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探青海

发布时间:2014年11月21日 文章出自:用户投稿 作者: 郭小良 

标签: 风光主题   湖泊   高原   且行且歌   车行天下   风光照片   雪山   

去年的青海之行由于时间的缘故与年宝玉则失之交臂,只是浅尝辄止的游历了张掖和祁连,虽说翻越祁连山的种种惊险历历在目,但野牛沟的旖旎风光瞬间又抚慰了我们受惊的心,到卓尔山,基本就是沉浸在蜜糖中了,舒缓的山坡、慵懒的阳光、惊艳的浮云、每一阵风吹过,都将我们从现实送往远方,我们躺在卖酸奶的小山包上,看着阳光在云层的间隙间一溜滑过,无论如何都无法把这样风轻云淡的幸福日子和北京的忙碌生活连缀在一起。想到这里,我们再也无法按捺辽远的心了,四位老哥们一合计,走,去青海,到年宝玉则去……

我们甚至都没来得及提前服用红景天,决定太突然了,完全是被去年美好的回忆怂恿,有人说,可能会阴天下雨,但,每个人心急如焚,只要走出北京,就是胜利,年宝玉则作为一个目的地,其实并不太重要,重要的是走,离开北京,到青海去。

拉卜楞、扎尕那、唐克、年宝玉则、阿尼玛卿。当这样的几个地名被粗略的写在纸上时,我们的青海之行已经有了一个大致的轮廓,订机票,订车,出行……

拉卜楞寺:“你们拍什么拍?”

第一天从北京到兰州,神州租车机场店拿到我们预定的起亚狮跑,这辆车我们年初在云南租用过一次,动力奇差,但好处是底盘较高,虽说不是四驱,但我们曾驾驶着这款车一直攀爬到苍山的雪线附近,可谓是知己知彼。午饭后上高速,穿过兰州市区和黄河直奔夏河,经过临夏的时候就会看见无数的清真寺,一座挨着一座,几乎是每个村都有一个清真寺,密度非常之大,信仰以这种昭示的方式显示着她的存在,让我们这些没有信仰的异乡人感到惶恐。直至到了夏河,我们的这种惶恐才加剧成惊恐。

拉卜楞寺

“你们每天在这里拍什么拍?”一位正在转经的女尼面露凶光,恶狠狠的诅咒着正在拍照的“不跑调儿”,对于正在用70-200长焦拍照的我们来说,10米开外的距离虽然说不上很远,但我们确信这是一个礼貌的距离,这位修行之人的凶恶表情让我们不得不对自己的拍摄进行思考,我们在这里拍什么拍?

拉卜楞寺转经

作为风光摄影师,我们对转经的信众没有兴趣,我们只是在捕捉阳光穿过长廊时的影子而已,但别人又怎么知道你在拍什么呢?这是一个严肃的哲学问题,对于我们自己来说,拍什么也是一个时时自我拷问的话题,但那位修行者的表情也太过狰狞,难道这样的苦修也没有磨灭她内心的暴戾吗?回县城,吃饭,西部的夜晚总是来得很迟,夜里九点还能看到隐约的天光,夏河的夜晚很凉,就连又大又圆的月亮都泛着寒光,老板,四碗炒片儿……

扎尕那的大山和小房子

考虑到拉卜楞寺被大山包围,不会有日出景观,因此第二天我们起床较晚,大约七点多钟来到拉卜楞寺外围,这个寺庙的各处几乎都在修缮,尘土飞扬,煨桑的藏民络绎不绝,大殿外的广场上脱满了喇嘛的靴子,我们非常好奇,这些靴子还能认识自己的主人吗?到九点的时候,太阳都没露头,结果简单的商量,我们一致决定出发前往扎尕那。车子开出夏河,开出拉卜楞寺,一片水草丰茂的绿地映入眼帘,我们未作停留,直奔扎尕那。扎尕那是迭部县的一个小藏寨,经过郎木寺的时候,由于时间较为充裕,我们决定去郎木寺看看。

郎木寺镇是甘川交界地,细细的白龙江将寺院一分为二,一边归甘肃叫做郎木寺,一边归四川叫做格尔底寺,我们在甘肃这边的郎木寺寺院门口遇见了几个游客,他们买了四川格尔底寺的门票,甘肃郎木寺拒绝他们进入参观,这种混乱的管理和郎木寺山下的大街如出一辙,充斥着小客栈和咖啡厅的街道上,车辆乱停乱放,到处溜达着体型硕大的流浪狗,这个小小的地方聚集了大量游客,以至于中午用餐也成了一件困难的事情,我们在街角一家只有五张桌子的小饭馆吃了午饭,川菜的浓烈掩盖了环境的肮脏,我们艰苦卓绝的旅途开始了。

郎木寺是一个依山而建的寺庙,距今已有千年,据说早年曾盛极一时,所谓的盛极一时我们一时无从体会,由于正值中午,强烈的阳光直射在寺庙的金顶上,反射出强烈的光线,我们几乎没有人拍照,在寺院里逛逛就匆匆离开了。从风光摄影的角度来看,郎木寺并不是一个适合拍照的地方……扎尕那在召唤我们,继续出发。

到扎尕那村已是下午,天空开始飘雨,扎尕那笼罩在一片云雾中,这是一个四面环绕高山的小村落,藏寨形式,没有酒店,需要住在藏民家里,网上提前预定,藏民不管做饭,提供食材,自己做饭,猪肉50一斤,蔬菜每位15元,我们在藏民阿班家简陋的厨房中做了一顿美味的大餐,四个菜,包括红烧肉、蒜苗炒牛肉、洋葱炒牛肉,莴笋炒鸡蛋,小伙伴遛弯儿的红烧肉获得了所有人的赞赏,这几乎是我们此行最为可口的一顿晚饭,饭后,天空依然阴霾,接着微醺的酒意,我们连夜上山去寻找机位。

阿班一家住在一楼,我们四个人住在二楼,房间里没有卫生间,木头房子隔音基本为零,这一切都难不住我们摄影人,我们克服一切困难,只为能拍摄到心中最美的风景,拍照就像是一种修行,花了钱、吃了苦、得到了照片和喜悦,就是这么简单。

清晨六点,天刚蒙蒙亮,我们就开车上山了,前一晚就勘查好的机位也许没有想象中那么好,遛弯儿去了西边,“不跑调儿”等在原地,绿野站在一个土堆上,村长在一块大石头前不停比划取景,四个人寻找着各自心中的美景,哇,天亮了,一束光照亮了半片村庄。

扎尕那的美在于尺度,山的高大和村庄的小形成震撼的对比关系,如不亲临很难体会,中午时分,阳光已经失去了柔美的色泽,我们一行离开扎尕那,奔赴唐克。再见扎尕那,再见美丽的小村庄。

阳光照耀扎尕那

唐克的阳光没有照耀在水面上

从扎尕那出来,沿途的高山景观渐渐消失,替而代之的是高山草甸地貌,浮云在山头昏昏欲睡,河流匍匐在低处在蜿蜒前行,从四川方向驶来的车子络绎不绝,偶尔穿越公路的牦牛群阻塞了一小段交通,我们几乎是以狂奔的姿态来到唐克镇,住宿,洗澡,吃前一天买到的一个西瓜,九曲黄河景观我们来了。

九曲黄河是一个运营非常成熟的景点,所有的车辆买票后依次通过收费处,前行几公里后就能看见一个站满了人的小山包,密密麻麻的游客站在山包的木栈道上,想寻找一个合适的机位非常困难,我们思忖再三,决定开车去旁边那个人较少的山包,山上有藏民收费,稀稀拉拉的一些人架好了机器等待着日暮,看得出来这些人都是以拍照为主要目的的,爬山到更高处,找机位,上滤镜,调试机器,忙完这些,剩下的就是等待最好的光影出现,可是直到日落时也为等到最好的光影,因为太阳没有从河面上落下去,水面也没有被照亮,没有彩霞,也没有日落,西边的云层遮住了太阳的全部,红光泛在云层的里面,河面上吹来的风,用最快的速度吹走了所有的云……

风光摄影注定是件需要天时、地利、人和的事情,一点都强求不来,当我们悻悻然离开小山包时,回唐克的路上已车满为患。明日。年宝玉则。早点休息吧。

唐克

年宝玉则和莲宝叶则

从唐克到年宝玉则所在的久治县要经过阿坝,阿坝是我们此行途径的较大县城,非常繁华,来之前我们就了解到年宝玉则景区非常大,临近青海久治县的叫做年宝玉则景区,临近四川阿坝县的叫做莲宝叶则景区,名气较大的是久治的年宝玉则景区,当我们穿过阿坝县城后不远处就看到了莲宝叶则景区的指路牌,我们果断前行,向久治方向驶去。

久治县城是一个只有两条街道的小县城,不仅小,而且土还非常大,尘土飞扬,由于事先就得知年宝玉则景区外只能住玻璃房子,所以我们在县城匆匆登记完住处后直奔年宝玉则,试图在日落之前碰碰运气。

年宝玉则仙女湖景区距县城约49km,途径乱石头垭口,只能远眺,门票80每张,可以管两天。

下午的仙女湖风平浪静,时不时有雨飘落,湖边的喇嘛兴高采烈,集体找“绿野”给他们拍照,我们在木栈道下,瞄准水边的礁石,用最慢的快门划出流云的痕迹,漫步在湖边的信众将大包大包的饼干撒进湖里喂鱼,成群结队的鱼蛰伏在水边觅食,下午美好的有些不知所云,在这个众神的花园里,时间成了多余的东西。

仙女湖畔

傍晚的雨浇灭了日落的所有希望,我们收拾好器材,回49km之外的县城住宿。明天见,年宝玉则。

决定野餐是因为我们知道次日的年宝玉则基本没有吃饭的地方,夜里,我们在久治县城买到了面包、午餐肉、鱼罐头等等食物,期待再探年宝玉则。

清晨,我们趁着蒙蒙的天色出发,乱石头哑口已经被浓雾笼罩,一路拍拍走走。

晨雾

到了仙女湖天都未能放晴,年宝玉则隐藏在飘渺的白雾中,水面上蒸腾的雾气缓缓上升,在高处与风汇合,四处流走,我们选好机位,架好相机,等待云开雾散的那一刻,我们都知道,如果云开雾散有可能会收获此行最震撼的照片,如果再耽搁下去,隐藏在浓雾中的强烈阳光会毁了这次拍摄,我们忐忑的徘徊在机位旁,看山头的白雾浮动。

起风了,雾气开始快速移动,山尖露出来了……

仙女湖

等待得到了回报,摄影这件事情就是如此神奇,等待不一定能够出片,但只有等待才有可能出片,人的一生不一定要做很多事情,有时候放慢节奏,等一等,做好眼前的一件事情其实就很可观了。快与慢、忙与闲、多与少、得与失这些简单的概念,在仙女湖畔生长出来另外的体会和可能,这也许就是旅行摄影的魅力吧。

年宝玉则

中午时分我们离开年宝玉则,去达日县,汽车向山上攀爬,越爬越高,一拐弯我们就看到了连绵的年宝玉则群山,到格隆山垭口,这种震撼的场景已经演绎到了无以复加的程度,我们决定停车,野餐,这时候忽然下起冰雹,一只流浪的藏獒在垭口的旷野中踽踽独行,拇指大小的冰雹打在它的身上,它孤独的身影后面年宝玉则伟岸而又辽远……

车厢内的午餐肉真的很可口,面包很好,车窗外的年宝玉则也很好,我们都知道,吃完饭,我们就要离开年宝玉则去玛沁了。

雪山乡

从达日县到达玛沁县已经是下午,玛沁县城远比我们想象的要大,街道上的每个路口几乎都有红绿灯,酒店出乎意料的好,几乎可以媲美三星级了,我们在酒店大堂里向老板打听阿尼玛卿雪山的一切情况,老板抽着烟,用不容置疑的口吻告诉我们:去雪山乡。很近。路不好走。一个小时能到等等这些片段的信息。我们将信将疑,回房间上网查看雪山乡和阿尼玛卿雪山,得到的全是一些散落又零碎的信息,一想起随遇而安这个美好的词汇,我们顿时就忘记了未卜的前途,兴高采烈的出门觅食去了。

次日清晨6点,我们一行四人驾车踏上了去雪山乡的征途,出县城大约2km,路面开始变得坑坑洼洼,不得不放慢车速,大约10km后,我们欢呼着看到阳光照亮远处的阿尼玛卿雪山山巅,金色的雪山沐浴着神秘的光泽,在远处的蓝天下熠熠生辉,雪山激励着我们的前行,我们憧憬着雪山的美景,颠簸的路面根本不是问题。

阿尼玛卿

车子沿着河谷前行,河谷边正在修建从花石峡到久治的公路,施工的大车将路面碾压出无数的大坑,路面上的尘土遮蔽了河谷的颜色,流动的水就像水泥一样,直至到达阿尼玛卿雪山脚下,我们才知道这水泥一样的河水不是因为灰尘,而是因为上游在就地取材制造水泥。

阿尼玛卿雪山和河谷里的阳光
这张照片拍摄于2014年7月,青海果洛,阿尼玛卿雪山脚下,西沉的斜阳照亮了河谷低处的河水,细细的水面熠熠生辉,但是,如果没有阳光的反射,你就会发现河水居然是混凝土一样的颜色,在前景岩石所遮挡的后面,是一个工地,工地里正在制造水泥,据拍摄点不远的地方正在修建从花石峡至久治县的花久公路,雪山上流下来的雪水在第一时间被彻底污染,这就是这张照片背后的故事,一张看起来很美的照片里蕴藏着无法言说的疼痛。

雪山乡迟迟没有出现,导航显示快到雪山乡的时候突然出现了一个小小的有街道的地方,经过打听得知此地叫做那白塔,离雪山乡大约1km,此时距我们出发已经过了3个小时,短短的90km居然用了3个小时,我们决定继续向前去雪山乡,直至到了雪山乡我们都有些恍惚,首先这个叫做雪山乡的地方大概只有六排房子,其次,这个雪山乡压根就看不到雪山,我们回到那白塔,决定找当地人问问清楚。

阿尼玛卿雪山

一个小饭馆的老板告诉我们说,要看雪山还要往前走,再走大约三小时就能到达一个垭口,可以近距离观看雪山。

因为从昨天到达玛沁县城时我们就已经远远的眺望到了阿尼玛卿雪山,今早又在来雪山乡的路上远眺了阿尼玛卿的日出金山,到现在,一窥阿尼玛卿真容的心已经无法按捺,我们简单的在唯一的小卖部里补充了瓶装水和一些咸菜面包后,就迫不及待的向前路进发,半小时后,在河谷拐弯的地方,阿尼玛卿突然近距离出现在我们眼前,让每个人都猝不及防。

阿尼玛卿

我相信每个人看到阿尼玛卿的一瞬间都有很多感慨,虽然我们没有采用徒步转山的方式,但朝圣的心是一样的。

在一个废弃的院落里,我们找到了拍摄阿尼玛卿的最初机位,但此刻阳光直射,并不是拍照的最好时机,为了拍摄到日落时分的最佳光线,我决定沿着山脊向上攀爬,去寻找最佳的机位。

漫长的等待开始了,静静的山坡上只有土拨鼠鬼鬼祟祟的身影,偶尔有雄鹰盘旋在头顶,阳光用温柔的方式炙烤着我们的皮肤,每一阵风过都能闻见一股浓浓的青草香味。阿尼玛卿,我们就这样安静的坐在她的面前,时间仿佛凝固了一般……

下午的夕阳如期而至,我们支好相机,装好快门线和滤镜,每一个光影变幻都是一个动人的场景,阿尼玛卿拥有的所有时间就像是一条河,而我们则拥有了河里的一滴水,这滴水记录着阿尼玛卿的某一时刻,有可能这并不是阿尼玛卿最最动人的时刻,但这一刻却是属于我们的阿尼玛卿时刻。

阿尼玛卿

夜色袭来,雪线附近的颜色有暖变冷,阿尼玛卿从离我们较近的位置渐渐走远,我们依依不舍,收拾好器材向山脊下的公路走去,头灯照亮了下山的路,阿尼玛卿就在我们身后不远的地方。

虽然此后我们经青海湖、西宁回到兰州机场返京,但我们的行程从离开阿尼玛卿就已经结束了,之后的波澜不惊只不过是高潮的延续而已,已经不值一提,再次的青海之行,因为阿尼玛卿而显得格外珍贵,山脚下晒太阳的那个下午已经离我们而去了,但阿尼玛卿伟岸的身影却永远的留在我们的相机里,我们心里。我们无从判断自己内心升华的程度,但在这个浮躁而诱惑的尘世,阿尼玛卿无疑是最最纯净的记忆。

青海湖畔

谨此纪念2014年最最美丽的一刻。

编辑的话:图美,是本文给人的第一印象;文字描述虽细致却稍显游记固有的繁冗。雪山、湖泊、阳光、草原,大美青海,值得每个人用心去感悟。

把我的作品拿出来给大家点评,请点这里投稿

选择点评项

  • 读后感言
  • 可圈可点
  • 提升空间
  • 背景知识
  • 有点争议
读后感言
收起
全部评论(6)
热度
时间
  • 0

    渭北清光

    • 读后感言

      喜欢精美的图片和细腻的文字。

    02-27 17:24 分享  回复(0)
  • 0

    bangcheng

    • 读后感言

      大自然风光,舒服啊。

    12-20 21:16 分享  回复(1)
  • 0

    1958光影世界

    • 读后感言

      文、图。精雕细刻超喜欢。

    11-24 16:57 分享  回复(0)
  • 0

    1958光影世界

    • 读后感言

      再赞精彩,你是用心在做。

    11-24 16:59 分享  回复(1)
  • 0

    叶葳蕤

    • 读后感言

      很喜欢这些图片和文字,向往中,年宝玉则这个词最初听到是在《川藏路》这首歌里,第一次听到就觉得很美,玛尼干戈……年宝玉则……散落的名字美得像流淌的河……

    12-06 16:01 分享  回复(1)
  • 0

    良辰孤往

    • 读后感言

      好文章 图片漂亮而大气

    12-14 11:49 分享  回复(1)
加载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