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灵的节日


发布时间:2012年11月09日 文章出自:行天下 作者: 杨双 

标签: 康定县   风景物语   往事随风   

在川西藏区塔公草原深处、雅拉神山脚下,有一座原始质朴的藏寨——各日马。不知春秋几载,她静静度过沧桑岁月,任兴衰枯荣,与世无争。只有少数热衷于川西藏区民俗人文摄影的摄影家和“发烧友”才知道这座藏寨,并且常常被她美丽的风光、巨大的佛经塔、宏大的诵经法会吸引到此。

路隐

各日马藏寨虽然离公路不远,离著名的塔公寺和木雅金塔也不远,但却一直不为外人所知。从公路通往寨子的路口是没有路标的,人们经过这里时根本想不到,沿着这条不起眼的土路进去一两公里,却会有一番精彩的天地。

藏历正月十五前两天,我与几位影友结伴从成都驾车前往各日马摄影采风。踏上高原大地,一扫盆地阴霾,阳光灿烂,天高云淡,令人精神为之振奋。高原的朔风依旧,仿佛老朋友重逢,一个劲儿地扑上来亲吻我的脸颊——不是寒冷,是热情!

高原早春,毕竟不比成都平原满目青翠,映入眼帘的景象,大多是山上光秃秃,田地光秃秃;牧草枯黄,林木萧瑟。汽车从公路跑过,乱风从原野刮过,扬起团团黄尘,让人脑海里蹦出“大漠风烟”几个字。

最佩服那些牛和马,永远不慌不忙、气定神闲地低头在荒坡上啃噬稀疏草根。这些高原大地的灵性啊,无论造物主安排给它们什么样的境遇,都默默承受,顽强生存。高原也因它们的存在而不再单调与寂寞!

曙光之城

藏历正月十五早晨,藏族同胞迎接新年的鞭炮声催我们起床。朝阳温暖的光芒照射着霜冻的原上枯草,犹如满地洒落晶亮的珍珠。早晨的空气凛冽而清新,心情也因即将迎来的盛大佛事活动而兴奋和充满期待。


初浴曙光的各日马藏寨,此时已笼罩在浓浓的节日气氛里,寨口左边的两座山头插满了五色经幡,气势恢弘,景象壮观。寨中桑烟缭绕,直上天宇,诵经声声,响彻大地。现在,藏区也与时俱进了,节庆诵经放录音磁带,通过扩音大喇叭传出,既洪亮远播,营造气氛,又省力省事。

密集层叠的藏舍散布在周围山坡上。金字塔形状的雅拉神山白雪皑皑,巍然屹立在各日马背后天际,默默庇护着康巴儿女。

山岗上林立的经幡,密密匝匝,随高原朔风飘动,猎猎有声。不少人正在转山,绕经幡而行,也有人三三两两散坐坡地,随意谈笑,给肃穆的宗教气氛添加了几分轻松情致。

藏传佛教认为转经等于念经,可以洗去今生的罪孽,消灾避难,修积功德。转山也是转经的一种形式。

两位年轻的“觉姆”(相当于汉族的尼姑),正三步一叩,沿山路叩等身长头。虽然地上尽是碎石沙土,她们依旧伸直双臂、全身匍匐贴地,一双手套已磨出破洞,脸上、衣上满是尘土,戴的白色口罩嘴鼻部位也早成乌黑。但她们的神情如此专注,眼神如此虔诚,印证了她们内心如雪山般晶莹、海子般纯真无邪,令人不能不心生感动与敬佩。

转经

土路沿山沟一直通往寨子中心的玛尼石刻佛经塔。该佛经塔是无数信徒用一片片刻满经文的玛尼石堆砌而成,是康巴地区最大的佛经塔,其四周还设有许多大型的铜质转经筒。

各日马藏寨玛尼石刻佛经塔规模宏大,法力远传,名扬藏区,在此转经也是许多信徒修积功德的最大心愿。因此一年四季,来此转经的藏族同胞络绎不绝。而每年藏历十月至正月十五,更有大批从四川、西藏、青海、云南来的藏传佛教信徒,围绕经塔转经,祈佛保佑。

很多藏族同胞随身会携带小型转经筒,只要有空,便摇动转经筒,口中梵呗呢喃,诵经不倦。同时,他们还专门抽出时间,去转大型的转经筒。这是因为大型转经筒上面刻的经文和里面装的佛经要比手摇的小转经筒多得多,转一圈移动的轨迹也相应大得多,积累的功德自然也就高得多。为此,遍布藏区的寺庙内外、佛塔周围都设有大型转经筒。

有的还搭建了专门的转经走廊:一个个铜质或木质的转经筒排列绵延,神秘壮观。当巨大的转经筒在人们的双手推动下飞快旋转时,你仿佛感到人生的轮回,尘缘的变换,莫不如同此景。

四面八方来的信徒,男人、女人、青壮老少,都身着艳丽的民族服饰,笑意写满脸庞。


川西高原,地广人稀,平常难得见到如此热闹的场面:数千人熙熙攘攘,摩肩接踵,围佛塔绕行,相继推动一个个巨大的转经筒。

今天的转经,除了宗教意义外,喜庆的氛围格外浓郁:人人兴高采烈,个个谈笑风生,好似节日的盛装游行。尤其是穿行在人群中的孩子,也许并不完全懂得这种宗教活动的含义,只当成过节般好玩,尽情奔跑嬉戏,欢声笑语不绝于耳。

欢乐有一种强大的魔力,感染了在场的每一个人。欢乐也成了今天的主题——因为这是人们心灵的节日!

诵经法会

午后,诵经法会开始。僧俗人山人海,席地打坐,虔诚地面朝佛龛中端坐的活佛。

每年藏历正月十五之前的三个月里,当地人都会从青海请来一位大活佛,带领从各地前来的群众一起念经祈祷。藏历正月十五,念经法会达到高潮,德高望重的活佛带领芸芸众生念经转经。


诵经法会开始前时,有几位藏族歌手和藏族群众自愿开始表演,他们高亢豪放的原生态民歌声入云霄,回荡高原,引来众人欢呼并大喊:“再来一个!”

随后,法会才进入主题。活佛讲经,虽然藏语我听不懂,但抑扬顿挫的梵音,仿佛天外传来,撞击灵魂,让人心境纯静,若有所悟。

藏族同胞性情纯朴,任我们这些外来客端着相机在人群中自由穿行,自由拍照,无人阻拦或制止。试着与几位藏族同胞交谈,但他们都不懂汉语,只是友好地对我笑笑。镜头中,我看到的是一张张真诚的笑脸。


塔公草原气候多变,冬季常常出现大雪纷飞或者突然天降暴风雪的情况。高原的天气果然说变就变,刚才还是蓝天丽日,转眼就乌云密布,狂风大作,雪粒(不是雪花)飞撒,寒气袭人。但法会照常进行,丝毫不受干扰——生活在这里的人们对天公的喜怒无常早已见惯不惊。是啊,如果没有超强的适应能力,怎能在雪域高原生存?

不求今生,但修来世

藏区转经的信徒,有男有女;有老年人、中年人、青年人,也有小孩;有穿着讲究、红光满面的富人,也有衣衫破旧、饱经风霜的穷人。

一滴水珠,可以折射大海;一粒砂石,可以参悟高山。每当看到转经人那一张张质朴真诚的面孔,我便多少读到了茫茫红尘中那些不同的甘苦,不同的悲喜,不同的命运。但无论生活带给他们怎样的际遇,在漫漫转经路上,他们无一例外都是心怀虔诚,倾力而为。“不求今生,但修来世”是他们的追求和信念。对佛的信仰是他们精神的支柱,也是他们生命的重要组成。这些转经朝圣的芸芸众生,难道不正是雪域高原一道魅力无限的独特风景吗?

各日马,质朴藏寨;各日马,佛法圣地。

各日马,我为你祝福——扎西德勒!

甘孜各日马藏寨行笺

【路 线】

成都→雅安→天全→泸定→康定→新都桥→塔公→各日马

【攻 略】

公交:康定距成都330公里,在成都旅游客运中心(新南门汽车站)有车发往康定,发车时间为7:00-10:00,途经站点:雅安、泸定,票价为97.50/109.50/120元(不同车型),行车时间约为6小时。在成都武侯祠横街的康定大酒店里也有专门的长途汽车去康定,车费大概是120元。另外,成都的石羊车站、城北客运站也有去康定的班车,车费120元左右。康定县城有许多发往塔公的班车,约20元/人,如果想更好欣赏在途中,例如新都桥的景色,也可从康定包车到塔公,大概500元/车。新都桥位于康定城西80公里,在康定广播电视塔下有夏利车至新都桥,20元/人;班车是15元/人。

自驾:可从成都沿318国道西行,走成雅高速公路到达“雨城”雅安,过天全县后,连续弯道和急弯较多,需小心驾车,全程328公里。也可从成都出发经卧龙自然保护区、小金(四姑娘山)、丹巴到达康定,全程504公里。塔公位于康定县城西北部,距离县城113公里,出康定沿川藏公路西行,翻越海拔4898公里的折多山垭口,北行110公里达塔公。

离开塔公寺,沿川藏北路向北7、8公里(塔公至八美方向)处,路边上有一条古老牧道,向着草原深处逶迤前进,路的尽头约2公里处就是各日马。

住宿:康定住宿比较方便,在康定汽车站附近有许多民营小旅馆,这些旅馆大多5—20元/床,有基本的洗漱设备,卫生条件尚可。康定中心城区目前为背包客开设的旅馆有两家,一家在安觉寺边上,叫黑帐篷,青年旅社式的服务,15—30元/床;另一家在金刚寺旁边,叫藏羚人背包客栈,比较对背包客的胃口,20元/床。

新都桥是“摄影天堂”,新都桥木雅背包客栈可以住宿,在新都桥镇金桥村(其实就在国道边上,很容易找到),住宿30元/人/晚。新都桥玛吉客栈在新都桥瓦泽乡营官村,120元/标间。塔公当地有很多民居提供住宿,价位一般都在每晚几十元。各日马无住宿、餐饮业,住宿、饮食可与当地藏族同胞商量、求助或者自带干粮,当天折返塔公。

餐饮:康定地区集中了汉藏的各种小吃,但大多是带有藏族风情的饭馆。从新都桥开始口味渐渐以藏式为主,蔬菜种类减少,藏式口味的糌粑、面粉、青稞、酥油茶、牛羊肉随处可见。街头小吃不仅风味十足,而且非常便宜,几元钱即可吃饱。到了康定建议去尝尝当地的凉粉,康定凉粉在藏区是非常有名的。

特产:牦牛肉、青豌豆、雪豆、花椒、核桃、松茸。此外康定地区还盛产药用植物,诸如贝母、虫草、大黄、黄芪、天麻、羌活、茯苓、当归、红景天、沙棘等。

最佳旅游时节:康定7、8月的天气是一年中最好的时候,没有其他地方的酷暑,蓝天白云,阳光也很灿烂,此时塔公草原的花也开了,非常漂亮。去贡嘎山则最好选择5、6月份,此时是旱季和雨季的交替期,既有较高的温度又无太大的雨量,适合登山。如果想去新都桥拍出好的片子,建议选择5—7月及9、10月份,肯定不会让你失望。

【户外准备】

康定地区地处青藏高原东南部,已是典型的高原气候,阳光充足,气温较低。冬季最冷时达零下10℃(如塔公草原和木格错),夏季气温也就是10℃—20℃,需穿外套或毛背心。秋季一般在0℃—10℃之间,需准备毛衣、外套和秋裤等御寒衣物。若冬季到康定拍摄,除准备羽绒服等衣物外,还需准备能护耳朵的帽子和围巾。

【民俗节日】

转山会,为藏历四月十五日,相传这一天为释迦牟尼诞生的日子,藏俗在这月中宗教活动极为频繁,佛教信徒认为在此月内做善事一件,颂佛一声,可得十万倍之功德。因此由佛教信仰者带头邀约邻居亲朋,携经幡,手拿佛珠口念佛经“转山”。转山后,藏民聚集在跑马山上,唱藏歌,演藏戏,跳锅庄,非常热闹。

护法跳神会,为藏历6月6日至17日在塔公草原塔公寺举行,舞蹈活动开始前几天为诵经请神阶段,寺院全体僧人集中念经,恭请众神和护法神莅临。

赛马会,为藏历5月15日。赛马是康定折西地区藏族人民喜爱的传统娱乐活动,以祈求免去霜灾、雹灾,保佑粮食丰收,六畜兴旺。

圆根灯会(燃灯会),为藏历10月25日,是藏传佛教格鲁派(黄教)的弟子们为悼念该派创始人宗喀巴圆寂而举办的一年一度的祭祀活动。以前燃灯会需要大量的灯盏,一时很难备齐,于是便利用圆根(一种外形与白萝卜差不多的菜果)挖去中心做成圆根灯,供奉在诸佛座前,安放在庙内各处,现已用电灯代替。

转经塔听经,藏历10月至来年正月十五日,许多地方的藏族同胞会身着艳丽的节日盛装,集中到各日马转经塔和听经,此时是拍摄藏族风情和人物的最佳时机。

【摄影师简介】

杨双,四川省摄影家协会会员、资深撰稿人,专注于中国西部高原风光人文摄影,摄影作品在全国性影展影赛中多次获奖。

【摄影师手记】

狭窄的土路上人流如织,身着节日盛装的藏族同胞从四面八方赶来,眼眸里都充满着喜悦和希望。藏寨、桑烟、经幡、藏寺簇拥着一座巨大的佛塔,使得小村各日马藏乡弥漫着神圣的气息。

我们融入人流,沿山攀行,依附经幡的召引,亲吻神的衣襟,用双脚丈量着与天堂的距离。山很高,路很长,一路在转山的人流中寻找捕捉令我震憾的瞬间。我和他们同行,用目光真切地交流,不时也主动友善地道上:“扎西德勒!扎西德勒!”他们也朴实含笑地回敬着。这朴实的笑颜无不令我充满感动,只有到过藏区的人,才能深切地感到这笑的纯度。

过了藏历正月十五,大多数人将逐渐离开各日马,回归世俗生活的轨道,而一些老迈藏人则留了下来,在经塔周围垒起简陋的石屋,就此栖居于各日马村内,一如年少离家、老来归返家园的浪子。

高原的天风云突变,骄阳未尽时已经是风雪满天。虔诚的信仰者却依旧祈拜着他们的圣者,任凭刺骨的寒风掠夺他们身体的温暖。此时我在风中也如他们一样,没有逃避,没有退缩,因为我们的心底拥有同一轮太阳。

我还会再来,美丽的高原,永远的各日马……

责任编辑 / 杨鑫 

版权声明

凡中国国家地理网刊登内容,未经授权许可,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要评论?请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您也可以快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