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痴绝处,无梦到徽州:卢村


发布时间:2014年09月29日 文章出自:地理社区 作者: 也夫0078 

标签: 黟县   乡村印象   

卢村枕山面水,位于羊栈岭南侧,羊栈溪与卢慈溪在此汇成叶村河。山与水的融合构成了卢村的环境特点和自然风光,而著名的木雕楼不仅点缀在这片灵秀土地上,也成为卢村永久不变且华彩的主题。

新安江水碧悠悠,两岸人家散若舟。几夜屯溪桥下梦,断肠春色似扬州(郁达夫)

卢村,原名稚山村。距离宏村非常近,大约只有两公里左右的路程。

卢村有位非常著名的卢老爷,本名卢帮燮,人送称号“卢百万”。清嘉庆、道光年间人,早年外出经商,积万贯家财,后来入朝为官,官至奉政大夫、朝政大夫。他用一生所得于道光年间,雇佣工匠费时20年修建了远近闻名的木雕楼传世。

卢村的卢氏祖先,说起来也是赫赫有名。据黟县县志记载,卢氏与姜氏同姓,意味着卢村卢氏源自于商周时大名鼎鼎的姜太公。姜太公被分封到了齐鲁之地,可谓风光无限,不仅官运亨通、荣华富贵,还神机妙算成为了一代奇人。但是他的后代没那么幸运,太公身后不知过了多少代,齐鲁地区出现战乱,太公有个叫姜高的后人逃往一个叫做“芦”的地方艰难谋生,为了记住这段逃亡岁月和艰苦的生活,姜高改为卢姓。

秦汉时期,卢姓家族出了个鼎鼎有名的大人物卢绾,此人与刘邦同乡为邻。《史记》中记载“卢绾者,丰人也,与高祖同里。卢绾亲与高祖太上皇相爱,及生男,高祖、卢绾同日生”。在秦末动乱中,卢绾跟随刘邦从沛县走出去,南征北战立下战功,刘邦建国后封其为燕王。众所周知,异性为王,在西汉初期曾经引起了不小的政治动荡。后来卢绾被诬叛汉,高祖刘邦立下著名的“白马之盟”讨伐。鉴于与高祖皇帝同乡,两代世交且同日出生,因此卢绾希望能找机会当面向高祖谢罪并解释,无奈高祖病逝,卢绾只能携家眷逃往匈奴并终老于塞外。卢绾死了,但其家族却世世代代传承下来。据说其后裔中的一支从遥远的北方迁徙到了安徽宣城一带定居,到了南唐时期一位叫卢玄的后裔又迁居到了黟县北部,也就是现在的卢村一带定居。从这时开始算起,卢村的历史大约有上千年了。

我们眼前的卢村是一座依山伴水的小村落,尽管规模远不如宏村规模大,但著名的木雕楼远近闻名,成为了卢村的主要看点。与宏村相比,卢村虽小却丰富多彩,精美古朴,其建筑形制也更具有官宅气派。这里的民居建筑与宏村不同,不仅房屋高大宽敞,生活设施一应俱全,而且建筑物细部和装饰小品也极尽奢华和精美。可以说只有在卢村,我们才能真正体会到徽派民居的特点和本质,因此卢村的老宅大气、宽敞、精美和奢华都是宏村所不能比拟的。可谓是:宏村一间房,卢村一灶膛;宏村一座院,卢村一间房。

卢百万遗留下来的大宅,主要包括志诚堂、思齐堂、思济堂、思成堂、玻璃厅等七座宅院。尽管现在这些宅院依然在使用,但大多数房屋已年久失修。用现在人们的家居习惯来衡量,老屋的居住条件并不理想,但是在过去能修建如此高大、豪华的房屋实属不易。百年老宅保留着原始的风貌,一砖一瓦,规模形制都原封未动,只可惜在上个世纪的“文化大革命”期间,一些被称作“四旧”的东西被人为毁坏,令人惋惜!

卢村靠山临水,两条清澈的溪水穿村而过,溪边民宅依溪水而建,临水一侧多挑出,建有敞廊。一级级青石抬阶,一座座小木桥,使人有身处山村,却又似在水乡的感觉。

踏着古老的石板小路徜徉在卢村的窄巷中,没有其他游人,也很少见到当地村民。偶尔村中老人从我们身旁走过,都和善、主动地同我们打招呼。感到这里的人更加淳朴,很少有宏村那浓郁的商业味道。

在村东的前街溪畔,有妇人在溪水中浣纱、洗菜。溪水对岸正在修建房屋,明显都是按照旅游接待标准设计和修建。不仅建有非常漂亮的房屋,还在临圳的一侧修建了新颖、别致的敞廊,相信等这些设施建好后如果再到此地小住几日,一定别有风味,只是希望那时不要变得更加商业化才是。

版权声明

凡中国国家地理网刊登内容,未经授权许可,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要评论?请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您也可以快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