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江展福寨的白鼓藏节


发布时间:2014年09月02日 文章出自:地理社区 作者: 紫夏 

标签: 台江县   乡村印象   风土人情   

展福是台江县台拱镇的一个村落,位于台江县城西部,离县城13公里。从县城出发,途中要路过桃尧、翁秀南、南兄、桃香、展戈之后才到展福。因为前一天下着小雨,泥泞的路面更加的游滑,以至于我们常常下车来推车。好在天气越来越好,临近展福,微弱阳光开始显现出来。

展福地处半山腰之上,两个自然寨相隔不远,加上有成片的古树的连接,以至于看不出它们之间的间隔来。我们去的时候大小车辆已从寨子的上方停到了山腰之下,我们的车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个停靠的位置。

山村依旧下着濛濛的细雨,飘浮不定的雾气时散时集。临公路的球场上,一群小伙子踢着球赛正酣。那滑腻腻水泥地板没有减轻年轻人对球技的热情。

村落就在公路的下方,我们沿着石级往村子穿行。一橦五间的吊脚楼里,人们正在忙碌着什么。走近看时,才知这些人正在将竹子花成篾条,用这篾条制作祭祀用的器物。有花蓝、桥条、纸船以及一些不知名的东西。这些东西一切都是在老巫师的指导下进行。

祖鼓祭祀是在村下的一个小山包上进行。那是一块长着匍地青的平地,除一小土地庙外没有什么建筑,四周都是田园。是平时村里人举办各种公共活动的场地。为了这次鼓藏节祭祀活动,人们将那里装饰一新。他们立起了很多的花杆,杆与杆之间牵起了三角彩旗。场地的中央立起一棵带着绿叶的柏木树,七把芦笙立在树的周围,树的另一边则置放着一面铜鼓,另一端还搭建了舞台,背景是大彩画,上书“展福2011年鼓藏节开幕式”。从布幕上,我才知道这鼓藏节不是一天能完成的,据后来介绍,他们要在这里举办三天的节日活动。


祭祀的地方此时也十分热闹,杀了七八头的猪,几口大锅子热腾腾的,大块猪肉翻滚着。猪肉并不完全煮,有的被割成小块小块的,用打着圈子的竹签窜起来,放在一只大盆内。李庭贵院长说,那是给每家每户准备的,当祭祀完成之后,他们要带着这块肉连同香纸、祭花带回家去,祭拜祖先。



当猪肉煮好后,肉被捞出放在祭祀的中央,肉共十二块,再加上一个猪头、两只猪脚和十二埦酒。这里没有专门用来祭祀的方桌,而是用一些稻草横铺在地上,祭物就放在稻草之上。祭司是个八十多岁的老人,身着长衫,背心,头带三角帽,正襟危坐,面前放着代纸的祭碗。此时鼓在敲响,笙歌升起,穿着盛装的男女村民围绕祭坛一圈一圈的,他们随芦笙吹奏的节奏缓步绕行。芦笙曲不同于平常我们听到的那种欢快,而是显得十分沉闷。没有笑声,每个人的面孔都很凝重。祭司的念词时高时低。眼睛远望着东方。我问过祭司,为什么要眼望东方,他回答,苗族的祖先在东方,他们的遗骨至今还在东方,他要用祭词引导他们到活着人的身边来,要送他们很多的祭品,让他们带回去。因为毕竟是十三年了,他们的子孙已发展了很多,子孙们所有的收获都得益于先祖的保佑,让他们来获取之后,又保佑着族人兴旺发达。




当祭祀到了一定的时候,在一位助手的带领之下,十二位中轻年人来到了祭司的后面排列着,他们代表十二个春秋,代表十二日月,代表十二个族人。他们要和先祖一起度过这难得的祭典。祭司说到激情时,这十二个男人举起大碗酒一饮而尽。这种来回痛饮也达三四次之多,我发现有的不胜酒力的人此时已面赤耳红。不过,在这严肃任何人是不能作声的。他们隐忍着直至祭祀的完成。


祭了先祖,还得祭拜土地神。苗族的土地神不知道与汉族人的土地神是否相同,保一寨的平安可能是同一个目的。但苗族人叫土地神称作“仙打”,直译就是“地鬼”,又称作“得”。他是个通神,它是人与鬼神世界联络的桥梁和纽带。他知道先祖的诣意,也通晓人类的要求。所以,它在苗族人心目中地位十分的高尚,在苗寨,无论走到什么地方,我们都能见到它的踪影。有的以同族立的,也有以寨立的。因而有的土地庙由几个村,甚至跨地域共有的。

祭拜土地神用的是大红公鸡。祭司在土地庙前放置三个碗,焚香化纸之后,就开始了念词。他在一个助手的协助下,先把鸡绕庙三圈,后将鸡杀了之后,这鸡是不用开水烫的,而是用火烧掉了毛,简单的拔去毛就煮了。我问他们,为什么不用开水烫之后再拔毛呢?他们说,苗族人的先祖过去生吃肉的,到了后来,告尤发现了火,大家觉得熟食,就用火烧打来的动物毛才食用,用火烧毛食用是先祖的习惯。现代考古发现北京猿人学会用火、以及1万年前发明陶器,才出现烹饪。难道苗族人也经历过生食、熟食与烹饪三个阶段吗?




祭拜土地结束,人们开始散开,每户的男人们都要到厨师处领取一份肉块和一提纸剪成的插条。插条的样式很多,有动物形、花草形、鬼人形等等。这些东西是拿回去祭香坛的。据说,先祖请回来后,他们要回到家中的香坛去,与主人共度几日才又被送回东方和送回藏鼓洞。

祭祖节又叫鼓藏节,这个节日,苗语称“nongx jiangd niel”或“nongx hfuk nes”,译音“喽疆流”或“弄福纳”。“ 疆流”是一种氏族社会组织,用现在的话说就是“社区”。祭祖节一般按同宗的(基本上是以宗族为单位)一个寨子或几个寨子每隔十三年联合过一次。

祭祖节的规模有大小,且有 “黑疆流”、“白疆流”之分。黑疆流祭祀就要杀水枯牛。而白疆流只杀猪。展福自然村举办苗族祭祖节叫“白疆流”,今年是第二年。第一年寅年选举迎龙起鼓。选举鼓主、接双龙、醒单鼓、制单鼓等活动。迎龙起鼓苗语称“dongx vongx bil”,译音“董勇必”,在届期农历2月初二上午进行。宗族每户自备一只熟鸡、三条熟鱼、一罐泡酒、集体共筹一只公鸡、一头小公猪、五条鲤鱼和数十斤泡酒位祭品。全宗族的男女老少聚集“起鼓山”,由巫师主持祭祀仪式,请山神即位受贡献,并说一些感恩戴德的话。接着,礼乐师吹奏“起鼓”芦笙曲,并派人前往鼓窟敲上届存放的单鼓。礼仪毕,大家满怀激情的举酒祝贺,并在起鼓山尽情畅饮,吹芦踩鼓。


展福自然村举办苗族祭祖节(鼓藏节)。这是黔东南苗族村寨最古老的节日之一,是苗族民间“黑鼓藏和白鼓藏”文化的代表。

展福村有2个自然寨,7个村民小组,全村人口1200多人,主要民族是苗族、汉族、布依族等。主要产业水稻,名特产品有生姜、太子参、杨梅,特色美食有土鸡稀饭、酸汤鱼。展福已入第二批中国传统村落名录名单。

2012年4月19日,苗族文化系列影片《苗岭》开机仪式在贵州省黔东南州台江县台拱镇展福村举行,《苗岭》是由早间(北京)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出品,知名艺人团队苗音组合倾心打造。苗音组合是由台江县的苗族堂兄弟潘成增、潘兴周组成。哥哥声线优美有磁性,张力极强;弟弟声音高亢激昂,演绎男版“海豚音”更是游刃有余。两个人都音域很广,加之哥哥的流行歌曲原创才能,二人将民族的音乐和流行唱法相结合,可谓是一个跨界的典范。近年来,苗音组合活跃在不同舞台中,弟弟在青歌赛中的第三名、星光大道中的周冠军,苗音组合的激情唱响全国亚军、2011年作为特邀嘉宾参加中央一台“我们有一套”的节目录制、2012年两会人民大会堂中的汇演,都能给我们带来耳目一新的感觉和心灵深处的震撼,祝愿兄弟俩人的表演也会有重大突破。      

展福是咸同年间苗族义军首领之一潘老冒的故乡。潘老冒,苗名叫“hlaod denx”(音译“老墩”)。据说潘老冒有兄弟二人,常年受雇于人,自幼爱好民间武术,经常聚众习武,智勇双全。经理外出,会一口流利的汉话。清咸丰五年(1855年)三月十五日,张秀眉在台江台盘掌梅尼会盟,他积极响应并参与盟誓,被任命为部将,奉命率部东征。在清江苗民的配合下,与高禾、九松等一举攻克朗洞城。继后,挥师南进,转战于古州,三脚、下江、永从、荔波、黎平等地。潘持梭枪五庹长(约两丈),黑亮黑亮的,他的枪法很准, 一百米之外的香亮点,他能举枪就能命中,毫无虚发。

同治二年(1863)九月,他与太平军余部李文彩、古州义军罗光明、余老科、胡得聪等齐集古州陇头寨和三江梅寨,联合攻击清军,声势浩大,威震省城。同治四年(1865)年,他同潘新简率领苗、水两支义军,捣毁板我厘卡。调和了周潭里和九阡两地人民长期不睦的关系,深受当地人民拥护和爱戴,赢得周潭里人民的支持,在当地人民的支持下,打下了烂土、攻破三合县城。同治六年(1867)年冬,自率主力回师寨头,同张秀眉合攻寨头湘军。五月,清江湳洞陈大六率侗军援台。为牵制清军进犯台拱,他与包大肚、陈大六北取青溪、思州、玉屏,直逼湘境,迫使席宝田分兵应战。1869年,潘老冒与包大度一起组织了著名的黄飘大战。援黔湘军主力荣维善、黄润昌、邓子垣等部1.8万余人几被全歼,仅苏元春率数千残兵逃出重围,起义军取得了辉煌胜利,故称“黄飘大捷”。 黄飘大捷列入影响中国的一百次战争之一。

清军占领台拱之后,他回展福、南瓦和凯里一带,后退守雷公山。同治十一年(1872)年二月,清军合围雷公山,他转战黄茅岭,乌鸦坡、乌东坡,败走南瓦,遇苏元春部拦截,妻子儿女被湘军所俘。潘回展福,常躲到山上。清军抓不到而返,并留言:要家族交出老冒,不然诛灭九族,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遂决定自投,挽回了牺牲。后兄弟二人将其解送镇远府,以表诚意。后老冒被押往长沙,英勇就义。

英雄远去了,英雄的事迹现在还被人传颂着。英雄的故乡的传统文化被人传承着,但愿这十三年一度的鼓藏节到十年之后还在进行着。

二0一四年七月一日于偏桥古镇


版权声明

凡中国国家地理网刊登内容,未经授权许可,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要评论?请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您也可以快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