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殖民的天堂,毛里求斯


发布时间:2012年11月16日 文章出自:行天下 作者: 田战 

标签: 毛里求斯   岛屿   世界文化遗产   户外天空   

从高空俯瞰,毛里求斯就像海洋上一叶镶嵌着白色光环的绿舟,却依旧保持了火山岛的原貌,细腻的白沙与黑色的火山石相映成趣,与岛上碧绿的蔗田构成一幅美妙画卷。这个四季都温暖湿润的岛国,吸引了来自欧亚非的移民,混杂着英语、法语和克里奥语,而所有人都听得懂的是塞卡(Sega)那奔放热情的旋律,几百年来飘荡在“印度洋明珠”的上空……

海岸线与港

到达毛里求斯的当天,坐在船上吹着海风的时候,因为严重的睡眠不足,有一种时空穿越的不真实感。因为前一天还在湿热的街道上,满耳城市的噪音。一方面感叹世界的多样性同时,也在感叹世界真是越来越小了:再远的地方,从前需要花掉人们一生,甚至数代人时间的旅程,如今不过是一个航班号码而已。

路易斯港(Port Louis)是一座由港口发展起来的城市,位于毛里求斯主岛的西北部。

1638年,荷兰人在毛里求斯正式建立定居点的时候,路易斯港就已经作为一个港湾在使用了。但是,路易斯港真正的开埠是在1735年,那时,毛里求斯已经易手于法国人了。法国人把这里做为船队绕过好望角后重要的一个补给站,并以法王路易十五命名。首位总督的名字叫做贝特朗-弗朗索瓦•马埃•德•拉布尔多内(塞舌尔最大的岛,马埃岛就是以他的名字命名的,因为是他派出的船队在塞舌尔定居,并宣布之为法国领土)。

经过近300年的经营,路易斯港已经是印度洋上最大的集装箱处理港,也是毛里求斯唯一的港口。

站在市区内的一个山顶城堡,阿德莱德城堡(Fort Adelaide),可以俯瞰整个路易斯港,景色颇为壮观。这算得上是路易斯港必到的一个景点。

土地之上

毛里求斯跟另一个岛国邻国塞舌尔比起来,虽然沙滩和海水的质量确实不如后者,但它体积大很多,可游玩的内容和项目也多一些。比如,它不仅有著名的风景观光点,还有动物园,老房子,甚至狩猎场等给游客选择。相信吗?毛里求斯居然有狩猎场。

毛里求斯岛西南部,Le Chamarel,一个绕口的名字,却有着世界上独一无二的美景:一片被七彩泥土覆盖的凹凸起伏的小山,面积不大,东西长约50米,南北也不过百余米,红色中夹带着蓝色,蓝色中包含着黄色,黄色中又泛起绿色,各种颜色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构成一道道令人称奇的“地面彩虹”,又好像一道道彩色的山水流向两边的丛林。无论从那个角度都可以看到一幅不同的图画,仿佛造物主灵感突发,妙手一挥,泼成一派浑厚的紫色,绚烂成一场沉醉的梦,世界上仅有此处,绝无翻版。可以想象出,在清晨的阳光照射下,这片土地宛如一个刚化好妆,泛着粉红彩的少女的脸庞,令人迷醉。据说,若把山坡上各种不同颜色的泥土翻开后再混合在一起,只要经过一场大雨,又都恢复原状了。

沙子本身的色彩如此斑斓,据分析是因为沙粒中含有铁、铝等金属导致的。而更根本的地质根由,则是火山喷发导致金属与沙子溶解凝聚而成。

游客原来是可以爬到沙丘上面去零距离接触的,并可以抓起沙子仔细观察沙子的不同颜色,近年则只能站在观景台上观看了。但在纪念品商店里有出售成瓶的沙子的。

在这儿,一望无际的不仅仅是大海,还有甘蔗田。从机场出来,到首都路易港的公路上,我们一路穿行在海岛高速和甘蔗园小道间,此时正值甘蔗丰收的季节,道路两旁一人多高的甘蔗田一眼望不到边际,淡紫色的甘蔗花犹如无边的绸带,深浅交错,色彩在柔软的田间温柔起舞,在远处山峦衬托下愈发透亮和澄净,于是漫山遍野延绵成一片紫雾。

那年葡萄牙人开辟了绕过好望角,驶向远东的航线,可跟后起的海上强国,荷兰、法国和英国相比,葡萄牙人在这条航线上留下的痕迹最少。因为,他们当时最为关注的是在印度港口的生意,而非在沿途建立殖民地。所以他们最早登陆了像毛里求斯、塞舌尔这些西印度洋岛屿,却只把它们作为淡水补给地,而非建立殖民据点。因为他们的眼睛,盯着远方的香料、丝绸和瓷器。

荷兰人在航海上,比葡萄牙人晚了几十年,但他们迅速跟上,并且航海技术更高,造船能力更强。毛里求斯这个小岛,就是葡萄牙人1507年登陆,把它命名为蝙蝠岛以后离开;时隔九十多年,荷兰人于1598年来到这里,用他们的王子莫里斯(Maurice)命名该岛。并于1638年在岛上建立永久的定居点,开始在这个小岛上种植甘蔗,这是毛里求斯经济历史,甚至是国家历史的起点。

荷兰人因为岛上的环境艰苦,并不时发生的飓风,终于选择离开。几年后,已经在附近的留尼旺建有定居点的法国人,接手了毛里求斯,将其命名为法兰西岛,并把甘蔗种植业发扬光大。法国人接手甘蔗种植业的同时,似乎还很认同荷兰人引进物种的做法,继续从欧洲引进了青蛙,从南美洲引进了王莲,从东南亚引进了棕榈树。在法国人的经营下,毛里求斯的甘蔗种植业与蔗糖加工业迅猛发展。

大片收割后的甘蔗地只剩下满地的秸秆,有趣的是,几乎每一块蔗田里都有一大堆黑黝黝的火山石,它们是当地人几个世纪以来移石开田,种植蔗林的历史见证。看着太阳落山前,晚霞在一望无边的甘蔗田边勾勒出他们的背影,我开始理解我的毛里求斯印度裔司机所说的“毛里求斯是我们的家园和乐土”这句话了。

在旅行的最后一天,我们去参观了一个狩猎场。荷兰人1639年从印尼的爪哇岛引进了黑鹿到毛里求斯,数百年来,毛里求斯的黑鹿已经繁衍到了3000多头。

而这种动物在它的原产地,爪哇岛,由于大肆捕杀,早已绝迹了。反倒是几年前由毛里求斯重新引进的。在这个狩猎场里,每年被捕杀的鹿的数量,是严格控制的,鹿肉则在市场上出售。据说鹿肉,无胆固醇,低脂肪,在毛里求斯很受欢迎。

这个狩猎场的名字叫作le chasseur Mauricien ,位于岛的南部。除了真实的狩猎,大多数游客都是乘坐观光车逛一逛,看看动物而已,就像我们一样。那么可爱的动物怎么忍心杀呢。如果有人真的狠得下心来,想享受杀戮的快感的话,那就掏钱吧。

世遗故事3

毛里求斯共有两项世界文化遗产。其中一处便是位于路易斯港的阿普拉瓦西•加特(Aapravasi Ghat)登陆点,站在印度总理辛格在2005年捐赠的那块“足印”纪念碑前,想到这双脚也许是沙马的,或是他的来自印度北部内地和东部沿海的同伴们,这些背井离乡的印度人,就这样开始了一种不比奴隶们强多少的生活,殖民者把他们分配到岛上的400座糖厂做工,1849至1923年间,共有约五十万的印度契约佣工通过这一地区最终被运送到殖民地上的各个种植园,百年来正是这些劳工的艰苦垦殖和开发才有了现代毛里求斯。

建于1849年的“阿普拉瓦西•加特”在印度语中意为“移民登陆的地方”,我走上台阶,眺望着对面码头的巨大货船,除了印度裔劳工,从非洲大陆和中国的劳工也源源不断被送到岛上,而这个遗址经过近代的自然灾害和历史原因,目前仅存15%,这一建筑群包括码头阶梯、医院区、劳工暂住处和服务区等,但是对于毛里求斯人而言却有着十分重要的意义,每年11月会在这里举行契约工官方纪念仪式,因为这里是“现代契约劳工国外定居开始的地方”。2006年,这里被联合国批准列入世界文化遗产。

这个移民入境站,从1849年开始投入使用,到1923年毛里求斯放弃契约劳工政策,总共接收了近50万的来自印度和中国,及少数其它东南亚国家的劳工。他们中有超过95%的人,在用工契约期满后,选择永久居留在了毛里求斯,这就是今日毛里求斯人口构成的雏形。

契约劳工的待遇低下,每月只有5卢比的报酬,当时的生活环境也非常艰苦。但大多数人后来选择留下来,从另个角度说明了他们故乡的生存状态如何的恶劣。

当然,契约劳工制度的最大受益人是英国。到1850年左右,毛里求斯已经成为大英帝国殖民地中最大的蔗糖生产地区,占当时全世界蔗糖生产量的7.4%。而在全世界范围内施行的契约劳工制度,总共使得印度向全世界输出了200多万劳动力。跟随英国的脚步,其它欧美国家也开始纷纷从自己的殖民地,或者其它地区吸引劳工。

华人就是从这一时刻开始迈开走向世界的脚步的。今天,我们经常说,在世界的任何角落几乎都能看到华人的身影,其实还有印度人。要知道,在20世纪里,共有超过2000万的印度人离开祖国,移民他乡,这个数字远远超过中国的移民数量。印度人、华人、非洲人、东南亚人在全世界范围内的迁徙,不仅改变了世界的经济格局,也深刻改变了世界人口的构成格局。这一切,都是从当初的契约劳工制度开始的。

我在塞舌尔待了3年的时间,只看过一次海豚的背影,可这次去毛里求斯仅仅数天时间,居然近距离看了海豚无数的背影和侧脸。这一天偶遇的另一个旅行牛人阿兹猫问我,塞舌尔和毛里求斯有什么区别?我说塞舌尔更漂亮,海滩和海水的质量比毛里求斯的等级更高。可是也必须客观的讲,在塞舌尔看到海豚需要运气,而在毛里求斯则有100%保证。

我们在出海看海豚时见到了毛里求斯的另一处世遗。

远处的那座山峰叫作莫纳山(Le Morne Brabant),位于毛里求斯最西南角深入海中的一个小型半岛上,高度为556米,是该国最知名、也是旅行者一定要去的地方之一。

在奴隶制度被废除之前,这里一直是岛上逃跑的奴隶们的藏身之所。1835年2月1日,一队警察来此告知藏在山顶上的人们,奴隶制已经被废除,你们自由了。可是不知什么原因,这些逃跑奴隶误解了警察,纷纷跳崖自杀。从那一天开始,毛里求斯把每年的2月1日,定位奴隶解放日。2003年,毛里求斯开始为莫纳山向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申请世界遗产,2008年正式获得批准。

给我讲莫纳山故事的,是我们的司机Vikram,讲到奴隶跳崖时,情绪显得有点激动:“No freedom, No life!(没有自由就没有生命!)”如今,在当年那些奴隶们能够遥望的一片翡翠般的海域上,人们唱歌跳舞喝酒,庆祝一次难得的假期和一段生活。也许这正是当年的那些先辈们纵身一跃所追求的,和他们这样做的意义所在吧。

克里奥人

克里奥(Creole),对我们大多数人来说,是一个非常陌生的名词。这也不奇怪,因为它离我们的生活太远了,跟我们的接触实在是太少了。

第一次接触到这个名词,是我在塞舌尔工作的时候,因为那个国家90%以上的国民都是克里奥人。他们讲的语言是克里奥语,他们吃的东西叫克里奥餐。甚至还有一种克里奥舞蹈,后来才知道叫Sega。那时也知道,克里奥这个名词的源起,应该是在毛里求斯的。这次,终于有机会一探它的源头。

在印度洋的西部海域,靠近非洲东部海岸为数不多的大型岛屿里,只有马达加斯加是有原著民的,其它岛屿如毛里求斯、塞舌尔、留尼旺等,都是近几百年才开始有外来人口登上岛屿在那里上定居生活的。

最开始的居民都是来自欧洲的早期殖民者,后来大航海时代最邪恶的副产品黑奴制在欧美兴起,这些当时还几乎处于蛮荒状态,急需劳动力从事开发工作的岛屿也接收了大量来自非洲和马达加斯加的黑奴。再后来,1833年,英国国会通过《废除奴隶制法案》,游弋在世界范围海域,尤其是非洲沿海的英国海军开始拦截所有的黑奴运送船只。解救下来的黑奴大部分都在就近的海岛释放。

以那个时间段的塞舌尔为例,人口几乎增加了一倍,差不多达到了两万人(这个数目是不是有点惊人的小,呵呵,要知道塞舌尔只是个小岛,如今的全国人口也不过8万而已)。

就是这些被解放的黑人,以及早期在这里的马达加斯加和非洲东海岸的黑奴们,通婚繁衍,发展成一个叫做克里奥人的种族。当然,今天的克里奥人并不仅仅是这两个族群的混血,而是又加入了欧洲白人(法国和意大利居多)、中国人、印度人、东南亚人等。所以有鸡尾酒血统之称。

克里奥人的餐饮,受印度餐影响最大,东南亚的影响次之,还能找到一些中餐的痕迹。喜欢放辣椒、咖喱,擅长烧烤。

最有特色的还是他们的统称为Sega的克里奥音乐和舞蹈。

音乐最多地保留了非洲音乐的元素,以打击乐器为主,而舞蹈,则是一种双脚从不离开地面的舞蹈。因为最早起源于被压迫的奴隶中间,而最可能的场合是葬礼或者某种驱魔仪式,所以舞蹈和音乐的感情色彩非常强烈。当初应该有更多的愤怒、抗议、发泄的成分,但随着岁月的推进和环境的变迁,如今的Sega,是欢乐、庆祝的成分居多。

“上帝先创造了毛里求斯,再模仿毛里求斯创造了伊甸园。”这个被殖民的天堂,带给了我们的旅途多元文化的斑斓色彩。

毛里求斯行笺

【住宿】

如果是我自己出行,在住宿的选择上,只要干净、有独立的卫生间和热水淋浴就可以。但是跟团考察,那就跟着腐败了。这次在毛里求斯一共住了5个酒店,参观了2个,所以算是略窥管豹。把这些酒店的基本情况,和住宿感受写出来,一来算是对人家免费招待我们的回报,二来也是向有可能前往那里度假旅行的读者介绍信息。


- Constance Belle Mare Plage酒店,5星级,位于毛里求斯的东海岸,有套房200多间,带私家泳池的别墅20间。有两个18洞的高尔夫球场。早餐是典型的美式早餐,不像intercontinental和Le Meridien那么印度化。


- Le Touessrok酒店同样是在东海岸,感觉等级比Belle Mare Plage更高。酒店的规模也很大,有203间客房,也是有套房、有别墅。据说 Le Touessrock是毛里求斯最贵的酒店之一。房间大得有点夸张,更离谱的是卫生间的面积。


- 四季安娜希塔(Four Seasons Anahita)酒店的所有房间都是别墅式的。我们住的不是海景房,但窗外有一个静谧的池塘。四季酒店有两个用晚餐的地方,一个是每晚有Sega舞蹈表演的餐厅,在游泳池的边上,自助餐;另一个是图中靠海边的,点餐。


- 在中国人市场中最有名的毛里求斯酒店,很可能是Albion Club Med(爱必浓酒店)。单这一名,估计就能吸引很大一部分中国游客。不过开始我们对这家酒店的了解也就仅限于此,原因是,我们到达酒店的时候,因为门卫没有接到通知,没有放我们进去(毛里求斯的酒店大门都有门卫把守,超有安全感)。后来在我们回程的路上吃午餐的时候,又接到电话说我们可以回去参观了,最后我们在里面只停留了半个小时左右,基本是在酒店的游泳池边逛了逛就回了,果然看到很多大陆游客。爱必浓酒店的游泳池很棒,但它没有沙滩,海边都是礁石,这是大家在作决定时需要考虑的因素之一。

爱必浓酒店在毛里求斯主岛的西北海岸,后面介绍的几家酒店都在这一带。从地理位置上讲,这一带距离机场最远,因为毛里求斯的机场在主岛的东南角;但这一带距离首都路易斯港(Port Louis)最近。说到距离毛里求斯著名的一些景点,东海岸的酒店和西海岸酒店又各有远近,比如到著名的七色土(Chamarel)和莫纳山(Le Morne)的距离都差不多,到出海看海豚的Tamarin,两者也差不多;但诸如著名的Mahebourge海战纪念碑和荷兰人最早登陆毛里求斯纪念碑都在东海岸;最著名的Aapravsi Ghat则在路易斯港内。所以在住宿地点的选择上,大家可以根据自己的喜好来决定。


- 洲际(Intercontiental),四星级,属于商务型酒店。洲际的一个特点,不得不说一下:印度风情浓郁,无论是酒店工作人员,还是入住客人,这里简直就是印度人的天下。早餐和晚餐也是印度餐为主调。所以我们开玩笑说:想体验纯正的印度风情吗?那就入住毛里求斯的洲际酒店吧。


- 大毛里求斯(The Grand Mauritian)酒店,5星级,就在洲际的隔壁,但几乎完全是另一个世界。酒店占地10公顷,有房间193间,多为别墅式房间。酒店的自助餐厅,每天晚上都有不同的主题,比如印度式的、海鲜为主的、欧美式的、中国式的等。


- 艾美酒店(Le Meridien),四星级,是我们住的最后一家酒店。酒店有点老,但海滩的设施很多。酒店分新建筑和老建筑两个区,老区那边房间有极其浓郁的印度香料味道,目的估计是为了掩盖老房间里的潮湿霉味;新房间里的香料味也很浓,但在可以忍受的范围内。

毛里求斯各个酒店一般都提供一种全套的价格套餐,比如多少钱一天,包括在酒店期间的所有费用,如住宿 三餐,饮料不算在内。很多人都是一个星期只在酒店里待着。

【饮食】

总的说来,毛里求斯的饮食里印度元素最多,这也是它以印度人为主要人口的反映。在有些饭店里,你甚至觉得自己简直身在印度。在路易斯港有的地段,飘进鼻子的香气也会向大脑发出类似的信号。除了印度元素以外,在普通的快餐店、饭店和外卖店,中国元素也很明显,最具代表的是炒饭和炒面。但是在高档餐厅里,主要还是西餐为主,大多数酒店还没有中餐厅,毕竟毛里求斯面向中国市场的努力才刚刚启动。

在四季酒店吃早餐是这次旅行最美好的时刻,一碗粥 海胆炒蛋是四季早餐最精华的东西了。那个海胆炒蛋是我的最爱,如果去的话,强烈推荐要点这个,在菜单上叫作 egg with sea urchin。

大毛里求斯酒店(The Grand Mauritian)的一种饮料Piana Colada,一定要好好介绍一下。如果去毛里求斯时住在这家酒店的话,一定要尝尝这个,直接就跟前台的工作人员说:我就是冲着这个饮料才住你们酒店的,得送我一杯吧?要不加酒精的。这是一种类似于印度的Lassi的那种饮料,果汁里加了酸奶,如果要再加料的话,还可以加朗姆酒。不管哪种,都是我喝过的最好喝的东西之一。

【水下活动】

潜水的地点,是距离海岸10多分钟船程的地方。需先乘小船,到一艘大船上,再从这艘大船下到它旁边的潜水艇里去。

我们乘坐的这艘潜水艇,叫作BS1100 Submarine,为毛里求斯Blue Safari潜水艇公司拥有。这种船在全世界范围内只有12艘,在印度洋上更是仅有的一艘。潜水艇共有10个座位,最大时速只有6公里,可下潜至水下35米。整个下潜过程约40分钟,主要观光点有两个。先在一片珊瑚礁处看小鱼,然后到一艘2003年沉没的日本渔船处,感受一下毛里求斯版的泰坦尼克。

除了这艘BS1100,Blue Safari还有一艘更小一点的BS600,只能容纳2-5个人,但是提供两项挺有意思的水下服务:一是两人的水下午餐,另一个是小型的水下婚礼。

从潜水艇出来,可以在船的第2层甲板上放松一会儿,然后换乘小船,再去另一个项目——水下摩托车。

水下摩托车,比潜水艇更有意思一些。摩托车是开放的,仅上面有一个透明的罩子。当摩托车潜到水下的时候,罩子里的空气因为压力而使水位只能到达人的颈部,这就是水下摩托车的工作原理。

每次下水,都会有Blue Safari的潜水员跟随,下水前,会进行大约10分钟的介绍和沟通方式的培训,如水下表达,上升、下降、前进、停止、呼吸困难一类的手势等。

摩托车是由一个水面上的浮球吊着的,最深也就能在水下3米处活动。这项目对于参与者是否会游泳没有要求。我最后悔的是没有带相机下水,其实把相机一直举在头的高度,是不会被溅到水的。

从海上回到Blue safari的办公室,我们每个人还得到一份乘坐潜水艇的证书,并拍照留念。

Blue Safari公司的信息如下:Royal Road, Grand Bay, 电话:(230)263 3333;Email:Billard@blue-safari.com;网址:www.blue-safari.com。

摄影师简介

田战,职业摄影师,自由撰稿人,走过中国大部省份及20余个国家。作品曾发表在《大众摄影》、《摄影世界》等杂志。

摄影师手记

从前,有一只饿得半死的狐狸路过一片果实丰熟的葡萄园,看到篱笆上的小洞便钻进去大快朵颐一番。等想出来的时候,却发现自己已经胖得钻不出那个小洞了。这是一件危险的事,因为如果被葡萄园主人抓到的话,后果会很严重。于是它又发狠饿了三天,终于逃出生天。可是,出来后发现自己跟进去之前一样饿得双眼发蓝。

毛里求斯之于我,就是那个葡萄园,因为我在那儿的头一周体重猛涨了4斤,而在最后两天由于拉肚子,又把所有吃出来的体重都还了回去。但是,正如那只虽然依旧饥饿,却永远拥有了葡萄园丰美记忆的狐狸一样,我的记忆里,再难抹去毛里求斯的蓝天碧水、白沙蔗园,和遇到的那些友好的人们……

责任编辑 / 戴绮文 

版权声明

凡中国国家地理网刊登内容,未经授权许可,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要评论?请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您也可以快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