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西,沿着丝绸之路


发布时间:2015年08月12日 文章出自:用户投稿 作者: 魏康美 

标签: 张掖市   敦煌市   嘉峪关市   风景物语   背包旅行   

沿着祁连山下的河西走廊往西,途径青海、张掖、酒泉、嘉峪关、敦煌、玉门关、沿罗布泊、楼兰、哈密、穿越葱岭(今帕米尔高原)直到西域地中海沿岸各国;在2000年以前,这条黄沙漫卷的驼铃古道上,铺满了浪漫气息和神秘色彩,创造了华厦人类史上最灿烂的文明史诗------丝绸之路。

张掖七彩丹霞 摄影/魏康美

我从青海祁连县乘车来到了甘肃张掖,全程70多公里,一路草原和油菜花海相伴。最重要的是翻越了祁连山,进入著名的河西走廊,祁连山的南面是青海省,北面就是甘肃省,一座祁连山脉不仅划分开了两个省,也划分了两个完全不同的地理和气候,祁连山南面的青海省是一望无际土肥水美的大草原;祁连山北面则是茫茫无际黄沙漫卷的戈壁滩,走了仅仅70公里就发生了如此大的地理气候变化,我无不感到祁连山的雄伟,大自然造化力量。

张掖古代称为甘州,即甘肃省名“甘”字由来地。即称为州,一般都指能适应人居的绿地,所以张掖也是戈壁滩上的绿洲,素有塞上江南之称;从丝绸之路出发地长安(今西安)出城往西经甘肃天水后第二关隘就是张掖,是真正的走出中原进入西域了。

今天的张掖已成为中国西北著名的旅游重镇,古时“半城芦苇半城塔”的美景和“七彩丹霞映临泽”的世界丹霞地貌奇观, “不望祁连山顶雪,错将张掖认江南。”是对张掖的丰富的旅游资源极好的写照。以古丝绸遗址和地理奇观丹霞地貌为主题的旅游景点成为世界闻名的旅游胜地,也是开放的中国西部旅游的门户。

嘉峪关长城烽燧 摄影/魏康美
嘉峪关长城遗址 摄影/魏康美

在我记忆的孩童时代就知道:中国的万里长城东起山海关西至嘉峪关,我曾到过在河北秦皇岛的老龙头就是长城之首山海关,为它高大雄伟的城墙所震撼,为它布满沧桑的秦砖汉瓦所折服,就早有一定要到长城之尾嘉峪关去看看的欲望;我们沿着河西走廊向西,进入今日的嘉峪关市。

嘉峪关位于河西走廊偏西部,距今已有641年的历史。它比山海关早建九年,和山海关一样都属于明长城,但远远在明长城之前的一千多年间的汉唐,这里属于肃州(今酒泉市),为抵御外族的入侵这里就是关隘重重烽火连线的军事要地;也是古丝绸之路的重要关隘,城上军旗猎猎,城外戈壁滩上骆驼队的铃声悠扬,清代林则徐因禁烟获罪,被贬新疆,路经嘉峪关,见这关如此雄伟,有诗赞道:“严关百尺界天西,万里征人驻马蹄。飞阁遥连秦树直,缭垣斜压陇云低。天山巉削摩肩立,瀚海苍茫入望迷。谁道崤函千古险,回看只见一丸泥。”言极这关的威严和雄伟壮丽。

敦煌鸣沙山 摄影/魏康美
敦煌月牙泉 摄影/魏康美
敦煌莫高窟外 摄影/魏康美

敦煌地处甘肃、青海和新彊交界处.也是西临罗布泊、南接柴达木的戈壁滩的一块绿洲,这里是古中原版图的边塞.留下多少"羌笛何须怨杨柳、西出阳关无故人”“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等苍凉悲壮的边塞曲,也留下丝路花雨、大漠驼铃的梦幻传奇和震惊世界的几千年人类艺术的宝库一莫高窟,每当人们走进这座艺术宝库,凝视那一幅幅精美的壁画,总会要想起这壁画背后那些曾经的故事又是那么与今天的生活息息相关。也许是几千年来丝路商贾文化的积淀使这座古丝绸之路中的边塞小镇,虽处黄沙漫漫、赤野千里的古边关,却是商贾云集交易天下,纵横数十里的商业街铺面比邻栉次游人如织,各种商店和汇集各地名优小吃的食街吸引着天下慕名而来的游客 。入夜至凌晨的街市上彩灯高结.霓虹闪烁仿佛在向世人讲述着丝绸路上,敦煌不衰的传说。

至敦煌往西在茫茫戈壁滩上驱车一百八十公里就是古往今来无数文人墨客笔下所描写得无比遥远、苍凉、悲壮的边关----玉门关,玉门关对我来说依旧是一个遥远得如同传说的地方。在王之涣笔下的“黄河远上白云间,一片孤城万仞山;羌笛何须怨杨柳,春风不度玉门关。”这些白描般的诗句中,玉门关的身影一定是在那茫茫戈壁中矗立的高墙楼阁无比雄伟。当我们来到玉门关前时,看到的只是一堆残垣断壁在茫茫无垠的沙漠中显得那么渺小、那么孤独,这个大漠中驻守了千百年的玉门关,再也不复往昔的荣耀和繁华。再也没有“城头旌旗剌剌,壮士缁衣披霜;战马嘶破苍穹,刁斗敲落残月”的金戈铁马征战的宏伟场面,“暗淡了刀光剑影 远去了鼓角铮鸣”转眼千年啊。

阳关遗址 摄影/魏康美
玉门关遗址 摄影/魏康美
汉长城遗址 摄影/魏康美

车出玉门关,祁连山不见了,整个大地是一片无垠的戈壁滩,茫茫沙海上覆盖着一层漆黑的碎石,这就是戈壁石,连骆驼刺都不能生长了,真像到了外星球没有一点生机;太阳毫无遮档地在大漠上升起落下。只有日日夜夜从不停顿的八级以上的大漠狂风夹带着沙石像锋利的刻刀日复一日地把大漠底层的黄色的黏土雕刻成错落有致的奇异群体,横扫的风沙肆掠的在这些群体中穿梭并发出巨大的怪叫声,这就是离玉门关往西八十公里的雅丹魔鬼城,我们走进了罗布泊,再往西应该就是掩埋在大漠风沙中几千年神秘消失的楼兰古国了,多么想知道这个古丝绸路上的神秘古国的兴衰历程,听那里千年不腐的胡杨讲叙楼兰姑娘的爱情故事。

今天我们沿着这条古丝绸之路看到的是岁月只留下了“夕阳残照汉家宫阙”的遗址,但历史确永载了“丝路花雨飞天梦圆”辉煌。

编辑的话:向西,能看见西部的壮美和辽阔,天地间苍茫空旷,朝向任何方向都有绝对的自由。河西走廊,是一快若隐若现的路标,曾为西行的商旅指路,加快东西文化交流,现今更多指向旅行,也指向当代人对历史的无尽遐想。

版权声明

凡中国国家地理网刊登内容,未经授权许可,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要评论?请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您也可以快捷登录: