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始雅哈极雄之美:面对贡嘎雪山只有跪拜


发布时间:2014年12月12日 文章出自:用户投稿 作者: 杨中明 

标签: 风光主题   且行且歌   风景物语   风光照片   

贡嘎山是世界第十一高山,2005年被《中国国家地理》杂志评为“中国最美的名山”第二名,是世界上值得观赏的极高山之一。海拔4568米的雅哈垭口距贡嘎山主峰直线距离约30km,是观赏“蜀山之王”贡嘎山主峰及贡嘎群峰的极佳点。




这一次我们是11月初前往雅哈,本来也想在10月初之后顺便再次探访新都桥。可惜的是,新都桥沿途的黄叶已经落光了,我们只好把全部希望寄托在雅哈上。如果再晚一点,路上的积雪和暗冰将对安全造成极大影响。我们去后不久,就发生了康定地震,有当地干部驾驶越野车也没有躲过暗冰,而失去生命。这是后话。




但雅哈我们是第一次去,这个景区并不为很多人所知晓。据说2007年的时候,有投资商准备投入5000万元打造雅哈景区,并宣称第二年就要形成初步接待能力,但直到现在,雅哈景区依然是一片处女地。能够知晓并前去的人,少之又少。

从康定出发,经318国道,翻过4千多米的折多山(40km),抵达营官白塔处(30km),之后到甲根坝乡(23km),再走17公里就到了雅哈景区垭口观景点。从观景点到玉龙溪泉华滩还有23公里的乡村便道可走,越野车可通行。另外,去玉龙溪泉华滩还可以在营官选择去新都桥,向南转入画廊般的力丘河谷,再沿玉龙溪到贡嘎山乡(六巴乡),从乡政府到泉华滩有25公里左右的乡村公路。




班车的话可以乘坐康定到九龙的车,不到九龙的地方可以看到有一个指示牌,标明前往泉华滩(玉龙溪),在此路口下车,再租车前往贡嘎山乡(六巴乡)只有十多公里。另外也可以乘车到新都租车前往贡嘎山乡,约80公里。




雅哈景区的奇景是泉华滩,共有两处:亚龙沟泉华滩和玉龙溪泉华滩。

亚龙沟泉华滩,长度达到6500米,宽约200米,远远超过了黄龙泉华滩3500米长的规模(此前,黄龙泉华滩号称世界第一),获得中国世界纪录协会世界第一泉华滩候选世界纪录。此外,亚龙沟的六思村还有一片长200米,宽50米的紫石滩,一块块紫色奇石千姿百态,颇具观赏价值。


玉龙溪泉华滩,滩长约3000米,宽约200米,共有7个台阶,上面形成了大小不一的彩池,里面的各类水生植物,畅游的羌活鱼(小鲵)等,给这片古老的地质奇观带来了无限的生机。在海拔4300米处,有一眼喷出1.5米高的温泉,水温常年在30度左右,是玉龙泉华滩的主要水源。

其实对于此行是否能看到贡嘎雪山真面目,我们心里完全没底。有人守候了一周也没有窥见神山。但是当我们从亚龙泉华滩出发,翻越雅哈垭口,转过一道山坳后,对眼前所见还是震撼得浑身冒出了鸡皮疙瘩——贡嘎雪山就像一座安静而威严的巨人,矗立在我们面前。所有人,包括平时少言寡语的人,都不约而同爆发出惊叫。坦白说,对于我们这些自诩见多识广的人来说,确实有点丢脸。但是,我们都惊叫了,而且是不断惊叫。



你看图片,与在现场相比,那是天壤之别。我在现场,说明了一切。

虽然贡嘎雪山当时并没有完全露出来,但是大部分已经呈现在我们面前,有一些云雾缭绕其间。山坳处,有一家当地藏民搭建的帐篷,只有一座。藏民问我,上山是否需要帽子。要看贡嘎全景,必须从山坳处爬上一个200米的山顶。我摇摇头。后来证明太愚蠢了,山顶上那风,夹杂着雪,直往脖子里灌,耳朵似乎被冻僵得像坚硬的石头。总结一句,要多听当地人话,别自作聪明。

“贡嘎”为藏语“雪白”之意。贡嘎山险峻挺拔,终年积雪覆盖,晴空万里时,闪耀着熠熠光芒,瑰丽壮观。贡嘎山海拔7556米,是大雪山的主峰,也是四川省最高的山峰,被称为“蜀山之王”。贡嘎主峰周围林立着145座海拔五六千米的冰峰,形成了群峰簇拥、雪山相接的宏伟景象。贡嘎山区内有10多个高原湖泊,著名的有木格措、五须海、仁宗海、巴旺海等,有的在冰川脚下,有的在森林环抱之中,湖水清澈透明,保持着原始、秀丽的自然风貌。当我们一步一顿,气踹吁吁登上雅哈垭口山顶,贡嘎主峰周围连绵不绝的冰峰全部呈现在面前。无法用语言来形容。我抖抖索索地,半天打不开脚架。一来是手脚冻僵了,更多是是激动和紧张。一向沉稳的朋友老熊突然跪倒在山顶,向着贡嘎雪山磕头三个。说来奇怪,先前被云雾遮蔽的部分雪峰竟然慢慢露了出来。

贡嘎山是国际上享有盛名的登山圣地,但也是最难以征服的高山,其登顶难度远远大于珠穆朗玛峰。据统计到目前为止,仅有24人成功登顶,却有37人在攀登中和登顶后遇难,死亡率远远超过珠峰的14%和K2峰的30%。

面对这样的神山,我们不要想到去征服,我们要敬畏。




山顶的风越来越大,雪也越来越大,散去的云雾重新围了上去。我带去的钢结构脚架也无法站稳,我们决定撤退。但是,大自然似乎发了怒,我已经有些站不稳。大风卷起漫天飞雪,包围了我们,经幡呼啸着好像要撕裂了。登山小路两侧树立的木头扶手足足有小腿粗,竟然也被吹得直摇晃,只有不到200米的山脚竟然变得遥不可及。我的头脑中闪现出“雪崩”“十级风暴”等等恐怖词语。在2008年汶川地震之后,第二次感觉“老子难道要报销在这里”的念头。

完全是踉踉跄跄,连滚带爬地回到山脚。说是山脚其实是一个山口。我们的陆地巡洋舰越野车在狂风中似乎要被吹走了,司机赶快拉上手刹。雪、风沙、碎石,被狂风裹挟着,掠过。我们赶紧到藏民的帐篷中避一避。帐篷却像一个被吹涨的气球,似乎也要被吹走。我问藏民,这里经常是这样的大风?他摇摇头,很少。





我后来发现,大风竟然硬生生把雪从外面压进了帐篷,从帆布布匹的空隙漏出来,在帐篷里铺了一层细细的雪。

大自然又狂暴的一面,当然也会有温暖的另外一面。当我们下午6:30左右从玉龙溪泉华滩往回走的时候,不经意间从车窗看到贡嘎雪山被覆盖上了金色夕阳。金山夕照!我们再次惊呼,人品太好了!

版权声明

凡中国国家地理网刊登内容,未经授权许可,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要评论?请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您也可以快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