均价为60元/晚。在霞浦县城,晨曦大酒店是个干净的好去处,双人标准间为188元/晚,地址:霞浦县三河路6号,电话0593-8787888。如果要落宿三沙镇,可以前往圆山酒店,双人标准间150元/晚,地址:三沙新城178号,电话0593-8666008。

【摄影贴士】

拍摄要诀:在霞浦拍摄,最大的秘诀就是要掌握潮水和天气如何变化,找到它们之间完美的结合。一年四季、晨昏之间霞浦海面呈现的景致都不一样,云层变化间,会呈现千变万化、阴阳交错的光影效果。一般,晨昏两个时段是最佳拍摄时间。

如果想接受专业摄影师的指导,告诉你什么时间、在什么位置能拍出最美的照片,可以求助于当地的专业摄影师。当地有许多摄影师工作室提供包吃包住、培训、指导拍摄的全程服务,不妨给他们打个电话,可以省去诸多烦恼。这里推荐霞浦摄影创始人的工作室,何兴水霞浦滩涂摄影工作室,全程陪同拍摄、培训指导、包食宿行,全程5天4晚共1800元,电话0593-8691695。

摄影师简介:

何兴水,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福建省十杰摄影家,霞浦摄影协会副主席,霞浦滩涂摄影的开拓者。常年在霞浦拍摄,有五百余件摄影作品及专题在国际、国内获奖展出刊发,出版画册《中国最美丽的滩涂-霞浦》。

摄影师手记:

我的童年照过两次像。一次三岁时,最疼我的姑姑带我照过一次,还有一次就是小学毕业证上的照片。第二次照完相,相片洗出来,摄影师拿着左右端详,然后竖起拇指连连说:很俊,很俊……于是,我对照相产生了一种神秘的好感。

上中学时,我同学的姐夫在渔业公司保卫科工作,单位有照相机,我常常趁着一起郊游的机会,借来拍上几张。那时候就幻想自己能有一台相机。工作以后,攒了钱买了第一台相机,是海鸥4A120双反相机,自配冲印药液、自制放大机,一家人拍拍照其乐融融,节假日就到乡下或军营或给学生拍照,其乐无穷。

2004年“五一”是我最难忘的日子,我买下第一台数码宝贝—nikonD70。我开始我专注于霞浦的拍摄,那时候,专门拍摄霞浦的人凤毛麟角,没有任何路线可以参考,一切都要自己来。为了勘察到最佳的拍摄地点,我常常要翻山越岭一整天,甚至还曾在夜晚被困在深山中,没有手机,没有对讲机,真不知道当时怎么活着回家的。但每当云雾消散,那梦幻般的海上家园呈现在眼前时,我觉得一切辛苦都值得。那鸥鸟掠过浪尖,那金色沙滩褐色礁丛,那港湾远空的一抹红云束光……我能走遍故乡的每一寸土地,倚海作画,我太幸福了。

责任编辑 / 宋歌 

版权声明

凡中国国家地理网刊登内容,未经授权许可,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要评论?请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您也可以快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