壮美大教堂下的锡耶纳
意大利世界文化遗产之旅


发布时间:2014年09月28日 文章出自:地理社区 作者: junluo 

标签: 意大利   环游世界   建筑照片   

如果有人问从佛罗伦萨到罗马之间哪座城市最有名气,大多数人应该会不约而同地想到锡耶纳。作为托斯卡纳的第二大历史名城,锡耶纳的风采从来也就没有被佛罗伦萨那文艺复兴之都桂冠的阴影所遮掩:她以其独有的罗曼-哥特风格的文化而在亚平宁独占鳌头。作为曾与佛罗伦萨齐名的城邦共和国,历史上锡耶纳曾一度与佛罗伦萨一争托斯卡纳的霸主地位(不仅在军事和经济上,也包括艺术文化方面),不过在十六世纪中叶的意大利城邦之战中锡耶纳最终输给了佛罗伦萨,落入梅第契家族的统治。

由于梅第契家族对锡耶纳在经济和文化方面的压制,这座古城在直到意大利十九世纪统一为止的两百年间并没有得到更多的发展。不过这也正好保留了古城中世纪的原貌:没有文艺复兴和巴洛克的煽情,只有古朴的罗曼遗风和绚烂的哥特荣光。作为一座中世纪古城,整个锡耶纳盘绕着迷宫般的道路,道路周边充斥着中世纪前叶的朴实建筑,并不时点缀些罗曼教堂。市中心低地上的扇形田园广场乃是全欧中世纪广场中最具创意的一座,而那每年两次的锡耶纳赛马节则更让这座广场声名远播(新版007第二集【量子杀机】片首便是在这里拍摄的)。田园广场扇柄位置上的锡耶纳市政厅也是早期哥特建筑中颇为有名的一座,而其88米高的曼吉亚钟塔建成时位居亚平宁之最,而如今仍排名第三(仅次于前面我们去过的博洛尼亚双斜塔,详见〖博洛尼亚之赤色光影〗)。不过所有这些都在锡耶纳那壮美的罗曼-哥特大教堂无上的荣光下黯然失色。这座位于古城最高处的华丽建筑就如同桂冠上的巨大宝石,其光彩覆盖了整座古城,而其在建筑史上的创举足以让全欧洲的哥特建筑都为之下拜。

八年前第一次来锡耶纳,正值大教堂翻修,很遗憾地未能一睹其风采。所以这次前来就是要看她个够。而且我们还选择了住在城外西边的小山上,方便观看落日下和夜色下的大教堂和古城。当然周边其他的精彩我们也会顺便参观。

在旅馆停下车,我们马上直奔大教堂而去。从这个山头到对面锡耶纳所在的山头有好几条路,不过其中数这条佳璐查大街最有特色:这头从山顶下去,中间几乎没有停顿就朝另一头爬了上去。

佳璐查的另一头有几座有名的古代飞梁,它们的作用到底是装饰还是起到加固的效果如今已不得而知了。不管怎样,这一座座飞梁绵延伸展出去的景观已经成为这中世纪古城不可缺少的一部分了。

攀到几乎路的尽头时回首看看来路:几座飞梁如拱形画框般把佳璐查嵌套在其中,如同一幅奇特的静物画。

走完佳璐查已经几乎来到锡耶纳的最高处,不过去大教堂还要过一座天桥。天桥下一条大街蜿蜒而去,这是枫丹布兰达,另一条连接两座山头的道路。从这里可以直接看见对面山顶的圣凯瑟琳大教堂。这座起初建为罗曼式样的教堂在后来扩建的时候增加了哥特式的扶墙和窗饰,但那三角屋顶和带拱形窗的钟塔仍旧提醒着人们她那罗曼的过去。

这时候一片乌云袭来,而阳光仍挣扎着为大教堂和古城区撒上些许光辉。这奇特的光影吸引我又拍了一张横幅,重点体现圣凯瑟琳大教堂古朴而威武的身躯。

进入大教堂广场,这时天色由于乌云的遮掩而暗了下来。阳光虽然仍旧照耀着大教堂,但这样的色调似乎不是很适合赞赏这华丽的外观。

本想等到拨云见日,却不想乌云变得更为浓重,整个天幕都几乎变成了黑色。虽然没有了蓝天,不过这乌黑的天幕似乎更好地衬托出大教堂的华美了呢。与绝大多数面西背东的大教堂不同,这座奇特的建筑采用了独特的南北向格局。原因其实很简单:现在的主殿只是原来计划中的与主殿垂直的偏殿。锡耶纳人本打算建造世界上最大规模也是最华美的大教堂,可惜后来席卷欧洲的瘟疫让他们斗志全无,最终只达到了华美的极致,却没法在规模上称雄了。

让我们在这墨色天幕下好好看看这大教堂的正脸:无数精美的哥特雕刻和雕像装饰由彩色的大理石琢磨而成,无愧这华美中的最华美!

三角门楣的马赛克镶嵌画提醒着我们这座建筑的拜占庭-罗曼遗风,不过那周围的装饰已经完全充斥了哥特风格。不知道是锡耶纳人的懒惰还是后来财源的匮乏,大教堂没有从外面对彩窗加上玫瑰窗饰。这也许是这华美中的唯一遗憾吧。

回身在教堂对面的窗户中看到教堂正脸的奇特镜像,可惜色调由于阳光的消失变得更加暗淡了。

这时彤云漫天,地上的景观倒成了陪衬,那就让我们用HDR效果体现一下风云变幻的感觉吧。看来是暴雨将至了,这在深秋的亚平宁是较为常见的天气呢。

既然要下雨,就该参观教堂内部了。尽管八年前的翻修并没有影响我们参观教堂内部,但那里面极大的诱惑是不可能让我们过门而不入的。

如果说锡耶纳大教堂的外部仅仅是比其他哥特大教堂更精美而已,那其内部的华丽是在哥特世界中无可比拟的。很显然,这些装饰是继承自罗曼风格,因为纯正的哥特大教堂总是有着特别冷峻的内部。这也正是这座大教堂独领风骚之处:她集中了哥特的强势外观和罗曼的内秀。

首先让人惊叹的就是布满大教堂地面的大理石镶嵌画,每一幅都是精品中的精品。通常神职人员会用毯子遮住大部分画面,为了防止被游客磨损,所以上次来就没有看得全。这次不知是修了几世的福分,居然得见所有画面。这里看到的只是简单几何形状的画面,待会儿将展示更多以人物为主题的。与教堂的外观相似,巨大的石柱也采用黑白相间的大理石打制,这似乎是托斯卡纳独有的风格。屋顶仍是圆弧形拱梁,典型的罗曼遗风。

既然说到大理石镶嵌画,就拿出两幅出来秀秀。后面这幅其实内容极为血腥:其题为【屠杀无辜者】,不过从画面的色彩上却体现不出来了。

奇特的多边形穹顶再次展现罗曼遗风,因为纯正的哥特建筑在十字梁位置通常不设置穹顶。不过穹顶内部并没有如其他罗曼教堂那样采用天顶画进行装饰,而是用蓝色背景衬托出善良的金星。这样装饰的灵感似乎来自更早的拜占庭马赛克镶嵌画(见前面日志〖马赛克之都拉文纳〗)。

回首看看刚才进来的大门,两旁精美的石雕装饰让那门框都变成了一件艺术品。

说到门框,就来一张近拍。跟咱古时的蟠龙柱有一拼了,只是以花朵枝叶和各种动物取代了咱的龙:西方的龙跟咱的不同类,乃是邪恶的象征,是绝对是进不了教堂的;偶尔会在教堂顶上被大天使米迦勒屠杀

大殿侧翼的墓碑装饰也都不乏石雕精品,引得游客驻足欣赏。

大教堂主殿内最豪华的地方通常都是后殿,在锡耶纳这里也不例外:不是很宽大的空间内挤满了无数的壁画和雕刻,可谓琳琅满目,有让人目不暇接的感觉呢。

与大教堂相连的皮克罗米尼图书馆是另一件锡耶纳的奇珍异宝。下面三张从各个方面展示她惊人的“美貌”。

这座图书馆在精美程度上甚至超过名震四海的梵蒂冈西斯廷教堂,其内部几乎没有一寸不被艺术品覆盖,而每幅壁画和天顶画都采用“视觉陷阱”效果,无形中让人觉得不是一个狭小的图书馆,而是在一个大博物馆的中心走廊上。不过如果说西斯廷更多体现宗教艺术家对艺术追求的严谨,这里却让人更多感受世俗的奢华。

临要出门前再回首看看教堂内那最显眼的连绵不断的大理石柱子,那些黑白相间的条纹是锡耶纳大教堂从内到外保持一致的属性。只要看过一遍,以后一旦见到黑白相间的条纹装饰,就总免不了想到这座宏伟且精细的艺术品。

从大教堂内出来,外面已经是雨过天晴,被洗涤过的蓝天泛着深邃的幽光。这时候再看这精雕细刻的大教堂正脸却又与之前黑幕衬托下的那个有了完全不同的观感:不能说更漂亮,但似乎可以说更闪亮了。

锡耶纳人从法兰克修士那里学到了哥特造型的原则,却没有将其发挥尽至:法兰克人崇尚的高耸云霄的双钟塔这里只象征性地建了两座,其高度还不及三角门楣的高度。不过那充斥在周边的繁复石雕装饰似乎也足以掩盖高度上的不足了。

细看一下左右两座塔身上的各式人物和动物雕塑,每一座都惟妙惟肖,给人一种呼之欲动的感觉。

同样浓妆艳抹的三座门廊并非是纯哥特风格的,至少还没有完全脱离罗曼的圆弧设计,但却已经略微显现出哥特飞焰形的端倪。

仔细看看这罗曼-哥特转型期间的过渡设计: 虽然没有哥特那如画廊般的飞焰形门廊,但以几何形态为主的古朴罗曼风格也别有韵味哦。

特别是这几乎在后世完全消失了的罗曼-科林斯柱式,尤其为教堂增添了些典雅端庄。

说了半天罗曼与哥特,大教堂后部最为醒目的穹顶却是带有典型的巴洛克风范,尽管其周边的柱廊仍旧采用罗曼的圆弧设计。这个穹顶据说本来是罗曼式的,但巴洛克大师贝尔尼尼看它不顺眼,于是改成了现在的格局。显然贝尔尼尼在设计上并没有过于铺张地运用巴洛克的曲线变幻,大概还是为了于教堂本身的古韵相协调吧。

适才的一阵乌云一定是带来了一场大雨,结果把大教堂广场的不受光照的地面弄成了“黑又亮”,而石板上累积的雨水几乎要将上面光彩四射的大教堂倒影出来,实乃奇景也。

自上次来锡耶纳就梦寐以求的大教堂全景图这次终于得到了:如洗碧空下美轮美奂的中世纪恢宏建筑。教堂右侧那巨大的柱廊原本应该是那个锡耶纳人梦想中世界最大哥特教堂的正殿,而如今的正脸本来只是侧脸:可以想像如果那座教堂建成如今会是何等的辉煌。教堂的钟塔沿袭了古罗曼建筑中随楼层升高窗口递增的格局,这我们在拉文纳已经见识过了(见前面日志〖马塞克之都拉文纳〗)。

离开大教堂广场来到教堂的后面,这里还藏着一个锡耶纳的秘宝:洗礼堂。与帕尔马,比萨,和佛罗伦萨的洗礼堂相比,这个洗礼堂外观非常不起眼,甚至可以说是看不见,因为她就是大教堂后殿的一部分,但却被与后殿隔绝开来。帕尔马洗礼堂前面日志〖惊艳无名帕尔马〗中提到,就是拥有通天彻地的壁画的那个。比萨的洗礼堂外面漂亮,里面却一般。佛罗伦萨的洗礼堂却两次过门未入,回想起来颇为可惜。

洗礼堂内拥有和帕尔马洗礼堂一样的豪华,可以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大概是因为年代上又晚了几百年的原因吧。中间六角形的洗礼池是堂内的精品:铜雕和石雕并举。

这座洗礼堂内并不是很高大,不过低矮的屋顶布满宗教画像和装饰,从气势上也能震慑下面的观者了。

从早上来到锡耶纳就一直待在大教堂周边,回过神来居然已经是下午。而且这时正值深秋,过了两点以后的太阳就让人有夕阳的感觉,催促我们赶快去看看锡耶纳的其他景点。说到别的景点,排第二的当属扇形的田园广场了,而我们也只有时间在这里转转了。

站在这巨大扇形的边缘,看着脚下宽广的弧面向着扇柄方向延伸出去,让人深深体会到这广场被命名为“田园”的贴切意义。广场一侧敦实而威武的建筑是市政厅。虽然同样是哥特风格,这里没有大教堂的奢华装饰,却包含托斯卡纳纯朴的民风。

市政厅那高耸的曼吉亚钟塔在横片中无法很好地突出,于是换成竖片。不过这样田园广场的宽广又被遮掩了。鱼和熊掌不可得兼矣!

虽然一直想爬上曼吉亚塔来俯瞰全城,但这次似乎又不能成行了。由于深秋午后阳光的方向错过了大部分的古城,登上去似乎也不能拍出很好的片子,干脆留待下次:既然我们来了第二次,就一定会有第三次哦

此时广场周边彩云环绕,干脆把一张片子献给这些迷人的云朵,当然下面托斯卡纳古民居的衬托也是不可少的。

广场边缘的欢乐泉是这里又一大景观。泉边的圣女雕像倒影在水中,如梦如幻。据说某些雕塑在十五世纪成形的时候非常离经叛道,因为在基督信仰中只有人类始祖之一的夏娃能以裸体示人。于是十九世纪的卫道士们用圣经故事中的圣女形象将其替换了。泉中的水引自城外的山泉,乃是城市供水系统的源头。可谓是功能和装饰一举两得的绝好例证。

临走时还不忘再看一眼广场外侧的商人敞廊。这座以宗教形象妆点的世俗场所给我们上次来锡耶纳时留下了深刻印象。奇怪的是似乎她一直都不对外开放,永远用摄人的荆棘栅栏将游人阻隔在外面,只得以窥视其美貌。

这次来锡耶纳的一大“抱负”是要在与古城邻接的小山上观看古城和大教堂的落日和夜景。于是我们把旅馆也订在观景台这边,而且早早就离开古城来到观景台。可惜这天的落日不是非常给力,所以只能以HDR的方式强化一下古城的色彩了。

上面三张由远到近地从纵观古城到聚焦于大教堂。这可算是锡耶纳的经典镜头之一:突出体现“壮美大教堂下的锡耶纳”这一主题。

阳光终于在消逝前的最后一瞬间照亮了大教堂,赶快抓拍下被染成淡红色的这座瑰丽建筑。

回身到旅馆中休整,转眼便已到了华灯初上之时。出来拍完夜景还得回城里去果腹哦。

古城的灯火算是颇为靓丽的,比起来上一站的圣吉米纳诺就太暗淡了。尤其是大教堂和曼吉亚钟塔给了很好的光照,为夜景拍摄添色不少。

背后蓝色的夜幕是夜景中不可缺少的环节,但适才不给力的落日没能为我们留下富有层次的背景,只能以一抹幽蓝马虎了事。

回古城的时候走了一条略微不同的路线,造访一下白天没时间参观的萨林贝尼广场。广场正面是与之同名的哥特宫殿,左边是新古典风格的坎图奇宫,右边则是文艺复兴式样的斯潘诺基宫。初夜的萨林贝尼广场是恋人们窃窃私语的好去处,不过我的拍摄似乎要惊扰这些鸳鸯们的情趣了。

找了家老字号的餐馆坐下,回首看见这满墙的餐客(当然是著名人士)照片和旁边懒散的招待,也算是托斯卡纳的一小风景线吧。

晚餐过程中一直下雨,吃完后雨却停下了,给我们机会去拍田园广场的夜景。从环绕广场的民居群进入广场有很多通道,我们选择的这个带拱门的,专门拍摄一下拱中的市政厅。

从欢乐泉一侧可以最大范围地拍摄广场和另一端的市政厅。本指望聚集雨水的广场能反射市政厅的倒影,但似乎广场那弧面扇形的设计在形成倒影方面不是很给力。

倒是从市政厅一面多多少少拍到了周边民居的倒影,以及广场那向四面发散的“扇骨”。在电影中看到锡耶纳赛马节开始时田园广场拥挤情形的人们,谁会相信这里有能有如此宁静的时刻。

夜景拍完便回去大睡,等待清晨的朝霞。

清晨果然看到了大教堂在朝霞中的倩影。不过常言道:朝霞不出门,看来今天在南托斯卡纳的行程要与云彩争夺阳光了。欲知后事,请继续观看下回〖怀抱皮恩查的奥尔恰谷地〗。

版权声明

凡中国国家地理网刊登内容,未经授权许可,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要评论?请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您也可以快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