甲寅乡——世界最大的哈尼山乡


发布时间:2014年11月19日 文章出自:地理社区 作者: 若青琴 

标签: 红河县   乡村印象   风景物语   文化苦旅   风土人情   

当元阳梯田以其秀美神奇的魅力,吸引着来自世界各地的人们关注的目光的同时,同为云南红河州内的甲寅乡也正揭开神秘的面纱,渐渐走出封闭的哀牢山,以古老而美丽的姿态走向世人。

这里是世界上哈尼族人聚居最集中,最大的哈尼寨子。在这平均海拔1500米的山乡,居住着哈尼、彝、瑶、汉四个民族,5337户,23845人,其中哈尼族占85%。

这集聚着深厚的文化底蕴,与壮美的自然景色的山乡,拥有着如泼墨写意般的梯田,气势壮观、狂欢不休的长街宴,极具特色的古老民居建筑蘑菇房,和圣洁如坠天堂中的云海。令人叹为观止的,还有甲寅后山水库、瓦渣土司衙门、文星阁、他撒十二龙泉、老博阿波罗陀山泉瀑布……一切的一切,让你在乍逢那纯洁的美丽时,醒悟到在你梦中,逝去已久的前世天堂,又如此迫近地,回来了。

大地的雕塑——梯田

 只要有哈尼族人生活的地方,就会有连绵流淌的梯田。作为世界最大的哈尼寨子,甲寅乡的梯田主要集中在阿撒、他撒两村。梯田是哈尼族人稻作农耕文明的智慧结晶,体现了哈尼族人为在崇山峻岭中生存而表现出来的勇敢与智慧。所有的梯田都修筑在山坡上,由上而下,形成个U形或V形的梯田山谷。哈尼族花了数十代人的心力,在大山上挖筑了成百上千条沟渠,条条沟渠随山势蜿蜒,如神奇的生命线,围绕着大山,就像是哈尼族人的掌纹,形成了“山间沟渠如玉带,层层梯田似天梯”的景观。

不仅如此,哈尼梯田也体现着完美的良性循环生态系统。每一个村寨的上方,必然矗立着繁茂的森林,被称为“棕榈之乡”的甲寅棕榈密布,提供着水、用材、薪碳之源;中间是由蘑菇房群组成的村寨,掩映在树林之下;底层则是铺染开来的层层梯田。这一结构被生态学家盛赞为“江河——森林——村寨——梯田”四度同构的人与自然高度协调的、可持续发展的、良性循环的生态系统。哈尼人就是在这样有着高度科学性的山乡中世世代代、繁衍生息。

一望无垠的梯田就如个纯净的梦境,一层一层的沟渠铺垫而下,如一泼绿水在这大山上尽情泼洒,淌下一湾湾的银沟。大至数亩,小至岩间缝隙间的方寸之地,梯田尽其所有地占据着峻伟的大山,成为天地间最伟大的人类与自然结合的,至今乃至将来都充满无限生命力的奇景。

美丽的梯田也蕴涵着悠久的文化底蕴,其精神实质就是:感激自然、顺应自然、善待自然。最能体现这一点的就是“昂玛突”节。“昂玛突”,通常被译作“寨神节”,是哈尼族一年中最隆重的节日,其主题是祭祀自然。哈尼族每个寨子上面都有一片树林,称为“昂玛玛丛”(意为寨神林),其中一棵标有“昂玛阿波”的树即为寨神树,作为一片神圣的树林和一棵神圣的树,每年都要被寨人祭拜。每当甲寅乡的“十月年”(哈尼族的新年)街宴之后,就会在寨子里开始祭祀活动。在宗教领袖“咪谷”的带领下,寨人向寨神树祈求平安健康,梯田丰收。当“咪谷”率领三个小“咪谷”做完了对神树的祭拜仪式回到寨子,人们就会带上自家的好酒好菜聚集到“咪谷”家门口或寨子里比较宽敞的场地上举行“支作作”,即街心酒会。寨子里的老人被邀请到中心位置就坐,年轻人给老人们敬酒敬茶,祝福的词语从老人的嘴里汩汩流出。人们通宵达旦地喝酒唱歌,“昂玛突”体现着人与自然的和谐关系。

甲寅土司祠

民族的融合——长街宴

每当秋收之后,按照哈尼族历法,十月便是他们的新年。全体族人在十月的第一个属龙日起,至属猴日止(哈尼历法以十二生肖为属日,一轮12天,算上头尾两轮就是25天),就要欢庆他们的“十月年”,又称“扎特特”,意为庆祝水稻丰收,历时六天之久。而在“十月年”中,最隆重的活动,就是“长街宴”。

“长街宴”最初的含义,是贫富平等,和睦相处。在甲寅乡老博村咪田寨,举行长街宴时,传统习俗是每家摆出六个荤菜,一两个素菜,菜不在多和高档,是为使穷人家也能参与到节日的欢庆中来,不论贫富,融为一体。这种贫富相均的平等观念,在如今这繁世里看来,是多么地难能可贵。

甲寅村的长街宴以规模壮观,歌舞狂欢为特色。节日来临时,以村为单位,每个人都换上节日盛装,每户或几户备办一桌美酒佳肴,摆在街心,桌桌相连,从街头摆到街尾,状如长龙蜿蜒,少至几百桌,多至上千桌,非常壮观。届时,飞禽走兽皆成桌上佳肴。全寨的人及远道而来的宾客可随意入座,这里坐一会,再换到那桌。酒菜越丰盛,味道越好,吃的人越多,主人就越自豪,越高兴。长街宴由本村的龙头主持,龙头由群众推举产生,必须是品行端正、没犯过错误,家庭和睦,德高望重之人。龙头单独在街头摆成一桌,席间,由龙头举杯数次召唤全体人员齐声高喊:“唆——唆!”以表示对来年幸福美好生活的良好祝愿。

席间,全村全寨的人都参与到这狂欢中,除了招待酒席外,还有年轻的姑娘小伙载歌载舞,纷纷向人唱敬酒歌,跳迎宾舞,精彩纷呈;藏龙卧虎的民间艺人们则都吹弹起三弦、四弦、葫芦丝等民族乐器,极具民族特色的乐声将宴席推向高潮。置身其中,没有一个人能不为他们的热情好客及对生命和艺术的热爱所感动。

自甲寅乡恢复长街宴的习俗起,便受到了当地政府和中外游客、专家的高度重视。2002年第四届国际哈尼阿卡文化学术研讨会在甲寅举行。这一年的长街宴从龙头摆至龙尾长达600多桌,创下世界之最。有2万余当地村民及中外友人参加了这次盛宴,包括泰国、日本、缅甸、美国、澳大利亚、新西兰、瑞典等14个国家,142位外国友人,影响巨大。

模仿的艺术——蘑菇房

在葱郁繁茂的古树丛中,一群群古朴而错落有致的蘑菇房在青山绿水的环抱下,与大自然融为一体。上有森林,下有梯田,簇拥其中的蘑菇房,就是哈尼人对于自然的崇敬与模仿的智慧结晶。

传说远古时代,哈尼人住的是山洞,山高路陡,出门劳作很不方便。后来他们迁徙到个名叫“惹罗”的地方,看到漫山遍野长着大朵大朵的蘑菇。它们不怕风吹雨打,还能让蚂蚁和小虫在下面做窝栖息,他们就比着样子盖起了蘑菇房。

蘑菇房,顾名思义,就是住房状如蘑菇。它经久耐用,冬暖夏凉,在我国民居建筑中独树一帜。它的墙基用石料或砖块砌成,地上地下各有半米,在其上用夹板将土舂实,一段段上移垒成墙,最后屋顶用多重茅草遮盖成四斜面,呈马鞍状,草顶斜度为40~50度,并设狭长的石灰顶阳台做晒场。屋内结构以四合院为基本形式,前为前廊,两旁为耳房,正中为正房,中间为院子。正房三层,耳房两层,两房的底层都通间,不设隔离,关养牲畜。两房的二层住人,其中耳房二层为子女的厢房,正房的二层用木版隔为三间,正堂祭祖、会客、吃饭,右堂为厨房,左堂为主人卧室。正堂中设有火塘,火塘上方置一炕笆,用以烘烤粮食。火塘四时不灭,是家庭活动的中。屋内设有楼梯,能上到三层。三层称为“封火楼”,主要用以防火,平时堆放粮食及其他农产品。一般有一小阁与大房相连,哈尼族的一支——奕车族的男女在成年后,便搬到小阁去,那里便成了他们的谈情之所。院子中,在正房前筑有极高的台阶,正房高高地矗立在台阶上,要比两边的耳房和前廊高出许多。按传统习俗,如果前廊与耳房的高度超过正房的话,就会兄弟不和,子孙不肖。哈尼民居就连大门的设置,也十分有讲究。门的位置有左有右,并不固定,但开门必要对着青山绿水,图个好风水。切忌对着他家的墙角,认为墙角会如把利剑般射来,对主人不利。

甲寅乡作夫村为当地最大的蘑菇房群,共有337户,家家保持着原始的蘑菇房建筑。远望大片的蘑菇房依山沿势而建,古朴典雅,与山下千百层梯田构成副世外桃源的美景。走入农民家中,热情的主人就和客人一起围坐在火塘边,烹香茶,饮美酒,唱上一首祝愿歌,歌声飘荡在着这淳朴的天地间,让你忘了凡世的烦忧,只为眼前这简单的快乐而陶醉。

天空之城——云海

当整个山头四处是白茫茫的山雾,浓得再也化不开似的,悠悠游游地飘荡在天地间时,那座依山而建的寨子,就会被山雾包围阻隔着,像飘荡在云际中的城堡,圣洁而不可触摸。这样的“天空之城”在这四时是云海苍茫的山乡,随处可见,不似庐山、黄山,要苦候良机,才得一见。

这里的云雾,就是这样浓郁而轻狂。突然间带来你梦回三生七世的天堂,又突然间消失不见了你遗世的人间。你明明就在这苍树田圃人家间,可风一吹,带来一阵漫漫的云雾,蓦然回首,便白茫茫地一片,什么也看不见。这世上只剩下自己,而惶戚得好似将军独行的悲壮……

还来不及接受苍茫,风一吹,一阵山雾便已令你坠入白茫茫的世界中。刹那间,望不见的是这“消失”了的村庄,还是你自己,也分不清了。

附录:

甲寅后山水库:深藏在甲寅村后山的一大二小三座水库,共蓄水230万方,环抱四周的是4000多亩的原始森林。天然草坪和厚厚的松毛在大地上铺成厚软的地毯,森林中野菌满布,不时会有放牛娃坐在水边草坪上,幽闲地放牛,悦耳的牛铃声从彼岸传来,如随风晃来一个关于山野的梦。三月春暖时节,“妥垤玛依”(啼血杜鹃)成片地竟相开放,争奇斗艳,红花似火,蓝天碧水,绿树成荫,好似人间仙境。每当此时,姑娘小伙都会到林中水边来游玩,唱歌嬉戏,游人络绎不绝,这里便成了最早迎接春天的盛会。

他撒十二龙泉:位于甲寅乡他撒村村口的十二龙泉,是他撒人民的水源,生活的中心。泉水取自深山天然山泉,自龙口喷薄而出,常年不断。在龙泉的两旁,还分别竖有两座石柱,柱顶分别为一公一母的两只怀抱桃子的猴子,因为据说以前泉水的甘甜常吸引山猴来此嬉戏。他撒人民就围绕在龙泉边洗衣、淘米,辛勤劳作。

瓦渣土司衙门:哈尼族与彝族、拉古族同属于古氐羌族群,因战乱南迁至今昆明、建水一带。由于山高路远,政府管理鞭长莫及,便采取“土人自治”政策,于明洪武十五年(1382年),开始实施世袭土司制度。清沿袭明制。民国起“改土归流”、“土流兼治”,改每个土司地为一个乡。但实际上,地方政权仍掌握在土司手里。直至1950年红河解放后,才彻底结束了长达500年的土司统治制度。

甲寅村瓦渣土司,为江外八大土司之首。民国22年(1933年),云南省将瓦渣并入石屏县第六区,钱祯祥为区长,但被石屏县长撤职。民国30年(1941年),钱祯祥复职,瓦渣司属的14区统一由其管理。1956年解放后,钱祯祥携眷外逃出国。原瓦渣土司衙门座东朝西,土木结构,飞角歇山顶,占地面积6667平米。在民国22年及民国26年,乡民两次攻打土司衙门,后一次钱祯祥失利,出逃避难,愤怒的乡民将衙门捣毁。现遗留一座四合院,为衙门内的审判之地,还有一块钱祯祥为其小妾居所书刻的石碑“耦香居”。土司衙门遗址位于甲寅乡政府旁。

文星阁:始建于民国十四年(1925年),坐北朝南,为重檐攒尖顶阁楼式砖木结构,高12米,建筑面积124.06平米,造型美观,雕刻精细,由云南著名书法家陈荣昌书写匾额;瓦渣土司代办钱奇光书写对联“以斗量才问何人能当一石;如金惜墨看此日横扫千军”一副。1981年雷电受损,1992年重建,为州级保护文物,现位于甲寅小学内。

甲寅概况:甲寅乡位于云南红河州西南部,红河县境中东部,距县城迤萨37公里,距个旧185公里,距省会昆明362公里。乡政府驻地甲寅村海拔1850米,气候冬暖夏凉。从县城一路上至甲寅乡,可明显感觉气温转凉。

交通:昆明长途车站每天有车至红河县城,末班车为中午1:10分,车程7小时,票价62元。于县城车站坐班车至甲寅,车程一个半小时,票价10元。末班车为下午4:30分。也可由个旧、建水、元阳、蒙自等地转车。

住宿:在县城内可住在跑马街上的红税酒店,70元/夜的标房,新装修,设施齐全。另也有在县委旁的星级宾馆迤萨宾馆可住。还有各等级的招待所,如灯光球场旁的电信招待所,50元/夜双标也可推荐。在甲寅村乡政府附近也有三、四家住宿楼,但条件较为简陋。

饮食与特产:以大米为主食,口味重辣;每餐必备以生姜、葱、蒜、辣椒、豆豉制作的佐料,称为“蘸水”;吃饭喜喝白酒。特产有哈尼豆豉、闷锅香酒、烟丝等。

版权声明

凡中国国家地理网刊登内容,未经授权许可,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要评论?请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您也可以快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