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期序-幺哥的漂流


发布时间:2013年02月06日 文章出自:行天下 作者: 杨浪涛 

标签: 河流   峡谷   户外天空   

1998年“雅漂”队漂流在马泉河上,右一为幺哥。(摄影/税晓洁)

《最后的摩根战士》是我喜欢的一部电影,每次听到它的主题曲,我都会想起幺哥。

幺哥真名叫冯春,是国内漂流界的元老了。1986年“长漂”时,冯春是舵手,按水上的规矩应该叫船老大,可他年纪却排在中间,因此比他大的都叫他冯老幺,小的自然就叫他幺哥了。

在我的印象里,幺哥是拼命三郎,也是一把漂流的好手,因为常年日晒,我开玩笑说他是“浪里黑条”。1998年“雅漂”时,我们在岗科峡谷下的波拉大滩为是否弃漂争论不休,幺哥暴怒而起,“再弃漂队伍就可以解散了,”末了扔下一句话径直走向江边,“我一个人漂”。

波拉大滩是一个长约1公里的特级滩,山一样高的巨浪裹挟着我们,漂流艇一下水就几乎失去控制。木桨插入水中,竟如同搅拌混凝土一样吃力,好几次漂流艇都被巨浪掀得立了起来,前方队员的屁股都到了我的头顶。徒劳的抗争很快耗尽大家的体力,漂流艇已打横,又一个卷皮浪扑了过来,我想此次在劫难逃,很多队员也闭上了眼睛,幺哥这时显出了拼命三郎的本色,声嘶力竭地叫喊,“左满舵,桨插入水中,”全船队员拼尽力气终于将船身顺了过来,以船尾正对浪峰的姿态冲过了最后一个险滩。船靠岸后,冰水浸泡再加上体力耗尽,大家几乎无法行走,每人抱住一块被太阳晒热的石头,哆嗦了半个小时才缓过气来。而幺哥倒是一脸轻松,“我们是为荣誉而战,值。”

徒步穿越大峡谷时,幺哥的脚被竹签扎了一个洞。条件艰苦再加上漫不经心,伤口一直没好。两个月后,从拉萨回成都途经格尔木时,幺哥伤势恶化,整个小腿都黑了。医生说,要保命就只有截肢。沉默了半响,幺哥说,“我要腿,不要命。”

鬼使神差,最后幺哥的腿和命都保住了,又可以东奔西跑了,大家都叫他“打不死”的幺哥。

雅漂过去了十多年,当年的热血大多已经冷却,大家都各自回到正常的轨道上,娶妻生子,为生活而忙碌,而幺哥似乎还沉浸在漂流的世界里。此后的十多年里,从汉江到雅砻江,从澜沧江大峡谷到科罗拉多大峡谷,凡是重大的漂流活动都少不了他的身影。为了方便出行,幺哥干脆办了个病退,此后就靠给漂流公司打零工为生。有活就干,没活就闲着,饱一顿饥一顿的,也没个准。

再见幺哥是在3年前,他到北京来录制一档关于国内漂流的节目。听朋友说,讲到长漂时遇难的队友,幺哥竟在录制现场痛哭失声。

幺哥重情义我是知道的,不过这样动情还是第一次。此后幺哥又录制了几档节目,每次都是情不能自已,朋友们开玩笑说,现在是“哭不死”的幺哥了。而我每次接到他的电话都是在他喝醉之后,絮絮叨叨地说着一堆不着边际的话,再也听不到有关他漂流的消息,看来幺哥已经老了。

不久前,他给我打电话,说要去漂雅鲁藏布江,要接续十几年前的终点,往大峡谷再推进8公里。这时在我的眼前,在滔天的巨浪里,清晰地浮现出海明威笔下渔夫的形象。

你尽可以打倒他,却不能打败他。

版权声明

凡中国国家地理网刊登内容,未经授权许可,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要评论?请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您也可以快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