麦子熟了


发布时间:2015年06月26日 文章出自:用户投稿 作者: 赵艳青 

标签: 植物主题   乡村印象   

六月中旬,麦子熟了。

田野里弥漫着熟透的风情,空气中散发浪漫的麦香,麦浪歌唱丰收整齐摇曳。

农民守望麦田知道又是好年景。鸟儿忙活着吃个肚饱溜圆。田鼠努力多偷运麦穗儿,补充极度匮乏的鼠仓。

艳阳明月下的麦子们朝向天空深呼吸,她们努力吸收着着日精月华,天地灵气。麦秆手挽手、肩并肩、心连心根植大地母亲的怀抱,希冀着能给麦穗儿更多的力量精气使她饱满灵犀。

麦熟的田野流光溢彩、金玉满堂,是作家、画家、摄影家们灵感涌动的宝地。是诗人海子魂牵梦系的“城市外面的麦地,白杨树围住的,健康的麦地,健康的麦子。

麦地广袤的容纳世界,麦地厚重的承载苦难,麦地慈爱的养育人类。此时的麦地是农人聚焦所在,他们不关心石冰燕恋,不知道撕毯星的是哪棵葱,不清楚汪半壁在不在赚头条。他们关注着天气,祈求在开镰后万里无云;他们心疼麦粒,每一颗都是掌上珠;他们操劳至深夜,田头一眠梦也是收割。

联合收割机的诞生,减轻了农人的劳动量,让本该人声鼎沸的麦地少了喧嚣。可是麦浪滚滚、热浪滚滚、机械转动的麦地里依然火辣辣的刺痛过客的眼,让农人热血更沸腾。虽有机械代劳,人工要做的也不少,田头修平整便于机器的进出,晾晒、扬场、收藏种种,劳动量颇大,丰收在望的喜庆劲儿让一堆儿辛劳带着甜蜜。

收割后的麦地,被作家张炜先生在《人生麦茬地》散文中表现淋漓尽致 :“麦茬间的另一种颜色,是绿色的小玉米苗儿。一茬让给了另一茬。庄稼,这就是庄稼。谁熟悉农事?谁为之心动?谁在这广阔无边的田野上耕作终生却又敏悟常思?苍穹下多少生命,多少搏动不停的角落,生生息息,没有尽头。”臻美至极。

颗颗包含赤诚麦粒经过曝晒入仓,浓重的麦黄内敛厚重张扬着生命的颜色,没有金黄色耀眼,却更多的承载着生命的内涵,这是人之力量根本支撑物,该受到面食者的膜拜的容颜,麦黄溢出的是极美炫目色。

麦粒成为面粉,不论是现代机械还是古老石磨,全然经受粉身碎骨的过程,由麦黄蜕变雪白,麦子仙灵完成最终涅槃,供人果腹生长。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人们对麦子也是偏爱着本地的,超市里或者粮食店中,外来的面粉们很是不受待见,买者一张嘴要当地的,甚至眼角眉梢犹然带着自豪。唯一理由:当地麦子筋道有神。此神是本处土地公护佑的麦子仙,功德圆满白日飞升位列仙班,留下精气滋养芸芸众生。

平面的照片与人交谈着麦子的表象,却不能诉说她的坚韧沧桑。若虔诚,在白雪皑皑的田野,悟雪下麦苗向大地的私语。在春寒料峭的田头,听着麦秸儿拔节声。杨柳飞雪时,看麦穗儿初露头。栀子盛开了,闻麦子扬花深幽意。九九归一,细品新麦不绝于心口醇香神气。

版权声明

凡中国国家地理网刊登内容,未经授权许可,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要评论?请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您也可以快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