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季塔头 万物轮回
一蓑烟雨,千年涅槃

发布时间:2014年12月25日 文章出自:用户投稿 作者: 张旗国 

标签: 虎林市   专题摄影   植物主题   湿地   植物照片   中国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名录   

          光阴汹汹,岁月有痕。
              一蓑烟雨,千年涅槃。

塔头,这名字真好。塔,层层叠叠,巍巍矗立,佛家之语,富于一种禅味。头,开端,起点,一段旅程,一肩风雨十光年。

四季塔头之春黄——初春塔头

三江腹地,风物极多。浩淼的原始森林,广袤的草原,还有居于湿地深处的塔头墩子。亘古沉寂的荒原里,一层层、一簇簇的靰鞡草的根,在四季的阳光下,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漂浮、沉积、腐朽,零落成泥,积聚为塔,静静安息,穆听风雨。像一位数万年前的岁月老人,经历人生风雨与坎坷辗转来到这里,走到这片神奇的土地歇歇脚,终于扎下了根。

四季塔头之夏绿——绿野仙踪

不畏风霜,不畏严酷,与世无争,默默相许于一片无垠的草原。生长在水上的塔头人们叫它“漂筏子”,塔头下的土腐殖质最丰富,也最肥沃。经历千年,甚至上万年的流光,涅槃成一个个高低不同的塔头。小小的塔头折射着北国土地的广阔与豪壮,也造就了三江大地的千里沃野。

四季塔头之秋红——雨后塔头

端庄。低眉。圆润。青葱。自然。繁盛。风骨。修身。温柔。含笑。贤淑。微末。圆熟。萋然。极可人,又极迷人。

淡定。素心。简约。朴素。粲然。寂落。孤单。深沉。安然。静谧。温婉。坚韧。磊落。妥帖。极动人,又极醉人。

四季塔头之冬白——雪韵塔丘

四季塔头

春黄

三月的春风,没有吹绿松花江两岸,却吹来一团奔跑的草。这可爱的塔头,脱去了白色的外衣,被春风的剪刀剪断了,留下了根,开始随风流浪。

春黄——冰雪消融

远远望去,大大小小,林林总总,起起伏伏,高高低低,连绵不断,相濡以沫,心有灵犀。

春黄——春之梦,刚刚冒新芽的塔头

塔头,像蛰伏的刺猬,像超大的蘑菇,像喜庆的大头娃娃,像女人滋养孩子温润的乳房,像天宫散落人间一地的精灵,像一个子孙满堂的强大而卓越的家族。

春黄——春霜塔头

夏绿

夏日里,一场急雨,一夜浸润,塔头上的草疯狂地青了,浓密了,如青春时光的女子,在风里轻扬着长发,醉在曼妙的梦里。

夏绿——塔头特写
夏绿——林中之光
夏绿
夏绿——湿地夏花
夏绿——夏花灿烂

秋红

深秋时节,满头墨绿的长发慢慢漂染成淡黄,如一位哲人在风中思考,叹息。一青一黄,一生一死,都在阳光下有条不紊地进行,像岁月的年轮,散发着淡淡的烟火的味道。

冬白

冬天来了,几场大雪,让塔头盖上了棉被,安睡了,梦着那蝶舞鱼欢,柳绿花红,鸟啼风呜,而后化为精魂,从容等待着下一季的芳草萋萋。

冬白——未烧之前的塔头

四季轮回,生生死死,多像一场梦,遥远了,一颗心。

无惧了,洪水与烈火,狂风与暴雨。无争了,朝霞与夕辉,山峦与土地。飞散了,光阴与时间,孤独与沧桑。

千年前,苏东坡脚蹬草鞋,在风雨里吟哦: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

冬白——冬日野火烧不尽
出于春季防火,秋天的时候,就会将枯黄的塔头点燃,烧过的塔头在初冬的白雪下显得格外醒目,好似千年宝塔见证着岁月。
冬白
当冬日下雪后,就形成一个个雪丘和雪乳,形成独特的自然景观。
冬白
冬白——艺术塔头

地理小知识——塔头草

塔头草,别名乌拉草,是莎草科薹草属植物,主要生长于中国东北地区及外兴安岭以南的森林、草甸或沼泽等地区。秆紧密丛生,高20-50厘米,花果期6-7月。

塔头夏季花开

塔头草是湿地的灵魂,湿地的标志性植物。一簇一簇生长在水里,互相间隔距离不等,高出水面几十厘米至一米,旱涝、火烧、极寒不死,春天至又萌发,生命胜过沙漠里的胡杨!多生长在沼泽滩涂。沼泽地里这种草的根系特别发达,死亡后再生长,再腐烂,腐烂后再生长,生生死死,不断轮回,和泥灰炭长年累月地纠缠在一起,形成的一座又一座类似单层宝塔的景观,俗称“塔头墩”或“塔头墩子”。东北把这样的草甸子称“塔头甸子”。

夏绿

塔头墩是一种不可再生的天然植物“化石”,一个直径60厘米左右的塔头墩,需要千年才能形成,年岁最长可达10万年。一旦破坏,依附在植物根系上像头皮一样的薄土,在干旱和风力作用下就会流失,露出薄土下面的黄沙。塔头墩的作用日益被人们认识,它的存在标志着一个地区的环境保护水平,珍爱和保护塔头墩,也折射出人们对环保的一种态度。

黑龙江省虎林市境内的东方红湿地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是三江平原湿地中保护较为完好的湿地之一,这里南临三小公路小木河口,北至大塔山林场北部场界,西靠虎饶公路,东隔乌苏里江与俄罗斯相望。保护区总面积46618公顷,是集生态保护、科研监测、科学研究、资源管理、生态旅游、宣传教育和生物多样性保护等多种功能于一体的湿地自然保护区。这里塔头连片,与花草和白桦相依相生,在不同的季节里、在不同的气候条件下,绘就出了一幅幅精美的画卷。

把我的作品拿出来给大家点评,请点这里投稿

选择点评项

  • 读后感言
  • 可圈可点
  • 提升空间
  • 背景知识
  • 有点争议
读后感言
收起
全部评论(2)
热度
时间
  • 0

    云山老者

    • 读后感言

      精彩漂亮!

    03-13 11:03 分享  回复(0)
  • 0

    Sunoon逝非-sina

    • 读后感言

      我曾经在秦岭鳌山海拔大概3000米左右的地方见到过类似塔头的草甸,一个个草垛就那么突兀的出现在一片森林之后,当时把我们还吓到了,随即便给它们取了个名字——人头滩!

    07-25 10:38 分享  回复(0)
加载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