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雾傥骆道


发布时间:2012年10月15日 文章出自:行天下 作者: 税晓洁 灰色骑士 

标签: 户外天空   古道   

傥骆古道见于历史记载较其它蜀道晚,这条道路的走向是从骆峪口进山,过陈家河上游,翻老君岭,沿八斗河、大莽河河谷,至厚畛子,然后过秦岭大梁到老县城、都督门,向西翻越比秦岭分水岭更高的财神岭和兴龙山到洋县的华阳镇。这是一条奇险的山路,它要翻过五六座海拔3000米以上的高山……2007年,7月流火,抓上铁杆搭档巴戈老兄,踏上西安发往汉中的火车,天气有些闷热,秦岭大巴山之间狭小的汉江两岸却是风光无限,这可能是内陆版图上最后的桃花源了。

 

翻马道梁

傥骆道,因南口曰傥谷,北口曰骆谷而得名,长约240多公里,是沟通中国南北的捷径,步行4日可走完全程。这条古道确切的修造年代还没有一个准确的说法,最早见到的史料是三国时魏将曹爽伐蜀,蜀将姜维伐魏都使用此路。这条道路因为山高谷深,行程相对较短,且北指关中腹地,南抵汉中门户,每到战争时期,古道上便兵马频繁,羽书飞驰。唐代中期以后,傥骆道作为京城的驿道被频繁使用,官员赴任、京城述职、使臣出使等公务活动大多取道傥骆。

秦岭古道今天大部分路段都已铺设了公路,只有傥骆道仍保留着原始风貌。穿越傥骆这一路,途中有古道山、支锅石、饭菜垭、马道梁、汉王山之类的地名,除了令人惊叹的自然风光,不知当年有着怎样的故事。踩在脚下的羊肠小道,竟也能看出荒草淹没下的一丈多宽的路基,间或还有石阶梯,依稀想见当年的繁盛。
我们从南边的洋县开始行走,照计划,第一天得一口气走到黑峡,中间翻一个小山梁,叫马道梁,大约是50里地。按当地人的说法,是半天的脚程。我们轻松走着水泥路到了四朗乡,跟着一帮周末回家的小学生们蹦蹦跳跳奔着马道梁去了。

马道梁之所以叫马道梁,也和古道有关,原为走马的路,现在新修的机耕路把古道全覆盖了。

走到马道村和小朋友们告别,我们也开始了徒步,一路古道痕迹全无,爬到梁顶时已精疲力竭。有位婆姨上来请我们喝稀饭,一口气喝了两碗,心里感动非常。



继续行走,上坡的路没有了,机耕路也不见了,云雾飘来飘去,忽冷忽热,终于踏上一小段青石路,光滑的阶面和青苔是岁月的勋章。

傥骆道远古以来由先民开辟后便一直是沟通南北的捷径,较多历史记载见于《三国志》,与军事行动密切相关。三国时期,刘备在汉中建立了对付曹魏的军事基地,征战进退,傥骆道是通北的重要道路。

有趣的是,虽然汉刘秀起兵征战过程中与傥骆道关系并不密切,且在正史中未见相关记载,但傥骆道上,尤其在南段,大部分的历史传说与他相关,如马道梁上有三块呈品字形分布,有一人多高的大石块叫支锅石,相传是因刘秀行军至此支锅造饭而得名;梁东侧有条细长弯曲的山脊叫蟒岭,相传是有条修炼成精的大蟒,在刘秀与王莽激战正酣时赶来助战,希望立功受封,获得正果。刘秀虽然战事不利,但他是真命天子,封赏是有效力的。可这位蟒妖能力有限,贻误战机,遭刘秀斥责,失望羞愧之下,盘桓曲蜷在此化作蟒岭。兴隆岭以南最高的山叫汉王山,也因刘秀得名。又有山民讲,汉王山是刘邦行军布阵的地方,等等,不一而足,大部分与刘氏宗室和龙蛇有关。

远处是刘秀的拴马石。

翻过梁便是下坡路,一路下坡,穿过一条叫“水甜”的峡谷,据说也是刘秀给起的名,现在那里的水甜不甜我没有多少印象,只记得那水边的羊肠小道很久没人走,我一不小心把路基踏松,翻沟里了。沟很深,如果直接下去就会成了水鬼,幸好被一堆竹子托住,走在后面的巴戈及时把我拽了上来。

天漆黑的时候我们也到了黑峡,找了家农户住下来,老两口还打来了洗脚水,山民永远淳朴善良。不过有时候,过早地松懈对于双脚来说不是件好事。

走在山间古道



为了避免过早地被闷热的天气和毒辣的太阳耗尽体力,我们选择了早早上路,以5公里的标准时速在平淡无奇的乡间公路上无聊地行进,中途无古道痕迹,不时有小卖部可以随时补充可乐,以及我唯一喜好的酒类——汉斯果啤。

如果没有太阳和完全无用的沉重背包,这可算是一次奢侈的旅行。但偏偏这闷热的天气像极了南方的夏天,把人折磨得头晕无力,也算是给四体不勤、习惯空调的我找了个体力衰弱的挡箭牌。

不过,在秦岭主梁的南边,这也确实是南方了,且一路上都有山民提醒我们,翻牛岭的路上潜伏着不少旱蚂蟥,这样的特产,确实也只有南方才有,在秦岭的北边,那可是闻所未闻的天外来客。

从当时的京城长安到成都,栈道最盛时期,有栈阁9万余间,三十里一驿站,十里一邮亭,一路商旅只怕也是人声鼎沸。不过虽繁华如此,古道穿越秦岭,其艰险也不言而喻,李白《蜀道难》曰:“……西当太白有鸟道,可以横绝峨嵋颠。地崩山摧壮士死,然后天梯石栈相钩连……”难以考证李白是不是真的走过傥骆道,但当地的百姓们却至今还把他当作神仙供奉,是为三太白。

李白是否真的走过傥骆道难以考证,史书上倒是记载了李白时代走过傥骆道的几位古人。公元784年,唐德宗李适为了躲避兵变,经傥骆道逃难汉中,德宗皇帝的女儿唐安公主过了傥水河不久,就不堪艰险暴毙而亡,年仅23岁。是年大诗人白居易12岁,离他日后在傥骆道北口的周至县做主管政法的县官,还有数十年。百年之后,僖宗皇帝因避黄巢兵变,也从傥骆道亡命奔逃。皇帝作成这样,千年之后我等草民除了觉得惶惑不解,兴趣其实不大。

走在山间残存的小道上,寻访着这道路上的故事,其实我更感兴趣另一位正史上没有、但可能真从傥骆道逃亡过的一个女人——杨贵妃。民间有传说,唐玄宗天宝十五年在陕西兴平马嵬坡上吊的,只是一个替死鬼。玄宗皇帝处理了儿女情长,从褒斜古栈道入了四川,38岁的杨玉环则被偷偷安排从傥骆道上沿汉江达长江,到扬州,后来飘洋过海去了日本。



老远就能从望远镜里看见牛岭的垭口,高差几百米,望山跑死马,想象着几个小时后就得从那上面翻过去,真有点头皮发麻。取名牛岭是因为垭口有块牛型的大石头,再往下,就是华阳镇。之所以傥骆道没有彻底变成公路,主要因为这一路上要翻越的山太多,不知道古人怎选出这个路径作官道,比起相邻的顺风顺水的褒斜道和子午道,对脚力的考验真是多了好几重。

但从古人的角度考虑,这条道可能是受河流季节影响最小的一条,沿线泾流量小且短,不用修多少栈道,夏季受到洪水的影响也较小,虽苦了点,但旱涝保收最可靠。也正是因为如此,今天我们才能幸运地找到一些汉唐的遗痕。
牛岭路边的方孔,推测以前可能是神龛。和南方一样,方孔里立了一些树枝,据说可以保佑腰杆硬,于是我也立了一根。

没完没了的之字形上坡,估计从汉唐以来便是如此,和巴戈有一句没一句地闲扯,以分散不停抬腿落脚的疲惫。在我觉得就要支撑不下去的一刻,听见巴戈兴奋地喊——垭口到了,眼前一片开阔,下面就是当日的目的地华阳镇了。传说中牛型的大石头已被无数杂草树根包围,颓废地坐下享用午餐,顺便赶走小腿上的那些蚂蟥。
巴戈从背包里掏出两袋果冻,那一瞬间我的眼睛开始放光,炎炎烈日下开始感叹,世上竟还有这样好吃的儿童食品。山下就是华阳镇,我又开始充满了力量,以小跑的速度冲下山,直到最近的一户农家。

华阳镇

农户对我们大热天不坐汽车而选择翻牛岭的做法表示不解,并危言耸听地告诉我们不久前那垭口有人曾被劫杀,考虑到华阳镇历史上闹过土匪,是个不太安份的地方,确实存在这样的可能。不过我和巴戈倒是从不担心这个问题,自信地认为没有谁敢对我们劫道,倒不是因为我们有多彪悍的身材,而是考虑到我们怪异的行头,剪径劫道的估计也会谨慎起来。前方就是大路,大路的尽头就是华阳。



终于,穿过一个如象鼻山的山洞之后,我们两个形如乞丐的男人走进了华阳。

洋县华阳是傥骆道上的重镇,这里是两河相汇处的一个船形盆地。河口有一石碑,不知是洪水冲刷还是另有原因,空空荡荡竟全无一字。在这里我们欣喜地看到许多栈孔,古道从峭壁上如何而过,见此便一目了然。

从华阳再入傥骆道,就进入了长青自然保护区。秦岭一带的保护区众多,国家级的、省级的、县级的,多到我至今也没搞清楚其各自的具体地盘。进保护区,过兴隆岭,翻四十里吊沟,一路阴雨霏霏,整天弯腰穿梭在箭竹茂密的原始森林中,肉体饱受摧残,精神却极端愉悦。这一带几个不同保护区的核心区,早已草木茂盛,人迹罕至,但古道的路基还是能时时看见。

走至周至县,便靠近了秦岭的主峰太白山。太白山顶终年积雪,每当盛夏从关中平原眺望,白雪皑皑,银光四射,“太白积雪六月天”便是著名的关中八景之一。以前的印象里,太白山由于位于南北两大区域之间,海拔高度落差悬殊,南北坡气象复杂多变,因而形成丰富的生物群落,又因为保存了多种罕见的第四纪古冰川地貌遗址,以至于奇峰林立、山势峥嵘。孰料这一路除了绝美的自然风光,看到最多的是竟然是古佛像,不由得让人回想起太白山作为“太乙”不断被各朝帝王封禅加封,而作为道教的起源地区和唐代以后的佛教圣地,所留遗迹比我们在南傥骆道看到的全部古迹还令人感叹。

蜀道难

傥骆道虽最为便捷,却也十分危险,且屡有强人和猛兽出没,元代以后逐渐不再被充作驿道。随着现代交通的发展,傥骆道彻底淹没在了崇山峻岭和历史之中。然而这条充满着历史迷雾的古道,至今仍被顶级徒步旅行者们津津乐道的是,今天由西安飞向汉中的航班飞越秦岭时,也是沿着傥骆道飞行。穿行傥骆,曾经架桥的石梁、栈孔、驿站的遗址,在山涧崖壁间随显,千百年的人踩马踏,残留下的古道在柔软疏松的沙岩间深深凹下,道路两旁覆满着青苔落叶,徒步其间,平添众多岁月之叹。



迷雾傥骆道行笺



【路  线】

洋县傥河口→马道梁→黑峡村→牛岭→华阳镇(南线)

【行  程】

傥骆古道南线:全程约65公里。洋县傥河口-四郎乡,约15公里;四郎乡-黑沟口,徒步里程约20公里,用时8小时;黑沟口-黑峡街,约6公里;黑峡街至华阳古镇,徒步里程约24公里,用时5小时40分。

傥骆古道北线:

D1:厚畛子-都督门

西安到周至县普通客车14元,高速16元;周至到厚畛子每天只有早上9:30一趟班车,票价15元。厚畛子徒步到都督门20公里,约需4小时。

D2:都督门-核桃坪-黄柏源-二郎坝-皂角湾

都督门到黄柏塬全程约30公里,徒步需6小时。太白县到二郎坝皂角湾村的班车每天下午5:00左右经过黄柏塬,票价7元。

D3:皂角湾-梨子坝-桑园坝-江口镇

从皂角湾徒步到梨子坝约35公里,沿途除翻越财神庙一段山梁外均有水源。这一段有岔路,最好请向导带上山梁,向导费30元。

梨子坝到桑园坝12公里,租摩托车需20元/人。桑园坝到江口镇15公里,三轮摩托车包车15元。江口镇到汉中市109公里,中巴票价15元,每天早上6:00和6:30各有一班班车,建议乘坐6:30的班车,不绕路。

D4:江口镇-石门

汉中到宝鸡的班车票价34元,需5个多小时。宝鸡到西安167公里,高速快客30元。江口住宿可选择桥头招待所,双人间5元/人。从江口乘车到达汉中前于石门水库下车,即可游览石门栈道。门票30元。

【摄影师简介】

周本州,网名灰色骑士或GRAYKNIGHT,爱好摄影,以及徒步、登山、漂流、皮划艇等户外活动,曾参与中科院可可西里科考活动,出版有《行走秦岭七年间》一书。


【摄影师手记】

傥骆道是穿越秦岭的几条千年蜀道中唯一一条基本保持原貌的。别的“难于上青天”的路,不是成了公路,就是铁路,支离破碎,有一段没一段,很难找到当年的风貌。天堑变通途当然是好事,无数桥梁和隧道穿越其中,眼一睁一闭,秦岭就这么翻过来了,再问你这秦岭什么样,可能也就是恍惚的印象了,有意思吗?整天待在城里腻歪了,总觉得还是老老实实用脚量一量比较过瘾,那么就走吧。

责任编辑 / 戴绮文 

版权声明

凡中国国家地理网刊登内容,未经授权许可,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要评论?请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您也可以快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