湿地“苇客”

发布时间:2014年10月22日 文章出自:用户投稿 作者: 赵振民 

标签: 大洼县   专题摄影   世事杂谈   湿地   纪实照片   人文照片   

盘锦市位于辽宁省西南部,辽河三角洲中心地带。这里浩瀚苇海总占地面积120万亩,长苇面积106万亩,芦苇可收割面积86万亩。

每年11月中旬,数以万计的内蒙古、辽宁等地的农民,打一个简单的铺盖卷,告别妻儿老小,奔向辽宁省盘锦市的这片苇海,他们每年这个季节往返于祖辈们走过的生存路线,我们亲切的称这群人为“苇客”。

就这样这些远离他乡的“苇客”们年复一年,收割、打捆、盘塘,辛勤劳作,就像迁徙的候鸟,每年在这里停留,觅食,补充营养……

时至今日还是机械把苇子割倒、人工打捆。随着社会的发展,科学技术的提高,机械逐渐代替手工,用工人员也会大大减少,再过几年那些行走他乡的“苇客”们能去做什么呢?

2010年1月30日,辽宁省朝阳市建平县卧龙沟村的郭振(45岁)12月初又来到盘锦,今年已经是第五年了。他正在把成捆的苇子快速地放在运输带上,这样的工序每天要反复操作几百次。
11月隆冬到来,辽宁省盘锦市大洼县赵圈河乡五岔村的村民尹素志(37岁)和苏万民(39岁)驾驶着农用拖拉机改装的割苇机驶入浩翰的苇场,苏万民在车后面准备进行割苇工作,拖拉机上面成捆的麻绳就是用来绑苇子的。
2010年12月9日,苇客们正驾驶这简易的收割机行驶在浩瀚的苇海中。
2010年12月18日,辽宁省盘锦市大洼县赵圈河村的杨乃仁(47岁)和赵红雨(42岁)正在给苇子打捆。
2010年12月18日,来自内蒙古翁牛特旗的蒙古族包布合(34岁)正用手推式收割机收割苇子。
2010年12月30日,当地政府为了缓解劳动强度和解决劳动力短缺问题,与机械制造厂共同研发的联合收割机在进行试运行。
2011年12月25日,三个苇客在附近造纸厂工作着。
2012年12月10日,来自辽宁北票的马大宏(49岁)和媳妇刘淑艳(45岁),身边的布帘子就是他们和其他苇客的“墙”,他们两个孩子都是女儿,大的在沈阳读服装设计学校,小的孩子正上初中。
2012年12月15日,左一来自内蒙古翁牛特旗的21岁的马驰和几个90后的同乡,这是他们来的第二天晚上。
几天后我再到这个塘铺,听苇客们讲“他们吃不了这个苦,第三天就走了,钱都没要,也没干什么活。”
2012年12月15日,吃过晚饭的苇客们。
2012年12月15日,来自内蒙古宁城的姜福庆(24岁)正在给感冒几天发烧的高海杰(32岁)准备静脉注射,因为苇塘离当地诊所很远交通也不方便,姜福庆原来在村子里也算是个“赤脚医生”吧。
2012年12月26日,踏着夜色收工的苇客——王琦(48岁)、王羽(42岁),他们来自辽宁葫芦岛,这本家兄弟,他们肩上扛的是用汽油的油锯,这种收割工具很危险前些年停止了使用,现在只是几百亩苇田还需要这种工具,因为这几百亩苇田是前些年政府退田还复湿地,遗留下了水干渠,机动车无法展开作业。
2012年12月28日,内蒙古宁城的高海杰(32岁)和媳妇张颖(29岁)儿子高亮(4岁)刚刚吃完饭,这个布帘内就是他们临时的家。
2012年12月29日,两个苇客正在用油锯收割芦苇。
这是辽宁省盘锦市大洼县赵圈河乡五岔村苏万民(39岁)和尹素志(37岁)正在更换刀具,像这样的刀具每天都要更换2到3次。
中午的阳光照进来,从外面干了一上午活的内蒙古奈曼旗六家子镇东庙村李震华(41岁)、张海(37岁)、夏万春(38岁)一人点上一根烟,休息一会,准备开饭。张海已经是两个孩子的父亲,今年他和他的姐夫以及几位老乡结伴来到的这个苇场。
辽宁省盘锦市大洼县赵圈河乡五岔村的村民尹素志(37岁)踏着夕阳,完成了一天的工作。
中午透过窗户阳光洒进来,来自内蒙古奈曼旗沙日浩来镇岗图沟村的刘春生(33岁),刚喝完一大杯热水躺在炕上,屋子里高高低低的挂了不少行李包,身后的内蒙古老乡打起了扑克。休息片刻后,他们又要继续工作。
内蒙古奈曼旗沙日浩来镇干沟子村的孙长海(37岁)、唐元庆(35岁)、林立东(45岁),中午开饭了,米饭,大白菜。除了在外面割苇子,这间屋子是他们活动的唯一场所,吃饭、睡觉都在这里。从东到西的大炕,住着二十多个割苇工。
修理、打磨镰刀是王建才(42岁,来自辽宁省阜新市彰武县黑坨子村)每天都要做的事情。由于当地天冷、风大常在外面的割苇子的他手被冻伤了,上面裂着深深的口子。
2013年1月2日,白天小高亮只能留在住所内和做饭的阿姨在一起。
2013年1月2日,来自辽宁大洼赵圈河本地的张大娘(73岁)和王大姐(42岁)正在准备午饭,送往在外面吃饭的人们。
2013年1月2日,刘淑艳正在野外一个人吃中午饭,就在前天她丈夫扛苇子腰部严重扭伤提前回北票了。
2013年1月2日,来自宁城的耿春(48岁)和媳妇张晓霞(50岁)正在切割捆苇子的草绳,他们是三个孩子的父母。
2013年1月12日来自朝阳的刘向东(36岁)正在雪地里吃力的扛起苇子。
2013年1月15日,两个苇客正在用火盆烤脚,他们的住所没有取暖设备,维持室内温度就靠火炕火盆。
2013年1月20日,春节快要到了,我再去这个塘铺是看到小高亮脸上贴着胶布,做饭的阿姨说前天这孩子不小心脸磕到了割苇子的刀具上,划了很大的一个口子。
2013年1月24日,来自翁牛特旗的张伟生(44岁)刘家兰(43岁)也准备明天就回家过年了,他们也是最后离开苇塘的外地人。
2014年1月19日,当地的苇客们把小火车上苇子卸在造纸厂。
2014年1月19日,来自辽宁朝阳的陈靖宇(45岁)在搬运苇子。
编辑的话:每年初冬芦苇收割的时节,辽河三角洲的芦海总会迎来一群平凡的人——“苇客”。作者长期融入拍摄,记录了在当今快速城镇化、工业化的时代背景下,”苇客“人鲜为人知的生活环境与社会处境。

把我的作品拿出来给大家点评,请点这里投稿

选择点评项

  • 读后感言
  • 可圈可点
  • 提升空间
  • 背景知识
  • 有点争议
读后感言
收起
全部评论(1)
热度
时间
  • 0

    维生素

    • 读后感言

      纪实好文章

    11-21 00:21 分享  回复(0)
加载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