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摄异龙湖


发布时间:2015年04月29日 文章出自:用户投稿 作者: 孔宾 

标签: 石屏县   风光主题   风光照片   

相比于大地方,故乡云南石屏区域面积小如“弹丸之地”,虽地方小,但境内诱人的美食、炫丽的民俗歌舞、独特的民居、秀丽的山水人文景观……还真不少,不是吗?光讲独具特色的天然湖泊就有两个,一个位于县城西端,名曰赤瑞湖,一个位于县城东端,名曰异龙湖。在两个湖中,我更偏爱异龙湖,原因是它四周青山绿树掩映,湖面碧波浩渺,恰似镶嵌在高原上的一颗璀璨明珠,梦幻般恬静秀丽的异龙湖,惹得历代文人骚客留下了不少诗文讴歌,我不属文人骚客的序列,充其量只属于一名摄影爱好者,虽然用不了诗文来讴歌异龙湖,但我同样在用特有的方式——镜头语言在讴歌着异龙湖。从事自由摄影已10年有余,走进书房随手翻开摆放在案头的那一本本小影集,一幅幅风光秀丽的异龙湖作品——日出晚霞、荷花残荷、鹭鸶红嘴鸥等作品不仅见证了我对摄影的执著追求,而且深深倾注了10余年来我对异龙湖那份特殊的情与爱。

晨舟破晓
春天的“芭蕾”
海菜腔尖醒睡鸥
荷影婆娑
相依
异龙湖冬韵


“香稻花轻玉露稠,月明渔话满船头,小蛮打浆溟蒙里,海菜腔尖醒睡鸥”,这是清代诗人胡瀛笔下的异龙湖,细细品读诗文,在字里行间,无不洋溢着作者对异龙湖的赞美之情。常言道:“一方水土养育一方人”,异龙湖作为石屏的“母亲湖”,养育了一代又一代的石屏后裔,生活在这块热土上的文人墨客,也在用诗歌、散文、小说、音乐、绘画等方式讴歌着这块生生不息的热土。我作为一名土生土长的石屏人,同样离不开异龙湖的养育,这种恩不能忘,这种情不可舍。作为一名自由摄影人,自从挎上相机开始学摄影的那一天起,我并与异龙湖结下了不解之缘,春夏秋冬,一年到头四节的更替,我始终没有停止过拍摄的步伐,春之彩、夏之荷、秋之美、冬之韵的美景,均一一被收进了镜头。湖面上的日出晚霞,荷花残荷,鹭鸶红嘴鸥摄影资源,深深吸引了我的眼球,迫使我魂牵梦绕一次次走进异龙湖,聚焦异龙湖。这么多年来,我像一匹脱缰的野马,无拘无束,无人管制,骑着摩托车,转遍了异龙湖沿岸的村村寨寨,赶时间、找体裁、找角度、找光位。当妻儿都还在熟睡的梦中时,我却蹑手蹑脚轻轻起床穿好衣服,身挎自己的“武器”——相机,骑着摩托车,冒着刺骨的寒风,独自一人站在异龙湖海埂上,支好脚架,安上相机,耐心等待旭日从地平线上冉冉升起。

盛夏的异龙湖,是荷花盛开的季节,朵朵色彩艳丽的荷花,不仅成为湖面上一道亮丽的风景线,而且吸引了摄影人的眼球,在无情“吞噬”着摄影人的时间、精力、胶卷和人民币。社会上,有人称摄影人是“疯子”,是“好色之徒”,我认为,作为一名摄影人,如果不好“色”,“疯”不起来,那不能当摄影人,因为“疯”与“色”,那是摄影人对任何拍摄事物必须保持的一种激情与欲望,如果一个摄影人对拍摄事物都失去了兴趣,无动于衷,那他对摄影绝对不会有激情,要拍出作品那只能是纸上谈兵了。荷花盛开的整个夏季,是我一年到头来在异龙湖投入时间、花费精力、浪费交卷最多的一个季节,有时早晨天刚拂晓就出门要到晚上天黑才回家,整整这么长时间,我都会自撑着小船,贴近朵朵荷花,变换角度,变换光位,中焦、特写、广角,写实、梦幻、写意各种风格技法一一尝试,有时,遇到光线好,造型好的荷花,一朵都会拍上几十张,有不解的影友取笑,不就是一朵荷花吗?用不着这么奢侈浪费“子弹”和“磨损”快门吧,说句实话,我不愿错过每秒钟光位与荷花造型的变化,透过那小小的取景框,望着那一朵朵吸引眼球的玉荷,我的右手食指已经完全失去了从大脑神经末梢发出的指令,会情不自禁在咔嚓咔嚓按动快门,我想,这也许就是摄影的最高境界和摄影带给人的最大快乐吧。

由于异龙湖可拍日出晚霞、荷花残荷、鹭鸶红嘴鸥,因此它就像一个天然的摄影棚,得天独厚的摄影资源深深吸引了我,迫使我不厌其烦,乐不彼此走进它、拍摄它,因为每年跑异龙湖,投入在拍摄荷花上的时间精力特别多,因此有人给我封了雅号叫“花痴”、“采花大盗”,是啊,我不知道,这么些年来,自己究竟跑了多少趟异龙湖,对荷花究竟痴迷到何种程度,究竟“采”了多少朵荷花,看到自己拍摄的异龙湖风光、荷花作品获奖及被报刊杂志采用,我发自内心高兴,说明这么些年来没有白跑异龙湖,异龙湖还是有摄影资源可拍,同样可拍出吸引同行眼球的作品。

用相机记录生活,反映现实,这是我步入摄影圈的初衷,也是这么些年来我对摄影的一点肤浅认识与体会,作为一名本土摄影人,异龙湖是我的“母亲”,是我的家园,是我在摄影创作中不可缺少的永恒主题与追求。生活在异龙湖这块热土,就应当懂得感恩于这方热土,感恩的方式有多种多样,文人墨客们的诗歌、散文、小说、音乐、绘画,也是一种方式。作为一名用相机记录生活,反映现实的摄影人,我责无旁贷地选择了用影像来为异龙湖更形象、直观地留真。在摄影之道上,一路走来,行摄匆匆,行摄异龙湖,我感慨收获颇多,如果要细谈自己在摄影上取得的点滴成绩,都与异龙湖有关。行摄异龙湖,不仅让我在摄影中悟出了热爱自然,热爱生活,更让我在清贫的生活中感受到了摄影带来的快乐与充实。

版权声明

凡中国国家地理网刊登内容,未经授权许可,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要评论?请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您也可以快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