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江左岸,梦的穿越


发布时间:2013年01月29日 文章出自:行天下 作者: 韩宗萍 

标签: 河流   冰川   峡谷   风光照片   

雅鲁藏布江大峡谷堪称“地球上最后的秘境”,许多地区至今仍无人涉足。峡谷里冰川、绝壁、塌方和巨浪交织在一起,环境十分恶劣,因此也有“死亡峡谷”之称。

2010年9月,我们踏上了梦想多年的大峡谷左岸穿越之旅。

启程向西

在拉萨和队友汇合后,我们一行四人经过峡谷口的派乡来到达林村。

达林村很小但很美,一片异常开阔的草场,牛羊安详其上,村头有几幢漂亮的藏式新居。汽车只能开到这里了,以后的路就需要我们自己了。

出发前,在达林村最后一顿丰盛的藏餐。

向导背夫们开始分配行装,以便大家的负重尽量都均衡一些。背夫们几乎很严格的遵守一个规则,最初分配给谁的东西,就由谁一直背着,一般情况下不换人。

漫步伊甸园

山的转角处,一匹漂亮的小马突兀的出现在我们的眼前。本以为是野马,后来背夫告诉我这些可能是峡谷里哪户人家的马儿。

想来这里的牛、羊、马儿们仿佛比山外或是平原地方的牲畜们幸福许多,它们常年被散养在山里,逐水草而生,游荡山野,逍遥自在。

峡谷里有着各种菌类,五彩缤纷的像花儿一样盛开在山道上、树木下和草丛间。

一路上风景优美,满山的野果伴我们而行。被背夫们称作“红果”的野果漫山遍野都是,酸甜可口,屡食不厌。

朝圣加拉

加拉是宁玛派最早开发的圣地,它是该派重要的转经线路之一。

传说里,莲花生大师在藏地埋藏了一百零八处伏藏,开发了阎罗大瀑布圣地,并在加拉建立了阎罗宫殿镇压恶鬼,而那自巨石岩缝中迸发出的阎罗大瀑布可以看见未来的圣迹,那里也就是加拉转经的核心所在。

转过山崖,俯瞰雅江。雅江边的加拉圣迹庄严而神秘。

荒草丛生的煨桑塔和佛塔都很残破了,五彩的经幡绕满周围。狭小的修行洞是加拉转经者必须拜谒的圣迹之一。

一座挂满经幡的木桥通向对岸,桥下阎罗大瀑布发出震天的吼声。站在桥上,水汽蔓延,可以真切地感到木桥在巨大的瀑布冲击下发出的震颤。

泥与水的挣扎

雅江峡谷里溪流遍布,过这样激浪滚滚、巨石横陈的山涧激流,都必须用木头搭桥而过。

在我们前进的必经之路上,冰川融河自山口跌落而形成的瀑布发生了泥石流。在齐膝深的泥浆中跋涉,一直都不用拐杖的几个背夫,也都拿着棍子在泥浆中慢慢前行,相互搀扶着涉过冰河。

雨后江滩的巨石湿滑无比,攀爬跳跃其上,得加倍小心。否则轻者崴脚,重者腿断。

雅鲁藏布江今年的水位是有历史记录以来的最高水位,原来可以沿江岸碎石滩行走的路,有些已经淹没在了滔天的洪水中,不能再沿江行走时只能选择向山上横切。

狂蜂来袭

铁矿营地旁边是力古冬果冰川。雅江两岸还没有什么秋色的印象,更像是盛夏时节。雅江在这里是一个很大的拐弯,狭窄的河道让滚滚东去的雅江涛声如雷。

峡谷里野蜂时常出没,铁矿营地是我们遭遇最大规模蜂群袭击的一次,成群的野蜂向我们发起了自杀式的攻击。

头上、脸上、颈上、背上……无处不在的蜇伤。

一直等到帐篷外边没有野蜂的声音后,我们才从帐篷里出来,盖在登山杖把手上的毛巾,被大约上百只的野蜂蜇了。

力古冬果冰川

从左岸穿越大峡谷,在力古冬果冰川附近的江岸是绝壁,不可逾越,我们决定由力古冬果冰川上山,大约上升2000余米后翻越章根拉垭口,再下降至奶通,完成对加拉白垒的横切。

力古冬果冰川的冰舌部位海拔2600余米,长期侵蚀致使山体疏松破碎,崩塌的冰渍石在长期的挤压磨砺中成了细碎的石渣,覆盖我们所见的冰川体。冰川融化形成大量的冰裂缝,纵横交错。

在力古冬果冰川营地遥望对岸的南迦巴瓦。这座中国最美的雪山藏匿于世界最深的峡谷之间,不为常人所见。南迦巴瓦和加拉白垒跨江对峙,峡谷深达6000余米,成就了雅江峡谷“世界第一”的美名。

冰川在阳光的照射下开始融化,湿滑难行。在我们经过的众多冰裂缝中,这个冰裂缝最让我胆战心惊。

宽、深、滑,泥浆般的冰川融水在裂缝里激宕轰鸣,其下存在巨大的冰穴洞窟。冰川后是近70度的倾斜坡面,且乱石峋嶙凸凹,很多仰角地带,愈往上山势愈发陡峭。同时,我们也出现了缺水的危机。

出发时带的一盒月饼在奔走了大半的峡谷旅程,上了几千米海拔后终于与大家见面了。

决战章根拉垭口

章根拉垭口海拔4784米,袒露的碎岩触目惊心,前面爬行的人不经意碰下的石头接二连三地往下掉,让人的神经处于高度紧张状态。回望上升的路,山脊如刀锋一般陡峭。

别以为朔风劲吹的章根拉垭口除了碎石便是砾石,其实还有美丽的花儿生长在这里。它们在这苦寒的石缝中幽然绽放,兀自清香。

章根拉垭口营地,低于章根拉垭口海拔高度66米处。从垭口横切到此一路乱石、斜坡,这儿是唯一一块看起来似乎平一点的乱石缓坡。碎石板间没办法把帐钉扎牢,只有用帐绳捆在石头上,朔风呼啸,寒冷刺骨。

加拉白日

翻越上迷雾笼罩的山脊,大约只有10多公分宽的山脊绝对不敢站立。这里是个风口,狂风刺骨,异常寒冷。

我们带了30米动力绳,在穿越的路上用过2次,一次是行程的第六天,为了翻过雅江岸边的一处20多米宽并且凸出到江面的弧形石壁,一次便是现在翻越加拉白日这刀锋般陡仄的山脊,30米动力绳不够用,还接上了背夫们用来捆扎竹篓物品的扁绳。

乱石群包围中的冰川有着奇特的鱼鳞状花纹。

加拉白日营地在一个缓坡台地上,背靠加拉白垒群山,面对奶通一带的群峦峰巅。山峦上云雾依旧缭绕,细雨淋漓不歇。

酥油茶和糌粑是我们的主食。在冷雨里,一锅水,切点风干肉,放上辣椒、盐巴、大蒜就开始煮,待水开后再抓几把糌粑粉放进去搅拌便成了一锅味道鲜美又极能御寒的辣椒汤。

泽国奶通

奶通,一个神奇的地方,通往天堂的秘境。奶通盆地上,除了雪山和冰河外全都是绿色的。网状的冰河水环流盆地一周后,汇集于盆地东部一角,扑下山崖,奔向雅江。

传说里,公元8世纪发生在藏区毁寺驱僧的“禁佛运动”中,莲花生大师穿越雅江峡谷避走印度,路过奶通留下诸多圣迹,埋下若干伏藏以待后来人重振宁玛派。

我们在奶通盆地山脚下的沼泽里前进,为了跟上背夫们赶集一般的匆匆脚步,慌不择路的我经常一脚深陷泥沼不能自拔。雨后的山涧里溪流水量很大,溪流之外没路可走,只能在溪涧长满青苔的乱石间来回穿梭。

我们的几个向导都没有完全走过雅江峡谷左岸这一段,整个穿越过程中因为没有任何坐标数据可以参考,我们从未使用过GPS导航,可我们的队伍却从未迷失过方向。只能说,大峡谷恶劣的生存环境教会了他们一切,让他们具备了超常的能力,甚至成为他们的一种本能。

奶通湿润的一夜。帐篷里湿透了,茂密的原始森林里,我们的营地只能扎下我的一顶帐篷。其他人都挤在一块有些像岩屋的倾斜巨石下度过了一夜。

列曲隆巴

连续的大雨,列曲隆巴的水位很高。这一带虽然还是无人区,但已经接近门中村,属于猎人的狩猎范围。

这些河流过去是猎人打猎的必经之地,因此很多河流上都有溜索。千百年来,生活在这里的人们都是这样过河的。渡过列曲隆巴,我们向门中村进发。

过河之后的森林越来越美,非常像远古神话的场景,当身临其境时你才会知道迷路走失的恐惧,泥泞湿滑的“道路”,还有那蚂蟥成群的攻击是多么的可怕!

所谓“道路”,都是野牛等动物的路迹。坎坷崎岖的“道路”加上齐膝深的泥浆,十分难行,背夫说2小时就到的门中村,我们整整走了6个小时。

在竭力匆忙的跋涉中,蚂蟥成群结队的向我们发起攻击,前赴后继地飞向我们的身上、脸上甚至嘴边。被它们咬过的地方,更是成为它们的集中攻击点,每隔几分钟就可以在那个地方抓下好几条蚂蟥。

云中村落

在门中村我们与背夫们分开行动,他们直接前往当晚的帕隆藏布江边上的朵赤洞营地,我们则去扎曲村看大拐弯,然后再折返帕江前往营地与他们汇合。

扎曲村原来有7户人家,现在只剩下4户了,有几栋房子明显已经没有了人烟。村子里修建了一栋用来接待游客的房子,现在也已经荒废,孤零零地矗立在那里。插满经幡的山坡顶,正好俯瞰帕隆藏布扎曲拐弯。

我们中午在扎曲村的一户人家吃饭,美丽的扎曲女孩有着一手不错的厨艺。村里的酒是他们用一种叫鸡爪谷的植物酿成的,他们也把鸡爪谷磨成细面做粑粑和烤饼。

去往排龙

扎曲村到排龙出口有27.6公里,沿着帕隆藏布江溯流而上。帕隆藏布江最窄的地方叫“猫跳峡”,那里有宛如壶口一般的峡谷巨岩,扼住了狂暴的帕江。据称枯水时节,这巨岩上狭窄得连猫都可以跳跃着越过帕江。

沿帕江前进,塌方的地方很多。这是我们进峡谷穿越以来遇到的规模最大、最长的塌方,自数百米高处的山巅一直崩塌到帕江岸边。

2010年9月29日15时45分,我终于站在了排龙出口,完成了对雅鲁藏布江大峡谷左岸的穿越梦想。

雅鲁藏布江左岸徒步攻略

路程

2010年9月16日,我们一行4人和向导、背夫共16人,离开雅鲁藏布江大峡谷左岸的达林村,历时14天,于2010年9月29日至排龙出口顺利结束,成功穿越了雅鲁藏布大峡谷左岸加拉白垒一线。沿途经过如下:

拉萨--林芝--八一镇--派乡--吞白村--达林村--赤白村--加拉--加拉冬各--大智曲珍--力古冬果冰川--章根拉垭口--喜噶隆巴冰川--奶通--列曲隆巴--门中村--扎曲村--排龙出口。

营地

牛场营地(海拔2856米)--加拉巴东营地(海拔2836米)--临时营地(海拔2963米)--加拉冬各营地(海拔2776米)--大智曲珍营 地(海拔2684米)--铁矿营地(海拔2672米)--力古冬果冰川营地(海拔3677米)--章根拉垭口营地(海拔4718米)--加拉白日营地(海 拔3479米)--奶通营地(海拔2743米)--列曲隆巴营地(海拔2873米)--门中村(海拔1692米)--朵赤洞营地(海拔1756米)。

穿越中通过的跨江桥

(河流的左右岸以面向下游为准,而港口的左右岸以面向进港为准。)

第一座,派乡去往雅鲁藏布江左岸的桥,经此桥沿雅鲁藏布江左岸到吞白村,达林村等。

第二座,门中村去往扎曲村的5号桥,距离排龙出口1号桥约24公里。

第三座,扎曲村沿帕隆藏布江过4号桥到帕隆藏布江右岸,徒步一小时后到达朵赤洞营地。4号桥距离排龙出口1号桥约20.25公里。

第四座,从朵赤洞营地沿帕隆藏布江右岸过3号桥到帕隆藏布江左岸。3号桥距离排龙出口1号桥约13.5公里。

第五座,沿帕隆藏布江左岸过2号桥再次在帕龙藏布江右岸行进,2号桥距离排龙出口1号桥约3公里。

第六座,排龙出口1号桥,过帕龙藏布的支流。

上述六座桥除了第一座是新修的水泥桥外,其他五座都是钢丝绳和木板构成的挂满了经幡的吊桥。

天气

本次穿越时间在九月,在穿越的十四天里,正处于雅江峡谷的雨季末期,因此穿越期间有十天半在下雨,一天阴天,二天晴日。穿越行程中最低海拔为1692米,最高海拔为4784米,因此,最低温度在0℃左右,最高温度为25℃左右。

食物

穿越期间的主食为糌粑、酥油、藏茶砖,少量的快餐面、风干肉、榨菜、辣椒、食盐等。

糌粑是进入大峡谷最佳的主食,它能够提供足够的营养,确保补充穿越过程中体能的剧烈消耗。并且相比米、面等需要大量配菜的主食外,糌粑是最节约、轻便、快捷的主食。

背夫们带的风干肉,一种是藏香猪的,另外一种不是。藏香猪肉吃起来香脆可口,另外一种吃起来完全是生肉的感觉,咬不动且难以下咽。

在大峡谷穿越第六天的铁矿营地吃了一袋快餐面,我才真切地感到了人类对食物的贪婪,远不仅在于追求其满足生存的需要,更追求感官的享受。整个行程里共吃了三次,两次在铁矿营地,一次在穿越第八天的章根拉垭口营地。

在大峡谷穿越第九天的加拉白日营地,因为淋了一天的雨,背夫们做了极能御寒的辣椒汤和米饭。辣椒汤和米饭整个行程吃了两次,都是在加拉白日营地。

衣物

冲锋衣裤、速干衣裤、抓绒衣裤、棉服、内衣等,登山鞋、徒步鞋、溯溪鞋各一双,负20温标的羽绒睡袋、防潮垫、天幕等其它露营必备用品,墨镜、头巾、帽子、护膝、雪套、雨衣等防护用品,洗漱、护肤、防晒等个人生活用品。

装备

75 10升和28升的2个多特背包,防水袋、塑料收纳箱各一个(装着药品和器械)。

尼康D80单反、佳能D10防水相机各一部,索尼10寸笔记本一台,电池10块,南孚电池一盒及交直流充电器等。

安全带、主锁八字、扁带、动力绳、手升、滑轮等安全装备,登山杖一对、头灯、刀具、救生哨、指南针等基本徒步装备,套锅、水壶、过滤水壶等生活用品。

药品

医疗器械:手术剪、手术刀(刀片若干)、30ml注射器1个。

外用药品:碘氟消毒液、双氧水消毒液各3瓶;各种医用敷贴若干,医用胶布、棉花、绷带若干,安全套若干;季德胜蛇药、云南白药,红花油,扶他林,各类抗过敏膏药若干,氯霉素眼药水,润舒眼药水。

口服类:速效救心丸,地塞米松,氨茶碱,百服宁,泰诺,安乃静,去痛片,葡萄糖,口服补液盐,21金维他,泻立停,诺氟沙星,藿香正气丸,吗丁啉,阿莫西林,息斯敏。

防范动物

具有攻击性的动物:棕熊、野牛、野猪、毒蛇、蚂蟥、蝎子等。具有攻击性的昆虫:蜱虫、野蜂等。个人认为,在雅江峡谷里的蚂蟥是最令人恐惧且难以抵抗的动物,它们成群结队的发起攻击,没有人可以招架。只能尽量不让自己的队伍拉长线,集中在一起迅速通过蚂蟥密集区,才能减少被蚂蟥成群攻击的概率。

摄影师简介:

韩宗萍,网名柳如烟,户外爱好者,曾攀登梅里雪山、奥太娜、木雅贡嘎等山,穿越雅鲁藏布江大峡谷左岸,独行茶马古道。

张鹰,网名花雕,资深户外人,曾登顶希夏邦马峰、慕士塔格峰、哈巴等多座雪山,徒步穿越雅鲁藏布江大峡谷左右两岸。

摄影师手记:

徒步、登山、攀岩、岩降、溯溪……什么地方需要你一一运用这些户外的技巧?答案是穿越雅鲁藏布大峡谷的左岸!

徒步穿越雅江峡谷左岸无人区,遭遇野蜂、蚂蟥的成群袭击;攀爬破碎的岩石山脊,忍受缺水干渴的煎熬;溯溪岩降,感受冰川河谷的刺骨寒冷;雨渡溜索,如蝶般“飞”过咆哮的列曲隆巴……所有这些都将是你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里所面临的挑战。

“所有的一切都是未知的,已知的只有困难和挑战。”这或许是我在穿越雅鲁藏布大峡谷的左岸之后最真切的感受。一直在心里认为,酷爱户外运动的人骨子里充满了野性,以至于在敬畏自然神灵的威严的同时又渴望了解那些尚不为人知的自然世界,这样的心态让我开始了穿越雅鲁藏布大峡谷左岸的旅途。

然而,雅鲁藏布江大峡谷也让我们不虚此行,充满了未知困难的穿越,挑战不断的激发着我们的潜在体能,行走着、攀爬着,我们见识了雅鲁藏布江大峡谷那绝世的容颜,奔涌不羁的雅江水,隐秘的加拉转经,梦幻般的原始森林,遗世独立的雪山圣地,温润神秘的泽国奶通,飘渺于世的云中村落……所有的一切无不让我们心醉迷离。

是否是穿越这条线路的第一支探险队伍?是否是穿越这条线路的第一个中国女性?这些都不重要!但我有理由骄傲和自豪,因为我用自己的激情和热血走过雅鲁藏布大峡谷的左岸!

责任编辑 / 杨鑫 

版权声明

凡中国国家地理网刊登内容,未经授权许可,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要评论?请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您也可以快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