邈远的雅鲁藏布江


发布时间:2014年08月29日 文章出自:地理社区 作者: 也夫0078 

标签: 秘境传奇   河流   

雅鲁藏布江是一条大河,她从世界屋脊喜马拉雅山北麓杰玛央宗冰川出发,曲曲折折一路向东,到林芝后再向南穿过墨脱县,最后从一个叫“巴普卡”小地方流入邻国印度,进入印度后她又潇洒地到孟加拉国转了一圈,最后浩浩荡荡地回到印度,经著名的恒河流入印度洋。

喜马拉雅山脉的雪山融雪造就了雅鲁藏布江,在藏语中雅鲁藏布的意思是“高山流下的雪水”。她一路上不断收容汇集而来的条条溪流、河曲。这条绵延不绝的大河,弯弯曲曲地流淌在雪域高原南侧,她时宽时狭,一会儿强劲地切割着大地奔流着、咆哮着,势不阻挡;一会儿又款款地流淌在宽谷之中,忽而向左,忽而向右,懒懒散散地如同一位蹒跚而过的老人。

雅鲁藏布江的邈远并不仅仅是地理概念,她身影出现在冈底斯山脉与喜马拉雅山脉之间的大片无人区,在这里她阅尽苍茫与冷寂但并不孤独,一座座皑皑雪山与她相伴,一条条河曲与她汇合,一群群藏羚羊、藏野驴、黑颈鹤等高原生灵与之共舞。高原的大河流淌着,她唱响了人类在极地的生命乐章,她还唱着、歌咏着一路向下而去,她滋润了一方水土,也养育了顽强的人类。尽管雅鲁藏布江流经的大部分地区山高谷深、土地荒脊,但高原人类还是凭借着雅鲁藏布江水的滋润从远古洪荒时代一步步走到了今天并会顽强地走下去。

雅鲁藏布江尽管邈远,但她是一条并不普通的河流。她是真实的存在,不但高贵、显赫,也卓尔不群、魅力无穷。当我们小心地翻看雅鲁藏布江身世时,一串令我们瞠目结舌的名字赫然在目,拉萨河、尼洋河、年楚河等这些耳熟能详的大河竟然都是她的支流。这些河曲,哪一条不是大名鼎鼎、惶然在典!那一条不是独领风骚,引领我们进入到了一个苍茫的世界中,在我们的笔下这些著名的河曲都可以洋洋洒洒写上一篇长篇宏论!

拉萨河连着念青唐古拉山,在藏文化中念青唐古拉是众山神之主,是在西藏人文历史和传说中最具特色的山峰。他尽管统领众神山,但确有许许多多的“绯闻”,是藏民族文化中最具人性化的山峰之一。相传他有两位夫人和众多情人,当他那位著名的情人纳木错湖与波吉山偷情并生下了孩子的时候,念青唐古拉山一怒之下砍断了波吉山的双腿,让他永远地躺在班戈草原上。在传说中,念青唐古拉山如此的狭隘与善妒不仅令我们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他的存在,还愈发让我们感到他的可爱和人性化;尼洋河连接着米拉山口,这里是西藏高原著名的地理分界线,米拉山口向东是郁郁葱葱的西藏江南林芝地区,向西就是我们心目中的那片苍苍茫茫的雪域高原。如果你走过三一八国道拉萨到林芝的那一段,你一定会亲眼目睹这种地理时空的跨度,并对这种急速变化和落差铭记在心。年楚河是雅鲁藏布江的最大支流,她连接着世界最高峰珠穆朗玛峰。雪水从珠峰北坡急速而下,留下了一条著名的河谷,这条河谷成为从珠峰北坡攀登的主要通道。年楚河带着珠峰的甘露一路向下,当她即将结束这段精彩的独立行程前,她随性而恣意地流淌在一片旷阔的的峡谷地带,这就是后藏最为富饶的地区日喀则,可以说年楚河河水为日喀则奠定了“西藏粮仓”的美誉。

在雅鲁藏布江的世系中我们还可以看到高原最著名的马泉河的身影,据说马泉河是雅鲁藏布江的上游。马泉河连接着冈底斯山脉的主峰冈仁波齐,这座著名的神山受到了世界四大宗教的朝圣,实际上正是由于马泉河的存在,雅鲁藏布江才与阿里有了联系,这种联系不仅延长了雅鲁藏布江的时空跨度,还无可争辩地提升了雅鲁藏布江的身份,在西藏只有从真正的阿里高原留下来的雪水才代表着血统的纯正和高贵;我们还能看到亚洲著名的布拉马普特拉河的身影,这里是世界上雨量最为充沛的地区;我们还可以看到世界性河流恒河的身影,恒河是印度的母亲河,养育了一个灿烂而悠久的民族,并伴随着著名的恒河文明一直延续到了今天。

让我们再看看雅鲁藏布江的人文图谱。逐水而居是人类的天性,奔腾咆哮了数亿年的大河不仅孕育了人类的起源,也养育了这些不弃不离与其同甘共苦的人类。在西藏,羌族演变说、亚特兰蒂斯神种说以及猕猴变人的种种神话都在叩问着现代人类学者们的神经,高原人类起源由于参入了这些久远抑或是神秘的传说似乎显得更加扑朔迷离。直到著名人类学家贾兰坡先生:“谈到人类的起源地也不能忽视青藏高原”惊人话语一出,藏人类学的研究似乎才有了底气,才有了价值和可操作意义。

尽管高寒的西藏高原不适合人类居住,但地质学家们研究认为,现在西藏地区的高寒气候和高海拔的地势是在第四纪之后才逐渐并且缓慢形成的。在六千五百万年前那次生物大灭绝后,地球进入到了新生代。新生代分为四个纪,第四纪是最后一个纪,其下限年代距今二百六十万年。这是一个伟大的地质纪,在此期间生物界进行了重新洗牌并进行了彻底的进化,其中最著名也最具人类学意义的是灵长目完成了从猿到人的转化。学者们认为在第三纪最后的上新世时,喜马拉雅山脉只有两千五百米海拔。那个时代,印度洋的暖湿季风可以长驱直入进入到西藏腹地。研究者还在青藏高原发现了大量古老湖泊,留存下来的一系列古老的湖盆相互贯通,说明早于第四纪前的上新世时期高原湖网密布、气候湿润、草木丛生。因此我们可以做一个非常大胆的假说,即西藏在古老的地质年代中曾经不仅适宜人类居住,而且很有可能正如贾兰坡先生所说西藏是地球人类的发源地之一。

沿着上述思路我们开始寻找,终于在拉萨河谷找到了印证了这一假说的考古学依据。在拉萨市北面有一个很小的曲贡村,考古学家在这里发现了当时海拔最高、年代最早、文化层堆积最丰厚的一个人类遗址,并证实这个遗址至少有四千年以上的历史,称之为拉萨的“半坡村”。之后,随着考古工作全面展开,西藏发现了大量令人惊叹的远古人类活动的物证,这些物证带领我们进入到了遥远的年代。当然,西藏远古人类活动,不仅仅在雅鲁藏布江流域,还有藏北那片遥远的双湖地区,还有更为遥远的冈底斯山脉以西的地区,还有日土、普兰等地。大量的考古学物证如同爆发般地汇集了许许多多旧石器时代人类活动的物证,不仅奠定了藏人类学的基础,也有待于历史学家的进一步研究,考古学家的佐证和人类学者的认可。

在雅鲁藏布江的人文图谱中,我们还可以找到一条被称作雅砻河的支流。经过测量,雅砻河只有短短的六十八公里。可就在这短短的雅隆河谷地带,诞生藏民族的祖先“六牦牛番部落”,这个部落已经被公认为是吐蕃族人的祖先。这个部落曾经发生了三次重大的事件,第一件事儿发生在公元前十一世纪,号称从天而降的部落首领聂赤赞普受到原始苯教祭司的加冕。这次传说中的加冕,意味着这个部落成为了藏地历史上最早、也最著名的王国之一;第二件事儿发生在公元七世纪,这个部落的第三十三代赞普松赞干布,率领族人放弃雅隆河谷,迁居到拉萨河谷定居。定居拉萨河谷的吐蕃王朝改写了西藏历史,塑造了雪域高原的辉煌;第三件事儿发生公元八世纪末期,吐蕃第十六代赞普郎达玛,此人在深宫之中就已经受尽了佛教僧侣的折磨,当他承接王位后,就开始大规模的排斥佛教,一时间寺庙被毁、僧侣被强行遣散。郎达玛的这次排佛,直接导致了自己被贵族中的僧侣集团刺杀和吐蕃王朝瓦解。悠久而又灿烂的吐蕃人历史,在一种极端的事件之后戛然谢幕,但其后人仍然生生息息居住在雪域高原上,他们一直没有离开过雅鲁藏布江,大江两岸都印上了他们厚重的足迹。

在西藏,雅鲁藏布江并不邈远。只要我们踏足高原,就可以与她零距离接触,就可以伫立在她的身旁与之进行心灵的沟通。回顾多次西藏之行,雅鲁藏布江已经成为与自己谋面次数最多的河流之一,不论是乘飞机空降拉萨,还是去搭车珠峰、去山南、去林芝,或往返日喀则,再或是远足阿里,雅鲁藏布江都会时而缠绵在身旁。不仅如此,自己还曾多次走近她的主要支流,曾经在远足阿里途中与马泉河谋面,曾经在拜会珠峰时行走在年楚河身旁,也曾经在拉萨掬一捧拉萨河水洗去过风尘,在从拉萨到林芝途中领略到了尼洋河的色彩。高原的江河很普通,雪山流水汇集成了河曲,她们有时会静静地在你身边流淌,一路伴随你走向远方;也会拉着你停下来与她嬉戏,与她交流。

在十年前的珠峰途中,当雅鲁藏布江第一次进入到自己的视野中的时候,那种震撼、那种欣喜、那种心灵与大江的交融感,使自己多少年都处于一种亢奋之中。那次记忆中的雅鲁藏布江只是一条我们可以触及也并不邈远的大河,匆匆而过,没有过多时间与之缠绵。但是当自己回来后回看所拍下的影像记录的时候,这条大河才更加的真实和亲切起来。

在四年前的阿里途中,尽管我们没有专程去拜会雅鲁藏布江,但是在我们到达阿里之前,总似乎感觉有一种灵动的水流与我们相伴而行。领队告诉我们这就是雅鲁藏布江,难道我们走了这么远还没有走出大江的怀抱?事实是,雅鲁藏布江一路送我们进入到了天高地远的阿里地区。这种陪伴令我们感动,也令我们不舍。当我们真正告别雅鲁藏布江的时候,我总会回望,似乎在这种回望之中有一种冥冥中的揪扯感,在西藏我们离不开雅鲁藏布江,雅鲁藏布江也离不开雪域高原!

今年,我又来到了高原!当飞机降落拉萨贡嘎机场前,从空中俯瞰宽阔而舒缓的雅鲁藏布江,会有一种时空被浓缩的感觉。嶙峋的山峰成为了她的陪衬,江水的延伸并不意味着她已经走远,再次踏足雪域高原再一次与雅鲁藏布江会面并产生心灵和肉体上的交融。我知道,高原的召唤并不仅是雪山圣湖,还有那条镶刻在雪域高原的雅鲁藏布江!这次,我们深入到了藏民之中,深入到了一般游客很难触及的地方。当此时,我惊奇地发现邈远地雅鲁藏布江并没有远行,而是时时陪伴在我们身边。

面对浩淼并邈远的雅鲁藏布江。我在想,一切历史上、地理上、地质上,或者人文、文化等概念都已经不再重要。我们可以忽略她的长度和流域面积,可以忽略她的发源和和她的时空概念,也可以不再细心品味由于她的存在对藏人起源的感悟,但是我们不能忽视、也不能忽略雅鲁藏布江的存在。雅鲁藏布江是一条伟大的河流,她不仅流经了人类无法企及的恶劣环境,也流经了雪域高原最适合人类进行农耕和生存的土地,她造就了难以计数的文明和奇迹,但她并不沉迷其中或有丝毫的留恋。河水奔流向下,走到了很远、很远的地方,直到投入大海的怀抱。

邈远!一条邈远的大河,牢牢地栓系在雪域高原上,她庄重地托举起一个民族的辉煌,也无可辩驳证明着自己永恒。邈远!一步步走出自己邈远的足迹!并不张扬,并不炫耀!仅此一点,我们就不能不对之予以崇敬和仰视。雪山伴随着雅鲁藏布江一路走向远方,远方并不是她的归宿,她的归宿在我们心中!

版权声明

凡中国国家地理网刊登内容,未经授权许可,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要评论?请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您也可以快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