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城的呼吸


发布时间:2012年10月13日 文章出自:行天下 作者: 耿栋 

标签: 拉萨市   湿地   户外天空   

来拉萨的游人很少会注意到布达拉宫身后有一片湿地。只消从正门拥挤的人群中抽身,来在后门,便可望见这片奇异的过渡地带。它每年为这座圣城制造5.37万吨氧气,吸附空气中5475吨尘埃,处理1000万吨城市污水。可以说,圣城的每一次呼吸都与它息息相关。(摄影/谢罡)


拉萨之肺


拉鲁湿地位于拉萨西北角,与闹市区紧紧相连。北面不远处是属冈底斯山余脉,东北面与娘热、夺底两条沟谷汇集成的流沙河相接,东面与城关区拉鲁乡居民区及巴尔库路接壤,南面紧邻拉萨城区,以拉萨引水灌溉渠——中干渠和当热路为界。虽然总面积只有6.2平方公里,但丝毫削弱不了它的重要地位,它是世界海拔最高、面积最大的城市天然湿地,也是中国唯一的城市内陆天然湿地。

根据国际《湿地公约》的定义,拉鲁湿地属于芦苇泥炭沼泽湿地,堪称“拉萨之肺”。过去,这里是西藏贵族拉鲁家的领地。对于拉萨这样缺氧、干燥的高原城市,拉鲁湿地发挥着举足轻重的作用。它不仅能调节气候,增加空气湿度和含氧量,还能像一块巨型膜过滤器一样,截留住地表水中绝大部分有毒有害颗粒物及重金属,对硬度较大的拉萨地表水有着天然软化的作用。(摄影/谢罡)

拉鲁湿地有两个显著的特点。首先,栖身于城市中,它与远离人类干扰的湿地就有着明显的不同。城市污水、生活垃圾等随着水渠和雨水的冲刷进入湿地,而城市建设、尾气排放、采石挖沙等人类活动也会给它留下深深的印迹。

其次是它的过渡性。拉鲁湿地介于城市和草地的边缘地带,一边是城市主干道,一边是高山草地和灌木草场,生物多样性高、边际抗干扰能力弱。它不仅是水禽及各种水生植物的栖息地,还具有调节气候、降解水污染物、维持较高的生物多样性等生态功能。(摄影/谢罡)

城市中的黑颈鹤



每年12月底至次年1月,拉鲁湿地都能看到黑颈鹤飞来的身影,他们会从几千公里之外的青藏高原北部飞来越冬。

黑颈鹤是一种高原特有的鹤类,因头顶裸露处呈暗红色,前颈和上颈腹面披以黑色羽毛而得名,属中国特产种,也分布于不丹和印度。据国际鹤类基金会调查,西藏拥有中国、也是世界最大的黑颈鹤种群,估计达4000只,目前已经被列为世界濒危物种。在城市周边能看到这样的珍稀动物真是一件令人欣慰的事。

飞鸟

不仅是黑颈鹤,拉鲁湿地温润的气候和丰美的水草同样吸引着各种候鸟。每年10月底开始,大批斑头雁、赤麻鸭、黄鸭、西藏毛腿沙鸡、棕头鸥、百灵和云雀等野生鸟类会陆续来到这里躲避寒冬。

斑头雁

斑头雁是冬季里拉鲁湿地的常客。它们常常集体出现在当地居民的房前屋后,甚至与家禽一起“玩耍”。斑头雁是一种非常适应高原生活的鸟类,在迁徙过程中它们甚至会飞越珠峰。在雁群中,斑头雁属于体形较大的,它们有扁平的喙,边缘锯齿状有助于过滤食物,腿位于身体的中心支点,有助于行走。最可爱的是,它们实行一夫一妻制,而且雌雄共同抚养后代。

斑鸠

斑鸠是一种常见的鸟类。它的羽毛以褐色为主,头颈灰褐,点缀以葡萄酒色,非常优雅。额部和头顶或灰色或蓝灰色。它们多栖息在山地、山麓或平原的林区。

渔鸥

鱼鸥属海鸥的一种,在拉鲁湿地也常常可以见到。它们喜集群栖息繁殖,善飞翔、游泳,在浅水中倒立觅食。

白鹡鸰

白鹡鸰是一种体型娇小的鸣禽。它的额头顶呈白色,头顶后部、枕和后颈呈黑色。主要栖息于河湖水塘岸边,也栖息于农田、湿草原、沼泽等湿地。它们喜欢三五成群进行小规模的活动,迁徙期间也不过10至20余只一起飞行。

红嘴鸥

红嘴鸥顾名思义它的嘴巴呈现红色。红嘴鸥俗称“水鸽子”,体型与鸽子相似。头颈洁白的羽毛延伸至羽翼,展翅高飞时,宛若白衣飘飘的仙子。每到冬季,他们就迁移到高原湖泊、坝塘和水田中度过寒冷的冬季。

红腹红尾鸲

红尾鸲是一种耐寒性极强的生物,栖于高海拔。性情孤僻,炫耀时雄鸟会从在高空翱翔,两翼颤抖以显示其醒目的白色翼斑。冬季来到,雌鸟会往较低海拔处迁移,但雄鸟仍留守在高海拔地区,有时甚至在雪中觅食。

白骨顶

确切地说,白骨顶是一种属鹤形目秧鸡科的鸟类。通体暗黑的羽毛中,亮出白色的额头和嘴,英气十足。它们很善于游泳,也能潜水捕食小鱼和水草。它们的食谱很复杂,虽然以植物为“主菜”,但昆虫、蠕虫和一些软体动物一概都不拒绝。 

赤麻鸭

赤麻鸭以周身赤铜色的羽毛而得名。每年3月初至3月中旬,当繁殖地的冰雪刚开始融化时就成群从越冬地迁徙而来,10月末至11月初又成群迁往越冬地。它们常常集体行动,边飞边叫,沿途不断停息和觅食。

秋沙鸭

秋沙鸭是中国特有的物种,它的肉味腥臭,因此人们也俗称它为“废物鸭”。它体长、有冠,会潜水,主要栖息于阔叶林或针阔混交林的溪流、河谷、草甸、水塘中。

幸存的城中湿地

虽然在日益扩张的城市建设中幸存下来,但拉鲁湿地还是遭受了严重的破坏。过去很长一段时间,人们缺乏环保意识,没有认识到这片湿地的不可替代性,乱占湿地,盲目开发,过度放牧,倾倒垃圾,直接排放未经处理的污水,导致湿地从上世纪80年代初的10.2平方公里缩减到现在的规模。

不过,从2005年开始,这块对拉萨意义重大的地方正式被列为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经过一系列基础管护工作,如今湿地逐渐焕发了生机。

拉鲁湿地行笺



【如何到达】

拉鲁湿地位于拉萨城区西北角,毗邻当热西路。在市里可以乘9路公交汽车前往,在“拉鲁湿地”一站下车,该车始发于东郊客运站,绕拉萨市区环形一圈。如果参观完布达拉宫想直奔拉鲁湿地瞧瞧,路线是:沿北京中路向西过金珠广场约280米后进入德吉北路,继续前行过左侧的西藏边防大厦后,左转进入当热西路,再走1公里即到。全程为3.2公里。

【请注意】

拉鲁湿地目前对公众免费全天开放。保护区专门铺设了观景台供游人观景,冬季是观赏候鸟的好季节。进入湿地,如果见到投食平台可千万别好心乱投食物,只有保护区的工作人员才有资格给候鸟喂食,否则发现会被罚款的。

【减少破坏】

前往生态脆弱的湿地旅行,负责任的行为和态度就显得更为重要了。不乱投食、不乱扔垃圾、不惊扰“原住民”——各种飞鸟,这些都是基本的准则。除了照片,请不要留下任何痕迹。

摄影师简介:耿栋,山水自然保护中心宣传官员,野生动物纪录片导演、自然摄影师、自然地理撰稿人。

摄影师手记:

在去拉萨之前,我研究了很多拉萨的照片,多数是拍摄布达拉宫的正面,门前的白塔,或寺宙的金顶。对于没去过圣城的人来说,第一印象会是神圣的拉萨城里有一个宏伟的布达拉宫。

带着这样的印象,我在三月初来到了拉萨,我的目的是拍摄拉萨城外的拉萨河湿地和野生鸟类,为适应高原工作带来的身体反应,我花了两天时间在拉萨城里游荡,并试图重新构图布达拉宫。

现在,布达拉宫前的广场类似于天安门广场,很大很壮观,我似乎察觉到很久之前这里也是块湿地,随着拉萨的城市现代化,湿地逐步萎缩,越来越干,最后变成了现在的广场。而布达拉宫的北面原来也是湿地,而且和拉鲁湿地连成一片,不过随着城市建设,人口的增加,它也遭受了同样的命运。

拉鲁湿地是这次拉萨河湿地旅行最大的收获,让我对拉萨有了重新认识——这是一座生命之城。意想不到的湿地劫物——黑颈鹤、斑头雁、棕头鸥、红嘴鸥、赤麻鸭、秋沙鸭、骨顶鸡等水鸟和布达拉宫构成一幅和谐的画面,虽然在画面中有恼人的高压电线和围栏,但依旧觉得这些是可贵的,要好好珍惜。

拉鲁湿地默默地守护着有限的地域,宽容地把污水净化为拉萨河里的清水,但把这块纯净土地弄脏了的是已经脏了的人心,人心干净了,环境也就干净了,湿地也就有了生机。

责任编辑 / 宋歌 

版权声明

凡中国国家地理网刊登内容,未经授权许可,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要评论?请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您也可以快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