伟大的征途——布伦托海大迁徙


发布时间:2014年07月07日 文章出自:用户投稿 作者: 马东 

标签: 福海县   牧场   人文照片   

编辑的话:内容丰富精彩,富有深度,文字描写生动,摄影作品抓住了布伦托海的大气磅礴与哈萨克民族的洒脱灵动。
在阿尔泰草原以哈萨克民族为代表的游牧民族,至今都保持着目前在中国乃至世界最长和最完整的,哈萨克族逐水草而居的游牧迁徙路线——布伦托海转场。

蔓延的阿尔泰山脉,虽然没有天山的宏伟,没有昆仑的巍峨。但它却在世界人类的历史文化的发展进程中,孕育了世界性语系和中华多民族糅合进化的丰富文化体系。

分布在大阿尔泰草原和高山的古代岩画印证着这里人类进化的悠久历史,中国惟一一条流向北冰洋的河流额尔齐斯河浩浩荡荡穿境而过;灌溉着广袤的布伦托海草原的乌伦古河,最终归入被誉为准格尔明珠的乌伦古湖。醅酿了众多民族繁衍生息的法则和游牧文化。草原文化的投射力、丰富的地理构造、丰繁的物质给予力。养育了众多民族的生存及社会文化积淀,注定了文化扩张的外延最大化和历史进程的影响力。 

哈萨克汗国时期,哈萨克族曾分为三个玉兹,信仰伊斯兰教。新疆境内的哈萨克族主要是克烈、乃曼、瓦克、阿勒班、素宛和托热几个部落,克烈、乃曼部落人数众多,每个部落下有数个大氏族,大氏族下还有小氏族。他们崇拜大自然和生灵,认为哈萨克人是白天鹅使者的后裔。主要分布在天山北坡、伊犁河谷和阿尔泰草原。

正是有了这样的富饶的河流、草原和山区。在阿尔泰草原以哈萨克民族为代表的游牧民族,至今都保持着目前在中国乃至世界最长和最完整的,哈萨克族逐水草而居的游牧迁徙路线——布伦托海转场。

每年春天,在准格尔腹地蛰伏了一个冬天的哈萨克牧人,被春天的风和羊群接羔季节来临时的嘶叫声唤醒了。在准格尔盆地库尔班通古特沙漠的冬窝子蕴结了一个冬天的激情和力量的哈萨克牧人,按照季节的钟摆开始了一年中的第一次转场。布伦托海大迁徙便浩浩荡荡的拉开了帷幕。

转场是严格按照部落约定和自然生存法则进行的,在整个1000公里的往返迁徙过程中,以家庭为单位平均搬家达到160余次,设有五个节点即冬牧场、河谷繁育牧场、春秋过度牧场、前山牧场和夏牧场。

随着气温的升高哈萨克牧人赶着大尾巴羊群,按照春季退化的雪线由南至北开始近500公里的迁徙。这时候的牛羊马匹也似乎理解牧人的急切的心情,扬起漫天的尘土,啃食着刚刚露出嫩芽的绿草,沿着千百年不变的布伦托海古牧道,向着远方、向着水草丰美的阿尔泰山行进。

天边缨络似的极云,牧人的骏马和连成线的驼队,在这片曾经埋葬过多少千百年无数静默的生命的布伦托海草原上若隐若现,辽阔平原的空廓,把我们带入历史的时空。

天色渐暗,奔走劳累了一天的牧人,开始在避风的地方扎营,搭起一种,哈萨克人称做“霍斯”的帐篷。这项工作主要是由先期到达的妇女和老人完成。妇女和孩子们开始捡拾上年干燥的牛粪和梭梭,升起灶火,一壶香热的奶茶、一锅风干的羊肉,等待着余辉中映衬着矫健身影的牧人和羊群的归来。孩子在帐篷里的油灯下,嘴角挂着阿帕喂的奶皮,手里的木碗已经滚落在绣着天鹅曲线的毡子上,急切盼望父亲的眼神被疲惫深深的埋在轻轻的鼾声中。归来的牧人在漫天的星辰下,完成转场一天最后的工作支好羊群的栅栏,给自己心爱的坐骑喂了夜草和饲料,用马鞭在自己的裤管上轻轻的掸去灰土,一家人落坐在自己的“霍斯”里,看着熟睡的孩子,炊烟渐渐熄灭,月光下,青灰色映衬着草原的宁静……

春天乌伦古湖上,巨大的冰裂声昭示着布伦托海草原春天的到来。哈萨克牧人吆喝着大尾巴羊群开始向着春天的乌伦古湖岸边行进。此时的乌伦古湖犹如牧人转场时的心情,将孕集了一个冬天的力量,顶破厚达一米的冰盖,她所有的力量,在库尔班通古特沙漠北沿强劲西北春风的作用下,推着巨大的冰块,夹杂着石块和沙砾,沿着冰裂的轨迹向着岸边涌动,在乌伦古湖南岸堆砌起三四拾米高的冰山。

每年的4月底和五月初,浩浩荡荡的转场大军都会来到。乌伦古河河谷和乌伦古湖沿岸休整和接羔育幼。嘈杂的羊群,春天肥美的草原,贪梦的羔羊允吸着鲜美母乳的羔羊,把乌伦古湖点缀成美丽的牧原。

牧人们走了,幻象着神灵的季节,留下了四季变换中最安详的乌伦古湖,这时的乌伦古湖在告别了忙碌和涌动,开始静静地展现她所有的魅力和姿韵。

5月的到来是哈萨克人最辛苦的时候,羊羔已经可以跟随队伍继续前行,这时候的牧民将进入阿尔泰山北麓的广袤春秋过度牧场,在这里休整和等待20天左右,为进入阿尔泰山前山牧场做最后的准备,牧民开始在这里采购进山前一个夏天所需的生活物资。来自布伦托海草原各乡村的,近万哈萨克牧民和几十万头只牲畜,也在这个季节汇聚在萨尔布拉克和霍什哈拉克一带。这个时候部落间会举办小型的赛马、叼羊、姑娘追和阿肯弹唱活动,来释放疲惫的心情,草原上俨然成了一片音乐的海洋。牧民们和部落间交流感情,走亲戚,年轻人在这里追逐心爱的姑娘,冬不拉和着委婉的歌声回荡在草原的上空。

5月的最后一场风和着雨水洗刷在草原上。经过20多天的休憩,哈萨克牧民知道,这次的降雨草原又会在羊群啃食过的地方绿起来。大自然为秋天的回迁留下了丰厚的回报,在种子没有落在这片草原上之前,不会早回到这里。

尘土飞扬。每年的6月10日左右,牧人们怀揣着急切的心情汇集在,萨尔布拉克和霍什哈拉克的进山牧道上。几十万只牲畜进入阿尔泰山牧场的壮观景象。

牧人的吆喝声,穿透在山谷久久回荡,畜群瀑布一样的涌向水草丰美的前山牧场。由于历史上哈萨克人,长期处于以部落关系为基础的宗法社会里严格遵守着对大自然的敬仰和膜拜。进山游牧部落间几百年坚守着分次、分批按照山区草场的生长情况和牧草结种的规律进行。每年的进山前期部落都会派出有经验的精壮牧民进行草情和种子落地情况的踏看,以保证世世代代游牧生活的生生不息。

驼铃声魂牵梦绕在我的思绪里,我的心情也被打在了牧人的行囊里,跟着转场坚定的步伐,走向牧人心中的阿尔泰山。

版权声明

凡中国国家地理网刊登内容,未经授权许可,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要评论?请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您也可以快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