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回西溪河


发布时间:2013年02月18日 文章出自:行天下 作者: 林强 

标签: 凉山彝族自治州   河流   峡谷   

在四川大凉山深处,隐藏着一处景色壮美的峡谷——西溪河峡谷,峡谷之中有一个让我心系多年的村庄——阿布洛哈村。
从第一次走进西溪河峡谷开始,我就被这里的景色深深震撼,也被阿布洛哈人的淳朴所感动,从此和这里的山水,这里的村民,结下不解之缘。

峡谷“探险”

西溪河位于四川凉山州,是金沙江的一个支流,在如刀削的山谷中穿行而过,阿布洛哈村则是峡谷深处的一个村落。这里四面环山,交通十分闭塞,而我会前往当地,也是出于一次偶然。

第一次听到阿布洛哈村的名字,是2003年去四川布拖县调研的时候。这个村子曾被称作“麻风村”,上世纪60年代初,为了防止疾病蔓延,一些麻风病患者曾在那里进行集中治疗。

听说阿布洛哈村后,我一直想去看看,可是很多人都避之不及,一是对麻风病还是心有恐惧,二是前往这个村子的路实在难走。经过一番周折,2005年,我终于找到了一位向导,第一次走进了阿布洛哈村,开始了峡谷中的“探险”。

阿布洛哈在西溪河峡谷深处,没有车辆可以到达,完全靠脚力,而且路极难走。这里所谓的道路,就是穿行于悬崖峭壁之间不到一米宽的土路,走在其中时刻有心惊肉跳的感觉。

从海拔3891米的阿布采洛山口,下到阿布洛哈村,有10多公里路程,落差2000多米。

道路的坡度有60多度,里侧是山岩,外侧就是深渊。这可以说是我这辈子走过最险的路,由于下坡的惯性,脚趾都淤了血,但是也顾不得了,因为还要时时防备摔下山崖。

古旧的村落

经过一番跋涉后,终于到了阿布洛哈村。眼前的景象,让我觉得时光倒回了几十年,整个村子都是简陋的茅草屋,村民穿着也很破旧,没有电,更别提其他现代设备。

现在村中已没有麻风病患者,但由于长期远离社会,这里的人依旧有些离群索居的感觉。我进入村子时,村民都很惊奇,大家都围坐在一起,对于我和我手中的相机,他们都很感兴趣。后来每次到这个村子,我都会给他们拍照留念。

阿布洛哈村的村民大多是彝族人,由于长期生活在隔绝的环境中,他们的穿着仍是比较传统的服饰,男女都会披察尔瓦(类似披毡的斗篷)。

原始耕种

当地人的生活来源主要是靠荒山间开辟出来的500余亩土地,耕种的方式是最原始的刀耕火种。

阿布洛哈村属于亚热带气候,生长着很多仙人掌,土质比较贫瘠,农作物很难高产。

在村中,我常看到妇女和孩子辛苦劳作,与城市中的妇女儿童形成了极大反差,柔弱的身躯承载了过重的负担。

天赐的食物

由于地处峡谷地带,这里的温差比较大,农作物根据海拔的不同而变化。山顶上缺水,大多种玉米,山下水分充足,可以种些稻米,还有一些水果。

这里的农事完全是靠天吃饭。2006年,阿布洛哈村遇上了旱灾,粮食都不够吃,知道这个消息后,我从成都买了8000多斤大米,运到了村子中去,村民挨过了饥荒。

除了种植一些粮食水果,当地人也会到江中打鱼。我刚去的几年,西溪河和金沙江的鱼很多,不过最近两年,江中的鱼类越来越少。

彝族每家每户都养鸡,大多是放养的状态,这里的鸡长得慢,要一年多才能长成,不过肉质很好,是纯天然的美味。

闭塞的交通

西溪河峡谷的山体特别陡峭,很难修建公路和桥梁,村民出入只能靠步行。如果从谷底进入阿布洛哈村,需要过溜索,我也是经过“培训”后,才顺利过河。可是当地人不仅能自己过河,还能带着鸡、羊一起过。

溜索大多修建在水深的江段,水浅的地方就要淌水过河,即使在天冷的时候,也只能硬着头皮过河。

摩托车这样的交通装备,对于峡谷之中的人来说,是少见的“高级货”。孩子们见了这个“铁马”,纷纷要试骑一下。

赶场

赶场是峡谷中村民重要的集会,大家会从各自村子赶来,到交通发达一些的村镇交易,有的甚至要走半天的路。交易的物品大多依靠马匹来驮,在交易场地的边上,就会见到成群的马。

赶场时,村民大多会带着自家的物产换钱,然后再买些油盐等生活必需品。这对他们来说是重要的生活物资交换,也是一次难得的聚会。

赶场除了买卖东西,也会有些娱乐的小游戏,简单的掷骰子就能吸引好多人玩半天。跟随大人赶场的孩子,也在一旁围观,没有零花钱玩游戏,饱饱眼福也不错。

峡谷学堂

2005年,我到阿布洛哈村时,最震撼的一件事,就是村子里没有学校,加上交通闭塞,全村老老小小很少有人识字。当时我就下定决心,要帮这个村子建座学校。

村中的孩子十分单纯,他们平时的生活也很简单,玩耍都在山野之中。没有游戏机,没有变形金刚,一个最老式的爆米花都能让他们兴奋地聚集到一起。

离开阿布洛哈村后,我向多方建议修建学校。经过协调,这所峡谷中的学校终于得以建成,村中的孩子们兴奋得不得了,我内心感到无比欣慰。

2005年9月15日,学校正式开学,40多年来阿布洛哈村第一次响起了读书声。学校中的孩子年龄差距很大,小的有6、7岁,最大的有17岁。

那个最大年龄的孩子名叫吉觉大地,上学后他曾给我写过信,在信中他说:“原来没有学校,想学点知识学不到,所以我现在成了一个青年才上学,我心里很难过。”

文化的传承

熟悉彝族文化的人,都会了解,彝族的文化是由毕摩传承的。“毕摩”是彝族语,“毕”是念经的意思,“摩”是有知识的长者。

毕摩是整个彝族社会当中的文化传播者,同时他们也是彝族的祭司,会主持各种祭祀,在凉山地区毕术保存相对完好,但也在发生改变。

这是毕摩诵念的文本,都是世代相传的手抄本,有不同的用途。

随着社会的发展,彝族的一些传统习俗用品也在减少,而这些都是弥足珍贵的民族文化。在学习更多现代知识的同时,传统文化也不可以丢失。在校舍的边上,修建了一间彝族传统文化用品的展览室,在那里与彝族传统有关的物品,都得到很好的保存。

出路

西溪河峡谷的风光在外来人眼中是撼人心魄的景色,对于生活在这里的人们来说,却是一道阻隔,特别是那些峡谷中的“新生代”。

长久以来,我一直认为捐赠对这里的人,特别是下一代,并不是最好的方式,如何能让他们更好地生存,才是应该深入思考的。

现在村中的路已经拓宽,比以前要方便很多,但还是无法和交通便利的村镇相比,解决最基本的生活问题,让当地人与外界社会更多的接触,才是最需要的。

经过一番考核,阿布洛哈村的一个年轻人要出去当兵了。他是村子中第一个军人,大家都为此感到自豪。

能促成这件事,我也很高兴,因为这是一个走出大山的机会,让他看看这个世界有多大,以后的人生,也多了一个选择的机会。将来,那些更小的孩子也会透过书本,认识外面的世界,并不断努力去实现自己的梦想。

【西溪河峡谷行笺】

交通

前往西溪河峡谷,一般要先到西昌,火车或飞机均可到达。到达西昌后,可乘巴士到达布拖县,这段路都比较好走。

从布拖县到达阿布洛哈村有两条路线可行,一条是从布拖县出发,先乘巴士到达拖觉镇,然后搭摩托车或者面包车到乌依乡,乌依乡到阿布洛哈村则要靠步行,现在路况改善了,大约3小时左右即可到达。

另外一条路线是从布拖县出发,经拖觉镇继续向南,然后向东至对坪镇,从对坪镇过江,步行可到达阿布洛哈村,这条线路路况好一些,但有些绕远。

饮食

阿布洛哈村的生活条件相对落后,没有对外接待场所,前往当地最好自备一些食物。若商量妥当,可以在彝族老乡家吃饭,相应给一些饭钱或是送一些日常生活用品。彝族的鸡大部分都是山中放养,味道很鲜美,若想吃鸡肉可以与老乡商量买一只。

住宿

阿布洛哈村没有接待住宿的地方,人少时可以考虑住到学校里,不过最好自备帐篷和睡袋,既方便也卫生。若是扎营建议选在峡谷边的平坦地面,这里可以纵览西溪河峡谷风光,日出日落的景象都十分壮观。

提示

由于是峡谷地带,5、6月份当地天气比较热,前往的最好时间是9、10月份,那时天气比较舒服,也是农产品收获季节,能吃到一些纯天然的食物。

当地生活条件不能与城市甚至一般村镇相比,去之前要做好准备,自己需要的物品也要携带齐全。另外,如果从乌依乡徒步至阿布洛哈村,要从当地请一个向导,避免迷路。从乌依乡进入阿布洛哈村后,可以徒步至对坪镇,这条线路从峡谷上方下至谷底,能充分感受峡谷之美。

【摄影师简介】

林强,中国摄影家协会理事,曾出版过《走进大自然》、《硕果》、《海螺沟》、《边疆万里行日志》等摄影画册。

【摄影师手记】

四川凉山布拖县西溪河峡谷,地形险峻,落差达到3000余米。由于高峻和险恶的环境,在常人的眼里,这里与外界几乎无法沟通。

在这些险山恶水之中,自古以来,就生活着一群勤劳、朴实的人民。在那里,保持着中国最完整的自然生态和人文环境,那里的人们用自己的双手向外宣示着顽强的忍耐力和无穷的智慧。

近年来,我多次前往西溪河峡谷,在那些险峻的山崖上和沟谷里穿行,度过了多少个难忘的日日夜夜。每当我在峡谷里迎来一个个日出的时候,每当我同这些人们接触交往的时刻,就会感受到一种召唤,那是一种与以往生活经验完全不同的情怀。这种感受来自他们的坚韧、忠厚、真实和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他们的工作是单调却神圣的,他们一头拴着生活中的现实,另一头系着飘在天上的超然,使我在每一次与他们的接触中都净化了自己的心灵。

责任编辑 / 王丽晶 

版权声明

凡中国国家地理网刊登内容,未经授权许可,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要评论?请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您也可以快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