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堂中的堡垒


发布时间:2012年11月09日 文章出自:行天下 作者: 刘石军 

标签: 马耳他   岛屿   户外天空   城市建筑   

《孙子兵法》有云:“用兵之法,十则围之,五则攻之,倍则分之。”即便韬略如孙子般出神入化,在实力占据优势的情况下,围困战也绝对是统帅们的首选。1565年马耳他“大围困”战役,当4万之众的土耳其军团被400人骑士团击溃,笃信天主的人们相信,这一定是上帝在演绎他无所不能的神迹。欢庆的人们以响彻天地的教堂钟声和赞美诗来庆祝这场神话般的胜利。如今,当我站在这片土地,耳边依然回荡着400多年前的神奇钟声。

战争传奇

地中海是世界上最古老的海,历史比大西洋还要古老。它西经直布罗陀海峡可通大西洋,东北经土耳其海峡接黑海,东南经苏伊士运河出红海达印度洋,是欧亚非三洲之间的重要航道,也是沟通大西洋、印度洋间的重要通道,因而在经济、政治和军事上都具有极为重要的地位。古往今来,它经历了多少金戈铁马,见证了多少帝国的兴衰荣辱。而马耳他恰恰位于意大利西西里岛南方90公里的地中海中部,素有“地中海心脏”之称。

马耳他全国由马耳他、戈佐、科米诺、科米诺托和菲尔夫拉五个岛组成,其首都瓦莱塔就位于五岛中面积最大的马耳他岛上。正因其战略位置重要,马耳他在历史上曾为多个民族占领。

清晨,从瓦莱塔大港入口上方的St Elmo要塞望过去,旭日正从地中海冉冉升起,灿烂的朝霞为饱受战火的堡垒和防御工事染上血一样的色彩。

从公元前750年左右,腓尼基人挟着强大的文明敲开马耳他的大门,沧桑的历史从此展开。腓尼基人之后,迦太基人、罗马人、阿拉伯人、诺曼人、西班牙人、法国人,以及最后的英国人,轮番踏上马耳他的土地,直到1964年它才正式宣布独立。

千百年来,多少震惊世界的事件在这里发生,多少纵横捭阖的人物在这里演绎他们的悲喜剧。无可否认,地中海是一个多事之海,马耳他是个多事之国,事态瞬息万变,但地中海的太阳,依然天天从远处的地平线上冉冉升起;马耳他的壁垒,依然不改它那千古不易的荣光。

16世纪中期,在那个奥斯曼土耳其帝国与天主教欧洲的争雄时代,当时圣约翰骑士团据守马耳他岛,时刻威胁着土耳其的地中海交通线。1565年5月,由200艘战舰、4万士兵组成的土耳其军团开赴马耳他,以拔除这颗眼中钉。

此时,马耳他岛仅有400名骑士团骑士及800雇佣兵。但骑士团的杰出统帅瓦莱塔对此早有防备,他精心构筑的海岛堡垒群坚不可摧,不但能抵挡火炮攻击,且粮草充足、士气高涨。土军虽然未遭抵抗就成功登岛,但用火炮攻城不克,初战受挫。


堡垒群的防御力令土耳其人大为震惊,他们不得不以人海战攻城,不料却遭遇骑士团的秘密武器“希腊火”。这种类似现代汽油燃烧弹的武器遇水也会燃烧不止,使得土军在攻击最弱小的St Elmo要塞的战斗中,一口气就损失8000余人。

由于损失惨重,土军不得不转而佯攻堡垒,实际上则挖掘地道,用地雷实施爆破。然而,地道的挖掘旷日持久,他们仅炸塌了一小段城墙,却无法坚守,很快又撤了出来。

9月,由于缺乏给养,加上士兵损失高达2.5万,土军无奈地撤退了。顿时,教堂的钟声与马耳他人赞美诗的咏叹响彻海岛,以庆祝这场神话般的胜利。


由于马耳他的重要地理位置,马耳他的战争奇迹注定不会就此结束。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马耳他作为英国一个海军基地,遭到了德国和意大利空军数以千计的空中打击,大港首当其冲,被狂轰滥炸达2年零5个月之久。尽管如此,英国舰只仍经常从大港出发,出其不意地袭击意大利到北非之间的海上运输船只,使北非的德军处于粮草不济的困难境地,为盟军取得北非战场的胜利起到了重要作用。

至今瓦莱塔堡垒墙壁上依然可见当年的弹孔。在大港的入口处,还竖立着马耳他围城纪念钟,纪念“二战”期间在此牺牲的人们。

在大港口与St Elmo要塞形成犄角之势的圣安吉罗要塞,“二战”时曾被德国空军炸得面目全非,森格里亚瞭望塔是唯一完好幸存下来的,塔上那只“大眼睛”实在引人注目。走近它时,你会无比惊讶地发现原来它还有一只“耳朵”。

马耳他是战略地图上一块令人垂涎欲滴的肥肉,多少外敌对其蠢蠢欲动。当年,马耳他就在各个角落建立了这样的瞭望塔来保护自己,它们就是马耳他的耳目。

骑士之城

瓦莱塔注定是一个与骑士息息相关的国度。圣约翰骑士团,全名“圣•约翰•耶路撒冷•罗德•马耳他军事医院骑士团”,1048年创建于耶路撒冷,起初只是在十字军针对穆斯林的战争中提供医疗服务,后来逐渐成为当时基督教会在圣城耶路撒冷的两股圣战武力之一。然而骑士团最后还是不敌逐渐强大的回教势力,被迫离开圣城并暂时栖身罗德岛,但旋即又遭到奥斯曼帝国军队的驱逐。居无定所的圣约翰骑士团在欧洲大陆漂泊了七年后,经罗马教皇和罗马帝国皇帝的允许,在马耳他岛驻扎。

在1565年马耳他“大围攻”中,圣约翰骑士团在当地居民的协助下打退了数量上占据绝对优势的土耳其人,一举奠定了其在地中海地区的地位。在那之后,圣约翰骑士团的八角十字旗可以在地中海畅行无阻。

虽然骑士团取得了马耳他“大围攻”战役的胜利,但损失惨重,当时的首都麦地那及各个要塞变为一片废墟,骑士团首领瓦莱特决定建立一座以他的名字命名的新都,以抵御土耳其人的再次入侵。

一战成名的圣约翰骑士团,一时之间成为全欧洲的英雄,各国纷纷提供财富和技术,将命名为瓦莱塔的马耳他新首都建设成了固若金汤的海上堡垒,而且还集文化、艺术和浓厚宗教气息于一身。从此,马耳他的商业、艺术和科学得以蓬勃发展。


狭窄小巷里,古老的欧式建筑、庄严的教堂、华丽的宫殿,勾勒出了古老而美丽的瓦莱塔。

瓦莱塔城的建筑布局非常整齐,横平竖直,有200多条狭直的城街,有很高的坡度,坡的上端是城中心,坡的下端是海边,两边是漫长延伸的台阶。游走其间,总能看见那些岁月悠久的房屋,马耳他特有的古典式封闭阳台,线条丰富细腻、造型奇特的门窗,让人如同在历史河流中穿行。走在任何一条街道上都有海风吹拂,让人神清气爽。无穷变换的细节带来了深深浅浅的影调和变化莫测的光影,让人好像一眼总没法看清似的。

马耳他人最擅于摆弄色彩。这里的房屋、教堂等建筑墙壁都是这般的淡黄色,然而在同一条街道上,总能看见五颜六色的阳台,五颜六色的门。错落着的不同色彩的窗户,加上铺天盖地的蓝色和变化多端的阳光,会让你觉得这单调的淡黄色是多么合理。

高高低低的街道,就是马耳他生活中的传奇。


来到瓦莱塔东南角,在点缀着众多的纪念碑和喷泉的巴拉卡上花园里坐下,喝上一杯咖啡,慵懒地晒晒太阳、歇歇脚,还是非常惬意的。巴拉卡上花园是瓦莱塔防御工事的一部分,视野极佳,在此处放眼望去,马耳他港湾城区的古堡城墙和大港海浪阵阵,雕刻精美的建筑物和雕像随处可见。思绪被这些古老的存在一下拖回几百年前,战火和呐喊声似乎还在这些古堡间闪耀和回荡……

在马耳他没什么地方比瓦莱塔更能折射出马耳他人的生活了。每天早上,当地中海的阳光洒满瓦莱塔古色古香的巷子里,这个城市才会缓缓苏醒,上班的人群慢慢涌上街头,广场上的咖啡的座位也被渐渐占满。马耳他人随着地中海的节奏开始了懒散的一天,光阴偷偷地从他们身边溜走了。


马耳他境内无铁路,各岛城市间的主要交通工具为巴士。这里的巴士看起来虽然古老,但却很可爱。它们色彩明艳,车头萌态十足,总让人有想摸摸它们的冲动。

巴士车头是每个司机的自留地,按照各自喜好布置。巴士司机还兼顾售票,车费偏偏还都是精确到分。常常可以看到胖乎乎的司机在车头摆开架势,分门别类地摊开一堆一堆的零钱,一五一十地数着,乘客们也都排在车门耐心地轮番等候。司机手边红色的机器就是打票机,咯吱咯吱从里面慢慢打印出车票,加上补零的时间,在马耳他买公车票可不是一件急得来的事情。

巴士启动了,跑起来却利索得很,连门都不用开关,一溜烟儿就欢快地奔驰而去。若无乘客等车,不会主动停站,一阵风地呼啸而过,到站的乘客要拉一下车顶的麻绳,“叮铃”一声,车才会一个急刹车猛然停下。由于巴士不关门,乘客从车上掉下来是常事。

艺术之城

历史上,列国强权虽然都将马耳他作为扩张势力的跳板,却使得马耳他在历经殖民统治之后,得以拥有融合各种文化、艺术、宗教和建筑的珍贵遗产,至今散发出独特的魅力。

马耳他教堂林立,是我所见过的最富宗教色彩的国家之一。圣约翰大教堂位于瓦莱塔的中心,是圣约翰骑士团举行重大宗教仪式和祭祀的场所,也是基督教世界最奇妙、最吸引人的教堂之一。


教堂外观雄伟,内部装饰也非常奢华、堂皇,兼具巴洛克和哥特式建筑风格。教堂整个圆顶是一幅大壁画,向世人诉说着骑士团那些让人难忘的历史。教堂里的至宝是文艺复兴时期杰出画家卡拉瓦乔于1607年到1608年绘制的《施洗者圣约翰的断头图》,这也是卡拉瓦乔唯一存世的签名作品。

但该教堂最大的特点却不是以上这些,而是教堂的地砖。教堂的每块地砖长2米、宽1米,据说每一块地砖下面都是一个骑士的墓,这些骑士都对骑士团做出过巨大的贡献,地砖上面记载着他们的故事,他们将在这里永远守护着这个教堂。

马耳他战争博物馆设在首都瓦莱塔St Elmo要塞的坑道里,收集了自1800年英国统治马耳他以来和战争有关的丰富展品。马耳他是“二战”时被轰炸最多的欧洲国家,也是盟军防守最顽强的前哨阵地。这里的每件展品都在讲述着一个不同寻常的故事。

数百年来,马耳他首都瓦莱塔的居民一直相信,骑士团曾经在当地建设了一座地下城堡,那里的秘密通道深不可测,军事迷宫百转千回。当圣•乔治广场地下要修建停车场时,考古调查证实地下确实在某种意义上存在“秘密通道”,但这可能只是这座城市的地下水供应系统的一部分,考古人员发现那里的泉水至今还在喷涌。不论如何,它们仍然是四百多年前圣约翰骑士团荣誉光辉历史的见证。地下隧道被发现不久,马耳他政府宣布广场的地下停车场工程暂停。不久之后,一个以魏格纳克特喷泉为原型的喷泉将在原址重建。

瓦莱塔百姓的生活似乎是悠闲的,在瓦莱塔圣•乔治广场(相当于北京的天安门广场),老人们聊着天,年轻人们品着咖啡,而孩子们在广场上尽情地玩耍,似乎人人都在充分地享受着地中海早春温暖的阳光……


马耳他的狂欢节也是圣约翰骑士团带到这里的,融合着当地风俗、历史传说和文化传承的狂欢节,现在已成为马耳他一个独具特色的文化符号,也成为马耳他人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每年此时,首都瓦莱塔都会举行舞蹈比赛、彩车巡游、盛装游行、游戏竞赛等一系列丰富多彩的庆祝活动。狂欢节上有一种“剑舞”的舞蹈就是为纪念马耳他“大围困”的胜利而创作的,也正因为如此,“剑舞”才成为每年狂欢节上的传统保留节目。

虽然狂欢节是一年举行一次,马耳他人制作的彩车、身上所穿戴的服饰一年也只能用一次,但它们的做工都是非常精细的,连小孩子穿的、拿的也是如此。这些服饰装束大多都是各自家里自己制作的,没有人因一年只穿一次而马虎对待它们。

入夜,狂欢还将继续……

地中海之心


虽然马耳他有着厚重的历史,但它也有着热情的太阳、清澈的海水、美丽的沙滩、璀璨的珊瑚礁,以及散落在各处的古朴小村庄,所以它又被人誉为“欧洲的乡村”。

走出瓦莱塔就是另一番景象,西南海岸险峻的海崖正在抒发着美丽而又浪漫的情怀。一望无际碧蓝的大海,潮起潮落的海潮,让人们远离城市的喧嚣,忘却世间的烦恼,清新的海风把疲惫的心灵抚慰,思绪随波逐流,走得很远很远,波尽了,心便释然了。




作为岛国的马耳他,船比车更重要,色彩斑斓的、绘有眼睛的渔船正是马耳他岛东部的Marsaxlokk小渔村最吸引人的地方。这样的小渔船被当地人称为“鲁祖(Luzzu)”,色彩娇艳得一塌糊涂,在宁静的海上荡来荡去,和水面上凌乱的倒影,构成了油画般的光影。

关于眼睛图饰的来源,在当地也有很多的说法。有人说这源自公元前12世纪的海上霸主腓尼基商人。腓尼基人擅长贸易并积极开拓殖民地,而纵横四海的腓尼基商船的船首通常就绘有一对眼睛。他们用这对象征着阴府之神奥西里斯的眼睛恫吓海上的邪物,从而保护船主和船上的货物;也有人说,这双眼睛来自于古埃及的象形文字;还有人说这是古罗马人遗留下来的,因为在古罗马军舰的舰首通常也会装扮有眼睛。但不论哪一种说法,都是为祈求平安和保佑的“神明之目”。每当黎明时分,渔夫们驾驶渔船出海,在漆黑苍茫的夜空中,有神的眼睛在帮着看路,即使在漫无边际的大海上,也会觉得踏实又充满未知的惊喜吧!

乘船出海,继续听潮涨潮落、看云卷云舒,无论顺流还是逆波,只是让波涛摇曳的小船随风飘动,就这么自由随性地去吧。

Dingli峭壁屹立在马耳他的南海岸,是马耳他的制高点(海拔246米)。赶上这大晴天,便可以看到北非的海岸——那里正是战火纷飞的利比亚。我们在马耳他期间,中国的撤侨行动还没有结束。逃出苦海的4000多中国人刚接近瓦莱塔大港,就首先能看到这片白色的峭壁。

仰望湛蓝长空,一架喷气式战机呼啸而过,声震天地。战机飞向意大利,而相反的方向则是利比亚,在这不久之后,美军实施“奥德赛黎明”(Operation Odyssey Dawn)行动,一场由利比亚本国人民引发的骚乱,经过一个多月的酝酿,最终却演变成了北约主导的利比亚战争,死亡人数达两万人以上,伤者更是不计数。

现在的我有点困惑,人类最早的城邑,应不应该淹没在后辈的竞争之中。战争在创造诸多文明的同时又毁灭了多少文明?但无论战争的目的是为何,它都毁灭了太多的生灵,给无数的人带来难以抚平的伤痛。但愿战争能少点,再少一点。


历史在每一座年长的城市里都沉淀下了传奇。如果那里曾是文化冲突的焦点,如果那里曾经的文明灿若繁星,如果那里拥有过宏大如史诗的战役,那里必将是有故事的传奇之城。瓦莱塔就是这样的传奇之城,然而,随着时间的流逝,那些栩栩如生的英雄人物和充满荣耀与尊严的岁月都会变得模糊起来,甚至于彻底被岁月和战争所掩盖。

孤独随着夜色、乘着海风肆意侵袭,虽有坚城利炮,终究守无可守。感叹之余,顿觉瓦莱塔数百年来的关于地下城堡或迷宫的传说也并非全无依据,现在也许我们只看到了它的冰山一角。夕阳的余晖里,我们禁不住重返瓦莱塔,继续去探寻着它的传奇与秘密。

马耳他首都瓦莱塔行笺

【路线简介】

伦敦(LONDON)→瓦莱塔(VALLETTA)

【攻 略】

交通:马耳他航空公司以及法航、汉莎等各大航空公司运营的航线通往马耳他,从欧洲主要城市如法兰克福、罗马、巴黎、阿姆斯特丹等地都有定期航班飞往马耳他。马航从英国伦敦希思罗机场的4号航站楼每周有14个航班,飞行时间大约需要3小时15分钟。马航从迪拜也有航班上岛。离马耳他最近的首都是意大利的罗马,从罗马飞往马耳他需要1个小时。从中国前往得在罗马转机。马耳他的卢卡国际机场位于瓦莱塔以南8公里处,8路公共汽车往返于城门公共汽车总站和飞机场之间(15分币,每半小时一班)。该公共汽车一般从机场的候机厅外发车。

马耳他境内无铁路,各城市间的主要交通工具为公共汽车。全国公路近2200公里,从首都瓦莱塔出发的公共汽车线路遍布全国,因为马耳他不大,所以最久的路程约在50分钟内就可走完,平均每条路线约为20-30分钟,除乡间道路外,一般城市间路况尚称良好。从城门的公共汽车站发车的公共汽车可驶往岛上各处,每天早上5:30发车,末班车在晚上10点,周末会延长到晚上11点,周六和周日有些线路会停运。单程票价从12-50欧分/次不等。也有一种适合游客使用的旅行车票,分一日票(1.5欧元)、三日票(4欧元)、五日票(4.5欧元)和七日票(5.5欧元)四种,可在售票亭或银行购得。车上只有一名司机,不设售票员,上车时跟司机买票,可以找零,但建议提前准备好合适的硬币,以免找零时出现差错。许多车站除了一块BUS STOP的牌子外,没有任何有关线路的资讯,所以最好事先打听清楚要乘坐的线路和目的地。马耳他的出租车分黑色车身与白色车身两种:白色出租车随叫随停,按表计费;黑色出租车为无线电出租车,必须先打电话叫车,再依路程议价,价格相对前者便宜一些,但出租车的总体价格较为昂贵。

在马耳他和戈佐岛都可租用自行车和汽车。自行车有时可在一处租,到另一处还,不过骑行时要注意岛上的交通标志和安全,有些路段禁止自行车通行。租用汽车时要注意:马耳他规定车辆需靠左行,在高速公路上的时速限制为64公里,市区为40公里;租金约为15-25欧元;最低驾驶年龄要求为21岁。另因当地居民驾车不太遵守交通规则,加上道路标志不甚明显,故常发生车祸,如果在该地驾车需特别注意。

马耳他全国由马耳他岛、戈佐岛、科米诺(凯穆纳)岛、科米诺托岛和菲尔夫拉岛五个小岛组成,各岛之间来往以船为主。往返马尔他岛及戈佐岛之间,每天都有定期渡轮可搭乘,平均约45分钟一班船,时间从早上5:15开始,到隔天清晨4:00左右,可同时乘载人与车。在这里租船代步或者游玩可以有多样化的选择,如快艇、独木舟、游艇、划艇和帆船等,可搭乘船只前往各小岛探险。海滩附近有商家出租,或者在海边度假中心、高级酒店等皆可租到。

住宿:瓦莱塔有许多星级饭店、度假村公寓、客栈和家庭旅馆可供选择。大多数饭店的房价包括住宿和早餐,房价外需加上10%的服务费。

马耳他洲际酒店(Inter Continental Malta Hotel)

地址: St Georges Bay St. Jullians Malta,标准单人间85欧元,标准双人间100欧元。

科林斯玛丽娜酒店(Corinthia Marina Hotel)

地址:St Georges Bay St. Julians Malta,单人间92欧元,双人间103欧元。

皇冠酒店(Crown Hotel)

地址:St Aristarcus Street St. Pauls Bay Malta,单人间47欧元,双人间60欧元。

大都会饭店(Metropole Hotel)

地址:Sir Adrian Dingli Street Sliema Malta,单人间41欧元,双人间57欧元。Asti Guesthouse旅店

地址:18 TriqSant’Orsla,tel:21239506,床位每人12.8欧元。这座位于瓦莱塔的上等家庭旅馆,提供最实惠的住宿。房间宽敞简洁,公共卫生间一尘不染,早餐包括在房价内。

英国旅馆(British Hotel)

地址:267 Triq Sant’Orsla(正门在Triq il-Batterija大街40号),tel:21224730,普通单/双房间是28/42欧元,可观看海景的单/双房间是32/45欧元。旅馆虽然有点拥挤,但是很干净,房间里基本设施齐全。

饮食:马耳他菜是几个世纪以来岛上居民与来马耳他定居的外来者在烹调习惯上互相影响的结果,这种结合使马耳他菜混合了地中海周围各地的饮食口味。马耳他人家庭会经常制作意大利通心粉,披萨(Pizza)是生活中的重要饮食组成部分,鱼和肉在马耳他人的生活中也是必不可少的。虽然马耳他是个岛国,但是其渔业的发展受意大利和北非的限制,所以马耳他甚至还要从意大利进口一些海产品,鱼也是很贵的。此外,马耳他烹饪的鲜花汤名扬四方,梨花、凤尾花与草莓合做的“三色汤”,还有将葫芦花切碎制做的“碎花汤”等,为这个风光旖旎的岛国增添了别种风情。

马尔他葡萄酒是值得标榜的,主要品牌有Lachryma Vitis Marsovin Reserve和Regatta,干红酒的度数在8-14度不等,葡萄酒价格也甚为便宜;啤酒则有Cisk、Blue Label和Hop Leaf三种品牌。马耳他的酒吧一般从早上6:00便开始营业,直到最后一个人离开才关门。时髦的酒吧是位于宫殿广场的The Cafe Cordin,而位于Sliema的Magic Kiosk则是一家受人欢迎的傍水的露天酒吧。每年7月底举行国际美食和啤酒节。马耳他还有一种饮料叫kinnie,是马耳他特产的苦橙汁,入口有种淡淡的苦的回味感,可是当地深受欢迎的流行饮料。

购物:马耳他的购物街和商店分布较为集中,无论是开车过去还是乘公交车过去都很方便。商店一般在上午9点开门,下午1点休息,直到下午4点再重新营业,晚上7点正式打烊。一些繁华地段的商店则会延持到晚上10点关门。但是星期天和国定假日期间,商店都是不开门的。另外,在马耳他所有的城市或乡村中,每周都有一天有露天市场,全国最大的露天市场是位于首都瓦莱塔商业大街(Merchants Street)上的星期日上午市场。在一些较大的商店和餐馆里,信用卡、旅行支票都可以使用,但游客最好事先询问清楚,以免到了当地后发现该卡或旅行支票不能使用。马耳他的纪念品很多,但是有很多商品都是由中国制造的,所以在购买前最好问一下它们的产地。

气候:瓦莱塔属于典型的亚热带地中海型气候,没有凛冽刺骨的风、雾、雪、霜,气候温和,四季常青。冬天平均气温14.1摄氏度,穿一件毛衣就可以了;夏天平均气温32摄氏度,宜穿薄而透气的衣衫。夏季日照长且凉爽,最热的时间是7月中旬到9月中旬。由于一年四季阳光和煦,海风吹拂,大部分时间都适宜旅游,其中每年的1—10月是这里的旅游旺季。

【当地风俗】

马耳他95%以上的人都信奉天主教,十分虔诚,宗教节日和公共假日较多,因此当地人讲究宗教礼仪与礼节,反对离婚与堕胎,倡导慈善,爱护动物。来此要注意尊重当地人的宗教信仰,不妄加评判;出入宗教场所时须注意着装,切忌大声喧哗;不要伤害猫、狗等动物,更不要在当地人面前提及食用动物。

狂欢节作为马耳他最重要的节日之一,一般在每年2月末-3月初举行,历时5天。除了瓦莱塔这一庆祝活动的中心,马耳他岛的弗罗里亚纳镇、戈佐岛的纳度镇等当地许多村镇也有自己独特的庆祝方式和风格特点。与瓦莱塔快乐欢腾的风格不同,纳度等地的狂欢节还保留着中世纪庄严神秘的宗教色彩。

【注意事项】

马耳他的夏季需防蚊虫叮咬,岛上有一种很小的蚊子,叮咬后可引起过敏。另外,夏日游泳时须防海蜇。当地夏季炎热干燥,日照强烈,建议带太阳镜、太阳帽、防晒油以及防止蚊虫叮咬药物;冬天潮湿多风,雨水偏多,室外气温不低,建议备好防风保暖的风衣。个人自用药品和一般药品最好自带。另外,如长期居留,最好自带些中餐所有调料、餐具等,但不宜过多,以避免入关时遇到麻烦。

【摄影师简介】

刘石军,网名我在,旅英华人。喜爱旅行摄影,希望能用自己的镜头去触摸世界每一个角落的精彩瞬间,目前已行摄欧洲大部分地区。

【摄影师手记】

狂暴的战争从不按教条演绎,残酷的围困往往猝不及防地降临。古今中外上演过许多旷日持久的大围困,而有些围困战居劣势一方竟在这种命悬一线的僵持中,弹指间命运逆转。

1565年马耳他“大围困”战役就是这样一场转瞬间命运逆转的战役。为了探寻这一军事史上的奇迹,前往马耳他的强烈愿望一直苦苦地折磨着我。当2006年10月第一次成行时,上天却在此时给我开了个莫大的玩笑,游轮因为风高浪急无法入港,只能绕岛而行。望着拖轮放弃的背影,我黯然神伤。听着惊涛拍岸的巨响渐渐远去,眼看着朝阳中马耳他首都瓦莱塔那徐徐苏醒的古老街道、坚如磐石的城墙壁垒、神圣庄严的教堂拱顶渐渐远去,心中的遗憾愈来愈强烈,好奇之心和探索欲望也愈发不可收拾。奈何世事岂能尽如人意,俗事纠缠,难以自持。直到2011年3月,我才终于有机会再次来到这个古老的地中海岛国,开始了为期一个星期的探索之旅。

徜徉于瓦莱塔那些古老的建筑之间,历史的厚重与文明的璀璨嘶鸣怒吼着相互交织、融合,幽古之情不断地涌上我的心头。夜晚的瓦莱塔别样的美丽,街头巷尾,你随时可以看到雄伟的巴洛克式的建筑和泛光灯照耀的军事堡垒;古老狭窄街道两旁的各色小店,毫不突兀地装点着这个城市。晨风中,马耳他那穿越时光的历史醇香和今日的静谧,一同弥散地中海边潮湿氤氲的空气里。

责任编辑 / 杨鑫 

版权声明

凡中国国家地理网刊登内容,未经授权许可,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要评论?请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您也可以快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