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矿云集或成阿富汗国运转变“火种”


发布时间:2014年08月29日 文章出自:中国科学报

标签:

尽管矿业经济转型不可能在一夜之间实现,但是它仍给这个饱受战火蹂躏的国家带来了改变的希望。

Robert Tucker正在从阿富汗Khanneshin火山复合物中刨出稀土矿样品。图片来源:TINA HAGER

2011年2月,美国地质调查局(USGS)地质学家Robert Tucker曾深入被塔利班武装分子占领的阿富汗南部赫尔曼德省进行勘探。这并非一次悠闲的实地考察,美国海军首先到达这一地区确保周边环境的安全,随后一队美国与阿富汗科学家也搭乘黑鹰直升机到达目的地,Tucker也在其中。Tucker表示,队伍里的所有人都顶着酷暑,穿着厚重的防弹衣,他们仅有数小时去攀爬一座非常陡峭的火山以采集样品,然后迅速返回直升机。

尽管如此,此次阿富汗冒险回报颇丰。Tucker的研究团队证实了上世纪70年代早期苏联地质学家的研究结果,确定了赫尔曼德省Khanneshin火山碳酸岩矿床蕴涵的丰富矿产资源。这些矿藏富集了构成激光和磁铁的稀土元素,还有锤炼钢铁和冶炼超导合金需要的金属铌,其价值初步估算达到890亿美元。

富矿云集 掘宝不易

Khanneshin火山只是阿富汗矿产财富的极小一部分。基于USGS牵头进行的航空勘探的部分成果,负责重建阿富汗的美国国防部(DOD) 下属的工商业与稳定特别行动计划工作组(TFBSO)在2010年重新对阿富汗的矿产资源进行了评估——包括金矿、铜矿、锂矿及石油资源等所有矿藏,估值为9080亿美元(阿富汗政府的估值是3万亿美元)。

这些矿产资源的财富都是大地构造运动与变形的产物:阿富汗的地质构造是在印度次大陆和亚洲大陆碰撞后由四块地壳挤压形成的。“这是一个矿产资源富集度极高的国家。”阿富汗研究领队、USGS地质学家Jack Medlin说。过去4年中,USGS和TFBSO一直在尝试通过对阿富汗地质构造的研究获得更多矿产资料的信息。

USGS科技应用高级顾问James Devine表示,USGS和TFBSO的目的不仅在于向矿产公司展示“这里有矿藏”,而且指出“矿藏在哪里、有多少储量、需要怎样做”。当这些科学探索结果出现在媒体上之后,最后阶段的矿藏范围划定任务也开始进行。一个团队将在距离阿富汗首都喀布尔南部100公里的一个干涸湖床打钻,以获取制作陶瓷和电池的重要元素——锂的样品。

尽管大量外援使阿富汗十多年来处于衰退期的经济得以维系,但其经济繁荣仍须依赖储量庞大的矿产资源。“阿富汗与世界各国的对话已从原来的农业与鸦片变成了矿产与高精尖发展。”Devine说。随着阿富汗议会通过该国首部矿业法,从上月开始,开发这些矿藏的主要障碍也随之消除。“现在要开始按照游戏规则办事了。”USGS阿富汗项目协调官员Said Mirzad说。

但在向矿产资源驱动型经济转型的过程中,阿富汗依然面临巨大挑战。“这些矿区基本上都位于偏远落后地区。”美国内布拉斯加大学名誉教授、地质学家John Shroder说。这些地区没有公路、铁路或输电线,而且缺水、缺能源。另一个难以应付的挑战是安全问题,今年年底由美国带领的联军撤出阿富汗后,该地区的治安只能由本国羽翼未丰的军队和警力来维护。“很多矿产资源都位于治安条件非常差的地区。”喀布尔理工大学地质学家Hamidullah Waizy说。

两张藏宝图的问世

2001年,美国带领的联军把塔利班赶下台后,美国国际开发署(USAID)招募了一支USGS团队评估阿富汗的自然资源、地质设施以及专家队伍的情况。Medlin表示,2004年4月调查队到达喀布尔后,见到的情况令人沮丧。阿富汗地质调查(AGS)总部已成了一个被洗劫一空的空壳,多数窗户在塔利班统治时期已被打得支离破碎。

但在那几年荒凉的时光里,AGS工作人员还是把一些宝贵的资料带回家保存,包括一些苏联地质图与相关报告。在详细阅览这些距今已有半个世纪甚至更久远的发霉材料后,USGS团队从中发现了一些地质“胜地”的蛛丝马迹。但“我们也有怀疑的地方”。Medlin说,很多报告都基于板块构造学成立之前的落伍的矿藏形成过程理论。一些苏联地图还充斥着有意制造的错误,如在真实矿藏地点附近画着凭空设想的道路与村庄。

USGS计划用昂贵的远程感应器进一步探测矿藏。“但包括USAID、世界银行、联合国以及亚洲发展银行在内的每个机构都反对这种做法。他们认为把这些钱花在教育方面会更好。”Mirzad说,他曾作为美国内政部代表从2004年至2006年在美国驻喀布尔大使馆工作。Mirzad可以就阿富汗的矿产潜力与该国官方进行商谈。

2006年,USGS和美国海军研究实验室把由35名科学家组成的调查队送往坎大哈,用美国海军NP-3D猎户座侦察机对地面进行航磁重力调查。磁力调查显示,阿富汗铁矿可能从地表蔓延至地底10公里,而重力计则对深处沉积盆地进行了分析。“沉积物象征着油气资源。”Mirzad说。Medlin表示,尽管猎户座侦察机的飞行高度超出了最理想的调查范围——避免被肩射式导弹击中,但是调查结果价值依然非常高。

随后,地质学家用机载高光谱成像仪绘制出裸露岩石和沉积物的地图,这些岩石和沉积物覆盖了阿富汗大多数地区。“每一种矿物质在太阳光下都反射出不同的颜色。”Mirzad说。高光谱成像在矿业工业中是极有价值的一种工具,20年来,该技术引入后还未被用于如此大规模的矿藏勘探。为了方便调查,DOD甚至提供了一架老式B-57轰炸机,“它就像一台割草机一样,在这个国家的版图上来回移动。”Medlin说。

USGS已发布了两张阿富汗高光谱地图,一张描述了铁矿石的分布情况,另一张展示了非铁矿的分布情况。“高光谱地图非常出色,上面的数据非常详实。”Shroder说。这项调查验证了苏联几乎所有的主要发现,并且指明了阿富汗地质学家曾试图核实的若干矿藏异常区域。其中的亮点包括:6000万吨铜、22亿吨铁矿石、140万吨可提取的稀有金属以及尚未开发的铝矿、金矿、银矿、锌矿、汞矿以及锂矿等。

经济转型的希望火种

USGS希望USAID借机继续推进这项调查,但在随后两年多的时间里,这些数据却只能“坐等蒙尘”。“没有人对它们感兴趣。”Medlin说。直到2010年1月,当TFBSO主任Paul Brinkley浏览USGS的勘探结果后才迎来拐点。“他看到了推进矿业发展的良机。”Medlin说。

在过去4年中,USGS地质学家依靠TFBSO提供的安全和物资保障,对战区进行了数十次“突袭”,到主要矿藏区收集与分析样品,并根据绘制的地质图确认成矿模式。USGS已经得到了他们所需要的矿产种类、形成年龄等关键的“信息包裹”资料,甚至包括从公路与人口数量到地形与地球物理的数据。然后把这些数据资料综合在一起,吸引企业到此投标并获得探矿权。

下一步就是实现阿富汗领导人的现实预期。阿富汗议会成员已在呼吁对矿产开采收取50%的税收,这是一些基础设施更好、致死致残风险更低国家税收的10倍。因此单个矿藏的前期投资极为庞大,“在采矿之前,要有50亿~100亿美元的储备金。”Medlin说。基于矿业法、经济发展以及环境上的可持续开采,去年,科罗拉多矿业大学开始培训阿富汗工程师和矿业主管,为阿富汗通往欣欣向荣的矿产大国铺平道路。“在良好的情况下,可能5~8年矿业大国就会成真。”Medlin说,“不过,在阿富汗可能要花费20~25年。”

同时,USGS正在帮助阿富汗建立矿业科学专业团队。每周一到周三凌晨三至五点,来自弗吉尼亚州雷斯顿的科学家就要顶着睡意,通过视频给在喀布尔舒适的新矿井工作的阿富汗科学家们授课。Shroder正在喀布尔理工大学教授新的地质学课程。USGS与其伙伴机构已经给阿富汗3个现代地震监测台站提供了地震仪,DOD在AGS启动了一个数据中心,今年年底可以连入互联网。尽管矿业经济转型不可能在一夜之间实现,但是它仍给这个饱受战火蹂躏的国家带来了改变的希望。(冯丽妃)

版权声明

凡中国国家地理网刊登内容,未经授权许可,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要评论?请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您也可以快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