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山,诸神之怒


发布时间:2013年02月04日 文章出自:行天下 作者: 吴志伟 

标签: 印度尼西亚   湖泊   山地   文化苦旅   风土人情   火山   

如果你从来不曾与令人战栗的火山亲密接触,到了印尼,130多座活火山会将你包裹。

从沉睡的死火山到怒吼的活火山,我感受到的不仅是天堂般的美景,更有那闲适的灵魂与诸神的礼赞。

偏向火山行

当我还在印尼的苏门答腊岛上游走之际,国内的一位朋友突然急急如律令般疯狂地联系我,询问我的安危。当他知道我尚未登陆爪哇岛时终于松了口气,接着开始正告我:日惹(Yogyakarta)北面著名的默拉皮火山(GunungMerapi)已开始爆发,君子不立危墙之下,思想有多远,你就赶紧跑多远。

打开电视一看果不其然,默拉皮火山正蠢蠢欲动,火山喷发的警告已然发布。遥望山海另一端的冲天浓烟,我兴致陡然而起,一打听竟还有去日惹的机票,狂喜间立即动身,奔着火山而去。

当我怀着兴奋而又不安的心情抵达日惹,却发现这座城市平静得让人吃惊。作为印尼爪哇岛的中心城市之一,市民们似乎更关注保皇派和反对派的游行示威。不过,各个派别只是派人在街道上喊喊口号、吵吵架,也没见暴力冲突的场面。警察上街,也只是在维持交通秩序,有的甚至对传单颇感兴趣……总之,没人关心近在咫尺的火山爆发。

面对如此情景,我也像这个游行的小伙子一般放松了下来,大失所望间又有些莫名其妙。回到客栈后老板告诉我,印尼人对于火山喷发早就见怪不怪。据说印尼有130多座活火山,整个国家天天都有火山爆发,老百姓根本不关心,政府也懒得预报,预报老百姓也不看。

遥远的震撼

既然如此,我悬着的心放下了一大半,可也有点莫名失落。晚上睡觉时只觉得风雨大作,雷声震天动地,一边咒骂着热带连绵不尽的暴雨,一边沉沉地坠入梦乡。

第二天一早,却见老板神色有变,一家人已经黑布罩面。原来,昨夜的雷声竟然是默拉皮的怒吼,火山正式喷发了。

街道上,从天而降的火山灰飞扬一宿,将整个城市完全笼罩,汽车上的火山灰更是积攒了厚厚的一层。人们虽然还是照常出行,但全部将口鼻紧紧掩盖,不敢有丝毫的大意。

千秋功罪

实际上,印尼人对火山是又敬又怕,又爱又恨,纠结得难以自已。从地质上说,正是火山的喷发造就了整个爪哇岛,成就了这个国度,并给田地带来火山灰这样天然优质的肥料,让人们衣食无忧,善莫大焉。

而日惹城外的普兰班南(prambanan)神庙,却记录着火山令人畏惧的另一面。这座大约建于公元前10世纪的印度教神庙,诉说着一段失落的文明。它被火山灰湮灭了近千年,直到18世纪才重见天日,但谁也不知道它确切的来历。上世纪50年代,人们将它修复。哪知道2006年默拉皮火山爆发撼天动地,引发的大地震再次把它震毁了。

悲剧的诞生

这次默拉皮火山大爆发,在苏门答腊岛海域也引发了7级以上的地震,这样的新闻要在别的国家必定让人惊惧不已。可在日惹,人们还是该干嘛干嘛,街道上甚至还举办了一场国际自行车拉力赛,运动员们顶着火山灰、带着口罩奋力拼搏,淡定得令人汗颜。

然而,很快有悲剧传来,火山喷发带来大量灼热的火山灰,将山脚下的两个村庄焚为瓦砾,大约有140多人不幸遇难。客栈的几个驴友都呆不住了,虽然来自不同国家,但很快决定租辆摩托赶赴灾区,看看能否帮上点忙。

距离火山脚下的村庄已经越来越近,火山灰使得空气灼热,令人窒息。遥望间,两座不幸的村落就湮没在那片垂死的烟幕中,让人根本无从分辨。等赶到那里,村落也已经被地方政府隔离封闭。

救援人员警告我们赶紧离开此地,否则默拉皮再次爆发将引来更大的不幸。果然,随后的喷发接踵而来,灼热的火山碎屑流的速度更是堪比火车,如果继续呆在那里我们必死无疑。

有惊无险地逃脱了死神的魔爪,我们得以从浓重的火山灰中走出,才发现自己的脸基本被火山灰包裹,变成了灰胡子“圣诞老人”。可此时,我们却看见不少老百姓又越过了政府规定的警戒线,偷偷跑回了家,在农田里辛苦耕作起来。而不远处的火山仍在咆哮喷涌,人们却不以为意。

面对火山,乐天的性格既成就了这里,也毁灭了这里。

月地火山群

从默拉皮火山的眼皮底下死里逃生,我带着一丝惆怅奔向巴厘岛。半路上一位美国驴友突然告诉我,在印尼东爪哇省的普罗博林戈与玛琅之间的布罗莫火山群(GunungBromo),是一片令人生畏之地,足以见识到月球般地貌。如此动人的蛊惑让我立刻改变了主意,迫不及待地来到了布罗莫火山的跟前。

要知道,印尼是众所周知的热带雨林国家,这里到处是肆意生长的绿色生命,何曾见识过荒凉地带。可当我沿着道路穿过茂密的热带雨林,一个冒着浓烟的锥形山体突然在一片平原上冒出来,不由得令人想起《侏罗纪公园》中壮观而荒凉的风景。

布罗莫火山群由五个火山口组成,两座依然浓烟滚滚,活动频繁,剩下的三座则偃旗息鼓,风光不在。虽说最近印尼火山喷发频繁,但我开始心存侥幸地爬上了最大的一座活火山口,拍下了它平日里烟气缭绕的雄姿。

火山之神

不可否认的是,爬上火山口时,我心中总还是惴惴不安,毕竟谁也无法预料火山会不会突然喷发。可当我看见这位在火山口摆摊卖货的印尼少女时,还是惊讶得笑出声来。

有趣的是,小货摊不仅卖食品饮料,还卖鸡。据说在当地的传统中,有将少女扔下火山口敬奉山神的传统,如今陋习已除,人们则改用活鸡扔下火山口,以此向山神献礼。

而就在布罗莫火山群环绕的平地间,一座印度教的寺庙赫然在眼前浮现。其实,这依然是在五座火山口触手可及的范围内。每当布罗莫火山群汹涌盛放时,人们便会带着牺牲贡品来此,祈求火山之神能平息胸中怒火,并给庄稼带来好收成。

天堂地狱一线间

从布罗莫火山群继续向东,最有看头的要属卡瓦伊真(Kawah Ijen)火山,远远望去,它形如葱茏的富士山。虽然不像默拉皮火山一般怒火万丈,凶猛暴烈,但却在不经意间隐藏着令人窒息的硫磺毒雾,令人防不胜防。

爬上这座活火山的山口,烟就已经把人熏得呼吸困难,连眼睛都难以睁开。向山口外看,犹如一片死寂没有生命的地狱;向山口里看,则是一泓蓝绿色的高山湖泊,色彩艳丽动人。不过,你千万不要被湖泊的颜色所迷惑,这一泓湖水常年溶化了无数的硫磺,已成为一座硫酸湖。人要掉下去,必然是尸骨无存。

挑山工

离硫酸湖尚远,我已经被熏得头晕目眩,呼吸困难,甚至有人一头栽倒,滚下山坡。可就是在临近湖泊的深处,在那烟雾缭绕得连人影都看不见的地方,就有这么一帮采掘运输硫磺矿的挑山工,每天都有300至400个挑山工来这里上班。

挑山工每人每次能挑60到125公斤不等的硫磺,矿石主要卖给山下的制糖厂,用以制糖过程中去除蔗汁的杂质。他们体力虽好,但是山坡陡峭,上山有3公里陡坡要爬,到火山口又要攀爬200米峭壁,走完一个来回要3到4个小时。因此,他们每天最多只能挑两趟。

山下硫磺的收购价是每公斤600印度尼西亚卢比(相当于人民币0.46元),一个挑山工每天通常能赚5万卢比(人民币38.5元),而这在印尼算是高工资了。令人惊讶的是,最后称重的过程也由挑山工自己完成,称完后向收货的老板报重量,老板则坐在屋里喝咖啡。在这里,即便是最艰苦的工作,人们也不会有诚信之忧。

山的报恩

然而,这样的工作很快就会将挑山工的健康摧毁,他们的腰很快被压弯,牙齿不到40便会掉光,寿命也不会太长。但这些挑山工依旧心中坦然,照他们的话说,他们已经向火山的山神索取过多的东西,即便用生命来偿还,也是理所当然的。

听到这里,我的眼泪禁不住流了下来,却已经分不清是硫磺熏灼还是心生感动。对我来说,向右下山便可抵达安全地带,而挑山工们却要依然满怀对山神的感恩,在地狱般的火山口上踯躅前行。

印尼日惹及周边火山攻略

交通:

日惹是印尼的主要城市之一,从雅加达、巴厘岛等地都有直飞航班,从机场打车可直达普兰班南神庙;雅加达、万隆、梭罗等地也有火车连接日惹,从雅加达乘火车到日惹需要7-12小时。

长途汽车依然是旅行者前往各个景点的重要交通工具,前往婆罗浮屠、普兰班南、默拉皮火山都可搭乘长途汽车。日惹的长途汽车站Giwangan位于市中心东南方约5公里的南环路(South Ring Road) 上,乘坐市内公交4路车即可到达。

在日惹,出租车起步价在5000卢比左右,在市区内一般不会超过15000卢比,出租车会使用计价器,宰客现象不多。此外日惹的人力三轮车很有特色,随处可见,不过上车前最好谈定价格,包括是否往返、等候等;人力三轮车是日惹的特色交通工具,在市区内转悠大约9000卢比。

附:人民币与印度尼西亚卢比比价约为1:1360。

住宿:

日惹住宿价廉物美,高级酒店不多,小旅馆却随处可见。火车站南面聚集着大量廉价的家庭旅馆,价格3万—6万卢比/人不等,由于条件各不相同,可根据自己的喜好多多比较后加以选择。

王宫区以南有两条名为Jl. Prawirotaman I和II的街道,这里的旅馆条件稍好一些,有的甚至有游泳池,价格约在4万—10万卢比/人不等。

美食:

日惹的Sosrowijayan区有一些很有地方特色的小饭店,但价格不菲。要品尝便宜美味的印尼美食,可以到Sosrowijayan区的一个大型购物广场顶层的美食广场,能品尝到这里的风味。食材看上去和国内差不多,但是口味却不完全一样,可以品尝一下。

购物:

日惹的金银制品、陶瓷器和巴迪布非常有名。买金银制品可以到库塔歌德村(Kotagede),买陶瓷器可以到卡索根村(Kasongan),巴迪布可到市区以东的班得丹村(Babadan)选购。

景点:

普兰班南神庙,外国人门票要13美元,Giwangan车站有客车前往,3000卢比/人,30分钟可达。每年5—10月间,每个晚上这里都会上演正宗的罗摩衍那舞蹈,非常难得。

婆罗浮屠,外国人门票要15美元,Giwangan车站有客车前往,5000卢比/人,大约1个半小时车程。婆罗浮屠附近可以住宿,火山日出非常有名。

火山:

默拉皮火山(Gunung Merapi):乘坐公交前往默拉皮火山很费周折,包车应该是比较方便的选择,不过价格昂贵,两个人包5座越野车约每小时10万卢比。进入默拉皮火山的门票比当地人的贵,需要2万卢比。当地政府禁止攀登火山。

布罗莫火山(Gunung Bromo):游览布罗莫火山,可从日惹或泗水前往巴厘岛的途中下车即可,日惹、泗水的旅行社都可以组团前往。或从泗水乘火车到庞越(Probolinggo),晚10点出发,凌晨0:25到庞越,可参加布罗莫火山观日出半日游。

卡瓦伊真火山(Kawah Ijen):从日惹抵达泗水后,可参加前往卡瓦伊真火山湖的旅行团,有向导带领更安全些。也可从庞越(Probolinggo)乘长途汽车先抵达本托沃索(Bondowoso),车费约2万卢比,或者在此与世界各地驴友凑钱包车,5人面包车费用在30万卢比左右。卡瓦伊真火山山口硫磺气体非常呛人,容易导致呼吸困难乃至窒息死亡,感觉身体不适的不应逞强下坡。

提示:火山上不能随便小便,一定要进厕所,当地人认为,随地小便有可能触怒山神。这个是当地的风俗禁忌,驴友同样也要遵守。

摄影师介绍:

吴志伟,旅行家、摄影师,曾当选“中国当代徐霞客”,摄影作品获国际铜奖并被“世界华人艺术家”组织收藏。著书包括行摄的灵魂系列:《埃及:灵魂在祈祷》、《尼泊尔:与天堂的约会》、《印度:绝望与惊喜》等,而最新著作《再忙也要去旅行:从企业高管到国籍背包客》、《印度2:逃离恒河》、《印度3:两个海洋的交汇》等也即将上市

摄影师手记:

当我爬上卡瓦伊真火山湖的边缘,我开始嚎啕大哭起来。不知道是硫磺熏灼的结果,还是真正的心痛。在这片毫无防护、毒雾弥天的所在地,3米之外人影不见,我只能静待烟雾散去的间隙拍上几张,上坡下坡,咳嗽得不成样子,腿更是开始瑟瑟发抖……

总有人从我身边走过,问我是否身体不舒服、是否需要帮助,哪个国家的人都有,各色人等都有,让人心生温暖。

火山上矿工平静的眼神,更令人心生敬意。他们一般是300多人一帮,主动进行轮班,主动要休息。虽然挑运硫磺在当地算是“高薪”,但没有人会不断地向火山索取,有钱一块赚,有劲一块使。这些人用生命实践着生活的信仰,世界上除了钱,真的还有很多东西值得我们去珍惜。

责任编辑 / 熊剑辉 

版权声明

凡中国国家地理网刊登内容,未经授权许可,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要评论?请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您也可以快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