厄尔布鲁士之火


发布时间:2013年02月17日 文章出自:行天下 作者: 周行康 

标签: 俄罗斯   山地   户外天空   雪山   

厄尔布鲁士山,传说中火神布罗米修斯受罚的地方。2004年6月,我独自前往俄罗斯,点燃心中的厄尔布鲁士之火。

波折的开始

2004年初,我与几个山友计划自主攀登一座境外山峰,最后选择了厄尔布鲁士山。后来大家因事无法前往,我就一人踏上了前往俄罗斯的旅程。

当时,前往俄罗斯签证期只有15天,可是厄尔布鲁士是座天气多变的山峰,我本想申请更多时间,还是未能通过。签证的时间是6月15日至29日,可是没料到入关时,离境时间被写成26日,而我是在旅程将要结束时候才发现。

到达莫斯科后,我联系了一位当地的朋友,当日就住在朋友家中。这次是自助行,费用上尽量控制低一些。在莫斯科只呆了一晚,来不及欣赏风光,我便转机到矿水城(Mineral Vody)。

到了矿水城机场,我联系了当地探险公司,探险公司会有固定班车来接送登山游客,我搭乘他们的巴士前往矿泉城。

矿水城是旅游胜地,也是一座边境城市,前往当地需要边境证件。由于时间仓促我没有办理证件,不过安检员居然没有检查到我,总算顺利到达厄尔布鲁士脚下的Baksan Valley。

我的住处也是探险公司帮助安排的,虽然我没打算和探险公司的队伍一起登山,但在一些手续办理上,还是尽量委托他们,因为在俄罗斯会用英语交流的人很少。

在入住的地方,我居然发现了中国登山的“源头”。中国登山与前苏联有很大关系,可以说中国登山的“老师”是前苏联。看到老一代登山人在厄尔布鲁士训练的照片,让我有种时光交错的感觉。

适应性训练

在正式进山攀登前,需要有一个适应性训练,线路就在厄尔布鲁士山对面的山峰,从海拔2000多米上升到3700米。

厄尔布鲁士山的攀登季节,相对长一些,但天气变化较多。好的天气只会持续一两天,因为这里近邻黑海,水蒸气比较多,而且这座山的雷电也很出名,因此天气差的时候绝不能以身试险。

训练时天气很好,可以清晰地看到厄尔布鲁士山,两座比邻的美丽山峰,让人心生向往。

厄尔布鲁士山海拔5642米,双峰并峙紧紧相连形成“驼峰”的样子,一高一矮双峰海拔分别为5642米(主峰)和5595米(卫峰)。

这是厄尔布鲁士山对面的山峰,也很漂亮,但坡度更大,我心想若日后能尝试下也不错。

训练结束后,与队友一起吃饭,互相熟悉开始聊天,这支队伍可以说是“联军队伍”,有英国人、美国人、俄罗斯人,当然还有我这个中国人。

队伍的向导说,来攀登厄尔布鲁士山的中国人很少,像我这样单枪匹马到此地更是少见。

初上大本营

俄罗斯山峰管理很规范,整个大本营交由一家公司管理。所有前往大本营的人,都要提前预约,山顶所有住宿、餐饮都统一收费。

由于个人进山需要许可,我就把费用交给探险公司,和大队伍一起上了大本营。大本营海拔3750米,海拔高差1000米内都可以滑雪,上段是具有挑战性的“野雪”,下段是大众雪场,能看到很多小朋友的身影。

上了大本营后,同行的队友们很兴奋,他们有些从未有过攀登雪山的经验,甚至有人是第一次穿上高山靴,我不禁对这支“联军队伍”有些担心起来。

在大本营休整的时间,我继续向上爬了一段,在海拔4000多米的地方,看到了一处残破的建筑。据说这是二战时,德国人在此留下的工事。

二战期间,德国人在此修建了很多“高山旅馆”,苏军组织部队攻取厄尔布鲁士山,但由于很多战士缺乏高山作战经验,被冻伤、冻死。总结经验后,苏军组建了一支高山部队,并配备了登山装备,经过艰苦的战斗,重新夺回了战略上的制高点。

一个人向上走,不时打开GPS寻找定位点。制订这次攀登计划的时候,我将传统路线的GPS点进行对比,确定了最终的定位点。这座山的攀登线路难度并不太大,只要不走错路就不会出现问题。

豪华设施

当晚,我们住大本营,厄尔布鲁士大本营的管理十分规范,井井有条,如果国内山峰管理能做到这个水平就好了。

大本营房间是由一个个大铁皮桶组成的,虽然房子是由铁皮制成,但其实更为环保,因为高山帐篷的可使用次数很少。在攀登雪山过程中,高山帐篷使用4、5次就会出现问题,就算保护妥当,也只能用10次左右,而铁皮房的应用率则很高。

铁皮房的内部空间不是很大,但比起帐篷要舒服很多,而且安全性也更高。

这种雪地车是用来高山运输的,从大本营到4600多米的攀登起点,可以不用自己徒步,只要提前预约,登顶当天就可以乘坐这种雪地车先到达攀登起点。

大本营还提供图片式的天气预报,由专门的气象机构提供,做的十分精细。

国外登山队伍中,一般都会有一个专门负责天气的“WEATHERMAN”,他会同步一些天气信息,包括风向风速,能够精确到两个小时。气象信息对攀登影响很大,定时更新天气信息也是规范化服务的体现。

扎营受阻

由于是登山高峰期,我想登顶的前一天能早点出发,并尽量一个人完成登顶过程,所以就离开大本营,爬到4600多米的地方扎营。

我带了帐篷和炊具以及足够的燃料,扎营完全没有问题,而且一个人这样靠近山峰,会有另外一种不同的体验。

扎营完毕,我一个人在那抽烟听歌,眺望远处的山峰,感觉很是惬意。过了一会,三个滑雪者从山上下来,虽然滑雪的人很多,可是没想到在海拔4600多米的地方还会碰到。

他们看到我扎营后,就停下来告知我,在这里扎营是不允许的,并且立刻与大本营联系,让我尽快下山。这位就是“举报”我私自扎营的仁兄,他陪同两名滑雪高手在高海拔地区滑雪,据说其中一名女士曾是冬季奥运会的奖牌获得者,而他们前往高海拔地区滑雪也是得到批准的。

他很有礼貌但也很坚持,让我赶紧下撤到大本营,因为营地左右两边都是冰裂缝地带,在这里扎营十分危险。我只好“投降”,乖乖回到大本营,毕竟安全是首位的。

终极冲刺

6月22日,正式攀登的时刻到来。凌晨,我们分成两批出发,一批自行攀登到4600米,还有一批是坐SNOWCAT。当天登顶之前天气非常好,接近登顶时候开始变天。

到达海拔4650米以后,我前面都有登山者,而我就按照自己的节奏慢慢走。渐渐地,天亮了起来,绵延的雪山尽收眼底,景色真的很美。

上升到海拔5100米左右,是一个鞍部,当时我已经和很多人拉开距离。过了鞍部有一段路特别陡峭,这时天气开始变差,前面有一支队伍已经放弃攀登。

我们到了鞍部时,主峰已被云笼罩,云中是小风雪。冰雪岩混合的地方危险度很高,而队伍中很多人没有带冰镐,要应付这样的状况很有难度。第一次登雪山的人,更是不知道如何处理这样的状况。我和向导商量了一下,在那里修一个小路线,把冰锥和绳子结合,我们将其他人,一个个送了上去。

随着海拔升高,坡度越来越陡峭,队伍逐渐拉开了距离,有的队员由于体力不支放弃登顶。剩下的人则开始在风雪中寻找顶峰,我曾经看过关于这座山峰的资料,这座山峰的顶峰有一块较大的石头。我与向导两人一起用GPS寻找顶点,终于两点重合,迅速把身边的人叫到一起,我们登上了厄尔布鲁士的顶峰了!

下撤

山上风雪很大,气温很低,在确定登顶后大家就开始下撤。对于整个登山过程来说,登顶并不意味着登山结束,而只是完成了一半,大多数危险都是在下撤过程中发生的。下撤时,人体体力透支,走路容易摔跤,判断也会出问题。

下撤的过程中发现更多云升起来了,这就意味着接下来天气要变差,我们都加快行动步伐。不过下山时大家状态转好,顺利下撤到大本营,就这样,即将要告别厄尔布鲁士了。

当晚在大本营住了一晚,一起登山的朋友们开了一个庆功宴。虽然语言不通,但唱起苏联歌曲,就会有很多人一起来合唱,气氛热闹至极。

再见,俄罗斯!

离开矿泉城,我回到莫斯科转了一圈。莫斯科红场没有我想象中壮观,但是建筑风格特别明显。接下来参观教堂,克里姆林宫,特色的街道,感受到十分浓郁的俄罗斯风情。

由于是第一次到俄罗斯,我还想到圣彼得堡看一下,于是买了火车票决定出发。买完火车票后,我发现离境时间竟然是26日,而我已买了29日的机票。实在没办法,我只好自己动手修改了下日期,好在最后几次检查,都顺利通关。

到达圣彼得堡后,旅程接近尾声。当时正值“夏至节”,是俄罗斯最温暖的时候,街道上充满了狂欢的人群,我也加入其中,用心体味这个寒冷国度最惬意的时光。

【厄尔布鲁士行笺】

交通

我从北京飞往莫斯科,然后转机到矿水城,再搭乘汽车至Baksan Valley。需要注意的是,莫斯科的3个机场分别在城市的3个角上,如果要当日换乘,一定要留出足够时间。从国内前往莫斯科,以及从莫斯科前往矿水城,都可以购买往返票,折扣率比较高。

攀登季节

厄尔布鲁士山的春、夏季的天气以温暖、晴朗为主,但会有雷暴,尤其是夏季初比较频繁。为了避开雪崩和雷暴,厄尔布鲁士山的攀登季节通常是6月到8月。

具体天气预报可参考网站(http://www.elbrus.org/eng1/weather_forecast.htm)。

攀登路线

我所攀登的是传统路线,位于山体的南侧。线路走向是北偏西5-15度,接近顶峰时向西偏北。线路特点比较平缓,技术难度不高。海拔4600米到鞍部这一段,线路东西两侧裂缝较多,西侧裂缝区比较危险;鞍部以上,局部有结冰情况,需要注意。

从大本营出发,至4600米的出发点,可以自己攀登,也可以搭乘SNOWCAT,节省时间和体力。

物资准备:

计划开支:

由于没有聘请高山协作,实际支出是1.8万元(不包含前期准备工作的花费), 包含签证费、攀登和莫斯科往返圣彼得堡背包游、往返北京-莫斯科-矿水城的所有费用。另外,若是购买往返机票,可以节省2000元,总费用可降低至1.6万元。

其他

俄罗斯当地通讯,同一座城市不收费用,城市与城市之间的长途话费也很便宜,但是移动电话的费用很高。

考虑到可能发生的天气变化,在日程安排中,预留2-3天作为机动时间。总的行程有可能受到俄罗斯国内或国际间交通的影响,而在日期上做相应调整。

【摄影师简介】

周行康,网名“十一郎”,国内早期山友,民间攀登的积极推动者,目前担任公益慈善机构“苹果基金会”秘书长。他曾带队攀登珠穆朗玛峰,登顶南美洲最高峰阿空加瓜峰等多座山峰。

【摄影师手记】

厄尔布鲁士对我来说,最重要的一点,是我一个人完成的山峰。自主攀登有高有低,高的能开辟新线路,低的能够靠自身力量完成任务,这次在攀登厄尔布鲁士,让我感觉是点燃了自主登山之火。

当然我并不是排斥商业登山,商业登山能够提供很好的服务和保障,每个想要登山的人,都可以通过商业登山接近山峰,了解到自己是否适合这项运动。早期登山时,我曾做过多次登山领队,组织过一些登山活动,经验得到丰富,技能也得到提高。

正是出于对登山的热爱,我渴望学习并了解到更多登山知识,有更多不同的体验,而这些正是自主登山能够带给我的。

责任编辑 / 王丽晶 

版权声明

凡中国国家地理网刊登内容,未经授权许可,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要评论?请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您也可以快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