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兽与玫瑰


发布时间:2012年10月13日 文章出自:行天下 作者: 尤妮斯 

标签: 岛屿   湖泊   户外天空   

东非大裂谷,这个星球上最壮观美丽的地理奇观之一,在漫长岁月里孕育了一连串由熔浆、岩石、阳光和雨水创造的美丽火山和湖泊。奈瓦沙湖,便是其中最为美丽独特的一个。


波光粼粼的水面


奈瓦沙湖海拔近1890米,是东非大裂谷中海拔最高的一个湖,数百年来静静安卧在裂谷中心。其它诞生在肯尼亚境内的大裂谷湖泊多为碱性湖,而它却因为深埋在湖心的新鲜泉水,和来自于紧紧相依的山峦与高地森林的丰沛降水而生机盎然。

隐居在肯尼亚乡间的五年里,我的“世外桃源”距离奈瓦沙湖也就一个半小时的车程,带上几本好书、望远镜、相机、保温杯、巧克力和水果,无数个周末,我就在湖光山色、鸟语花香的奈瓦沙湖畔安然度过。环湖自驾是静享这里最好的方式,139平方公里蓝宝石般的湖水,周围镶嵌着的69平方公里绿缎带般的湿地引人无尽遐思。







奈瓦沙,这个名字其实是来自于数百年来游牧在湖畔周围湿地和季节性草场的传奇马赛部落,意为“波光粼粼的水面”。鸟儿似乎也很喜爱这水面和湖边大片的纸莎草沼泽,大约有400多种鸟类栖息于此。

难怪连世界最著名的鸟类专家罗杰·皮特森都评价“对鸟儿来说,它是世界上最好的淡水湖”。中国江南水乡俗称“鱼鹰”的鸬鹚在湖岸边上随处可见,这里还是世界鸟类协会授予的“全球十大观鸟基地”之一。



1890年,奈瓦沙湖畔一度干涸见底,前几年这里也是多年大旱,湖畔几乎无水,树木被砍。好在经过多年大旱,这两年东非大裂谷的雨水特别好,丰沛的湖水淹没了湖畔周围的湿地和灌木丛,形成树在水中,花开湖间的浪漫奇景。湖水随旱雨季涨落,平均水深只有6米,湖鱼和小龙虾是湖中的特产。

半月岛

湖中明珠“半月岛”(Crescent Island)是湖中一个古老小火山口的“碗边儿”,露出水面的那完美半圆形的山脊水枯则露,水丰则隐。中心的月亮湖,最深处达30米。现在的半月岛岛主是避世而居的一对意大利夫妇,被一帮中国友人笑称为“月亮岛岛主”。船行水中,望见安静远山和青葱田园,遐思连篇,非洲的天空和大地,仿佛知晓所有的秘密。





在非洲,有一种远足叫“灌木丛中的行走(Bush Safari)”。我就常常带上望远镜,走过非洲的雨季和旱季,走过骄阳似火里亭亭如盖的金合欢树,走过因雨季迟迟未到而飞尘四起的灌木丛,踏上奈瓦沙湖中间的“半月岛”。

弃船而行,追随着清晨野生动物们留下来的新鲜足迹,身前身后,斑马、瞪羚、角马、长颈鹿、河马和水鸟,怡然自得觅食嬉戏。头顶上方,大群路过的野蜂围着星星点点的金合欢花朵嘤嘤忙碌。若有若无的清香,预示着雨季的即将来临。极目远望,非洲的天空,亘古湛蓝。

 半月岛附近是两个秀美的袖珍小湖:奥劳町(Lake Oloiden)和骚拿池(Lake Sonachi)。前者湖畔林地中野花烂漫,牛羊闲庭信步,湖中河马和水鸟各自相安无事;后者如一只小小碧玉碗,被高崖和青葱大树环绕,湖畔常年栖息着一群粉红色的火烈鸟,又被称为“绿色的火山口湖”。

私家野生动物保护区

奈瓦沙湖畔沿湖分布着许多殖民时代留下来的名人故居、酒店俱乐部、客栈、渔人码头,以及无数适合野餐和远足的野景地。

早年,奈瓦沙湖一带野生动物满地走,狩猎就在自家农场里。湖畔繁茂的金合欢树林中散落着英殖民贵族的豪宅、俱乐部、赛马场和高尔夫球场,他们从欧洲飞去南非狩猎,把这儿作为中转站,喝喝茶歇歇脚,先打几天猎热热身。20世纪60年代,著名的野保和狮子野放专家乔伊·亚当森也是居住在湖畔,完成了鼎鼎大名的著作《生来自由》,也许正是这环境给了他启发吧。



湖边最早的乡村俱乐部到现在也还是以“豪华舒适、典雅幽静”的贵族风范而被各国元首列为猎游度假佳选。

其中最著名的是位于湖北岸的两个私家野生动物保护区:劳莉迪雅和奥西里安。它们的前身都是殖民定居者的农场,现在对外开放,供住宿和用餐的人参观,保护区内会有专用车辆带你看野生动物。

奥西里安原本是荷兰人汉斯·兹瓦格的家。他家的玫瑰农场就在不远处,号称是肯尼亚最大最现代化的玫瑰花种植园。汉斯二次世界大战时在海军服役,做过银行职员,在肯尼亚遇到挚爱。1969年汉斯在奈瓦沙湖畔定居后开始蔬菜种植,和儿子皮特历经三十年苦心经营,将财富、道德心和品位三者合一,1996年诞生了现在的奥西里安。汉斯家族开辟出的72平方公里的私家野生动物保护区,就在自家院子里面,面对着壮观的河马部落领地——奈瓦沙湖。

野兽与玫瑰



奈瓦沙湖在肯尼亚国民经济发展中占着举足轻重的地位,三大产业分别是花卉蔬菜种植、渔业和地热发电。自二十多年前开始,奈瓦沙湖渐渐成为肯尼亚最大的鲜切花和蔬菜生产基地。随之,大量农场季节短工和无业游民涌入,湖畔周围大型花卉农场对植被、水质和野生动物资源的巨大破坏力,开始引起以乔安·茹特为代表的国际环保主义者和野生动物保护专家的关注。乔安凭自己的积蓄和三五好友的支持,以一己之力组织起奈瓦沙湖的“反偷猎行动队”,教育和雇佣当地渔民,用自己出资购买的渔船和吉普追捕岸上和湖中的偷猎分子。因为反对花卉农场大规模产业化和对湖鱼的过度捕捞,一生善良柔弱的她奔波抗争,结下很多“梁子”。

作为著名野生动物摄影师阿兰·茹特的前妻,乔安死后才名声鹊起。她的后半生就隐居在她耗尽一生积蓄和精力保护的童话世界般的奈瓦沙湖畔,家人是一只河马,一只食蚁兽和一只狐狸。也正是得益于她终其一生的奔走,才成就了如今这样一个玫瑰和野兽能同时并存的美丽之地。

乔安去世之后,她努力半生的“禁渔期计划”终于在奈瓦沙湖得以实现:周围的大型农场严格执行欧盟的农药检测标准,渔船的数量得到严格控制,每年6月1号到8月1号严禁打渔。

现在每逢打渔期时,渔民才出来打渔开市。一般湖边鱼市十二点以后才开,渔民在简陋的木棚架上堆满新鲜湖鱼现场售卖。顾客可以将刚买来的新鲜湖鱼拿到湖边开的渔家饭馆,现宰现炸,喷香酥脆,够味儿,够劲儿,不过要腾出一只手来赶苍蝇。

即使这样,我在肯尼亚生活的数年间,还是目睹湖畔的野生小龙虾迅速消失不见,水位下降,草木锐减,水鸟数量下降过快,令人分外心疼。

好在奈瓦沙湖的旷世之美和所遭受的严重破坏,已经引起国际社会的强烈关注。1999年奈瓦沙湖岸协会(Lake Naivasha Riparian Association)还曾获得过“国际湿地公约奖”(Ramsar Wetland Conservation Award)。

奈瓦沙湖的清晨和傍晚,是玫瑰花一般的天堂颜色,这里出产的玫瑰花一路出口到欧盟各国。这样一个现代农场和私家野生动物保护区合二为一、玫瑰和野兽并存的地方离不开环保先驱们的贡献,是人类财富、道德心和品味所创造出的善美之地。

奈瓦沙湖湿地行笺



【交通】

奈瓦沙湖滨度假区距离肯尼亚首都内罗毕大约不到一百公里,但由于进出内罗毕交通拥堵,自驾游前往纳瓦沙湖大约需要一个半小时。湖滨区域明显区分为“湖南”South Lake Road和“湖北”North Lake Road两个大区。“湖南”区靠近高速路A104,通常为游客最先抵达的湖滨区域,从高速路经由“湖南”路四十分钟即可抵达“湖北”路的私家野生动物保护区和别墅区。由于游客稀少,保护得当,这一带的野生动物更为自由和不受干扰,环境更为天然淳朴。

【住宿】

资深背包客可以选择“湖南”区众多的野营地和客栈,价位在30—50美金之间。国际游客出于方便和安全因素考虑,一般会选择星级酒店。7—9月一般是高峰期,复活节和圣诞节旺季高端酒店的价格在每人每天200美金左右,4—5月淡季会相应便宜30%上下。“湖南”区的别墅区一般是每人每天300美金起价,外加一定的野生动物保护区费用。所有酒店报价一般包住宿和三餐。

需要注意的是湖南区不建议居住者擅自走出酒店范围之外,因为酒店所在的区域过街就是农场季节短工的临时住宿区和生活区,比较混乱,要防止造成不必要的安全隐患。

【美食】

当地的高端酒店提供包括非洲特色饮食在内的国际化餐饮,旺季一般是欧式自助餐搭配花园非洲烤肉和印度菜,中国游客集中的SIMBA LODGE和SOPA LODGE等几个酒店会提供改良式的中国面条、粥和基本菜式。星级酒店一般会提供免费的咖啡,以及简单的英式下午茶。私家野生动物保护区的别墅一般提供管家式服务和欧式餐饮,三餐礼仪和菜式讲究优雅。可以根据客人口味的不同灵活调整菜式。

【摄影师简介】

尤妮斯,热爱旅游摄影,自2004年到南非主持语言培训项目之后,深深地爱上了非洲和非洲的野生动物,从此长居肯尼亚工作,持有专业野生动物导游资质和勋章。

【摄影师手记】

我在非洲工作多年,深感由于种种原因,中国人对于非洲的了解有限,多局限于国际媒体对其的黑暗报道和负面印象。近几年,中国人渐渐开始对非洲产生了解的兴趣,渴望去非洲摄影和近距离接触野生动物的人也越来越多。

非洲是一片野生动物的乐土,是一个野性和纯真并存的大陆,无论是生存和生活环境,还是价值观和理念,都与我们现代社会中习惯了的规则和定势有天壤之别。但这里人性中共存的关怀和善念,呼唤着很多远离大自然而心生倦怠的现代人到这个地方返璞归真,享受简单慢生活,重建人与自然的和谐社会,而这些将是每一位爱非朋友最为珍贵的体验。

责任编辑 / 黄婷 

版权声明

凡中国国家地理网刊登内容,未经授权许可,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要评论?请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您也可以快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