巅峰之美


发布时间:2013年02月06日 文章出自:行天下 作者: 王琛 吴志伟 

标签: 平原   公园   

当大雨息止,红日高升,草原的清香把你全身浸透,你才会觉得你真正充满着精纯的生命力。接着,湖边的鸟在鸣唱,角马在帐篷前吃草,猴子们上窜下跳,大象、狮子、豹子、河马对你熟视无睹……一次又一次,我反反复复地做着自己身处非洲的瑰丽之梦,这里的生生不息、巅峰至美,把我伤得很深很深。

非洲小天堂

到非洲就听到一句流传甚广的俏皮话:“要是死后进不了天堂,那就送我到内罗毕吧。”在撒哈拉以南的非洲人眼中,被誉为“非洲小巴黎”的内罗毕,就是不折不扣的天堂。

刚来到这里,你一下子就会爱上这四季如春、舒适宜人的气候。内罗毕人说,有了T恤、牛仔裤,你就能在这里过一辈子。这里没有四季,只有干湿两季,每天傍晚的一场雨,都把城市洗刷得清丽如新。

当我们游走在内罗毕的街头,惊讶地看到手持Ak-47自动步枪的警察,还以为发生了什么大事,同行的向导却告诉我们没事。这里的警察不分什么刑警、交警、协警,统统都带着冲锋枪上街,这些枪可不是吓人用的,他们完全可以直接开枪击毙那些不听话的小偷、土匪。这当然有点过于暴力,但总体说来,社会治安也还不错。

更让内罗毕人骄傲的,就是人与动物和谐相处的程度。内罗毕城内就拥有自然保护区,一出机场就能看到Safari国家公园里的斑马和长颈鹿。

行程不等人,游走肯尼亚三大国家公园的重任在肩,我们采风摄影团一行人,带着本地的黑人司机、向导、厨师和充足的食品、水以及扎营设备,开着一辆辆带天窗的专业越野车,开始了这次漫漫的荒野远征。

安布塞利,梦想之始

安布塞利国家公园是我们行程的第一站!刚进入国家公园,我们就看到一大群斑马,兴奋地追逐拍摄起来。可没想到天上却传来一阵飞机的轰鸣,原来保护区内竟然还有一个民航机场,飞机的降落把斑马惊得四散奔逃。

不过若非亲眼所见,你根本不相信跑道尽头的木板房是机场“航站楼”,这大概是全世界最简陋的民航机场了。而屋子门口竟然还挂着肯尼亚国旗,惹得我们跟这群斑马都一阵阵地发愣,一副难以置信的样子。

随着我们行程的深入,才发现这里是不折不扣的“动物天堂”。非洲著名五大猛兽狮子、豹、野牛、大象、犀牛,在这里都可以见到。

角马见我们始终不曾靠近,便也安心地啃着草,安享着大地的恩赐;长颈鹿在我们面前优雅飘过;大象与它背上的小白鸟更是亲如一家,小鸟会寸步不离地跟着,不过有时大象要是心情不好了,也会轻轻推开小鸟……

黄昏时分的安布塞利,我还在担心这片神秘的草原会不会又陷入绵绵密密的雨中,让我们提前打道回府。很幸运的是,一抹晚霞把这片稀树草原渲染得无尽华美。在玉兔东升的那一瞬,终日被山间云雾缭绕得不见真容的乞力马扎罗山,竟然突然展露出磅礴宏大的面貌。这般神秘高贵的景象,使我们的安布塞利之行得以完美收官。

火红马赛人

从安布塞利国家公园转出,我们转向西北方向前往纳库鲁国家自然保护区。便是在这段路途中,我们见到了东部非洲非常有名的马赛人。

马赛人主要分布在东非的肯尼亚和坦桑尼亚,直到现在,他们还保持着传统部落的生活方式,以牛羊肉及其奶、血制品为主要食物。

马赛人最有特色的是他们的服饰,以红色为主,色彩鲜艳。马赛男人通常穿着枣红色、带黑条格的两块布,一块围在腰间,另一块搭在肩上。据说,马赛男人终日在野生动物频繁出没的热带草原放牧,遭遇野兽袭击是家常便饭。不过野兽怕火,穿上红布以“红”代“火”,加上手持梭镖、尖刀,驱赶野兽防身自可高枕无忧了。

我们路过的这个村庄不大,但房子的分布却非常有规律。村庄在辽阔的草原上围成一个大圈,外面再加上些干树枝围成的篱笆,一个小村子就形成了。

他们的房屋门都非常小,我们都要弯着腰才能走进去,个子大点的人更要费点事。把门和屋子修成这样也是很有讲究的,高大凶猛的人或动物要入侵房间,在门口无疑要受到阻碍,马赛人在这短暂的瞬间即可将入侵者击杀。而村落围成大圈的整体规划,也是为了能以房屋为依托,防止大型动物的群体攻击。

一进村子,热情的男女老少就排成一列欢迎我们,男人们更是跳起了一种很奇特的舞蹈,主要动作就是拿着根木棍在原地跳,有时候围着我们转两圈后,又在原地继续跳,跳得老高老高,有点旱地拔葱试比高的意思。据说,他们当中跳得越高的就越接近神,是当地部落中人人崇拜的偶像,更是女人们钟情的对象。

不过让人惊诧的是,作为极为彪悍的游牧民族,马赛人却并不以狩猎野生动物为生。即便是猎杀狮子,也只是为了证明自己的勇敢,或是对狮子捕杀牛羊的简单报复。马赛人自然的森林崇拜信仰,让他们从不主动击杀野生动物,也不吃它们的肉。正是这个原因,才让东非的这片广袤大地,真正成为野生动物的乐园。

粉彩纳库鲁

挥手告别了热情的马赛人,我们继续前往拥有“粉色仙镜”美名的纳库鲁湖国家公园。不过,即便给我们带路的是本地的黑人司机,一到纳库鲁湖边也把车开进了这片纯自然原生态的泥塘里,前车轮尽皆沦陷,车头眼见着沉了下去。好在同行的伙伴们各个眼疾腿快,迅速连人带摄影器材全部从车里撤了出来,给我们来了个小惊险。

可眼见着“世界上最艳丽湖泊”近在眼前,所有同行的摄影师都很不仗义地抛弃了司机和向导,径直走向了湖边,惊诧在这片绝美的湖泊面前。

纳库鲁湖因为栖息着不计其数的小红鹳而享誉世界,而小红鹳有一个大家更加熟悉的名字——火烈鸟。它们的羽毛带着朱红粉色,大群火烈鸟远远看去,就像一团团熊熊燃烧的烈火,让人在这片无边的粉红下无限神往。

对我来说,我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纳库鲁湖的美,我只觉得,在它宏大的美面前,我近乎完全不能自已地狂乱、痴迷、膜拜。

就在我们沉浸在无限美感的享受中时,一场生存的厮杀却闯入了我们的视界!

远远望见,两只豺狗猛然扑进浅水湖滩中,朝着一群群的火烈鸟奔去,把大群水鸟惊得飞鸿片片。我原本以为豺狗的这番追逐不过是情急之下的徒劳之举,没想到转瞬之间,一只凶猛之极的豺狗就将猎物咬到嘴边,志满意得地停下了追逐的脚步;而另外一只豺狗更是深受鼓舞,朝着更深的湖区扑将过去……

光影摇曳间,湖面又恢复了宁静与绝美,大片的火烈鸟远远地躲开了豺狗,但它口中已经衔着自己的猎物,满意地返回了岸边。天地不仁,自然的残酷与绝美,竟然能如此完美地结合在一起。

毫无疑问,我的心灵在纳库鲁被深深震撼了。与此同时,我们的向导也被陷入泥潭的汽车给震撼了,直到日薄西山之际,车才从泥潭里面被千辛万苦地拖了上来。这一天的辛劳在我们即将离去时,被定格在彩虹漫天的缤纷瞬间,没有人能够忘却这座粉彩斑斓的绝美湖泊。

马赛马拉•生命的律动

据说,不到马赛马拉,等于没有来肯尼亚。当我们抵达马赛马拉国家公园时,天还蒙蒙微亮,但草原上的大群角马,已经开始了它们一天的辛勤“工作”,那就是吃草。因为每年的夏季,随着马赛马拉旱季的来临,数百万的角马将面临青草的枯竭季。因此,它们将从马赛马拉出发,跨越马拉河的激流,前往坦桑尼亚的塞伦盖蒂国家公园来迎接那里的雨季。

当数百万头角马汇聚在马拉河畔,你只感觉到它们如同河流本身一样充满磅礴的力量。它们在山岗上聚集成一大片,有时候还会和斑马凑成一支混编大军,从你面前一往无前地轰鸣而过。

不过,角马的迁徙远不像我们想象的这般八面威风。据说角马一路上要遭遇不计其数的狮子、豹子的突袭,过河的时候更有大群鳄鱼蜂拥而上,争抢角马作为美餐。每年都有大约25万头角马在迁徙中死去,但这种磅礴不已的生命律动,却年年在非洲大地上壮观上演,永不休止。

一路上,无数的眼睛盯着角马,也吸引着我们的镜头。不论是马拉河里悠闲畅快的河马,还是草原上警惕瞭望的猎豹,都让我们惊喜不已。

让我至今心有余悸的是,当我们来到一棵大树底下躲太阳时,丝毫没察觉出危险。歇了老半天,一只狮子跳上高枝,才让我们发现了两只狮子的存在,不禁大惊失色起来。惊惶之余,向导安慰我们说没事,狮子锐利的眼神正遥望远方,盯着那一大片黑压压的角马,那才是人家的大菜,它们对我们没兴趣……

而今,正是马赛马拉的旅游旺季,多少热爱追逐角马的人租乘着热汽球从地平线上缓缓升起。他们跟迁徙的野生动物一样聚集到了这里,给苍茫的非洲草原增添了另一幅动人的景色。

天地间•巅峰至美

于是,我们也租乘着直升机,飞临这古老自然的美域上空,感知着天地间不曾体验过的巅峰至美。天地有大美而不言,被现代化包裹局限的我们,已经远离自然大美太久太久了。

追梦了无痕

在天地大美的洗礼和无尽的感慨中,我们终于完成了此次旅程。返回内罗毕后,一行所有人聚会大醉,我沉浸在此次心灵的绝美震撼中,久久不能平复,久久内心感怀,甚至伤情不止。

清晨,带着宿醉的头痛,我被这只小猴吵醒。它调皮地跑到我们客房的桌前,品味着昨夜剩下的一口茶水,一点也不担心自己受到打搅和伤害。

我拍了几张,又头痛不止,返回客房继续睡。于是,那无限天光照耀的稀树草原再次出现在我梦里。我不禁大笑起来,我宁愿沉睡在这场梦里,永远都不去醒来。

肯尼亚国家公园行笺

【交 通】

前往肯尼亚需要先抵达其首都内罗毕,北京、上海、广州都有前往内罗毕的航班,而从广州出发的航班较为便捷;从广州经停迪拜抵达内罗毕,甚至有不经停的班机,往返班机票价在6500元人民币左右。如今,国内很多旅行社都有前往肯尼亚的线路,可以直接参团或参考其线路。

抵达内罗毕后,可以跟随野生动物观光旅行的团队。他们通常提供便于欣赏野生动物的没有顶棚的小巴士,或者是特制的四轮驱动车,还能安排会讲中文的司机、导游;要是在肯尼亚自驾,则需要用到国际驾驶执照,需要注意的是,在肯尼亚驾车为靠左行驶,司机应该给来自他们右面的车辆让路。

【住 宿】

在肯尼亚住宿的选择多种多样,从青年旅社到五星级酒店一应俱全。而有机会最好还是要体验肯尼亚荒原的露营,既可以看见繁星点点的美妙夜空、营造浪漫的篝火,又可以在野生动物的嘶吼中过夜,紧张又刺激;在青年旅社,不仅食宿条件能均衡满足预算和品质的双重要求,还能有驻店的自然学家和组织徒步远游、野生动物越野汽车游的向导。

【景 点】

肯尼亚的北部峡谷、安布塞利国家公园、纳库鲁湖国家公园、马赛马拉国家公园、世界著名的树顶旅馆、蒙巴萨白沙滩等,都是肯尼亚的风景名片、必去之地。

【美食特产】

肯尼亚物产丰富,众多文化及传统在此融合,使这里成为真正的美食王国。肯尼亚人爱吃炭烧烤肉,并热爱一种稠密玉米糊样的主食乌伽黎(Ugali)。而在内罗毕更是有大量亚洲饭馆,中国、日本、韩国和东南亚等国的菜式应有尽有。

在肯尼亚,传统工艺品是带回家馈赠亲友的最好礼品,像提篮工艺品、木雕饰、皂石雕刻的工艺品以及各种手链、纪念小装饰品都很受欢迎。在酒店、旅舍和露营地都可以找到不错的礼品店,比如内罗毕和蒙巴萨(Mombasa)的大型购物中心和商场中就有包装良好的纪念品售卖,不过不能讨价还价;要是你语言关没问题或是有好向导,就可以去各地的露天市场淘换商品,像内罗毕的露天集市等。而在肯尼亚讨价还价不需要有所顾虑,商贩们会跟你乐此不疲地侃起来没完,直到你投降为止。

在肯尼亚购物不需要缴纳离境税,但千万不要购买象牙等珍贵纪念品,否则会在海关惹上麻烦。

【气 候】

肯尼亚的气候温暖,日照充足。海拔较高的地区在夜间可能较凉爽,而沿海地区则炎热、潮湿。因为季候风的缘故,肯尼亚降雨多集中在3-5月和7-9月。每到雨季,下午和晚间常会有短时间的降雨。

【必备装备】

毛衣、外套、泳裤、望远镜、相机、防晒霜、墨镜、遮阳帽、棉袜、徒步鞋或轻便鞋、防水防潮袋、雨具、垃圾袋、清凉油或其他取蚊虫药水、水壶等,应尽量带上。

此外,肯尼亚的电力电压为220/240伏,插座一般为3相方头。所以记得留个心眼,带上个适用的变压器和转换插头,才会让你的数码相机、摄像机一路都给力。

【免疫接种】

前往肯尼亚前要提前10天到当地防疫站打免疫针(如预防黄热病的疫苗),并领取国际预防接种证书,入关时这些材料需要与护照一并出示给海关人员。

【语 言】

在肯尼亚国家认可的官方语言是斯瓦希里语,肯尼亚人在外面通用这种语言,在家中则说部落语言,在外贸活动中才说英语。旅途中请一位懂中文的肯尼亚向导非常值得,他会教你一些常用的斯瓦希里语,你用斯瓦希里语与当地人交流会很受欢迎。

【货 币】

肯尼亚的官方货币为肯尼亚先令,书面缩写为KSh,面额有50、100、200、500和1000先令。人民币与肯尼亚先令的兑换比例大概为1:14.5,你可以在内罗毕的国际机场进行货币兑换。

附:中国驻肯尼亚总领馆电话:00254-20-2722559。

摄影师介绍:

王琛,国家一级摄影师、中国摄影家协会理事、深圳企业家摄影协会主席;曾周游五大洲,钟情航拍艺术,关注地球环保问题,并连续三届被评为全国广告摄影“十佳优秀摄影师”、2001年获中国艺术摄影学会“中国优秀摄影家”等称号;其作品在国内外大型摄影比赛中获奖众多,最新画册《地球的表情》荣获2009年平遥国际摄影节“中国优秀画册奖”。

吴志伟,旅行家、摄影师,曾当选“中国当代徐霞客”,摄影作品获国际铜奖并被“世界华人艺术家”组织收藏。著书包括行摄的灵魂系列:《埃及:灵魂在祈祷》、《印度:绝望与惊喜》、《再忙也要去旅行》等。

摄影师手记:

2007年的7-8月间,我们一行前往肯尼亚开始了为期12天的非洲摄影之旅。

在这里每年都有极为壮观的动物大迁徙,被人们称之为“马拉河之渡”。在7-10月这段时间,数以百万计的动物在狭小的河口你推我挤,互相践踏;漫山遍野的角马、野牛、大象、羚羊等野生动物群体奔腾而过的壮观场景,以往只能在西方的一些纪录片中见到,而我竟然能亲眼所见、亲身感受,简直震撼之极、终身难忘。

拍摄前我已经做了很多的准备,而真正开始航拍时,我依然被大地展现的自然绝美场景震撼得无法自制。飞机不断在天空绕行,我双手举着相机,脚上还缠着摄像机,越拍越兴奋;最后干脆解开了安全带,悬坐在飞机的右侧门边拍摄,顿时把机长惊得魂飞魄散。他立刻冲着我大吼起来,要求我返回座位并系好安全带。等下飞机后,机长指着我对所有人说:“他是个疯子!”然后转身离开,表示永远不愿意再当我的机长了!

即便如此,我依然在非洲之行中彻头彻尾感受到了人与自然应有的和谐之美、天人合一的自由状态。非洲那变幻莫测的云彩、荒野和草原,她的神秘与梦幻,组合成最完美的生命交响。人也藉此再次舒缓了与自然的疏离感,从而让我更加接近这个世界完整的真实。毫无疑问,广袤的非洲带给我无尽的心灵上的恩赐,我一定还会再次回来!

责任编辑 / 熊剑辉 

版权声明

凡中国国家地理网刊登内容,未经授权许可,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要评论?请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您也可以快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