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行走于冰与火的漠河北极村


发布时间:2014年09月28日 文章出自:地理社区 作者: 雨路青石 

标签: 漠河县   乡村印象   风土人情   

人生的每一次行走都大不相同,有的时候我们称之为旅行有的时候就是一个旅程。

已经过了冬至,帝都的天气还是暖暖的,2013年还有最后的几天,想想数伏的日子在武汉感受阳光,此时为何不去东北感受冰封,于是我又一次背上行囊出发,目的地大兴安岭地区的漠河。

知道漠河那是在20年前的初中课本上,记得上面说我国的最北端叫漠河,那里说雄鸡的鸡冠在漠河,那里说最冷的是漠河。

30个小时的车厢,让我感觉掉进了东北的这“嘎达”——“火热”

我坐在温暖的车厢里迎着朝阳一路向东,那是向着太阳升起的地方。随着列车有节奏的前进,我渐渐的闭上眼睛,脑子里浮现的是银光耀眼的童话世界,大棉袄二棉裤的老妈妈,一条宽阔的冰封的大河,万里雪飘,一群快乐的嬉戏在雪地里的孩子,万家灯火,斜阳中袅袅炊烟——我不禁打了一个寒战,放眼窗外已经是白的世界,我知道我已经步入了东北的地界,虽然还在火车上,但是已经踏上了这个冰雪的王国。

车厢里的温度计显示是26℃,我不能体会室外是一个什么样的冷,只是贴近车窗感到一丝丝冰凉,虽然车厢里一通燥热,我也一样觉得旅行箱里的大棉裤和大棉袄不是白带的,这一点在后来的几天中让我更加的确定了。因为,此时还没到春运的时节车厢里还是显得宽敞,于是和身边的人们攀谈起来,聊着中国的历史和发展,聊着东北的工业和黑土地,聊着松花江的冰灯聊着黑龙江的狗鱼,一切的一切无不体现着国人的素质和能量,虽然话题老旧但是言语风趣,让我忽然感觉到我已经掉进了东北的这个嘎达,火热。索性来上两瓶哈尔滨啤酒,降降温。

经过10个小时,我已经到达哈尔滨火车站,再换车的空余我走出哈站,真正踏上这块冰冻的土地,深吸一口寒冷的空气,冰凉到底。北京话讲“差点没背过气去”。很久了,我就曾经说过要在严冬来一趟哈尔滨,来亲自感受一下什么叫严寒和冰冷,没有想到此时,我已经站在了这里,所以说,旅行这个事还是别计划的最好,免得渴望和遗憾。

真正的艰苦才刚刚开始。时间20:10分,我挤坐在硬座车厢的靠椅上,看着熙攘的人群,想着余下的20小时的硬座旅程,有点傻。回想起2007年我12小时的西安硬座之旅不禁让我倒吸着冷气,那一次差不多算是我的极限了,可现在有一个艰苦的事实摆在面前。为什么?为什么会选择这样的一个旅程?没有为什么,就是感受罢了。没有一点困意,其实就算有也不知道怎么入睡,看着硬座车厢里人们各样的形体,我倒是为我而感到庆幸,一度的埋怨不公,一度的社会愤青,在这儿,看看硬座里这些回家的人们。我是幸福的,至少我还在旅行。第一次坐火车按小时在倒数,20、19、18……已经是凌晨3点了,想想12个小时后就要到漠河顿时兴奋了,其实12个小时,什么概念?跑到餐车买了两听哈啤,一饮而下,争取睡了。路上的时候,有朋友问我冷不冷,其实我也不知道,我只是看到列车的窗户框上结了厚厚的冰,车厢连接处也是霜冻的景象,到底冷不冷?谁知道呢。

加格达奇是大兴安岭的首府,这一站上下车的人都很多,本想能来个大座,哪想刚躺下就被上来的人哄了起来,顿时车厢里也沸腾了,反正天已经露白索性不睡了。对面的林场老哥打量着我问“旅游的?”我回应是。“北京的?”我依旧回应是,于是他径自掏出瓶白酒自斟自饮上了。“你们北京人不爱喝酒?”也还行啊,我回答道。估计老哥的酒劲也上来了,抹嘴儿开始就和我白虎上了,讲他在北京打工的日子,讲兴安岭的大火,讲林子里的趣事……让我又一次感受到了东北的热情,不禁的又掉进了东北的那“嘎达”

“你小伙儿有福”一个算命“老神仙”忽然站在我面前不住的打量我,也是啊,满车厢就我瞅着不是本地人,能不是特例吗,于是非要给我算上一命,溶入东北这嘎达,为了给车厢里的人们取个乐儿,于是就答应让“老神仙”白虎会儿,前提是我不给钱。别说,算的还真准,就是没一句着调的,忽然话题一转说我60岁有一大难,我说“爷们该要钱了吧”车厢一阵欢腾。东北这嘎达贼啦的带劲啊!

下午4点,日头落山了,于是30个小时的车厢生活结束,我踏上了漠河的土地,真正的掉到了东北的这个嘎达。

这里喝酒,怎么喝都能找到北

在最北的中国聚朋友,这里是单纯的,简单的。常温啤酒-30℃虽然是一个笑话,但是这里的啤酒不用冰镇,怎么喝也能找到北。

一个人的旅行虽然孤独其实并不孤单,路上你会遇到很多朋友,这些朋友共同的特点就是简单,简单到单纯,没有纷争,没有猥琐,有的就是一颗善良的心,即便是你不小心跌倒也会有一双陌生的温暖的手将你扶起。在来的路上我认识了杭州的自由摄影师“月光”,在漠河北极村的漠北青旅认识了活泼可爱漂亮的“小蝴蝶”——青旅小何老板6岁的女儿,“蘑菇”“笑迎”“大兵”“大鉴”“阿青”,夸我英文GOOD的澳大利亚小老外“托尼”,还有北京老乡“军哥”,行游世界的“珠珠”台湾同胞“小谢”……这一切,对于我,都是幸运的!

初到漠河,给我的第一个感觉就是这里的冬夜很漫长。下午3:30太阳就渐渐的歪下山头,此时的气温会骤降,如果你站在江边会感觉到明显的冷。

晚上6点钟吃过晚饭,“月光”约我出去走走,于是我们拿着相机和角架走进了北极村的街口,除了天穹璀璨的繁星一切的一切都是漆黑的,余下的也就是能看见脚下的白雪。没有多久,我们决定还是回去吧,冷。

忽然发现我喜欢看打开房门时随门瞬间而入的那股寒气,蒸腾的感觉,很美。于是我就像病了一样坐在大厅,等着人们一次一次的开门,像个傻子。

好在青旅有个酒吧,说是酒吧其实就是吃饭的餐厅,好在有这么个地方打发时间,否则就我这样的失眠患者晚上8点钟是无法入睡的。也正是这个所谓的酒吧,让我不止一晚的成了焦点——酒鬼。平时在北京我是很少饮酒的,就算喝酒也是少量,因为酒量有限总是会睡在酒桌上,所以还是有些自知之明,但在这里也许是心情舒畅吧,三个晚上我都战斗到了最后,算不算是在漠河代表了北京,在外国人眼里代表了中国呢?

第一天和月光小酌对视大兵他们的酒桌,本想一起后来被要休息的在酒吧的司机驱赶。来北极村的第二天正赶上是平安夜,晚上青旅据说有庆祝活动,于是早早的来到了酒吧,据蘑菇讲还是神秘的,后来活动开始发现还是喝酒,不过喝的有了奖励,4瓶啤酒奖励一个苹果,稀里糊涂的我被第一个奖励了两个苹果,真的成了酒鬼。不过还是欢快的。圣诞夜的时候我依旧是在这里度过的,被送了啤酒,据说是一对情侣在这里求婚成功给大家的分享,于是我和同桌一同向两人祝贺,有点小情绪,不是失落,祝福你们!看到托尼一个人拎着啤酒在角落,于是我生硬的用英语叫他过来一起喝酒,看得出托尼开始的时候还是有些胆怯,不过后来完全融入了,我给他讲老北京花茶,他邀请我去他的国家吃袋鼠肉------

北极村的夜晚真的很寒冷,冷得你无法站立,北极村的夜晚又是那么的热,热得你恨不得光着膀子。有朋友打来电话问我尿尿的事,我说“你放心,真的不会冻成一根棍,我已经实践了,没问题”

在这里你真的不用害怕喝多,因为你是会找到北的。

北,对于这个地方,根本就不是个难题,无论你走到那里都可以命名“最北”

爬犁,是北极村的一个产业,且不说价格(有点贵,而且价格没商量),就爬犁把式的话说“你坐了就后悔,不坐还后悔”,总之,都是要后悔的为什么不坐一下呢,坐着爬犁去找北,我是这样干了。到北极村的第一个早晨赶上了飘雪,天空阴沉的,可我依旧坐着爬犁去找北,据把式说后面跟的是狼,我不懂,但的确这个动物的眼睛是血红的。

北极村的天使晴朗的天,来这里的人们都喜欢,到了中午很快天就晴了,天蓝的就像神话。

冬天的北极村,除了村子里溜达看民居,看雪盖,找最北的银行,最北的邮局等等,那就是黑龙江边沿江风景了,自北向南分别是北极沙洲广场,分布有北极点,金鸡之冠,138界碑,系列北石刻等;神州北极广场,分布有黑龙江碑石,神州北极碑石;最北哨所(哨所大门没有人站岗院,内有139界碑,不过还是不容易进入的)。

北极村现在已经发展成为旅游度假村了,所以这里的最北某某也就冠以堂而皇之的意义。如果你认为找到了最北,那我告诉你错了,当地人也会这样问你“你以为你真的找到北了?”其实中国的最北端不是在北极村的北极点而是在乌苏里浅滩。(北极村北极点坐标北纬53°29′52.58″,乌苏里浅滩坐标北纬53°33′42″)所以你找到中国最北了吗?

北红村是继北极村开发以后又已开发村庄,相对北极村更靠近北。别说那里不通电,也别说那里不繁荣,这次我看来那里已经完全变了模样,家家门口挂上了招牌,看着红火的样子,不过我不喜欢。去北红主要是沿路去中国真正的最北点乌苏里浅滩,那里的夏天更美丽。还有就是地图上的那个黑龙江大湾当地叫龙江第一湾,爬上山很辛苦的,16的广角不够收纳,怎么办?自己想吧。其实在北红村还有一个看点那就是真正的最北哨所(142界碑处)。

严冬腊月,漫步中国最北的这个村庄,所有的一切其实已经超越了旅行的意义,你能够伸开双臂向着南方说你拥抱了整个中国,因为你存在。

有的时候我就在问自己为什么总是一个人旅行?朋友们会说你本来就是一个人吗,是的,我就是一个人。其实一个人的旅行有地时候真的很孤独,但是我感觉真的不孤单。离开了这个让你熟悉又陌生的环境,离开这个纷争的敌意的周围,走出去就是一种幸福,路上你会遇到很多的善良和简单,就像这次漠河的行程,冷吗?还是热?走在宁静的北国村庄,踏着厚厚的林中积雪,放纵的唱着走调的歌,证明着自己的存在。


版权声明

凡中国国家地理网刊登内容,未经授权许可,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要评论?请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您也可以快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