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10摄影月赛作品精选:最美新疆


发布时间:2014年06月20日 文章出自:中国国家地理网

标签: 新疆   专题摄影   

三山夹两盆的西域新疆,冰峰耸立,草原辽阔,沙漠浩瀚,绿洲星罗棋布。一曲羌笛、几声胡笳的音色里,穿越千年的丝绸之路。浓郁古朴边疆小城中,瞥见街头巷尾的民族风情。巍巍昆仑山,皑皑天山雪,美甲一方的高山湖泊,遥远孤寂的大漠驼铃,一千个镜头里,一千个新疆。

《<中国国家地理>2013年10月特刊:新疆专辑》推出之际,我们一同关注“最美新疆”,倾听和记录这片神奇土地的故事。

大地之韵。2011年6月拍摄于新疆伊犁。
白哈巴地处中国和哈萨克斯坦接壤的界河——哈巴河畔, 因金秋美景,具有传奇色彩的图瓦人和古朴独特的木结构建筑,被誉为“西北第一村”。
克拉玛依的气候如今发生了质的改变,环境保护意识有所提高,过去从来见不到的国家二级保护动物白鹭,如今也在我们美丽的克拉玛依落脚栖息。
大地血脉。
草原霞光。
我们终于看到了九曲十八弯的全景,河水曲曲折折,百转回肠。据说在傍晚可在河中拍到九个太阳,可惜我们等不了那么久。
上帝一定在这里打翻了调色板,喀纳斯河谷的秋色,色彩缤纷,流光溢彩,俨然成了大自然的印象派作品,足以令无数个梵高疯狂。
世界最大的胡杨林——塔河。
守望。
拍摄于新疆与哈沙克斯坦交界处的白哈巴村。
隆冬时节,终于实现驱车前往向往已久的天山山区,观赏美丽的天山雪景了。行车1个多小时,开始穿越天山北麓由独山子至安集海一带的天山公路,一路上呈现在我们面前的景色真是绚丽多彩,美不胜收,皑皑白雪更使天山增添了几多妩媚,向阳的山坡没有被雪覆盖,显现出褐红色,背阴的一面却是白雪皑皑,反差很大,绚丽多彩,牲畜在洒满阳光的山脊上悠闲的吃着草,冬季的天山雪景,真是一幅幅绝美的画卷,深深的被这美丽的景色感动。
慕士塔格峰位于新疆阿克陶县布伦口乡,海拔7509米,塔吉克语意为“冰山之父”,是从喀什去红其拉甫口岸的必经之地。它以高大、伟岸、挺拔的身躯,巍然屹立在帕米尔高原,帛峰击云,傲视苍穹;山顶积雪终年不化。
与它相依相偎的喀拉库勒湖,则象少女一般温柔。“喀拉库勒湖”意为“黑湖”,海拔3600米,湖深30米,总面积10平方公里,是世界上少有的高山冰蚀冰碛湖。湖的四周有冰峰雪岭环抱,特别是周围的公格尔、公格尔九别峰和慕士塔格峰,更为这个湖增添了神奇而美丽的色彩。
千百年来,喀拉库勒湖平静地躺在雪峰之下,似妩媚少女倚偎在英雄的怀抱。在风平浪静的日子里,水面映衬着冰山之父慕士塔格峰的倒影,皑皑银峰、绿色草原、白色毡房和湖边畜群倒映在湖中,湖水深邃莫测,一派原始风光。慕峰与喀湖相映成趣的湖光山色,吸引了国内外的无数驴友。
当年斯文·赫定曾六次攀登慕峰,均以失败告终,但他命名的“冰山之父”美名却流传至今。
赛里木湖。
踩着厚厚的积雪,爬山石林的斜坡后,我看到了久违的景象:蓝蓝的天空游动着朵朵白云,远处的天山被皑皑白雪深深的覆盖,悠闲的牧马在寻觅着牧草,自由自在地漫步在天山之间……这就是我的家园啊,生我养我的故乡……
西域新途。
在日暮的拥抱下,远处的山林仿佛隐约地伸出手指,夕阳已经走在影子的后面。羊群悠然地徜徉在洒满夕阳的山间,马背上的牧羊人挥舞着牧鞭,拢合着如珠滚玉般的羊群,不时传来“哞哞”的叫声
在喀纳斯神仙湾的空地上,一群牛旁若无人的沐浴在清晨的阳光中,从寒气仄仄的树林中走出。
上路后看见一大群羊羊,在行进中掀起阵阵漫卷的风沙。这里荒凉、干旱、少绿,羊的生活条件比伊犁河谷以至整个北疆要差太多,但他们看起来依然风度优雅,悠闲自得。羊倌看见我们在照相,赶忙整理衣衫,摆出pose,一幅自得其乐的模样。看来,羊羊们的悠闲风度是受到了它们主人的影响。
吐鲁番的葡萄熟了,甜透了孩子的心。
最美的期待。
冬天里的爱情故事。

版权声明

凡中国国家地理网刊登内容,未经授权许可,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要评论?请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您也可以快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