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期序-不曾涉足的世界


发布时间:2013年02月06日 文章出自:行天下 作者: 杨浪涛 

标签: 峡谷   且行且歌   瀑布   

1998年初秋,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旁辛乡,我们一行人正在荒无人烟的小路上行走,这时对面来了两个衣衫褴褛的人,等走近了才看清,这是我们20天前分开的一个队员,他要独自带着背夫去寻找传说中的大瀑布。

由于背夫不足和给养困难,我们这支考察队曾经在大峡谷上游最后一个村子停留,并且作出一个艰难的决定:考察队一分为二,部分体力不足的队员编成二分队,沿墨脱的传统路线翻越多雄拉山口后逆流而上,然后经物资转运站80K出大峡谷去波密。

在墨脱县城,二分队的这位队员从收音机里听说,一分队由于粮食断绝不得不放弃寻找大瀑布,于是便带着背夫更桑要去完成我们没有完成的任务。此后的半个月里,他和更桑攀悬崖,宿岩洞,九死一生终于拍到了两处大瀑布的图片。回来的路上,由于迷路兼伤病,他和更桑曾认真讨论过遗言的问题。后来他告诉我,能看到大瀑布已经心满意足了,死不足惜。这个人叫税晓洁,自由撰稿人,曾经为我们杂志带来有关大峡谷的报道。

2008年10月,我去希夏邦马峰采访一次登山活动。这座山在8000米级山峰中排名最后一个,但登山难度却不小,所以国内的登山者并不多。队伍中有一个做收藏的队员,他说他最大的愿望就是设立一些难以企及的目标,然后一一去实现它。在这之前,他已经完成了许多极限穿越,也登上了世界第6高峰卓奥友峰,接下来还想去阿尔金和可可西里无人区徒步,完成塔克拉玛干沙漠的横穿。

在此后的两年中,这些目标都先后实现了,他还建立了一个庞大的QQ群,组织更多的人去感受极限的风景。几天前,他兴奋地告诉我,他要去寻找驼峰航线的遗迹,并已经完成了组队。这个人网名叫花雕,收藏家,曾经给我们带来了有关阿尔金的报道。

2010年8月,在可可西里色林错,一辆崭新的丰田越野车咆哮着冲进一处小河湾,准备涉水到达对岸,不想却陷入河底的烂泥潭,并缓缓地沉入6米深的盐水中。等到所有的人都逃出来之后,司机却站在已没入水中的车顶,久久不愿离去。

后来这段视频被放在网上之后,许多人嘲笑这帮人反应迟钝,尤其是司机,可能是心疼车子所以才徘徊不定。半年后,我在北京遇到这位司机,他告诉我,当时确实非常痛心,不过不是因为汽车,而是里面的两台电脑,里面有这十多年野外考察的大部分资料,盐水一泡,全没了。

当时车子陷进去的时候,他还试图把车子倒出来,因为这么多年在野外跑,陷车的事经历得多了,不想却在小河沟里翻了船。站在车顶,他的心也随着下沉,想着这些年出生入死用性命换来的考察资料随之消失,他真想跟着汽车一起沉下去。这个司机叫杨勇,独立地质科学家,曾经为我们带来江河源头的报道。

哲人梭罗曾说过,一件事物值多少钱,就等于你现在和将来所要付出的代价。在我们的报道中,每一篇文章都浸透了摄影师的汗水和泪水,每一处发现都是他们心血的结晶,正是他们卓绝的努力,才让我们领略了不曾涉足的世界。

版权声明

凡中国国家地理网刊登内容,未经授权许可,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要评论?请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您也可以快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