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物部队的驴骡传奇


发布时间:2014年12月09日 文章出自:手机报

标签: 动物   历史   军事地理   

古往今来,人们大都只是记得宝马奇骏在战场上的威武雄姿,却鲜有人知道驴子和骡子为战争作出的巨大贡献。有统计显示,在“一战”期间,共有数百万匹马、骡子、驴子在运送士兵、火炮和弹药的途中“阵亡”。而实际上,驴子、骡子的战争传奇远比人们了解的更加丰富多彩。


驴之妙用

驴,草食役用家畜,它体型较马小,耳朵长,性情温驯,较有耐力,但颇执拗,耐粗食、耐热、耐寒,抗病力强,寿命比马长。驴广泛分布在亚洲、非洲及南美等地,可作乘、挽、驮及拉磨等用途。

虽然有人爱将傻人骂为“蠢驴”,但其实毛驴一点也不蠢,毛驴甚至能在没有道路的情况下,准确无误地挑选出两点间的最短路程,且途中没有太多的坡坡坎坎。从这点来说,有时候驴比骄贵的马和愚笨的骡子强多了。

而毛驴参战也是古已有之。隋朝时,朔州总管杨义臣曾驱赶毛驴虚张声势,迷惑敌人;五代十国时期,后梁将领刘寻驻扎在洹水(今河北大名县西)与晋军作战。为了抽出兵力开赴晋阳而不被城外晋军发现,他利用毛驴温驯的特点,在毛驴背上捆上草人,在草人肩上插着旗子,训练毛驴驮着草人在城墙上来回走个不停。城下晋军只看到旗子来回走动,看不见旗子下面的草人和毛驴,以为刘寻的军队正在守城,殊不知此时刘军已悄悄撤走。而两天后,晋军才发现真相。


在世界战争史上,毛驴也是功不可没。“一战”时,毛驴是意大利军队的主要运输工具,奔波于前线和后方,立下了汗马功劳。为表彰毛驴的功绩,意大利人甚至在首都罗马建了一座毛驴的纪念碑,驴背上驮着一尊大炮的炮筒,以此纪念毛驴为战争作出的卓越贡献。

即便是现在武装到牙齿的高科技美军,在高寒海拔的阿富汗战争中也不得不求助于毛驴。这种个头只有1.3米的阿富汗毛驴负重能达80公斤,无论是背负粮草辎重,还是扛上武器弹药,在海拔3000多米的山间小径上总能如履平地。有军事专家认为,在阿富汗山地作战中,毛驴发挥着任何机械化装备都无法替代的作用。有人甚至戏称,冬季在阿富汗山地打仗,10辆坦克也比不上一头毛驴。


战场神兽

有鉴于毛驴对于阿富汗战争的重要作用,塔利班的最高领袖奥马尔曾经下令,将所有私人的毛驴统统“充公”,以防资敌。不少武装分子的大佬头目则纷纷放弃汽车,改骑毛驴,一度成为时尚。在这种状况下,北约成员的德军不得不另辟蹊径,他们的方法是,大量购买西班牙穆尔西亚省的特产:骡子。

德军在阿富汗山区参加作战任务后发现,这种身高达1.5米的穆尔西亚骡子堪称“战场神兽”。它们负重可达200公斤,可以在履带式车辆无法通行的区域运送作战物资,甚至能很好地完成运送伤员的任务,这在地形极其复杂崎岖的阿富汗山区极为重要。而且,骡子在参加作战行动中根本不需要油料补给,只需要让它多背一把青草即可。

由于德军的成功垂范,其他北约国家竞相仿效,结果导致穆尔西亚骡子价格狂涨,从每头1500欧元飙升到3500欧元。这让原本是西班牙最贫穷地区的穆尔西亚省赚得盆满钵满。由于供不应求,德国国防部还不得不从西班牙引进畜牧业专家,在巴伐利亚州进行特种培训,希望从本国马与驴的杂交中,培育出与穆尔西亚骡子的优越表现相当的“新物种”。

实际上,骡子的杂交优势非常突出。骡子个头大,驴骡大于驴,马骡大于马,加上体质结实,耐寒性、耐热性、耐劳苦性和抗病性都比马强,对高海拔地区有很强的适应力,简直是古代战场上最佳的运输工具。

特别需要指出的是,如果仅仅以为骡子只能当“苦力”,不能当坐骑,那可就大错特错了。骡子样子像驴,但比马更强健,骑跑起来速度更不慢。

中国历史上著名的漠北之战,给骡子的神奇留下了一处隐蔽的注脚。汉武帝元狩四年(前119年),大将军卫青、骠骑将军霍去病各领骑兵5万出击匈奴,一举将匈奴主力击溃。匈奴单于见汉军兵多势大,不敢恋战,便骑乘“六骡”、率壮骑数百,从西北方向冲出包围圈逃走。汉军得到单于逃跑的消息,派轻骑连夜追击,直到天亮汉军追出200多里,都没有见到踪影,可见单于所骑“六骡”的脚力非常好。唐初经学家颜师古注释说:“骡者,驴种马子,坚忍。”可见“六骡”就是善于奔走的马骡,这种马骡,连汉军的“快速反应部队”也追不上,“战场神兽”的美名当之无愧。
    不要以为有强大的美国空军就能无所不能,在地形崎岖的阿富汗高海拔山地,直升飞机都没有毛驴、骡子好使。

责任编辑 / 熊剑辉 

版权声明

凡中国国家地理网刊登内容,未经授权许可,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要评论?请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您也可以快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