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边的山谷


发布时间:2013年02月04日 文章出自:行天下 作者: 杨浪涛 

标签: 尼泊尔   山地   户外天空   雪山   

在珠峰北坡的游客还只满足于到此一游的时候,巅峰之南却早已有成千上万的徒步者在蜿蜒的山道上跋涉了。

2011年4月,我跟随登山家罗塞尔组织的登山队,踏上这段150公里的路途。

降落卢卡拉

尼泊尔是徒步者的天堂,而珠峰南坡是最经典的线路之一。英文中trekking一词,最早就是指19世纪60年代在尼泊尔的远足旅行。

去珠峰要先从加德满都(Kathmandu)飞到一个叫卢卡拉(Lukla)的小山村,大部分人是乘坐可以运载10多人的螺旋桨小飞机,这次我们奢侈了一把,乘坐的是直升机,4人一架,当然价格也要贵一倍,如果乘坐小飞机来回只需要200美元。

直升飞机还不错,这里大多用的是欧洲直升机公司的小松鼠,听说曾经在珠峰顶上降落过。不过摆渡车却不敢恭维,比北京远郊地铁拉活的三轮车好不了多少。

这是我第一次乘坐直升机,当它在空中转一个半圆很轻快地盘旋而上时,我找到飞越丛林的感觉,大概越战片看多了,都会有这样的幻觉。

尼泊尔是一个尚处于农业文明时代的内陆山国,人口2600万,其中近200万人生活在首都加德满都。

这里的物价不高,在当地的中餐馆一个人花50元钱就可以吃得很舒服,不过要是买汽车的话就很贵,一辆奥拓得8万元,汽油也是10块钱一升。

从加德满都飞往卢卡拉,空中距离大约为150公里,飞行时间半小时。卢卡拉机场跑道长约400米,跟航母飞行甲板差不多,因此位列十大危险机场之首。飞行员告诉我们,机会只有一次,要么成功,要么撞上山坡或跌落悬崖。相对于螺旋桨小飞机,我们还是要安全一些。

尼泊尔的航空还算发达,有各类机场40多个,直升机停机坪120多个。特别是在珠峰南坡的旅游线上,差不多每个村子都有停机坪。

大山子民

卢卡拉镇上的小道令人愉悦,都是石板路,周围有些小屋子。有一瞬间甚至会错觉自己身处在湘西的某个小镇。因为是山区,没有阳光的地方有些寒气。

在只有一条街、一些小商店和几家小旅馆的卢卡拉,徒步者们抵达后,通常会找个地方喝杯奶茶,休整一下,然后就直接徒步去2-3小时外的帕克丁(Phakding),回程才会在这儿逗留一晚。这是个友善的村子,一路遇上的村民都会和你热情地打招呼。

当地的山民大多以旅游业谋生,资金雄厚的就开饭店,钱少一些就开家庭旅馆,实在没有钱的就以背运物资谋生,一天大约能挣50元人民币。如果有机会进入登山队成为高山协作,那收入就会成倍增长。在长达10余天的徒步过程中,我们与这些背夫和向导始终如影随形。

尼泊尔曾经是英属殖民地,即使在偏远山区,小朋友也会用熟练的英语向你问好。一半源于传统,更多的是生存的需要。成年后如果要从事旅游业,口语是必不可少的。值得称道的是这些地区民风淳朴,即使你一个人在山道上行走,也不用担心安全问题。在某种程度上,服务意识已经深入人心,游客为他们带来收入,而让客人觉得舒服就是理所应当的事情。

在帕克丁,我遇到一群正去上学的小学生。昆布(Khumbu)地区虽然经济不发达,但学校设施却不错,这在一定程度上得益于首登珠峰的希拉里。这位来自于新西兰的养蜂人在功成名就之后,致力于当地教育事业的发展,他先后100多次回到尼泊尔并建立喜马拉雅基金会,使成千上万的夏尔巴人受益。他的基金会出资在尼泊尔等地建立了28所学校、两家医院以及十几个诊所。

南坡行者

尼泊尔的徒步线路超过70条,而我们这次徒步的EBC线路(卢卡拉—珠峰南坡大本营往返)大约需要10天,它也是所有珠峰登山队必经之路。在这条路上,你可以欣赏到最壮观的四季垂直景观,也可以结识许多志同道合的朋友。尽管这个村都有手机信号,但更多人愿意关掉手机通过聊天来打发漫长的时光。

徒步客中情侣居多,据说年轻人和老年人各占一半,但我总觉得老年人多一些,也许是他们走得相对慢些的缘故吧。

山上可以充电,一般每个接口一个小时10元,最贵的40元一小时。可以打卫星电话,但是很贵,有的地方5美元一分钟,而且从拨号开始计费。有些旅行者干脆就自带太阳能充电器,万事不求人,彻底自助了。

每年到珠峰南坡徒步的大概有2万人。人数最多的是10月份,2007年10月共有7537名徒步者在山路上穿梭。其次是11月、4月和3月,人数最少的两个月是7月和6月。

徒步者以欧美旅客居多,亚洲的有一些,但中国游客很少。在我10多天的徒步中,只遇到4个中国人,两个来自香港,两个来自广东,男女比例为一比三。

沿途休憩站

尼泊尔的徒步旅游享有盛誉,除了优美的自然风光之外,完善的设施也功不可没。

徒步线路中,几乎每隔三个小时就会有一个大的村庄可以投宿,还有不计其数的家庭旅馆在你意想不到的地方为你提供全方位的服务。我们住过的最贵房间也不过50块钱,如果两人分摊,就更便宜了。

几乎每一个大的山口都有休息站,这处位于悬崖边的小客栈在我们最累的时候给了我们继续前行的动力。

途中住的不贵吃的贵。一份炒饭就得40元,牛排就更贵了,基本可以达到四星级的标准。这杯柠檬茶是10元,如果要请两个人都喝一听可乐,那么准备100元就能避免补钱的尴尬。

山路弯弯

徒步线路大多位于山腰,除了观景方便,更多的是为了旅行者的便宜。在线路的上方和下方都有不少村子,旅行者可以根据自己的爱好来选择不同的住宿点,这对于全程往返的人来说更有意义,可以避免住在同一个地方的厌倦感。

我们这支队伍是混合编组,除了徒步队员以外,还有登山队员,而长达10天的徒步对于登山队员来说就是一次难得的适应高海拔的机会。

在通往旁波切(Pangboche)的路上,领队迈克照例走在前面。为了这次珠峰的攀登活动,他要多次往返这条线路,并陪同队员登上顶峰。这位来自新西兰的小伙子是罗塞尔的重要助手,曾多年跟随罗塞尔征战各地山峰。一半源于兴趣,一半源于对罗塞尔的尊重。

今年58岁的罗塞尔出生在新西兰,16岁就开始攀登雪山。在40岁以前,他把自己的大部分时间都花在反复摸索一座座雪山的枯燥游戏中:5次登顶尼泊尔AmaDablam峰,15次登顶新西兰Aspiring峰,21次登顶新西兰最高峰库克山,至今保持着无氧个人独自攀登卓奥友峰(8201米)的最快世界记录。

徒步线路虽然总的趋势是逐渐向上,但每天仍然会在山脊和河谷里穿行。从地图上看,好像行程并不长,直线距离有时只有几公里,但起伏往往会达到近千米,实际行走距离可能达到20公里。

旁波切

第4天,我们到达旁波切,这是徒步线路中一个重要的节点,这儿有极好的视野。

我们爬上了海拔3930米的旁波切,那里有一路走来最大的藏传佛教修道院。

在珠峰南坡的徒步之旅中,有一条不成文的规定,那就是尽量走得慢一些。一个是放慢行进速度有利于很好适应海拔,另一个就是不要浪费了路上的诸多美景。我们在旁波切遇到一个日本的老年旅行团,他们用了半个月才走到这里,基本上是散步式行走,可惜我们没有这么悠闲的时光。

南切巴扎

南切巴扎(Namche Bazar)的海拔是3440米,这个高度,正好能够让首次上高原的游客不那么苦楚地去适应高原。它依山而建,像一口大锅,朝着西方天际敞开。

这个山中小镇是昆布地区的中心,也是此次徒步路线中所经过最热闹的小镇,各类户外用品店、手工艺品店、面包店、书店等星罗棋布。这些繁华得益于它特殊的地理位置。从卢卡拉去珠峰大本营或去高乔(Gokyo),如同一个Y字形路线,而南切巴扎正位于这个Y字的交接点。

在这儿可买到各种登山设备、衣服及食品,是去大本营路上最后补给的机会,但是物价已经比在加德满贵很多,甚至高出数倍。

南切巴扎也是夏尔巴人的商业中心,这个从西藏迁来的族群主要居住在加德满都以东的尼泊尔东北角、杜德赫—科西河与勃霍捷—科西河之间的地区。长期生活在高海拔地带,使他们对于稀薄的空气具有天然的适应能力。自1921年英国珠峰探险队开始雇佣大批夏尔巴人搬运行李以来,这一做法就在其后的登山历史中被延续下来,夏尔巴人在一系列的探险活动中也扮演着不可或缺的重要角色。

冰雪世界

第6天,我们到达佩里泽(Pheriche),自此之后,再也看不到绿色植物,周围就是冰雪世界。

徒步路线上有很多6000米级山峰,虽然海拔不高,但攀登难度却不小,因此处女峰很多。谁也不愿意花大钱办小事,老外也一样。

从佩里泽前往罗布杰(Lobuche)的路上,有一处珠峰遇难者的墓地,包括大名鼎鼎的罗布•霍尔。他在1996年的珠峰大山难中为了保护客户,永远留在了南峰顶上。

自1953年希拉里登上珠峰以来,共有4000多人从17条线路登上世界之巅。南坡相对北坡要容易一些,其中2009年5月20日这天,就有至少75名来自世界各地的登山者从尼泊尔一侧登顶了顶峰。

珠峰墓地海拔4800米,这样的塔大概有50个。

这位后被保加利亚追认为英雄的登山者,是世界上无氧登珠峰的第13人。

前往罗布杰

上了海拔4000米,走路就比较痛苦了,再也看不到列队前行的画面。大家像游击队员一样在荒原上漫步,一半是为了自由,另一半是害怕呼吸声吵到别人。

罗布杰和高乐榭村(Gorak Shep)是到达珠峰大本营前的最后两个村庄。这两地通常人满为患,吃饭常常要等很久。索性我们不用(没有)住进拥挤的传统营地,而是住在较低处的罗布杰峰大本营。

罗布杰峰大本营是一个环境优越的营地,我们能够住在这里,是因为罗塞尔登山队把这里作为攀登珠峰的训练山峰,而不用像其他登山队那样反复穿越危险的孔布冰川。

比起高乐榭村(Gorak Shep),这里的餐饮品质更好。登山队雇佣的夏尔巴厨师会变着花样为你做可口的餐食,每顿饭后都有水果,我们甚至吃到了空运过来的三文鱼和北京烤鸭。每天早上,厨师助手会为我们送上热的毛巾和红茶,而这一切都是为了让客人在高海拔保持最好的状态。

最后的征程

从罗布杰前往大本营基本都是在冰川侧碛上行走,有时候就是在冰川上。

这是一个来自南亚国家的朝圣者,他们来珠峰更多是为了回应心灵的呼唤。

普通直升机的升限是6000米,尼泊尔的飞行员经常在这个高度飞行。他们没有能力送你上峰顶,但如果不幸遇难,他们通常会接你下来。

珠峰南坡大本营

在一片白茫茫的雪川中,终于能看见低处一小片黄色的亮点,那就是南坡的大本营

大本营海拔5300米,建在山谷的尽头。谷底是条十几公里长的冰川,冰川里是成千上万的冰塔林。

我们的大本营建在流动的冰川上,每天可以下移一米。我感觉不到流动,但能感到下沉。睡了两晚之后,我的帐篷里出现一个清晰的人影,就跟石膏做出的模子一样。

中午时分,大本营温度就会升起来,最高可以达到零度以上。迈克抗冻,在大家聊天的当儿,他晒起了日光浴。

外面冰天雪地,帐篷里面却温暖如春。这个大本营指挥帐高达10余米,差不多有60平方米,酒吧、电话、网吧、音响、电视一应俱全,前提是你得付出5美元,不打折。

我们徒步队不登山,要便宜一些,4000美元。

巅峰之梦

“我抹去氧气面罩上的冰,然后紧抱着双肩以抵御寒风,茫然凝视着广袤无垠的中国西藏。我的反应有些迟钝,只觉得脚下绵延的大地是如此壮美。在过去的几个月里,我一直都憧憬着这一刻的到来,憧憬着这一刻的豪情满怀。然而现在,我真的站在这里,站在珠穆朗玛峰的峰顶上,却提不起一点力气来感慨抒怀。”这是《进入空气稀薄地带》一书的开场白。

如果我也站在山顶,会是这样的感受吗?

珠峰南坡徒步行笺

【路 线】

第1日: 加德满都(Kathmandu,1317米)—卢卡拉(Lukla,2840米)—帕克丁(Phakding,2610米)

第2日:帕克丁—南切巴扎(Namche Bazar,3440米)

第3日:南切巴扎—昆琼(Khumjung,3780米)

第4日:留宿昆琼

第5日:昆琼—波翠村(Photse,3810米)

第6日:波翠村—佩里泽(Pheriche,4240米)

第7日:留宿佩里泽

第8日:佩里泽—罗布杰(Lobuche,4910米)

第9日:留宿罗布杰

第10日:罗布杰—珠峰大本营(EBC,5140米)

第11日:留宿珠峰大本营

第12日:珠峰大本营—黑岩峰(Kala Pattar,5550米) —罗布杰

第13日:罗布杰—旁波切(Pangboche,3930米)

第14日:旁波切—南切巴扎

第15日:南切巴扎—卢卡拉

第16日:卢卡拉—加德满都

【装 备】

衣物:徒步前两天温度比较高,穿薄冲锋衣裤就可以。从南切巴扎到丁波切(Dingboche)之间有点冷,要加些衣服,到了丁波切以上就很冷了,要穿上厚冲锋衣裤和羽绒服,棉手套和棉帽。在山区徒步最好穿上高帮登山靴。

装备:在雪地里行走需要准备一个雪镜,预防雪盲。因为要在海拔5000余米的地方宿营,所以准备一个保暖性好的水袋,温标在零下20摄氏度的羽绒睡袋即可。根据个人需要,还可以带两根登山杖。

药物:需要备一些常规药物,如牛黄解毒片、白加黑、散利痛、黄连素、云南白药等。山上的水比较贵,如果想省钱,可以准备一些净化水的药片,放在接来的生水中,半小时后一溶解即可饮用。

自带食物:山上食物贵,上山前可以自备一些牛肉干、巧克力、速溶咖啡、蜂蜜和果珍等,有一些食品也可以在南切巴扎补给。

【食 宿】

珠峰大本营南坡(EBC)沿途的住宿很便宜,低海拔的村落人均10元左右,可以洗热水澡,一次约为20-30元。往高海拔走,比如罗布杰和高乐榭村,住宿费会高一些,平均每人15元,在这些地区,就不适合洗澡了。给手机充电也需要缴费,在南切巴扎充电约为10元/小时,在罗布杰则为30元/小时。

旅馆的盈利很大程度上来自于餐饮,如果在下榻的旅馆就餐,那么住宿费也会有一些折扣。在南切巴扎,一杯奶茶大约3元,一壶开水约20元;到了罗布杰,一杯奶茶就涨到6元,一壶开水也要翻倍,40元,一份炒饭或者炒面大约需要35元。

【EBC徒步须知】

最佳时节:EBC的最佳徒步时间是每年的10月底至11月,此时雨季已过,天气尚未入寒,晴空万里,能看到绝佳的风光。其次是每年的3至5月份,此时上山可以看到杜鹃竞相开放的景象。

门票:前往EBC徒步需要购买萨加玛塔国家公园门票,可以在加德满都买,也可以在位于梦卓村(Monjo)的萨加玛塔国家公园门口买票,尼泊尔本国人及10岁一下(以下)儿童可以免费进入,外国人需要1000卢比(约合100元人民币),买票时需出示护照。

向导与背夫:一次愉快的徒步之旅,找到一个好的向导和背夫是非常关键的。徒步者可以在加德满都请向导,不过要为向导承担加德满都至卢卡拉的往返机票。在卢卡拉也有许多从事向导与背夫工作的夏尔巴人,从卢卡拉机场出来,就会有许多背夫围上前来,他们都会讲简单的英语。一路上应当多与你的向导及背夫聊聊天,增进交流,也可以与他们分享食物和饮料。徒步结束后,如果满意他们的服务,给一些小费是必要的。

探险公司:如果想得到更周到的服务,可以选择正规的探险公司,他们会提供专业的向导和营地服务。从加德满都飞往卢卡拉,推荐山峰体验探险公司(Mountain Experience Pvt Ltd),他们会提供全程服务将你送至卢卡拉,电话: 977 14016761,手机: 977 9851027368(Chhuldim), 977 9851048094(Tamding),邮箱:mail@mountainexperience.info www.mountain-experience.com
徒步可以选择喜马拉雅体验探险公司(Himalayan Experience),他们还会组织洛子峰探险。

摄影师手记:

从珠峰大本营返回我称之为伤心之旅。

去的时候我们是一个团队,大家意气相投,喝酒聊天,有着许多的趣事和乐事。返回时,同伴们都要去登山,我只好和向导独自前行。

在佩里泽,我记得迈克曾经请我喝可乐;在天波切,大家一起爬那个令人绝望的伤心岭;在南切巴扎,徒步队三五成群,挨家挨户地扫店,买了一大堆可能永远也用不上的东西。在旁波切,那漫山遍野的杜鹃花丛中,我一人如梦游般出没:风景依旧,人事已非。

人终究是群居的动物,在适当的时候适当的地点,你会感觉得到。

摄影师简介:

杨浪涛,中国国家地理编辑,热爱文字和摄影,足迹遍及中国西部地区及周边国家。

责任编辑 / 宋歌 

版权声明

凡中国国家地理网刊登内容,未经授权许可,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要评论?请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您也可以快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