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世界顶端


发布时间:2013年01月29日 文章出自:行天下 作者: 王雷 

标签: 山地   环游世界   户外天空   

你说世界在无休止变化吗?其实也没有。我们的长辈还是在以他们的方式生活,比如拒绝使用网络,仍用纸质的地图认路、去售票点买机票,而他们也过得很好。在他们看来,生活的本质可以不变。

其实我们这代人也是,工作、旅游、结婚、升迁等等,本质也没变,都是为了找到并坚守最想做的事。

曲折的开始

2010年3月底,我从美国出发了。因为飞机延误等诸多问题,我的行李丢了。然后就是不停打电话、确认,最后收到的回复是,航空公司的系统里没有我的行李信息,已经发了三条信息给伦敦那边,一直没有回复。最后,我建议他们派人去查找,而不只是利用机器。然后,他们找到了。无论系统多么现代化,机器终究替代不了人类。

找到行李,我“如约”到达加德满都。

路上的惊鸿一瞥

出发之后,我始终很紧张。在Monjo到Namche的路上,我已经感到自己心跳加速,睡眠也不是很好。虽然我一直在做不同方面的锻炼,提升我的耐力、速度等,不过这次,我还是有些担心。

这一天,我从远处第一次看到了珠峰。

偶遇Mark

在Namche,我偶遇了Mark Inglis。他可是响当当的人物:第一个从北坡登顶珠峰的双腿截肢者。Mark从12岁开始登山,后来登新西兰最高峰库克峰时,遇到暴风被困,虽然后来被救出来,脚趾却因冻伤严重,最后小腿以下被双双截肢。

我们聊到了“抉择”。一次,他途中冻伤了手指,面临着向前还是撤退的选择,他选择了前者,最后的结果就是手指冻黑后被截肢。而我一直以为,后退并不意味放弃,同样的选择题,我会选后者,然后等待时机,再来一次。

精神的准备

说实话,我们这支队伍的行程并不紧张,因此每个地方都可以休息几天。而在宗教中心Tengboche,最重要的事情是祈福。

一路上,我一直在担心。我担心我们的行程不好,担心赶不上好的时机,担心身体是否能适应,担心因为很多不确定因素生病受伤……不过看到大师的这些赠言,我释然了许多。

落脚大本营

4月中旬,我终于到了大本营。这个过程比我想象的长,因为为了适应环境,队伍的节奏比较保守。珠峰大本营的海拔有5300米,比南极洲的最高峰都高,因此我们必须耐下心来,一步一步走。而没有耐性的人很容易在这么高海拔的地方染病,前功尽弃。

因为此前我已经见过珠峰,所以并没有特别兴奋。反而是另一件事,给了我很多“惊喜”:这里根本没一点平整的地方可供扎营!

所以,扎营是一件困难的事。我们要整理出一块稍微平整点的地方来支帐篷,而更大的挑战在于卫生间。卫生间是山间唯一可以让人舒适的地方,然而为了不污染我们生活用水的水源,必须离营地很远。如此,每次往返于营地和卫生间都是一次征程,只能提前做好预防工作,然后就祈祷不要迷路吧。

到大本营的当天,要举行隆重的祈福仪式。仪式有一个半钟头,我们每个人都把自己的物品摆放在这里,等待被祝福。

来到大本营,每天都变得很忙碌。训练就是其中之一。有时我们在大本营做走梯子的训练,这样的训练只能在大本营可以做;有时就去周边的山峰做4到5天的练习。

大本营的夜晚很迷人,满天繁星,晚上也不会太冷。从离开家到现在,仿佛已经很久很久了。朋友们都还好吗?而我接下来的路又会怎样?

无止境的冰瀑

4月下旬,我们整装待发,从大本营出发到C1。其实,为了逐步适应高海拔环境,我们做了多次往返:在一处更高海拔过夜,然后返回大本营恢复,然后再出发,再回大本营。

而且,这也是为了完成接下来更加具有挑战性的C1到C2而做准备。

C1到C2间是一望无际的冰瀑!我第一眼看到,只能脱口而出一个词:“哇噢”! 每走一步,就多一句“哇噢”。接下来的一段路,我们就要在这些绵延不绝、奇形怪状的冰瀑间上下游走。

C1到C2的路线看起来笔直,但走起来很困难,有时梯子就搭在冰裂缝的边上,简直就是赌博。

每一步都异常艰难。有一次,当我们离目的地越来越近时,突然听到头顶一声巨响,暴风雪来了!幸运的是,暴风雪并不大,而且在离我们还有一段距离时消散了。尽管有惊无险,这段异常艰难的路让我第一次食欲不振,而且开始咳嗽,我知道这并不好。

所幸,我们到了C2。

重返大本营

在C2待了两晚,我的咳嗽越来越厉害,只得返回大本营休息。那真是难熬的一晚,尽管吃了药,咳嗽却总也不停。不能冒险,我选择暂时后退。

此时,我坐在大本营的餐厅里,背后的音乐声清柔、温暖,尽管外面仍寒风肆虐。我就坐在这里,等待最好的时机出发,而在此之前,我只需要好好享受这奢侈的时光。

巅峰世界

是时候出发了。尽管因为各种原因,我们还是不停往返于C2、C4、大本营,但我们每天都在前进。我总是回想过去这些天都发生了什么,但总没时间好好写下来,我多想告诉大家,珠峰是什么样子。

5月的一天,晚上9点,我们出发了,冲顶。天很黑,大风、有雪,能见度很低,我耳边尽是风雪的嚎叫声。不过向导觉得,我们应该继续。

我始终保持着自己的速度,状态一直很好。然而,就在抵达Balcony时,大家发现我的氧气瓶在漏气。这很可能要了我的命!于是向导马上修理,我只能停下来等待。四周仍是大雪,尽管时间不长,我却忍不住往坏处打算。

经过一晚上的努力,第二天早上8点,我们抵达了巅峰。然而站在顶峰的感觉却有点奇怪,因为四周什么也看不见。好像宿命一样,我攀登另外几座最高峰的时候也是这样,总是云雾弥漫。下次再来吧,我对自己说。

付出更多的努力,才能见到最美的风景。

【摄影师简介】

王雷,第一位完成“7 2”的华人女性,生活本来是学计算机、做工程师、创业,一次偶然的登山经历改变了一生,经历丰富、人淡如茶。

【摄影师手记】

祈福时,我们问了大师一些问题。答案很简单,就是一些关于生命的哲学。其中最重要的是:积极思考和平和。不仅是内心的平和,而是还应该做一些事情创造平和。

我想起在过去的一些年里,我的生活发生了很多重大改变。在每一个关键点,都有很多朋友给了我莫大的帮助。即使是再小一只船,也能在那时斩破风浪,带我到达安详、平静的彼岸。经历过风浪之后,那个繁忙的世界似乎离我已经很远,我的内心前所未有的平和。而这平和,不就是那些帮助过我的朋友们所创造的吗?

登珠峰并不仅仅是一次探险,更是一次精神之旅。

【行笺】

路线简介

美国波士顿(Boston)→尼泊尔加德满都(KATHMANDU)→卢卡拉(Lukla)→莫祖镇(Monjo) →南切巴扎(Namche Bazar)→天波切(Tengboche)→珠峰大本营(EBC)→一号营地(C1) →二号营地(C2)→三号营地(C3)→四号营地(C4)

交通和食宿

我从加德满都到卢卡拉是乘坐飞机,此后徒步两周到了珠峰大本营。一路上的食宿都不用担心,因为途中有很多小客栈,条件一般甚至简陋,不过解决吃饭和睡觉都没问题。客栈包吃的价格大概是30到40美元一天。

装 备

装备主要分为两类,一是能够适应高山寒冷环境的衣服、宿营装备,二是冰雪攀爬类的装备。具体为帐篷、睡袋、羽绒衣裤、高山眼镜、防风衣裤、手套、高山靴、防寒帽、绳套、冰镐、冰爪、头盔、雪锥等。

当然,生活方面的装备也必不可少,比如炊具、炉具、防水灯具、刀具等。

注 意

1. 费用:除了交通、食宿方面的费用,请向导也是一笔不小的开支。建议请向导前先了解一下具体情况,互相熟悉也利于路上的合作。我是通过美国的一家公司请到的向导,全程4万美元。

2. 通讯:开通国际漫游的全球通可以在尼泊尔使用,不过漫游费很贵,发短信2.99元/条,拨打中国电话为11.99元/分钟,拨打尼泊尔本地电话为4.99元/分钟。建议使用当地的网络电话与国内通话。

责任编辑 / 吕颖 

版权声明

凡中国国家地理网刊登内容,未经授权许可,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要评论?请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您也可以快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