峡谷之王的N种玩法


发布时间:2013年02月04日 文章出自:行天下 作者: 宗文渊 谷岳 

标签: 美国   峡谷   文化苦旅   户外天空   公园   

曾有一位美国作家这样说过:“我来这里时还是无神论者,离开时却变成虔诚的信徒了。”他所说的就是举世闻名的美国大峡谷(Grand Canyon),印第安人守护着她,世界各地的美景朝圣者拥簇着她,如果上帝真有创造自然的本事,她就是最好的佐证。

每年,有数以百万计游客造访大峡谷。观光、骑马、漂流……峡谷只有一个,但却有千种玩法。40后的老爷子和80后的旅行者,看看他们怎么玩转这个科罗拉多河上的峡谷之王。(摄影/宗文渊)

环形峡谷之上

撰文、摄影/宗文渊

作为摄影师,我一直为美国大峡谷的壮美景色所着迷。2008年,在女儿的陪伴下,我漂洋过海辗转来到这里,有幸一睹她的芳容。

美德岬换乘

早就听说大峡谷是户外运动者的天堂,但一把年纪的我只得加入游客大军的行列,走一条最经典的路线:乘坐游览车,环形于峡谷之上。

美国大峡谷的南缘是普通游客造访最多的地方,每年都要接待数以百万计的观光者前来参观,拥有可以眺望峡谷据点的旅社一般提前3个月就已售罄。

美德岬是南缘著名的景点,我们在这稍作停留,换乘了观光车,正式开始愉快的大峡谷之旅。美德岬造型像一个古代将军挂印拜帅的将台,尤其是纹理清晰的谷壁地层断面,仿佛层层叠叠的万卷诗书,我第一眼就被震撼了。

五彩世界

美国大峡谷位于美国亚利桑那州西北部的凯巴布高原上,因科罗拉多河穿流其中,也被称为科罗拉多大峡谷。

科罗拉多河在科罗拉多高原上共切割出19条峡谷,总面积2724.7平方公里,其中最深、最宽、最长的就是科罗拉多大峡谷。大峡谷总长446公里,平均深度有1200米,宽度从0.5公里至29公里不等。科罗拉多高原抬升时,科罗拉多河及其支流切割层层沉积岩,形成世界上最大、最壮观的侵蚀地貌。1903年美国总统西奥多·罗斯福游览大峡谷时曾感叹地说:“大峡谷使我充满了敬畏,它无可比拟,无法形容,在这辽阔的世界上,绝无仅有。”

大峡谷的山像齐刷刷被砍断似的,顶部非常平整,这就是典型的“桌状高地”,也称“桌子山”。这种山体顶部平坦、侧面陡峭,因下切和剥离等侵蚀作用而形成。

在侵蚀期间,比较坚硬的岩层构成了河谷之间的“保护帽”,而河谷中侵蚀作用活跃,从而造成了平台型大山或堡垒状小山。峡谷岩壁清晰明了的水平岩层则展示了亿万年前的地质沉积物,如同树木的年轮一样,为人们认识地质变化提供了充分的依据。

一路上,大峡谷不停变幻的颜色让人惊叹。因岩石种类、风化程度、时间演变以及所含矿物质各异,峡谷从上到下呈现出截然不同的颜色。在阳光照射下,铁矿石五彩斑斓,其它氧化物则发出暗淡的色调,石英岩又呈现出洁白的色泽,谷地茂密的植被又将峡谷点缀得绿意盎然……此时,大地像一块五彩世界的调色板,太美了!

峡谷地标

这条漫长的峡谷中,大自然创造了许多“象形”的杰作。维席奴神殿和渥顿宝座就是其中的佼佼者(左图),画面左边的平顶山是渥顿宝座,右边有一个小尖顶的山丘则为维席奴神殿。维席奴神殿虽然看上去像是个不起眼的小山头,但它是美国大峡谷的地标所在(中图)。而整个大峡谷唯一一处人文景观,就是右图中这座沙漠之塔。

沙漠之塔

沙漠之塔有着一百多年历史的,也是南缘“沙漠景区”的制高点。

地质学家称科罗拉多高原为“半沙漠”,蛮荒裸露的台地和峡谷让人类生存变得异常艰难。然而,坚韧的印第安人在3000年前就居住在此了,他们造就了大峡谷的崖居遗迹和文化习俗,成为大峡谷难得一见的人文景观,塔中墙壁的岩画更显示着印第安人古朴的智慧与审美。

参观完沙漠之塔,我们此行即将宣告结束。傍晚时分,又去了两处景点看夕阳,我和女儿凭栏远眺这气象万千的大峡谷,峡谷之上寸草不生,荒蛮辽阔,那谷底又是怎样一个神秘世界呢?我很好奇。我对女儿说,如果再年轻20岁,我会立刻朝那谷底狂奔而去……

南北纵跨,从双脚开始

撰文、摄影/谷岳

20年前,我的美国继父曾经徒步穿越大峡谷。这是一段38公里长、下1750米、上1500米的路程,他一天就走完了。我一直很佩服他,所以这次,我们要坚决与99%的下车拍几张照片、买几件纪念T恤就走的观光客“划清界限”,我们要徒步穿越大峡谷。

北部启程

我们从犹他州连夜赶到亚利桑那州的北部,凌晨3点到了大峡谷北端。这边的旅游季节已经结束,唯一的旅店也关了。零下8、9度的寒冷天气,扎营不太舒服,于是我们商量在车里睡一觉,沿着一条伐木土路开了半公里,在漆黑的林子里停了车。我们枕着星空、披着睡袋和冲锋衣,在车里将就了一夜。

一大清早,我们把车停在大峡谷北端的停车场,带上帐篷、睡袋和食品,准备用两天时间完成这段美丽壮观的大峡谷穿越。此时我们满脑子的期待和兴奋,完全想不到明天会是怎样一种狼狈和绝望。

走,刘畅,咱出发啦!

兴奋的第一天

峡谷底部昼夜温差大,夜间很冷,为了确保在体力透支的时候还能有吃有喝、保持温暖,我们的背包足足塞了50多斤的物资。

刚开始走,我们都挺兴奋,几乎是健步如飞,可好景不长,下到峡谷半山腰,我半个多月前崴了的脚踝又复发了,开始疼起来。

脚越来越疼,后来只好用胶布裹上脚趾和脚踝,希望不会磨脚泡或再次崴脚。疼就疼吧,尽力让眼前的美景吸引我的注意吧。

美国大峡谷是北美洲最大的峡谷,景色非常原始。从大峡谷上面往下走时,仿佛在穿越,最上面的岩石层是几百万年前的、接着往下可以看到石头和土的颜色在渐变,到最底部,科学家甚至还找到了25亿年前的石头。

终于走到大峡谷底部了,此时已经下午3点,还要走十几公里,我的两只脚疼得不行,刘畅的双肩也很酸痛。可恶的是我的一只拐杖还坏了,在沃尔玛花20多美元买的便宜货拐杖一点儿也不可靠。因为是在国家公园不能随便乱丢东西,所以我只好背着它走出去。

眼前峡谷底部的景致,简直就像置身美国西部片中。

难寐之夜

天黑了,我们又走了三、四公里才找到指定的扎营地区。此时我们已经徒步11个小时,跋涉20多公里了,我和刘畅的脚都磨了好多大水泡,腿也累得酸疼,连搭帐篷的力气都快没有了。只有头顶美丽的星空能给我们一点点安慰了。

一晚上,我们都没怎么睡好……明天是最艰难的上坡路,我们该怎么办呢?

清早,来了个下马威

第二天,我们的目的地是大峡谷的南端,要走十六、七公里的路,并且要爬升1450多米的高坡。我和刘畅又把起泡的脚裹了一遍,再扛上背包时简直是酸疼无比,腿也没有第一天那么有力气了。

眼前就是科罗拉多河,我们需要跨过大河,继续前进。

精神和体力本来已经很受挑战了,此时我们又走错了一座桥,走了半个小时的冤枉路,让我们的心情跌至谷底。

徒步那个自虐

今天,刘畅的体力透支非常严重,几乎是走一步歇三步。眼看着体力比我们好的人或者轻装上阵的人一个个超过我们,郁闷极了。幸好,我们在路上遇到一对年过八旬的老夫妇,剩下的路程我们搭伴一起走,谈笑风生,算是有一点心理安慰。

离大峡谷南端越来越近,游客也越来越多,不少人都是骑着骡子上下山,真没劲!

一路上总感觉越爬越远,爬了大半天还离大峡谷南端顶上远着呢。刘畅的脚步越来越慢了,中午喝的两瓶红牛让他开始恶心,脸上的汗水流下来的盐渍很明显,过了不久,刘畅就把一、两小时前吃喝的都吐了。

登顶南缘

天都快黑了,我们和两位80岁的老夫妇还没登顶。我们戴着头灯一步步艰难地往上爬,晚上八点半,才终于到了大峡谷南端的“顶峰”。

当天晚上,大峡谷壮美的景色我们一点也没拍到,当然,你现在看到的这张是第二天早上补拍的。

白天站在大峡谷南端,看这么壮观的风景,心里终于有些平衡了,没白爬那38公里的山路,脚上的泡也不像前两天那么疼了。徒步从另一端走过来,用如此亲切的方式感受这个美丽特殊的大峡谷,果然不虚此行。

收拾好帐篷睡袋,我们要前往公路边搭车,回到北端的停车场取回我们的车。虽然坐车显然没有徒步那么辛苦,可这一整天辗转的搭车经历是我们北美之行中让人记忆最深刻、也最辛苦的一次。

搭车回北点

大峡谷西部地区都属于纳瓦霍印第安人保留区,我们听说纳瓦霍人也喜欢搭车,爱搭人的车主也都是纳瓦霍人。

站了几个小时,一辆靠谱的车都没搭到。当地游客比较多,大概是他们喜欢享受旅游时清净的状态,没有人愿意停下来载我们。没想到第一位接纳我们的是一位退休的白人,他刚从美国东南部骑了5000多公里单车来到这里,现在租了一辆车开回家。

我们搭上的第二、三、四辆车都是纳瓦霍人的车,而且还都是皮卡。我们坐在卡车后面欣赏着像3D影院似的美景在回放,坐在皮卡后斗的那种感觉真叫自由!

这一天是我们的搭车马拉松,几百公里的路程我们搭了不下十趟车,但每一程也就前进了几十公里。天黑了,还有70公里才到停车场,但那里的酒店都关门了,去北端的车几乎没有。但我们依然还在等着,盼望最后的车。

结尾

后来,我们在即将绝望之时搭到一辆顺风车,成功返回北缘停车场。在经历了3天地狱般的考验后,重新坐回自己的车中,那种幸福感简直无以言表。

重新回望峡谷,虽然眼前漆黑一片,但心中的美景早已浮现。我想起在峡谷中遇到的骑马穿越者、结伴同行的八旬老夫妇,还有在谷底遇到的那群打算21天漂流科罗拉多河的漂流者,我能从他们脸上看到一份简单的快乐,一种简单的喜欢。也许他们是银行家,终日忙碌;也许他们是普通人,积攒微薄的薪酬度过假期,但在这片大峡谷里,他们总能找到适合自己的方式,也许这就是大峡谷的动人所在。

美国大峡谷攻略

【路线】

南缘观光路线:

美国大峡谷南缘是观光游客最多的地方。成熟的旅游设施、视野良好的观景点、美妙的峡谷风光,让这里一年四季都热闹非凡。如果是自驾游览大峡谷,可以将车停在南缘停车场,从南门车站(South Rim Entrance Station)进入。

观光车从Mather Point出发,途经游客服务中心(Canyon ViewInformation Plaza),在这里可以观看介绍大峡谷的宽银幕电影,之后游览车会依次在YakiPoint、Grandview Point、MoranPoint、印地安人土著遗址(Tusayan Ruin and Museum)、Lipan Point、Navajo Point 和沙漠之塔(Desert View)等景点停靠,期间可以在这些观赏峡谷美景的绝佳地点拍照,行程1天,傍晚观赏完峡谷落日后,再乘坐观光车原路返回。

南北徒步路线:

在美国大峡谷远足,是亲历这个伟大自然奇迹最好的方式。峡谷中有多条徒步路线,南北纵跨是其中很经典的一条,这也是美国户外爱好者非常喜欢的一条徒步路线,全程全长约38公里,一般需要2到3天时间完成,想要一天暴走完整个行程,是非常危险的。

行程从北缘汽车站开始,进入峡谷一路南下,第一天基本是下坡路,沿途可以看见峡谷从上到下景色的变化。天黑后基本可以抵达峡谷谷底,夜宿Bright Angel Campground露营地。第二天一早跨过科罗拉多河后,基本以上山为主,路程辛苦,会比第一天速度慢,一般在傍晚可以到达目的地:大峡谷村(Grand Canyon Village),这里是公园里最发达的区域。

【交通】

前往大峡谷旅游多以自驾为主,也可以跟随旅行团。自驾游客可以将车停在南门车站,进入大峡谷后有免费观光车参观游览。在大峡谷周围的Hermits Rest Route西部沿线和Kaibab Trail Route东部沿线可以搭免费班车。在大峡谷南部图萨扬(Tusayan)以南有大峡谷国家公园机场(Grand CanyonNational Park Airport),这里有通往美国其它州的多趟航班。

【门票】

大峡谷个人门票价格为12美元/人,持票可以步行、骑单车或摩托车进入公园,15岁及以下个人可免门票进入。持门票可在7天内无限制进入大峡谷南北缘,可在公园入口处或指定地点提前购买门票,园内观光车不另行收费。如果自驾前往,可直接缴纳车辆通行费,25美元/车,包括一辆私人的非商用车辆及车上所有乘客的通行,组团车辆除外。

【食宿】

南缘:Desert View Campground是沙漠之塔一处风景优美的露营地,附近有付费淋浴和洗衣设施,还有一家小百货店,价格在18至50美元之间。在大峡谷村(GrandCanyon Village)附近有一处颇有意境的小木屋旅馆Bright Angel Lodge,建于1935年,原木和石头建造的房子充满古典魅力,价格在70至143美元之间。此外,大峡谷还有一所漂亮的汽车旅馆Kachina Lodge &Thunderbird Lodge,这里有的房间可以毫无遮挡地欣赏峡谷风光。想了解更多信息可以参见www.grandcanyonlodges.com,也可以打电话提前预定,电话:888-297-2757。峡谷南部餐厅众多,Bright AngelRestaurant是一家亲切的小餐馆,在这里可以品尝到碎肉饼和简单的家常菜,价格相对实惠。

北缘:北缘游客不多,每年5月中旬至10月中旬才对外开放,因此这里住处有限。Grand Canyon Lodge是非常受欢迎的旅馆。房屋由木头、石块和玻璃建造而成,清新现代,阳光房更是能饱览峡谷的美妙风景,价格在103至148美元之间,电话:928-638-2611。北缘餐厅也相对有限,在Grand Canyon Lodge Dining Room和Rough RiderSaloon就餐都能观赏到绝佳的风景,但是菜品毕竟没有在城市中那么丰富。

【季节】

虽然南缘景区全年开放,但游览峡谷的最佳季节是5月底至9月初,夏季谷底气温在38℃以上,非常炎热,夏季徒步要做好防暑措施,多备饮用水。

【玩法】

大峡谷还开展了多种旅游项目,比如骑骡子游峡谷和科罗拉多河漂流。

骑骡子游峡谷:这是一种饶有特色的游览方式,通常有两小时(149美元)与两日游(400美元)可供选择,费用包括食宿。虽然有趣,但并非所有人都有资格参加这个项目,只有身高超过4英尺7英寸(约合1.43米),能讲流利英语的人才能进行这项一路颠簸的旅程。

科罗拉多河漂流:这是别样又刺激的游览大峡谷的方式,峡谷境内有449公里河段,大概花两到三天时间就可以游览完毕。河中急流等级从I级到V级不等,有160多座险滩,如果没有受过专业训练,最好乖乖听导游的指示。如果不敢冒这个险,也可以选择安全的机动船只。在科罗拉多河游览必须提前申请,花费大约为200至300美元。

摄影师简介:

谷岳,环球旅行者,26岁辞去GE的高薪工作,开始2年零1周的环球旅行。2009年,完成了行程16000公里“搭车到柏林”之旅。近期正在完成世界上最长的陆地穿越,跨越南北美洲的旅行,如今已走过5大洲45个国家。

宗文渊,40后,酷爱风光摄影,足迹遍布祖国各地,还先后前往美国、加拿大、日本、法国、澳大利亚、越南、柬埔寨等国摄影采风,坚持以旅行摄影修身养性。

摄影师手记:

我们搭车返回北缘的当天是万圣节。从早上开始,辗转搭了好多趟车,走了340多公里路,不但身体疲惫,精神上也备受煎熬。但是,为了能在当晚赶到离大峡谷不远的拉斯维加斯参加万圣节party,管不了那么多了,钻进自己的车,便一路绝尘而去。

几个小时里,除了车灯照亮的路面,周围一片漆黑,这个时候,自然显得深邃而充满力量。突然,翻过一个小山坡,一片灯火的海洋渐渐在地平线舒展开来,太壮丽、太亲切了!我们回来到人间了!

渐渐驶入这个在荒凉沙漠中建起的奇异的城市,路边五光十色的广告牌,灯影摇曳的娱乐城,性感诱惑的色女郎,让几天来被峡谷洗刷地空空如也的感官瞬间得到了满足。前几天还在寂静壮阔的自然奇观,这会儿就钻进一个纸醉金迷的人造奇观,视觉的反差太有意思了。但是,没过一会儿,我开始审美疲劳了,眼前浮华的一切渐渐只是在眼球上停留片刻,此时,我心里,渐渐浮现出一幅画面:我和刘畅拖着快残废的腿,站在南缘的山顶回望壮阔的大峡谷。我想,我会一辈子记住它。

责任编辑 / 宋歌 

版权声明

凡中国国家地理网刊登内容,未经授权许可,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要评论?请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您也可以快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