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峰的礼赞


发布时间:2013年02月17日 文章出自:行天下 作者: 陈嘉翔 李铁元 

标签: 尼泊尔   湖泊   山地   高原   背包旅行   风土人情   

行走珠峰大环线的感受,的确难以用文字描述。那种在云端和雪峰之上行走的空灵与壮美、惊悚与崩溃、浪漫与温润,在你的内心构筑起人生中最宏大的记忆。

机场,惊魂之始

要行走珠峰大环线,卢克拉(Lukla)这个不知名的小村子是不折不扣的起点。从尼泊尔首都加德满都坐这样的小型“飞的”过去,只要40分钟左右。

我和同伴小元爬进了这架只够容纳15人的小飞机,同行的大多是世界各地的背包客。9月底恰逢雨季末尾,厚厚的云层加上紊乱的气流,让这架脆弱的飞机几乎散架。说心里话,那种狂乱的颠簸让人随时感觉要坠机,从所有乘客凝重又兴奋的表情上,已经足以想见当时的心情。

上天保佑,总算在卢克拉平安降落,可这座修建在半山腰上的机场同样让我们倒吸一口凉气:狭窄局促的跑道向下倾斜,飞机起飞是从跑道一头直接冲下悬崖,靠着俯冲升力迅速拉起……这一切着实令人胆寒,看来我们要平安回家,确实需要天大的好运气。

残破的候机大厅是座烂尾楼,机场外却是人潮涌动。他们大部分是根据预约前来接机的向导背夫,还有些是到机场来等活的。我们对商业化的向导天生抵触,很快找到一个本地的小伙子当背夫,他是夏尔巴人,名字就叫帕桑•夏尔巴。

夏尔巴人和藏族同胞有同样的文字和信仰,但他们的语言又是尼泊尔语,融合了两种完全不同的文化。作为我们的背夫,帕桑的英语并不好,说不了几句话我们就要不停地做手势。

峡谷春意

帕桑很快收拾好行装,带着我们进山。按照《孤独星球》的介绍,珠峰大环线通常是18天以上的艰苦旅程。我们则更富有野心,20天的行程计划在15天内完成。这虽然彰显了我们对自己高海拔适应性的足够自信,也为旅途惊险埋下了伏笔。

最初的旅程是一片绿野仙踪般的山谷,林泉飞瀑点缀期间,一派世外桃源的美丽景象。

这段大峡谷的低谷地区,尽是一派田园风光,沿途还有很多藏语雕刻的玛尼堆石板和转经筒,甚至有一座座藏传佛教的寺庙隐匿其间,让人怀疑是不是没有出国。怀着对这片神山的敬畏之心,每次经过有转经筒的地方,我们都会虔诚参拜,希望大山的神明能够保佑我们一路平安。

在山的这边,总能见到这些奇花异草,晶莹得如同玛瑙宝石。虽然我们是植物盲,但也忍不住将它们的倩影采撷下来。

“希望”工程

行走在这片神奇的领地,你会遇到不同人种、不同文化的各色人等,特别是在峡谷间的吊桥上狭路相逢,更是令人莫名感慨。

来自世界各地的背包客自不必说,他们和我们一样带着梦想和希望来此行走;有意思的是,我们路上还遇到了这两位印度教的苦行僧,他们四处云游,一路化缘。虽然他们英语并不是很好,但很好心地给我们的额头上点上了幸运符,并希望我们一路食物充足,好运连连。

在峡谷的路段游走,还遭遇到尼泊尔的“希望工程”。就在这段路的拐角处,一位尼泊尔老伯举个牌子,大概说是要在此地修建一个学校云云,要求驴友们捐款。我们近似半强迫地捐了50元人民币。不过返回的时候,老伯不再要求我们捐款,看来是一方善举,不是劫道的,希望学校能早点盖起。

经过两天的跋涉,我们终于抵达南池巴扎(NamcheBazar)村。这里是最后的补给点,往后海拔便会陡然增加。但让人大失所望的是,在一片缭绕不尽的云气间,传说中的雪山根本不见踪迹,不知道我们参拜神山的希望会不会就此破灭。

驴友行走江湖间,素来有人品一说,在南池巴扎我就遇到一个美国老头,聊起人品问题来。我跟他吹嘘说,当年行走南迦巴瓦和亚丁神山,一样遭遇如此天气,靠着我“吹仙气”把云雾吹开,终于见到极美的雪山,美国老头说,那这次召唤太阳的任务也交给你吧。

我吹了半宿的“仙气”,预祝第二天是个大晴天。可启程时,天阴得都快看不清路了。老头还一个劲埋怨我,说天气因为你变得越来越差了。

雪峰环绕的村庄

我不服气地对美国老头说你看着,我肯定会有好运气的。话虽如此,可在向海拔4000多米的路段行进的时候,却觉得索然无味。或许是上天跟我们开玩笑,走着走着,天意外开始放晴,到中午更是云开雾散,远方的大雪峰阿玛达布拉姆峰(AmaDablam)如天神降临,洛子峰(Lhotse)也若隐若现,让人兴奋不已。

没走多久,在路上又遇到那位美国老头。我得意地跟他说,还是我厉害吧!美国老头早就兴奋地忘了打嘴仗,连连说:“你们中国人真厉害!”

天气大好,心情大畅,我们一口气冲到了海拔4410米的丁普池(Dingboche),这里四面雪山环绕,却要趁着天光不亮就要早起。因为云气大多从早上10点慢慢升起,中午就将雪山遮蔽,到下午就什么也看不到了。

在这里往南面的山谷回望,遥远的Tamserku峰日出景象竟然也能得见。

向东前往Chhukhung营地,我们期望看到更宏大的山景。这段路程果然名不虚传,宏大的雪山似乎近在眼前,似乎它们十分低矮。不过这完全是人视觉上的错觉,眼前雪峰的垂直距离足有数千米,人在雪峰面前极端渺小,远处的“小石头”都比人庞大的多。

我们绕着这段冰湖徒步,几乎沉醉在无尽的美景中。不过,背夫帕桑则在湖边睡觉,似乎对湖光山色一点感觉都没有。

背夫的故事

毫无疑问,我们的两个超级大包,全靠背夫帕桑的辛苦托运。可这些重量对夏尔巴人来说,并不构成太大的负担。实际上,他总能以远远超过我们的速度在山间穿行,很快就能把我们甩得影子都看不到了。等我们痛苦不堪地赶上他,他已经在草坡上美美地睡了大半天。

由于帕桑并不是职业的背夫向导,所以他只会按照自己的节奏在前面给我们引路。沿途总能看见不少职业向导带着外国旅行者,前后各一个来保驾护航。这样当然安全无虞,可似乎也少了很多野趣。不过,自由是需要代价的,帕桑的非专业性让我们几乎遇险,当然这是后话。

背夫们经常会在山间相遇。他们打招呼的方式也很奇特,会手牵着手说上半天话,很是暧昧地微笑。要是人多,还会这样开个背夫Party,痛快地聊上一阵子,也不理会我们是否开始上路。帕桑虽然背着大包,但很快就能再次追上我们,又在前面睡觉等待。

这里是夏尔巴人的领地,沿途都会看到夏尔巴人的纪念塔、玛尼堆,据说是纪念那些遭遇山难的夏尔巴向导。在夏尔巴人看来,那些常年带领人们攀登8000米以上雪峰的向导,是人们仰慕的英雄。他们不仅常年征服着这一连串的世界高峰,收入更是极为优厚,很受姑娘们的青睐。

据说,曾经有一位夏尔巴天才向导,能在一天之内在8000米的雪峰间上下。不过天妒英才,才20多岁就遭遇了山难,成为了永恒的传奇故事。

ChhukhungRi盛典

今天就要从Chhukhung出发,冲击ChhukhungRi(观景的顶峰),从海拔4730米冲击攀升至5550米。这将是非常具有挑战的一天,清晨阿玛达布拉姆峰(AmaDablam)上的第一缕曙光,让我们倍感振奋。从这个角度看,它又变换了面貌。

这是珠峰大环线中众多人迹罕至的路线之一,行走的人极少,也没有固定的道路。当我们出发时,云已经开始升起,我们则必须赶在云雾彻底将雪山遮蔽之前,登上ChhukhungRi的顶峰。

在这样高海拔的地区跟云雾赛跑,确实是一件令人崩溃的事情。走两步就要歇口气,而大部分走这条线路的人走到一半就放弃了。有时候因为起得太晚,云雾中攀上山顶却四面白茫茫,鲜有风景可言,上去也是浪费时间。

经过了4个多小时的跋涉,我们好不容易才爬上顶峰,最后几公里道路让人走得绝望透顶。可当你攀上顶峰,你会知道这一切是值得的。

在这里,你可以见到阿玛达布拉姆峰(AmaDablam)延伸出来的大冰墙,犹如“魔戒”当中冰雪女王的城堡外墙,雄浑而精致无比,如同被人精雕细琢过一般。人间何曾得见过如此宏大的艺术品?

在这片宏大壮阔的山前,我们伴着玛尼堆,静静地呆坐了许久。天地沉寂,万物无声,人一生被雪峰环绕的壮阔体验,又能有几回?

危险的横切

从ChhukhungRi返回丁普池(Dingboche),我们颇有点心满意足,再前往托克拉(Thokla)是一段高差不大的横切道路。没想到,正是这样一段横切,让我们几乎陷入了困境。

背夫帕桑在我们前面走的飞快,很快就不见了身影。启程的时候太阳很大,我们也没有穿更多的衣服。哪里知道半路风云突变,云海伴着狂风袭来,很快让我们身上结满冰渣,能见度也降为零。道路在云雾中似乎伸向无尽的远方,我和同伴也不知道是否迷路了,只能在黑暗中摸索。

靠着天赐的好运气,我们总算没走错路,也躲过了暴风雨。可到达托克拉的时候,我们也近乎冻僵。正是从这天开始,我们隐约开始感冒发烧,却依然强撑着行走,事后才感觉这几乎是在玩命。

雪峰盛宴

不过,珠峰大环线上最华彩的篇章在KalaPatthar(观景的顶峰)等着我们。背夫帕桑背着小书包陪我们上山,这依然是一段海拔提升极大的路段,我们头疼欲裂地跟随着,帕桑则背着包在山间蹦蹦跳跳唱着歌儿在前走,令人好生郁闷。

从尼泊尔这个角度看,珠峰完全没有了世界之巅的傲然雄风,反而在中间显得非常低矮。相比之下,还是要从中国这面观赏珠峰更显雄伟。

攀登KalaPatthar顶峰时,我们才发现这是一段近乎悬崖的峭壁,虽然有石块可供攀登,但松动不堪,一不小心就有滑落的危险。可梦想在最高点坐看云起的信念鼓舞着我们。最重要的是,已经爬了这么高了,实在不忍半途而废,只能冒险向上。

终于站到了至高点,我们兴奋不已,可此时距离日落还有两个小时,我们把帕桑打发下山,静静地坐在观景台,等待日落的绝美时刻。

在海拔5500多米的地方静坐两个半小时原本无趣,山顶的狂风更让人难以忍耐,我们只能躲在岩石的缝隙之间。这时候,竟然来了一只肥硕的麻雀,它根本不怕人,啾啾地在玛尼堆上唱歌,配合着镜头照相,陪伴了我们很久。我们第一次在如此高海拔地带看到这么“珠圆玉润”的麻雀,想必它也是这片神山的一缕魂魄,爱上这片空旷绝美的圣域,不肯到山下那片温暖富足的地方去。

日光如梭,云海如神湖一般在群山间缠绕,下面已不见了阳光,上面却金光万丈。走珠峰大环线,我就梦想着感受云海之上的感觉,行走在天际的感觉。我们默默地祈祷着,期盼那最神奇瑰丽的美景。

在这样的雨季,能看到大环线上诸峰落日的美景,实在需要天大的好运气。这天,云气始终不曾升上来,恰到好处地点缀着群峰,我们遥望着这片世界之巅,美则美矣!但也冻了个半死。

我们不带丝毫遗憾地下了山,此时天色全黑,我们却没带头灯手电从绝壁下山,就是在用生命冒险。背夫帕桑甚至以为我们出了山难,心急火燎地上来搜寻。其实当时想想,得见此景,今生足矣!

冰川之魅

我们对于此次环线徒步已经心满意足,沉沉睡去。转过天来,我们打算去珠峰大本营。一早努子峰的日出超级给力,更奇特的是,那天它保持日光闪耀着伴随了我们很长一段时间,让人心情大畅。

这片大冰川从珠峰顶上延绵而下,让人震撼。在中国那面的绒布冰川海拔很高,尼泊尔这边则在海拔5400米就有了。这片大冰墙后面就是中国,遇到外国驴友会跟我们开玩笑说,从冰川一头推一下,你们就滑回国了。这依然是视觉上的错觉,这片冰川垂直距离都延绵数千米,可谓看山跑死马。

洁白的冰塔林,造型奇特,人在里面微不足道。冰塔林里面不仅有冰川河湖,还有造型各异的形态,如同走在乳白色的冰雪迷宫里。一开始我们还担心冰裂缝,可后来开始在冰塔林里面捉迷藏,实在是前所未见的景色。

这座冰山形似老虎头,脑袋、嘴巴、牙齿一应俱全、栩栩如生。如果不是因为时间不够,我们还想在里面继续探索,看能否发现大冰洞之类的奇观,或是喜马拉雅山雪人什么的。

崩溃的跨越

我们已经完成大环线的东部部分,此时需要西进前往Gokyo,完成一段艰难的跨越。最初这段道路仅仅是平稳的横切,风景不错,天气也好,路上还能看到Cholatse峰那高耸的尖顶,行走的极为惬意。

而此后的道路却艰难得超乎了我们的想象,走到这座垭口边缘已无路可走,我们一开始以为需要翻越这座垭口,没想到向导帕桑告诉我们,垭口另一头是悬崖绝壁,根本无法翻越。我们只能从旁边的一条小路绕行。

沿途都是巨大无比的石块,只能手脚并用地跟着向导爬上爬下。走到真正的垭口面前,大片冰原将道路完全覆盖。走这样的道路很容易导致雪盲,一时间我们措手不及,只能翻出黑色垃圾袋将其绑在眼镜上。

这一天,高原反应和发烧开始真正纠缠起我们。一方面太阳很大,晒得你汗流浃背,可大风很快又把汗水变成冰渣,让你体会什么叫冰火两重天。雪下是乱石,让人深一脚浅一脚,行走得令人极其崩溃。

圣湖

等抵达Gokyo村,高烧与浮肿几乎将我们击倒。但当你抵达世外桃源,第一眼瞥见Gokyo的冰川湖,依然会被完美地震撼。翡翠般色彩,如同梦中香格里拉才能见到的美景,如同小家碧玉。我们住进了推窗可见湖水的小客栈,的确抚慰了我们疲惫的身心。

正是在这里,一位夏尔巴背夫一眼看出了我的症结:脱水。就此我才恍然大悟,光喝水是无法将水补充进身体的,只能更多补充蔬菜、维生素和汤汁。而这座翡翠玉湖,似乎也在滋润着我们。

清晨,在Gokyo村子的另一端,珠峰大环线全程最为著名的金湖倒影,将一个完美的早晨奉献给我们。绵延广阔的卓奥友峰,圆润而温柔,没有努子峰、洛子峰那样尖耸雄踞之感,犹如一位母亲,将我们温柔地唤起,诗意而美好。

飞奔下山

此时,梦想中的珠峰大环线几乎完美呈现,我们对食物的欲望更是压过了风景,只是想早点回到中国去,吃到中国菜的渴望已经压倒一切。于是从Gokyo开始向山下飞奔,由于是下山,这天在11小时内我们直接返回了芒旧(Monjo),沿途秋色绝美,却只能走马观花而过。

一路飞奔,半路上尼泊尔传统的“笑脸”民居,让我在饥渴间蓦然回首,不禁感慨。从惊险壮丽到温润美好,珠峰大环线最后一刻的笑脸,将永远定格在人生的记忆里。

尼泊尔珠峰大环线徒步攻略

航空交通:

北京、上海、昆明、成都都有飞往加德满都的航班。北京到加德满都的机票旺季在4600元左右,淡季在3500元。我们订机票的时候已是9月下旬,恰逢尼泊尔一旅行社在北京拓展业务,买到了2500多元的单程机票,不过需要在昆明经停。这个只是运气好,不具有普遍意义。

从加德满都到卢克拉(Lukla)最好坐飞机,否则要坐一天长途汽车,再徒步5天。票价也较贵,要15900卢比。在加德满都机场有人霸占行李推车来赚钱,其实那是机场免费提供给游客的,不必就此付费。

附:人民币与尼泊尔卢比比价约为1:10.8。

背夫向导:

走珠峰大环线请背夫向导必不可少,一方面是减轻徒步负担,另外一方面可避免迷路或山难。在卢克拉可以找到非常职业化、商业化的向导,每日的报酬也相对高些。好处就是一路行走非常贴心,前后护佑,英语也很好;缺点在于会尽量控制每天进度,让你多付费。

我们请的向导帕桑并非职业背夫,英语表达能力也有限,报酬是600卢比/天,路上有所磨合,但我们大体满意,特别是从KalaPatthar下山时帕桑甚为担心我们安全,连夜上山接应,令人感动。最后临别时我们加倍给了帕桑小费。

如果你实在不愿意请向导,也可以在路上耐心等待,等别人跟着向导经过时迎头赶上,称之为“蹭向导”。我们就曾经被国外驴友蹭过,他们都感觉效果不错。

住宿饮食:

住宿:行走珠峰大环线,住宿不用太过担心。沿途的住宿点较为成熟而且便宜,大概是50—100卢比,有的时候甚至可以免费住。但这里有个奇怪的规矩,就是在哪里住就必须在哪里吃饭,否则会被店家处以10倍乃至20倍左右的罚款。

吃饭:沿途吃饭非常昂贵,海拔越高越昂贵,一般炒个鸡蛋就要200—300卢比,此外就是一些中国人非常吃不惯的食品,像炒面、炒饼、薯条之类的,价格昂贵,且大都是专为西方旅行者预备的。可乐在山上更是奢侈品,250毫升的可乐卖到了500卢比左右,矿泉水也要400卢比。所以,如果有条件尽量多带些食品上山。

用水:此外,山上的热水要价高得惊人,小小一暖壶的热水要400卢比,洗澡成为相当奢侈的事情,基本上不可能。建议带上高山炉头及套锅,在向导指引下可以找到干净水源,可蒸煮些热水喝,另外多带些紫菜蛋花汤,在那样极高海拔的地区会是绝佳的美味。

充电:充电也是海拔越高越贵,且只能交给店老板充电,一般不用带转换插头。老板会亲自计时,随着海拔升高,每小时充电价格从100—300卢比不断攀升。这是旅途中比较费钱的地方。

特别需要提及的是,在Gokyo村我们吃到了全程唯一感到可口的食物——尼泊尔春卷。它像个大煎饺,足有一个盘子大小,蘸酸辣酱吃外酥里嫩,非常可口;此外,这里住得也很宽敞,枕头软被子香,不像沿途其它客栈是臭哄哄的,风景也特别好。

门票:

走珠峰大环线需要购买一张进山的门票,从芒旧(Monjo)再向北就是珠峰国家公园的大门,价格为1000卢比。这里的人比较质朴,门口通常没有人值班守候。

摄影师简介:

陈嘉翔,知名旅游博主、搜狐2009年度旅游达人,曾用时一年耗尽积蓄流浪中国。爱驮着帐篷穿越雪山,也爱背上水肺潜入大海,爱探寻这星球遗世独立的大美秘境,也爱体验世界各地喜怒哀乐的原味生活,擅长以体验者和探索者的镜头记录旅行中的繁华世界。

李铁元,京城职业驴友、旅游达人,爱自由、爱旅行、爱数码,更爱与朋友分享旅行中的珍贵记忆。

摄影师手记:

之所以会去行走珠峰大环线,是中了某位户外前辈高人的“毒”。那次,他行走完珠峰大环线后向我展示了他的杰作,一张张在恰到好处的时间摄取到的最绝美风景,令人心驰神往。要知道,每座山观景的时机都大不一样,这个峡谷或许需要你等待一个雾气氤氲的阴天,那座雪山你要期待一个云开雾散的晴天。能一次采撷这么多的珍宝,着实令我羡慕。

不过最让我心动的,是那张云海之上的图片。那时候天已经暗了下来,日光照耀着万丈雪山,远处无数的朗星已经点缀了苍穹,天地间的宏大与绝美在那一瞬间汇聚……他告诉我,时至今日,他还能在屋里关上灯,看着这张奇幻的绝美天景,犹如又回到那个雪峰之巅的黄昏,回到在天堂行走的日子里,一坐就是几个小时……

就这样,我来到了珠峰大环线,来到了他曾经站立过的群山之巅,坐看云卷云舒,静待日出日落。有时候,我们会在峰顶找块巨石开始睡觉,伴着天空捉摸不定的小雨,心绪也飘忽起来。只有在山之巅的空旷之地,你才会愈发回想起你人生的经历,你的悲伤、欢乐与忧愁,如同无处不在的云气一般,将你彻底包裹,令你无所适从。

可背夫帕桑从来不会像我们一样在山顶静坐沉思,他热爱亲近着山上的一草一木,在草地自己打滚、嬉戏、蹦跳。只有一次,当他看见峰顶庄严的经幡,却平静地走去将它整平,并虔诚地整固了玛尼堆。在雪峰和云雾之间,帕桑身上就充满了神性的色彩。恍然间,你似乎便能找到自己行走于此的意义。

责任编辑 / 熊剑辉 

版权声明

凡中国国家地理网刊登内容,未经授权许可,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要评论?请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您也可以快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