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蜜的金沙江


发布时间:2013年01月29日 文章出自:行天下 作者: 金平 

标签: 凉山彝族自治州   河流   峡谷   风景物语   户外天空   

我在金沙江边长大,看尽她的春夏秋冬、五味杂陈。其中一味挥之不去,那就是峡谷里的甜味。

生活在金沙江边

从小在金沙江边长大,甘蔗、红糖是我儿时的记忆。

为了追寻这些即将消逝的传统手工艺文化,2004到2007年,我多次踏入金沙江峡谷里这片神秘的土地,追寻那一抹甘甜。

生于斯,长于斯,金沙江大峡谷承载了我太多儿时的情感和记忆。在我心中,这是世界上最美丽、最动人的峡谷。

金沙江流经云南高原西北部、川西南山地,到四川盆地宜宾接纳岷江为止,全长2316公里。在四川金阳县对坪镇沿着金沙江逆流而上,转过一大弯,壮丽的峡谷山峰就矗立在眼前。

当清晨第一缕朝阳还没升起,勤劳而善良的峡谷人们就扛着锄头,赶着慢悠悠的老黄牛下地干活了。

伴着薄薄的雾霭,真个是“玄云沙江畔,淡然起天际,悠哉复何心,适与飘风会,云间翔虬螭,蜿蟮炫五彩”。

白石滩奇观

我常年在金沙江川滇交界这一带活动,包括四川屏山、云南永善和巧家等。这个峡谷里有着很多不一样的风景,白石滩就是其中之一。

白石滩是金沙江第一奇观,因“白石”得名,在金阳、布拖都可以看到。石头洁白无瑕,被江水冲刷出的线条柔美无比。离开这片滩,周围再没有这样的景色。

而更多的不一样,还在红糖村。

红糖村的故事

“小碗糖,抿抿甜,看到看到要过年。”小碗红糖又叫碗儿糖,因其外形而得名,产于川滇交界金沙江沿岸地区,在四川宜宾、云南昭通特别有名。

从上游的巧家县到下游的永善县,金沙江沿岸用土法制红糖的村子有很多,而今天要说的红糖村位于永善县码口乡。

在这里,红糖是当地人喜迎宾客的上品。早些年,人们把小碗红糖作为礼物送人,往往是你送我,我送你,转来转去可能又物归原主。

孩子们十分眼馋,要是红糖因为受潮融化,他们会高兴得跳起来。一小块红糖就可以化一大碗红糖水,他们喝完还要再加点水把碗边的糖也涮下来喝了。

甘蔗的画卷

金沙江大峡谷是干热河谷地区,年平均气温20多度,雨量较少,比较适宜栽种甘蔗。由甘蔗而生的制糖技艺经过几百年发展,逐渐形成极为成熟精湛的传统工艺。

不要小看了红糖制作,虽为土法制作,但各有分工、各司其职,整个工艺流程宛如一轴绵延久远的民俗风情画卷。

冬天,甘蔗的叶子干枯了,甘蔗杆却饱含糖汁。收获季节的甘蔗,除了一部分用于鲜吃外,更多的是被用来制作红糖。

收甘蔗是个名副其实的体力活,收获时节家家都要为壮劳力准备大碗过油肉和冒尖白米饭。从地里收回来的甘蔗,要挑选杆直体壮的把前面三、四节砍下捆好,储藏在水沟边作为来年的种子。

每年制糖的时节,甘蔗种植户们就将甘蔗送到糖厂过磅卖钱,收到上好甘蔗,人们便开始了新一季的红糖盛会。

榨汁、过滤

整个制糖过程大致分为榨汁、滤渣、熬糖、成形(装碗)几个环节,分别由不同的师傅负责。

以前,人们用被称为“土滚子”的石磨来榨汁,石磨有两、三千斤重,用牛拉动碾压甘蔗,一次只能放三、四根甘蔗,每天能榨两万斤左右。

现在,当地基本使用机器榨汁,每天能榨几十甚至上百万斤,以前全村榨完甘蔗要两、三个月,现在二十来天就能全部弄完。牛彻底退出了这一红糖盛会。

甘蔗榨汁后再过滤,甘蔗渣就堆在院子里,汁水顺沟流进低处的一口大缸,与大缸同在一个屋顶下的是土砌的一个长灶。

接下来,就要开始熬制甜蜜了。

熬制甜蜜

通常,甘蔗边榨边熬,一般七口大锅一字排开,依次代表熬糖的各种蒸馏水平,第一口锅最大,汁水最多,杂质也最多;最后的锅最小,锅里的汁水最稠。

这个过程非常关键,火候也很重要,该大的时候大,该小的时候小,还需要不断搅动,免得糖汁粘锅煮糊。村里有几个懂熬糖的师傅,懂得把握各个环节的火候。

在煮的过程中,随着糖汁的蒸发,师傅们还要适时地往糖锅中加入少许石灰等添加剂,好让糖汁结晶。加多加少,要根据甘蔗的不同产地和节令等因素考虑,凭经验判断。

等糖汁变得愈发浓稠,再将它倒进摆放整齐的小碗里,冷却后就是小碗红糖了。盛糖的小碗在面板上一字排开,有几百个之多,颇为壮观。

糖汁冷却大概20分钟左右,就可以取出了。一般一百斤甘蔗能产十斤糖。

品质高的小碗红糖加水化开后没有沉渣,口味纯正。品质不高的有渣,味道不纯正。

传递幸福

人们曾用“气至于芳,色至于艳,味至于甘”来赞美小碗红糖的香甜,也许并不为过。

村里的人们说,甘蔗的收获时节是全村人最热闹也是最繁忙的时刻,先苦后甜这话用来形容榨糖最合适不过。这些职业和行当也许对现代都市人来说已成为过去,这些老作坊完全落后无用,但它们对于当地人的价值你不能小视。

以前,红糖包装简陋,现在很多糖厂都把包装做得很精致,糖块呈凹陷的半球状,造型古朴典雅,当礼品来送不会觉得拿不出手。

这种轮渡是人车混装,往返于金阳热水河乡和到田坝乡,是当地人赶场买糖的重要交通工具。

“种糖如种宝,有吃又有烧”,过去红糖大部分卖掉补贴家用。不过现在种植甘蔗的成本越来越高,虽然红糖价格相对涨了不少,卖到5元/斤,但依然挣不了多少钱,种甘蔗和制红糖的人都在不断减少。

持久的甘甜

尽管制作红糖的人和地方在减少,但因为制作这红糖,峡谷里人们生活的甘甜不会减少。而这甘甜,你要自己亲自去尝。

【摄影师简介】

金平,四川省摄影家协会副主席,致力于传承和探索中国传统民俗文化,曾举办《印象•德格》、《天启》个人影展,并出版画册。2009年,作品《天启》受邀参展第二届法国巴黎photoquai摄影双年展。

【摄影师手记】

在生我养我的金沙江畔,汉、彝、苗等多个民族的人们世代生活在这片安宁的土地上,用勤劳的双手在峡谷间开垦每一块适宜耕种的土地,依时令种上玉米、水稻、甘蔗、胡豆、红薯等,春发、夏荣、秋收、冬藏,年复一年日复一日。

也许在外人看来,这种周而复始的生活单调而匮乏,但他们却知足常乐,感激自然、敬重生命。

制糖时节,全村老少像过年一样,还会宰上一头大肥猪招待大家,熬糖的师傅尤其受人尊重。我也曾被尊为上宾,吃饭时与熬糖师傅或村长坐在一起,和大家一起分享喜悦。

然而,2002年,国家正式同意开发建设乌东德、白鹤滩、溪洛渡和向家坝四座世界级巨型梯级水电站,金沙江这段最美丽的大峡谷不再如昨。

这段峡谷里,从四川屏山的新市镇、金阳县、布拖县到云南绥江县、永善县、巧家县,十多个乡镇数以十万计的百姓逐渐随水电站的建成背井离乡,到完全陌生的地方开始新的生活,这无疑是一种残酷的抉择。

而这些让我如痴如醉的田园美景、传承千百年的珍贵制糖手艺,也终究无法抵挡现代化疯狂的脚步,很快随电站大坝的蓄水发电而消逝。

这是技术进步带来的物质满足,还是工业扩张造成的文明悲哀?也许,我们只有等待后人评述。

【行笺】

交通

我往返金沙江大峡谷很多次,拍摄路线是屏山县——永善县——田坝乡(过金沙江渡轮)——热水河乡——对坪镇——巧家县。

成都距离屏山约370公里,如果从成都出发,可在五块石车站乘坐直达屏山的汽车,约7小时,票价97元/人。

金沙江两岸的公共交通还算方便,其中,渡运是当地群众不可缺少的交通运输方式,比如永善境内金沙江河道全长168.2公里,途经3乡5镇,有简易渡口22道、渡船15艘。这些船很多是当地人承包,船费不等。

金阳县热水河乡修有过江吊桥,每人每次收取三元过桥费。

如果去往白石滩,可从布拖县出发。景点位于布拖县城南部牛角湾乡境内,距县城约75公里,当天可往返。门票价格:成人60元,儿童30元。

食宿

这条线路一直沿金沙江两岸行走,途经向家坝、溪落渡、白鹤滩水电站工地,部分区域地处少数民族地区。

前去旅游、摄影的朋友,可以选择乡镇上的小旅店,不用担心找不到住宿的地方。不过,这些小旅店条件都比较差。一般情况下,住宿大概是20元/人,吃饭都是给个大概,看你叫他做什么菜,一般都给得高一些。正常情况下,人均70到80元吧。

有时,我们为拍摄方便,就寄宿在老乡家里,走时留下一点钱作为食宿费用。有几次,我们住在金阳县热水河乡陈姓老大爷家。陈大爷经常到金沙江河滩去寻拾金沙石,这些石头历经江水千百年的磨砺,形态各异、色彩斑斓,美不胜收。

旅游季节

我一般在每年的3-5月份前去拍照,可以赶上村里的制糖盛会。此时,这里的气候比较适宜,景色也丰富。而甘蔗的收获季节一般在每年11、12月,春节过后则开始下一季的播种。因此,想体验热闹的收获场面,可以选择年底前去。白石滩的最佳游览季节一般为8、9月份。

责任编辑 / 吕颖 

版权声明

凡中国国家地理网刊登内容,未经授权许可,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要评论?请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您也可以快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